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彩猞猁 七彩猞猁 第三章

白马牧野2011 收藏 0 1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4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40.html[/size][/URL] 临江乡距离县城差不多二百里,位于县城的大西北方向,我从省考古队回家乡普查时,曾经沿着江湾徒步走遍那里的山山水水。临江乡是我最喜欢的地方,江河纵横,山岭跌宕,特别是美丽富饶的滨江一带,草木葳蕤。那高高的芦苇连绵无尽,层层叠叠的芦花,在夕阳下,或在朝阳里都泛动着一片火色。无拘无束的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40.html


临江乡距离县城差不多二百里,位于县城的大西北方向,我从省考古队回家乡普查时,曾经沿着江湾徒步走遍那里的山山水水。临江乡是我最喜欢的地方,江河纵横,山岭跌宕,特别是美丽富饶的滨江一带,草木葳蕤。那高高的芦苇连绵无尽,层层叠叠的芦花,在夕阳下,或在朝阳里都泛动着一片火色。无拘无束的狼尾草,把整个江崖子装点得如同一条蜿蜒横卧的蟒蛇。淡淡的红毛柳、榛材棵子肆无忌惮地在江套子里疯长着。成群的雁们,把清丽的叫声洒在莽莽苍苍的江套子上空,造就了独特的苍凉的景象。吵闹的野鸭子黑压压地飞上飞下,弄得芦苇瑟瑟晃动。临江乡的汽车站离镇子还有一段好长的距离,设在临江镇后边一条平整的国道旁。那时还没有固定站点,只是在一片杨树林子边上,竖一个白茬木牌牌儿,像个早年卖煎饼的幌子。车来了,有人就站,没人就走。宽松又和谐。


我这次来临江乡,精神不好,人也像丢了魂似的。想法很多,疑虑重重。我孤单单地站在白茬牌牌儿那,沉思着。大巴沿着江沿高高的台地向西北大兴的方向继续开去,拐一个弯,没影啦。像是一下子掉到嫩江里去了。我想我这是来干什么呢?是追思好友来吊唁。。。。。。还是对朋友的自杀疑虑重重,设身处地的来调查。无论怎么说,我都意识到把自己设计到一个难看的位置上。有点名气是很麻烦的事情,乡里领导知道怎么看,是招待还是不招待。老姜的对立面们看见怎么看。唐突,太唐突!车走了,谁也说不准什么时间再来车。刚才犹豫了,不如跟车回去了。可是要写点什么的想法那样顽固地主导着思维,即然来了,顺其自然吧。找老姜去。按白若云的说法,姜家应该住在镇子的中学西南不远的地方。中学位于镇子的大西北方向,走不了半个时辰,就看见高高的台地这边一片红砖瓦的建筑。那天是星期六,学生不上课。我尽量不想惊动过多的人,因为白校长走前身陷囹圄,不能因为他搞得我在临江乡狼狈不堪。乡下的事我是深有感触的,你要和村长有矛盾,就等于和乡长有矛盾,和乡长有矛盾,就等于和县长有矛盾。这是我多年下乡总结出来的“扯着耳朵腮动”的真谛。


由于不上课,学校里显得空旷清寂。这是北方标准的九年制中学,教室里一色的杏黄色桌椅,宽敞明亮的教室,现代化的大城市才有的多功能黑板。白校长是个很要强的人,我对他的印象是干什么像什么。既稳当又有恒心,写文章就能看出他的心气儿。我走的很慢,边走边想着他怎么会走自绝的道路呢?他的前面真有过不去的桥?我来到教研室,见老师们都在上班,都在忙着自己的事情。见有陌生人来,里边走出一个三十多岁的女性。穿得很朴素,淡雅,长着两个毛茸茸的大眼睛,一束飘逸的黑色瀑布般的长发。接着又出来一位男士。男士过来半是对我半是对女士非常适度地说:“这是。。。。。。”为了不尴尬,我急忙微笑地冲两个人点点头,说:“不好意思,打扰了吧!”男士介绍说:“这是我们乌兰校长!”“乌兰校长!”我礼节性地和乌兰琪琪格校长握握手。她的手很白,但很粗壮,我想像她这么美丽的女性应该长着纤纤细手。我再打量她一对毛茸茸的大眼,黑色飘逸的秀发,还有那充满性感的嘴唇,心想,这偏僻的地方竟也有如此标致的美女。都说临江水好,出美女,看来并不虚传。乌兰校长转动着美丽的大眼睛,打量着我的身世。男士迫不及待的问:“您是。。。。。。”我赶紧如实相告:“文联的,牧野!”“啊。。。。。。我是孟和,孟和毕图。白校长经常提起你!”我和孟和毕图亲人般地紧紧地握住我的手。提起白校长的缘故,我的鼻子酸酸的。很不是滋味。我在心里告诫自己,一定控制好感情,怎么想着想着竟也不知不觉地泄露了呢。美丽的乌兰琪琪格校长坚持让我到教研室坐坐。盛情难却。


教研室里男男女女教师都站起来,有几个竟高兴地走过来和我亲热。像老朋友一般谈笑风生,我也是个好卖弄、人来疯的人。孟和毕图砌一碗俨俨的茶捧到我面前。我真有点渴了。蒙古人就是坦率,真诚,毫无掩饰。孟和毕图冒昧地将我的来意公布于众:“白校长明天是忌日,你是给他来烧忌日的!是不是?”孟和毕图的话令我手足不错。我不好意思地瞅瞅大家,不知可否地偷换概念:“人怎么就没了呢?。。。。。。”令我想不到的事发生了,一提起这个话头,七差八差地说开来,简直就是一个座谈会开始了。他们说这些,没成想日后竟成了我结构这篇小说的重要线索。


正像白校长的同事们说的,他的死不是一个孤立事件。里边充满了梦幻般的迷离、纷杂和难以置信。我真悔恨来前没带录音机,现在也只好借助我大脑的荧屏复述发生在异族兄弟身上的古怪的故事。纪念他,以了却我深深的眷恋。


白若云身世很苦,靠给人家放羊、放牛,或干什么杂活赚几个钱度日。一次,羊丢了,他不敢回去交差,便躲在江套子里一棵雷击树的树洞里,那天晚上突然变天,温度急剧下降,越冷越往树洞深处钻,那条蓝色腰带子挂在树洞口处,他钻不动了。在临江这一带有个叫白音道尔吉的木匠,长得瘦小枯干,一对贼溜溜的眼睛,说话说不清楚。木匠活很好,就是干完活要不出钱。白音道尔吉看钱不好要,干完活临走不是夹走一块木头,就是偷走主人家的一块磨石、或一个碗的,最好瞅着人们不注意在女人裤裆那狠狠地掏一把,让女人追打一阵子,也听不出嘟嘟囔囔说些是么,自轻自贱地走了。女人们开玩笑时说要惩罚谁,就说“明天叫白音道尔吉睡一宿就老实了!”有人就怀疑白音道尔吉的床上功夫十分了得。白音道尔吉别看这掏一把,那掏一把,从来没解决过实际问题。他的心气挺高,可是以他的力量很难征服一个有力气的妇女。也是巧合,那天白音道尔吉在外给人家干活,收工晚了些,主人家给他烫了一壶小酒,脸喝得红噗的。腋下挟着一块主人家的板子,唱唱咧咧地从江沿那边回来。变天了,白音道尔吉打了个冷战,家里没有烧柴。见那棵雷击树,一拍脑袋,有了。走到死树前,从背上的搭子里取出利斧,向死树砍去。一斧子下去,软绵绵的感觉。白音道尔吉没醉到分不清是非的程度,天也没黑到什么也看不清的程度,用手抓住腰带向外拽,把孩子愣是拽醒,从树洞里将孩子拉了出来。嘟嘟囔囔又说不清什么,于是捡了个儿子带回家。临江乡虽说是上百户人家的镇子,但是住的分散,像稀牛屎似的散布在嫩江左岸。谁家发生事,自己不去说,谁都不知道,再说白音道尔吉本就说不清道不明的。那年白若云十岁,白音道尔吉给孩子用一块大白帆布缝个装木匠工具似的白书包,领他去上学。老师一见书包笑了,说还没见到过这么好看的书包呢,一个班同学的书都装下了。用手摸着孩子的头,问:“叫什么名字啊?”白音道尔吉晃晃头,半天也没说出孩子的名字。老师还说:“就叫白若云吧!”于是就这么有个白若云。白若云精明懂事又听话,功课又好。那么小年纪,把家里的一些活计担当起来。白音道尔吉视白若云如同己出。自从有了孩子,白音道尔吉行事检点多了,更不提女人的事情。似乎忘掉了男欢女爱之事,白音道尔吉在孩子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希望。时间如水般地漂走了,白若云出落得人见人爱。一头卷卷的黑头发,两颗黑宝石般的眼睛,说话时总是微微带笑。那时乡政府叫人民公社,领导给他安排在公社当勤杂,有机会再安排正式工作。没上几天班,通知他回去了。勤杂名额被公社领导的孩子取代了。白若云表面是个一说一笑的柔情似水的青年,其实性子刚烈,认死理儿。后来我认为这是他自杀的主导因素。从此,白若云走上上访告状的道路,从公社告到县,从县告到地区、省。后来公社改作乡,被告的那些领导也都陆续走马灯似的调出,乡里给他安排到中学管后勤。他的一些作品多是那一段时间写的。


白若云有个机器人般的脑袋,办事精确,效率高。没几年便当上校长,在他当校长其间,我们有过几次接触。那次,我随一个检查团到临江乡去出差,闲暇时到学校去看他。老师们指给我,在学校东南方向有一座孤零零的红砖房,说他在那看瓜地呢。记得那是个不很高的小岗子,岗子下有好大的洼地,岗上稀稀落落地长着一些不高的小松树。这道像一个很好的跑马场。坡上的瓜秧翠绿翠绿的,瓜秧里满是疯长着的瓜球子。我想,这可能是他说过的产白瓜子的瓜地。接近中午,天很热,门窗都敞开着,白校长正在西屋脸冲着窗户的方向,奋笔急书。我悄悄地观察他,是不又有什么大作即将出炉。不忍心让他马上停下笔来。不一会儿,他放下笔,双手从鬓角自下而上梳理他那头美丽的卷毛发,他这才发现站在窗外不远处的我。他急忙跑出来,他说:“什么时间来的?搞个突然袭击!”我调侃地说:“没敢惊动你这个大作家。又有什么大作呀!”他笑着说:“雕虫小技,雕虫小技!”他告诉我,看瓜地的老人有事,他这是临时的差事。他说:“你真搞得我措手不及呀,家里没啥,我们到市场买点下酒菜儿!”我告诉他,晚上有应酬,不烦琐了。他说:“老喇嘛还总惦记你呢!”我说:“那样吧,把班布尔汗请来,到饭店去,我请你们!”他说:“哎,老喇嘛从不到饭店去!再说了,到我这还用你花钱了,你这不是寒惨我吗!”我只好说:“悉听尊便,悉听尊便!”简单买了些菜,我们去老喇嘛班布尔汗家,老远就看见白露鸟在他的庄园似的住处那边上下翻飞。这是江套子左边一个最有风水的地方。班布尔汗正在院子里走动,慢慢地移动着肥大的身躯。见我们过来伸开双臂,哈哈大笑,仿佛四周的树木都在跟着笑声颤抖。我取笑着说:“来吧!我的风!我的鸟——”接着我们都放肆地开怀大笑起来。四处只有风,鸟,和我们无拘无束的笑声。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