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40.html


云影在蓝天上飘来飘去,云影是蓝天的记忆。过去在我的大恼的屏幕上飘来飘去,成了我大脑里的云影。我像个拾荒者捡拾着被生活淡忘了的林林总总。


一辆毛驴车,在初春的江边慢慢地走着。这地方管毛驴车叫驴吉普,去哪儿很方便,也很舒服。驴车是租来的,赶车的是位汉人,长得短粗,从不言语,听我们说话,痴痴笑。我们海阔天空 谈着,风俗,婚姻,诗歌,小说,剧本什么的。江边的景色很美,不时我们下车来走走,欣赏美丽的江汉景致。春天,冰封一冬的嫩江像无数匹脱缰的野马呼啸着滚滚东去。隔年的芦苇还顽强地在江套子里竖竖着,历尽严寒的红毛柳越发红润了。一群群大雁成群结队地从南方归来,洒下亲切温暖的叫声。开阔的江岸永远是一首吟唱不完的大自然赠与的长诗。我们如醉如痴。


我这次来临江是受一位日本朋友武男的委托,收几件蒙古族的小饰物,因为年限不久远,物件又小,算不上古董。我不喜欢干这样的活,特别给日本人干这样的活。但又挨着面子,只好搪塞一下。白校长能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陪我,真是有些于心不忍。也足见我们感情深厚。至于来这到谁家,看什么,都是白校长托朋友安排的。蒙古族有许多小玩意,鼻烟壶啦,挂件啦,烟嘴儿、银元什么的。瓷器很少,很早以前他们过着游牧生活,瓷器不易保管,银器不少。如果没有款识的器皿,单从包浆上断代看不准。对于这种行当我也不精道,只是曾经受过专门训练,理论上学习的多,实践很少。也很怕给人家看走眼,闹出笑话。在一个叫九龙蹲的临江小村子停了下来。九龙蹲左边就是高高的嫩江江岸,前后都是高高的山岗,右边是个很大的蔚蓝色的大湖。湖水深远,湖面开阔,时近中午,蒸腾着水汽。传说九龙湖里有龙,这里的人们都非常敬畏,有些蒙古人甚至顶礼膜拜。解放前湖边常有烧香的,祈求湖神保佑安康赐福。据传说有一个元代的蒙古太子,触犯了大汗的律条,防备追杀跑到这里,后来就在这里娶妻生子,过上平民生活。九龙蹲以此得名,在路上,我们也说过九龙蹲的过去。白若云就反对这种说法,他说:“谁见过太子,即使见不到太子,太子的后人也有吧。谁见过龙,龙长的什么样?愚昧啊!”我说:“民间的文学不能求全!不能根是根,蔓是蔓。”他说:“你要说是民间文学可以。”他说:“你说嫩江鞑哈尔语意思是绿色的江,我赞成。又说是苦难的江,我就不赞成了。怎么看出江是不是苦难的呢?没道理吧!”我尽量不和他正面争论这些。九龙蹲风景秀丽,空气怡人,按风水学上说的是个藏龙卧虎的地方。


九龙蹲村前边有条弯弯的小河,水不很深,清澈见底。河水是从西边流过来的,绕几个弯,像一条长长的马鞭子流进九龙湖里。河上有个弯弯的木桥,多年不修,驴车路过桥上时,发出低低的呻吟。有重量的车要绕出很远的路。白若云说九龙蹲有他一个好朋友,叫音亲扎布,路过这里,要看看他。我们去拉海也要经过九龙蹲。音亲扎布住在村子西北角的山根子那。这里是鱼米之乡,人们比较富足。音亲扎布家住的是老式的青砖房,房上的瓦好像刚换过不久,也是前些日子下过雨的缘故,打远一瞅,青砖红瓦,非常别致醒目。听白校长说,音亲扎布是个世外高人。是旧中国老国高毕业的,成份不好,无所作为,挺可惜的。我说老国高毕业的相当于现在的大专毕业。不简单,够得上世外高人了。我说“要不你文学上有这么高造诣,不是老喇嘛,就是老国高,真让我羡慕!”刚到门前,白若云就高喊:“贵客来了!快出来迎接。”音亲扎布从屋里边走边提鞋。音亲扎布真个是一表人才,五十多岁的人啦,还如此高大,健壮。白白净净的四方大脸,两只泛着沉静光泽的大眼睛,在这偏僻的渔村真令人刮目相看。音亲扎布一边向屋里让我们,一边问:“什么时间来的?”白若云说:“上拉海,打这路过,看看你这世外高人。”“世外高人。。。。。。”音亲扎布自嘲的笑了。“你让我多活几天吧!”接着他们就用蒙语说起话来,那意思是关于我的介绍。很快,胖胖的音亲扎布的老伴,就张罗一桌酒席。操着生硬的汉话对我们说:“客人来了,真抱歉,没有什么准备!太寒酸了!”说这话两手在蓝色花围裙上不自然地搓着。白若云笑说:“菜不好不要紧,一会你给唱首歌就扯平了。”白若云给我介绍:“老大嫂歌唱得好。”常在蒙古族地区工作,我知道蒙古族有酒就有歌声,有歌声就有舞蹈。我喜欢那种歌酒人生,特别是有马头琴伴唱的悠扬的牧歌中那种深沉,辽阔、久远,一次次净化我的心灵,冲洗我灵魂深处的生活赋予的艰辛。胖胖的音亲扎布的老伴很会做饭,大海碗里盛着牙白色的江鱼。鱼上散落着红红的辣椒,和大段的发绿的葱段,汤里闪动着黄黄的油珠。一看,马上刺激食欲。一盘子雪白的地产的大豆腐,点上些细碎的葱花,格外醒目耀眼。打中间切开的绿皮咸鸭蛋,蛋黄里冒着明显的油珠。这地方养鸭子简单,把成群的鸭子和大鹅赶到江套子里或者九龙湖边上去,死鱼烂虾,水稗草籽什么的是鸭子和大鹅的天然饲料。鱼和蛋是九龙蹲人的常年菜肴,来人去戚切几个绿皮鸭蛋、大白鹅蛋,炖上一锅鱼,什么样的客人一看这阵势不流口水。那天我们天南地北,古往今来,兴衰荣辱,无所不谈,酒像流水般地喝下去,歌像泉水般地茂出来,好不尽兴。真个是民歌好比春江水,悠扬的蒙古长调大珠小珠落玉盘。酒席间也谈到我此次来的目的,音亲扎布叫老伴从老式的柜子里取出那个红布包,一层层地在我们面前展开,有翡翠珠穿成的项链,有白玉手镯。有一块紫色的里边放射金星的玉石,让我好好看看。他的翡翠项链很名贵,而且质地很好。在我国项链的制作和佩戴有着悠久的历史,一九七七年十二月,在北京出土文物展的展厅里,展出“东胡林人”墓葬发现的两件女性用的装饰品——螺壳项链。距今已有一万年之多。翡翠项链出现的比较晚啦。据宋人杜琯《云林石谱》记载,翡翠产于滇,现在的云南。历史上云南的辖地广阔辽远,缅甸曾经归属云南管辖。明人张机《南金沙江源流考》中记载:“江流至此彝人方名其为金沙江。江中产绿玉、黄金、钿子、金精石、墨玉、间出白玉。”张机记载的金沙江不是长江上游的金沙江,是缅甸的伊洛瓦底江。据清朝初年顾祖禹著《读史方舆纪要》记载:“并流经孟养宣抚司东境,谓之金沙江。江合众流,水势溢甚,浩瀚汹涌,南入缅甸界。阔五里余,。。。。。。又与东北之金沙江异流而同名也。”明末清初,翡翠开采成了专门的事业。翡翠有很多颜色,红绿紫白黄褐。。。。。。最初红的为翡,绿的为翠。两种颜色常长在一起,人们喜欢红的,后来慈禧老佛爷喜欢绿的,人们也跟着喜欢绿的了。绿翡翠成了人们的喜爱之物。


绿色的翡翠又分硬绿、鬼绿、酽绿、鹦哥绿、宝石绿。。。。。。看一个翡翠物件主要地看他的水头。透明度好的翡翠在水里泡几天再看,比以前要光润华美。音亲扎布老伴的翡翠项链可谓是上等好料磨制的。当年的价格也在万元以上,音亲扎布说那项链是祖上传下来的,说是用一沟牛换来的。古时候蒙古人讲究以物易物。牛羊也是,交换时很少有人去数,只是论沟,几沟几沟的。沟这里就是量辞了。看来这个项链价值不匪。胖胖的音亲扎布的老伴又从老式的柜子里拿出个紫檀盒子。从紫檀盒子里又慢慢地拿出个红包,珍惜地从红包里捧出个雪白的鹌鹑蛋大的珠子。音亲扎布神秘地笑着说:“看看你的眼力吧!”我用放大镜看了半天深沉地告诉他们:“这才叫宝贝呢!这就是传说中的夜明珠。”白校长放在手里左看右看,摇头说:“没有你这么点拨,真看不出来!知者不累,累者不知呀!”音亲扎布说:“收起来吧,这就是你们吧!别人我是不会轻易拿出来的。”白校长笑说:“亲戚有远近,朋友有厚薄嘛!”我诚挚地说:“你化一些白蜡,外边用白蜡封上,然后再放起来。夜明珠本身就是矿石之类,这样放时间长了,夜光会慢慢退化。”白校长微笑着拍我:“专家就是专家!”他对着音亲扎布夫妇说:“这个朋友交得过吧!”兴趣所致,音亲扎布说:“高人,真是高人!”他吩咐老伴:“去,把那对青蛙拿来,叫兄弟给看看!”于是又拿出一对青蛙。一个青蛙是翡翠的,鸭蛋般大小。白白的肚囊儿,草绿色的背,两只突出的大眼睛,只可惜右后边的腿没了。刀工泼辣传神,即使残缺也很名贵。这只青蛙是紫水晶的,通身酒红色偏蓝些,是很稀少的品种。


紫水晶全世界分布很广,色调各有不同。品质相差甚远。乌拉圭紫水晶上品较多,色调高雅。酒红色的火光娇艳无比,令人叹为观止。近年来接近停产状态。韩国紫水晶颜色也很美,但是色调偏蓝,蓝紫色也是一种娇艳令人喜欢的颜色,现时产量也很少。赞比亚的紫水晶颗粒小,色调奇异,紫色中带有美丽的红色,即便远看也不发黑,品质也不错。巴西是个盛产紫水晶的国家。巴西的紫水晶颜色浅,多是带黑色调,略微偏深的紫色。市面上的紫水晶多是来自巴西。我国紫水晶主要产自山西,五台山、恒山、雁北、吕梁山一带。内蒙兴和、巴彦淖尔。新疆、云南、山东、河南等地方也有出产。品质较为一般。音亲扎布这块紫水晶,是块品质很高的娇艳的紫水晶,我反复用放大镜观看,趋向韩国的紫水晶。在红色的色调中,泛着鬼火般的蓝色,对比之下,鲜艳夺目。我告诉他们,这是质量极佳的上品。不要在强烈的日光下晒,保管的环境也不要干燥。紫水晶随着日晒和干燥会很快退色的。那天,我们喝了不少酒,唱了不少歌,看了不少宝物。临行前,音亲扎布夫妇要把那个致残翡翠青蛙送给我。我记得有句话:“君子不夺人心爱之物。”我不是君子,但是我是个厚道的人。我重视这种纯朴无暇的感情,至今,那歌声,那笑语,那令人眼花缭乱的宝物,还历历在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