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彩猞猁 飘来飘去的女孩 第四章

白马牧野2011 收藏 0 10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4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40.html[/size][/URL] 一天,雅倩突然来了个话说:“你还和司马云飞没分手呢?傻B!司马云飞外边好几个呢!”芙蓉树这回相信了。她决定和司马云飞谈一次话。晚上,司马云飞回来后,两人坐在床上,司马云飞过来亲她,她用手推开他,说:“咱们的关系既然发展到这种地步,就不能在胡来啦!如果你考虑成熟,我们就结婚,否则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40.html


一天,雅倩突然来了个话说:“你还和司马云飞没分手呢?傻B!司马云飞外边好几个呢!”芙蓉树这回相信了。她决定和司马云飞谈一次话。晚上,司马云飞回来后,两人坐在床上,司马云飞过来亲她,她用手推开他,说:“咱们的关系既然发展到这种地步,就不能在胡来啦!如果你考虑成熟,我们就结婚,否则你赶紧搬出去。”司马云飞假装不知道地说:“怎么地啦!亲爱的?”芙蓉树生气地说:“怎么地啦!问你自己吧!既然和我在一起,为什么还去寻花问柳?”“谁说的,”司马云飞佯装清白地说;“是不有人说闲话了?告诉你,我可以发誓,一生一世只爱你一个!”芙蓉树难过地说:“不是为了你,我早上北京去了!”司马云飞终于忍耐不住了,脖子粗脸红地说:“北京北京,你去吧,我不拖累你,我知道你看不起我!”司马云飞厥达一下子拂袖而去。第二天,又给芙蓉树来了电话,还要和她重归于好。芙蓉树沉思了半晌,说:“好吧,明天我回老家,你和我回去,再听听我爸妈的意见。我是决定到北京去啦,你把毕业证拿到手,到北京找我去!”司马云飞想了想,说:“你能借我一万元钱吗,我们家都快揭不开锅了,爷爷奶奶都那么大岁数了,有什么办法呢!”芙蓉树诡秘地笑了,她想,这小子还在玩儿我,她还舍不得他。她委婉地说:“那好吧,我到你家去看看,也算认认门吧!”司马云飞家住在学府路里面低矮的筒子房里,不到六十平米,低矮潮湿的老房子。他的姑姑在家里等着,其实是来相看她的。桌子上摆了几样素菜,极其简陋的餐桌旁,坐着两位喉喽气喘的老人,吃饭了,他们都坐在桌子旁,连司马云飞在内,谁也没有让一让她。这是个什么样的家庭呢?芙蓉树强忍着坐了片刻,后来竟和司马云飞默默地离开了这个低下的毫无人情道理的古怪家庭。一路上芙蓉树一句话没说。司马云飞看出芙蓉树心里不高兴,开玩笑地说:“怎么样,我不想叫你对我的家庭失望,你偏要去看看,失望了吧!”芙蓉树黯然地说:“穷有什么关系呢,穷不能不讲人情道理吧!”司马云飞又原形毕露地说:“我穷,我知你瞧不起我,你知道吗?我最恨的就是谁瞧不起我拉!”芙蓉树轻蔑地笑说:“好吧,缘份以尽,我们分手吧!再见!”芙蓉树向司马云飞招招手,微微一笑,走了。


车站上,芙蓉树刚上月台,司马云飞幽灵般地在那等着呢,并向她微微点头,那可怜吧吧的样子,芙蓉树还是饶恕了这个可怜虫,友好地问:“怎么又想明白啦!我不是和你分手了吗?”司马云飞强作笑颜,芙蓉树猜到伪君子还没在她这搞到钱,毕竟在一起处过一段日子,如果他从今以后专一的爱她,她可以谅解他,但条件必须和她到北京去。他们一起踏上回老家的路。


芙蓉树的母亲浑身有不少毛病,有时候叫你无所适从。如果你脱下鞋后,她必须把你的鞋拿起到外边打扫干净,如果你从沙发上站起来上厕所,她必须把你做过的地方打扫干净,然后用手铺平,她不管客人不客人的,她把犄角旮旯的地板都擦得光亮照人。总是一边听人说话,或和人说话,手里从不放下抹布,总是在擦。特别是客人上过厕所后,她要进去从新打扫一遍,丈夫总说她穷毛病太多。司马云飞一脱下鞋子,芙蓉树的母亲又去拿鞋打扫,臭的她“妈呀”一声将鞋子掉到地上。随口说出:“这是什么味儿呀?熏死人啦!”韩婷婷急忙把她给买的皮鞋,送到走廊去。怕母亲再说出不好听的话来。看她母亲的样子,这屋里也没法呆了,于是婷婷提出他们去玩儿。借故离开家里。


晚上,韩婷婷和司马云飞回来了。韩婷婷一进屋,母亲发现婷婷哭过了。司马云飞的脸色也不好。母亲把婷婷叫到小屋,询问是怎么一回事?韩婷婷摇头说:“没什么!我的事儿你别管了。”母亲直接了当的问:“那你们还能不能处下去了?”韩婷婷赌气地说:“早就结束了!”母亲气的七窍生烟,恶狠狠地问:“不能处你往家里领?你当这是玩儿呢?”韩婷婷憋憋屈屈地落下了痛苦的眼泪。母亲急得抓耳挠腮,不知如何是好。见女儿如此委屈,心里像刀搅似的。于是放缓了语调劝说:“我看那孩子不错,论长相,论文化,哪儿配不上你呀?别站在这山望那山高!你岁数也不小了!”婷婷突然嚎叫般地喊:“我的事儿不让你管——呜呜呜。。。。。。”


厨房里传出父亲呼叫吃饭的声音。母亲出来让司马云飞吃饭,司马云飞推说不饿,一会准备回哈尔滨去。父亲实实在在地说:“到哈尔滨就不吃啦?到哪都得吃饭!吃完走呗!”那天司马云飞还是喝了不少青岛啤酒。很晚了,三个人送司马云飞到火车站。父亲叫婷婷送到月台里去,韩婷婷不情愿地进了月台。在月台上,两人站了半天,司马云飞绝然地说:“我说借一万元的事,怎么样啦?”韩婷婷不怀好意地说:“咱们的事怎么办吧?”司马云飞狡猾地说:“先把钱的事办明白,其它的事以后再联系!”韩婷婷从没像今天这样果断,“如果感情发展不下去,怎么还谈钱呢?”她看得清清楚楚,司马云飞已经不是从前的她深深爱着司马云飞,站在她面前的是个心地歹毒的骗子,小人。他践踏了她的纯真的感情,他不配再和她相处下去,她要像抛弃一块破抹布似的、毫不吝啬地甩掉他。她要重新创造自己的生活。再见了,充满污浊的爱情!她毫不犹豫地再没看他一眼,转身走出了月台。。。。。。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