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爸是“李刚”黄山再上演,黄山女导游被野蛮殴打!!!

8月11号上午九点左右,黄山市女导游员张玉红正带领客人在黄山云谷索道乘坐缆车,同一车厢的蚌埠人潘晨锐认为,他们同行8人是由贵宾通道进入的,等级待遇都比普通客人高,不应该与普通客人同坐一个车厢,导游帐红玉耐心解释,并告知车里还有4个小孩不会超载,请潘一行关照下,潘还没等女导游说完就快如闪电的速度连续两拳打在张玉红眉心处,顿时鲜血直流,飞溅到缆车玻璃到处都是,这时女导游虽然已是两眼冒金花,本能地站起来,潘母赵宝玲见态势赶紧也站起来拦在中间,丧心病狂的潘还叫嚣着:“我今天就是要把你打死!”,又从侧面以拳击手法又打了两拳在女导游脸上,这时满脸满地的鲜血吓坏了其母和全车人,受伤女导游和潘母一起大哭哀求他别打了,潘才罢休!(后来据潘的亲戚上山接应受伤女导游下山去医院途中向导游道歉时,透露说潘是在美国留学,并且是练拳击的。)

女导游在白鹅岭缆车上站报警后,狂妄的潘晨锐被保安扣住并移送到北海派出所,双方去录口供,这时潘母开始发挥能量了,打电话通知了神秘的“李刚”,随即案子就被转到了云谷派出所,由于潘家属动用了关系,受害女导游明显感觉到办案人员背后有压力,而明显倾向于潘晨锐。

虽然11号晚上云谷派出所的所长陶所和一位其属下带着当事人潘晨锐,来市区受害者住院地黄山市人民医院附近的中市派出所借用场地调解,但是他们没有让我们双方见面协调,只是隔离两边传话的方式来处理,派出所外面聚集了潘家亲戚在本地建筑工地召集来的十几个蚌埠口音的强壮汉子,让我们受害者家属倍感压力。最后甚至在调解不成功的情况下,派出所竟然让我们受害家属在等候时,悄悄把当事人给放走了回到云谷,我们傻乎乎的直到凌晨2点以后,在中市派出所值班人的通知下,才知道被放鸽子了,悲愤啊。

12号一大早我们受害者家属赶往云谷派出所,想见到殴打者潘晨锐,可是只有一值班人员在,问及肇事者和陶所在不在,只是回答他不是经手人不知道,所长不在。期间被殴打的女导游在医院的医疗费已是欠费而停止治疗,我们家属愤怒的哀求民警,以人道主义的原则督促潘家在市区的担保人去续交医疗费,一直等到中午所长大人才出现,医院方面这才有人去象征性的交了几百元的医疗费。

下午潘家从蚌埠赶来的家人及律师也来到了云谷派出所,其律师在看了进入缆车的监控录像认为受害女导游没责任,(该监控是情绪激动几乎失控的家属为了彻底了解到底导游进入缆车过程有无责任,去索道公司有理取闹强烈要求下,对方才同意观看,因为此时家属还不知道打人者的真面目。)但是无车内监控录像时,就开始反咬说是受害女导游先辱骂并殴打了潘母,潘才出手的。并质疑导游的素质。这个无良的律师竟然如此颠倒黑白,信口雌黄,让被打的面目全非的女导游情何以堪!!!

12日晚上我们被迫也请了律师申请再次协调,对方潘家狂妄的叫嚣赔付也不过5000左右。最终调解失败,因为肇事者在当地公安机关的保护下已经逍遥法外,他们根本没有诚意来谈赔偿问题,他们只是关心潘晨锐的殴打事件是否影响即将开学出国的问题,而寒心的是办案人员也讨好地很关切的说,让他们尽快找担保人来处理,否则出国影响不小。(我们受害者家属亲耳所听)。所有人却自始至终没关心过受害者女导游在医院的病情怎么样,让我们受害者家属感到万分的愤怒和悲哀,无权无势的黄山导游就这么悲哀吗。

难道我们的执法部门就是这样来保护有权有钱的恶人吗?派出所在受害者无人管状态,在事情未处理状态下,在不通知受害者情况下,在受害者家属要求依法对这种暴徒行政拘留情况下。。。。。。他们放走了这种没人性的社会败类,而对受害者家属一直隐瞒保护施暴者的人身,姓名,和年纪等基本信息,后来还是法医来做伤势鉴定时,偷偷看了信息,我们受害者家属才知道他的真实姓名叫“潘晨锐”,其母“赵宝玲”,我们很想知道背后的“李刚”到底是谁,他在蚌埠居然能一手操控黄山的政府部门!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