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彩猞猁 飘来飘去的女孩 第七章

白马牧野2011 收藏 0 13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4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40.html[/size][/URL] 这天,哈尔滨母老虎来电话,说是小金佛找到了。这个信息一扫芙蓉树的颓废和不安,高高兴兴地抱住姑妈狠狠地亲一口,姑妈腆个大肚子,上气不接下气地说:“这孩子,这么大力气,我都要散架子啦!”芙蓉树兴高采烈地说:“我的小金佛终于找到了!有小金佛保佑我,一定能找到好工作!”姑妈问婷婷:“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40.html


这天,哈尔滨母老虎来电话,说是小金佛找到了。这个信息一扫芙蓉树的颓废和不安,高高兴兴地抱住姑妈狠狠地亲一口,姑妈腆个大肚子,上气不接下气地说:“这孩子,这么大力气,我都要散架子啦!”芙蓉树兴高采烈地说:“我的小金佛终于找到了!有小金佛保佑我,一定能找到好工作!”姑妈问婷婷:“你伯母说是在床底下找到的,我记着你刚走不久,她家就把你住那边卖了!”婷婷想了半天,说:“是呀,她怎么说的?”“她说上个星期找到的,这就怪了!”姑母也不相信,还是她们当初拿走婷婷的小金佛。不过不能再往下说了,这已经说走嘴了。不多久从哈尔滨传来消息,说伯父韩向荣病了,不久要到北京来看病。芙蓉树推说:“我想我爸我妈啦!姑妈,我想回老家看看,你看行不行!”姑妈心想这是不想再这看见母老虎他们。于是顺口说:“回去呗,出来这么长时间了,也该回去看看了。”


韩婷婷走了,母老虎带着瘦狗似的丈夫来了。韩向荣得的是膀胱癌,经过哈医大诊治后,基本控制住了病情,膀胱的问题基本解决,但是就弄不懂为什么还在尿血,要到北京来作进一步检查。韩向荣的病还不好,母老虎心里烦,两个人总是吵,儿女们也没办法。街坊邻居们出招去看看外客,现在年纪小的人,不知外客为何物。其实外客就是迷信说的鬼、魂、仙、神之类的作怪了。在家时孩子们托人看过,也没解决问题,后来在外县请一个大仙来,大仙手拿八百年前的用水银浸泡过的、秃头疮般的破铜镜子,前照后照左照右照,最后神秘地问:“你祖上是干什么的?”韩向荣想了半天,说:“开米店的!”大仙露出一嘴黄牙,神秘地说:“这就对了!靠冰箱的上头,”大仙指了指墙角那指点迷津。“就是那儿,请个保家仙放到那儿,一切都解决了。”“还有,”大仙又提出:“这个床不能放在梁的下边!”韩向荣的儿子说:“这时候哪有梁啊?都是水泥浇筑的!”大仙发着长长的声音说:“哎——这也叫梁啊!”他指了指预制板下面凸起的地方。瘦狗韩向荣无奈地说:“挪吧。。。。。。”于是人们七手八脚地把床移动离开那个地方。很快,来了两个木匠,做了个骨尸匣子大小的佛龛样的匣子,镶在冰箱上头大仙指的地方,大仙规规矩矩放张红纸,用毛笔极认真地写上:“韩式保家仙之灵位”。那个“保”字的一竖从上边“口”字中间穿过去,小孙子趴在一边问:“爷爷,这个字念什么呀?”大仙一看写错了,呲着大黄牙打圆场说:“像不像,做比成样!就是这么回事儿。”一算账,大仙一千元,木工加料八百元。买些果品供上,里边放一盏红色的小电珠,别叫保家仙黑灯瞎火的。不到八岁的小外孙女,隔几天便悄悄地爬上凳子去掰个香蕉,隔几天便偷偷拿走个苹果或者一串葡萄。保家仙那儿成了小外孙女的自留地。自从请回保家仙后,尿血尿得反倒严重了。又有街坊邻居出头说:“看是不是动了佛爷了,动了佛爷就会找上来。”母老虎突然想起来了,孩子们曾经拿过小妹的金佛爷,这时间可不短了。或许这病就是金佛爷找上来了。全家统一了看法,一定是金佛爷的缘故。母老虎这才把金佛爷假说找到了送了出来,以求得心里平衡。


隔了差不多半个月,北京这检查结果出来了,原来是肾门有个瘤。医院确诊必须马上手术,否则后果不堪设想。这信息如晴天霹雳,在韩家炸开了。韩向荣在妹妹家暗自流泪,妹夫劝他:“人就得想开点,不管早走晚走,早晚都得走,生是暂时的,死是永恒的!能吃就吃点,能喝就喝点,管它呢!”妹妹气愤地说:“说的是不是人话?病没长在你身上,你说话倒清闲!”韩向荣说:“他说的真是那回事儿!”他像悟透了禅机,走到阳台窗口那去抽烟。母老虎赌气地骂:“抽!抽!抽!抽死得了!早死早脱生!告诉你,我可没钱给你治病啊!”韩向荣生气了,用话堵囔她:“你不给我钱治病,我儿女给我钱,我儿女不给我钱,我弟弟妹妹们给我钱治病!”说着说着眼泪儿掉下来了,大嘴张合着,鼻涕无拘无束地流下来。生病的人心里都脆弱。妹妹见哥哥伤心的样子,也吧嗒吧嗒掉眼泪儿。发一阵威风以后,母老虎自觉没趣儿,便到里屋去睡觉。韩向荣伤感地说:“我呀,我这病就是生气做下的。这不,自己不开资,嘴吧搭在人家锅台上了吗!”妹妹说:“你也别那样说,她说不给你治,最后还得给你治,人是好人,粗糙些!”


母老虎决定,手术还是回哈尔滨那儿做,哈尔滨那托托人,走走后门,照顾也方便,消费也少。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