驻藏某旅征战死亡大峡谷:枕毒蝎入眠 与兽共舞

wgzz 收藏 0 267
导读: 11年前,驻藏某旅派遣侦察小分队首闯被称为“死亡大峡谷”的雅鲁藏布江大峡谷;今夏,又一支山地劲旅赴此地探险演兵。驻藏部队将大峡谷作为“磨刀石”原因在于:雪山和峡谷是西藏的两大地貌,高原战场不仅在山巅,还有许多作战通道在峡谷。遂行戍边卫国任务,既要当“雪山飞狐”,又要做“丛林猛虎”。此次探险演兵,峡谷险峻依旧,征战方式则发生变化:该旅启用一些新装备,收获硕果多多。本报特约通讯员随队采访,为我们发回惊险的训练镜头。希望更多边防部队纵兵陌生地域,消除“军事未知区”;期待更多军事新闻工作者涉足神秘险境,实录训练

11年前,驻藏某旅派遣侦察小分队首闯被称为“死亡大峡谷”的雅鲁藏布江大峡谷;今夏,又一支山地劲旅赴此地探险演兵。驻藏部队将大峡谷作为“磨刀石”原因在于:雪山和峡谷是西藏的两大地貌,高原战场不仅在山巅,还有许多作战通道在峡谷。遂行戍边卫国任务,既要当“雪山飞狐”,又要做“丛林猛虎”。此次探险演兵,峡谷险峻依旧,征战方式则发生变化:该旅启用一些新装备,收获硕果多多。本报特约通讯员随队采访,为我们发回惊险的训练镜头。希望更多边防部队纵兵陌生地域,消除“军事未知区”;期待更多军事新闻工作者涉足神秘险境,实录训练景观。


在西藏米林和墨脱之间,“极地天河”雅鲁藏布江绕海拔7782米的南迦巴瓦峰而行,峰回水转,惊涛拍岸,形成世界上切割最深、落差最大的峡谷——雅鲁藏布江大峡谷。峡谷全长超过500公里,平均深度2800米,被称为“死亡大峡谷”。


2000年初夏,驻藏某旅派出侦察兵首闯“死亡大峡谷”,拉开揭秘探幽序幕。从此,驻藏部队多次征战此地。今年建军节后,驻藏某山地步兵旅再次探险演兵探索征战大峡谷规律。笔者随队出征,亲身体验了险象环生的演兵过程。


旅客游览终点 探险演兵起点


8月2日,该旅官兵驱车向雅鲁藏布江下游驶去,穿过米林县派镇约半小时,路便断了。这里是最后的观景点,多数旅客看看云遮雾罩的深谷、听听雄壮激昂的涛声,便结束世界第一峡谷之旅。


正当几名身材魁梧的旅客准备勇闯峡谷时,林中出现几名门巴族群众,他们抬着一名伤员急切地外出寻医。原来,伤员是个猎手,不幸被狗熊所伤。看到满身是血的猎手,旅客们放弃探险,乘车返回。


旅客游览终点,探险演兵起点。该旅藏族干事乔罗布想从门巴族群众中寻找向导,可得到的答复却是“我们不想成为猛兽的猎物”,并奉劝官兵不要冒险。


好意心领,壮志不移。副旅长白红旺作动员说,实战中不可能都有向导,我们要学会扔掉拐杖上路。他编配好兵力兵器,各组按序行军。由侦察骨干、卫生员、通信员和信息采集员编成的尖兵组担当第一梯队,负责搜索开路并作好标记,实时传回行军视频为后方导航。


获悉笔者要随尖兵组出征,参加过11年前首征大峡谷的老兵陈怀祥在电话中叮嘱,大峡谷是“迷宫”,一旦掉队后果不堪设想。笔者告诉他,部队条件今非昔比,视频传输设备和无线电台将队伍连为一体,异地同步指挥,行动可视可控。没什么问题的!


没有向导指路 峡谷危机四伏


白红旺让尖兵涂上迷彩,说“面具脸”能够吓退猛兽。他还递给中尉组长常国聪一把麻醉枪并下令:遇到猛兽攻击可以开枪致其昏迷,但绝不允许毙其性命。


尖兵刚入谷口,便进入危机四伏的战场。峡谷里藤缠树蔓、荆棘丛生。走在队伍最前面的常国聪探险经验丰富,不时回过头来提醒大家谨慎前行。就在他回头说“小心”时不慎摔倒,极速滑下山崖。


尖兵们趴在崖边,大喊他的名字。不久,常国聪爬上山崖,喘着气说:“阎王爷不收我。”原来,他挂在了一棵大树上,化险为夷。


没过多久,走在队末的班长葛亚洲神秘失踪。众人高喊“葛亚洲”,却只闻其声,不见其人。循声辨方位发现,他隐身地下,身上覆盖着厚厚的树叶。原来,他不幸踩到枯叶遮盖的陷阱,掉下去便一片漆黑,右手疼痛难忍……


葛亚洲右手骨折,卫生员黄伟钊迅速进行包扎处理。信息采集员蒋奇延将战地救护图像传回指挥部,白红旺当机立断,将葛亚洲送回收容组。


驻藏某旅征战死亡大峡谷:枕毒蝎入眠 与兽共舞

“喊山”排除险情 尖兵从天而降


傍晚,雨约黄昏。


尖兵组经过一片密林时,突降暴雨,大家穿上雨衣,继续前行。林地高低不平,地上暗刺丛生。战士刘启毅摔倒3次,手心扎进8根木刺,光挑刺就用了5分钟。


走出密林,前面出现悬崖峭壁,常国聪示意尖兵后撤。见队伍退回林中,他做了一件怪事——抬头对着悬崖高声吼叫。“喊山”之后,一块巨石突然滚落下来,砸向江中。原来,雨后山体疏松,风吹声响都会使松动之石滚落,“喊山”能够排除险情。


暴雨初歇,山洪仍涨。笔者计算发现,平均每走一刻钟,就会出现一条或大或小的溪河。尖兵们光脚过河,水冷锥心刺骨。


突然,前方传来巨响——必经之路出现塌方!白红旺盯住视频上的断崖下令,给尖兵组送绳索和手套。曾在少林寺习武的下士龚臣率先把绳系在腰间,和战友郑国成从天而降。笔者滑下断崖发现,乱泥掩埋了一匹野马,马头向上,仰天哀嚎。


离开危崖,天色已暗,常国聪下令就地休整,等待第二梯队送食品和帐篷。笔者以为要吃干粮或野菜,哪知第二梯队带来防潮包装免洗米、营养强化面粉、小型炊具组合单元,很快供应热食。据战勤参谋张成飞介绍,总部提高边防伙食补助标准,官兵吃热食不再是梦。


头枕毒蝎入眠 征途与兽共舞


吃过晚餐,夜宿深山,官兵们两人一组搭起侦察帐篷。睡前点名,白红旺要求加强警戒,荷枪实弹站岗,同时让每名官兵涂抹清凉油,在帐篷内放置雄黄。


入夜,林中不时传来雕鸣、狼叫、熊嚎……群兽呼应,此起彼伏。哨兵能够阻挡猛兽入侵,却无法拦截小型毒物来袭。起床收拾行装,冯鑫湖在枕头底下发现一只毒蝎,尽管已被压死,但大家都倒吸了口凉气。


吃过早饭,部队继续行军。正当我们陶醉于沿途的山花幽香时,却听到“嘤嘤嗡嗡”的声响。常国聪迅速示意大家蹲下,屏住呼吸。只见一群指头大小的毒蜂从头上掠过,飞向花丛。常国聪笑着说,毒蜂靠声音振动判定攻击方向,旅里经常组织脸盆憋气训练,此刻正好派上用场。


一些官兵谈蛇色变,可穿越峡谷偏偏要过蛇区。在一片腐叶叠积、地洞相连的树林,笔者看到粗大如碗的蛇皮。常国聪判定已进入蟒蛇区,让队友将画面传回指挥部,请教避险方法。指挥部快速回复:蟒蛇常常身缠猎物令其窒息死亡,用锐器扎孔放气,它便失去攻击能力。常国聪带头用刀削尖树枝,防备蟒蛇袭击。


接连3天,我们没见到蟒蛇,却看到孟加拉虎的脚印,还有狗熊的粪便,以及猛兽吃剩的动物毛皮。常国聪时刻手抚麻醉枪扳机,以防万一……


演兵留下遗憾 期待来年再战


该旅探险演兵的目标是墨脱县巴昔卡村,那是大峡谷的出口。可出征后的第4天,由于山体磁场使指北针失灵,加之给养不足,官兵不得不掉头返回。


虽有遗憾,收获不少。对比记录可知,此次探险演兵出动兵员最多、参与兵种最全,持续时间最长、渗透距离最远。4天3夜里,该旅收集整理了上万字的地质、水文、气象、动植物资料,总结了驱赶昆虫、猛兽的方法,梳理了经过复杂地形的注意事项……


白红旺凝望大峡谷说,这里虽然无人无路,却是伟大祖国神圣而瑰丽的国土,演兵大峡谷,既是宣誓国家主权的需要,也是遂行未来作战任务的需要。据悉,11年来,他们数十项探险经验被直接应用于高原作战和戍边。


白红旺摊开西藏地图介绍,西藏尚有部分“无人区”期待部队演兵探索,只有逐一将其征服,才能更好地强我国防。 本文图片摄影:晏 良 图片合成、插图制作:方 汉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