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彩猞猁 飘来飘去的女孩 第二章

白马牧野2011 收藏 0 23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4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40.html[/size][/URL] 芙蓉树在家养成了倔脾气,如此环境她怎能呆得下去。每天回来伯父还给她补习数学,一天,芙蓉树和伯父说:“伯父,你不要费这个心啦!我的数学在学校时候,根本就没及过格!”别看伯父在全家面前低三下四的,在芙蓉树面前倒敢**跋扈了。她毕竟是外人。伯父气愤地说:“要知道你这样,我都不让你来!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40.html


芙蓉树在家养成了倔脾气,如此环境她怎能呆得下去。每天回来伯父还给她补习数学,一天,芙蓉树和伯父说:“伯父,你不要费这个心啦!我的数学在学校时候,根本就没及过格!”别看伯父在全家面前低三下四的,在芙蓉树面前倒敢**跋扈了。她毕竟是外人。伯父气愤地说:“要知道你这样,我都不让你来!”芙蓉树知道惹怒了伯父,自己正想找机会出外住去,于是温怒地说:“伯父,我还是出去住去吧!”伯父沉吟了半晌,说:“不行,哈尔滨这么乱,你一个小姑娘,出事怎么办?再说了,你父母知道了还以为我搁不下你了呢!”芙蓉树不在时,母老虎训斥丈夫,说:“都是你惹的祸!还不趁着这个机会把她撵走!她爹妈来了咱们也有话说。是她自己要走的,也不是咱们搁不下她!看那水性杨花的样儿,就不是个稳当戚!”丈夫吭哧半天,没家庭地位吗,只好受气包儿似的站在门口去抽烟。母老虎继续训示:“抽!抽!抽!早晚得抽死!”


自那以后,三五天不到,不是表姐的钱放到那儿不见了,就是小侄子的零花钱没了。芙蓉树明知道这是向外撵她,还是忍气吞声,寻找机会出去住。没多久,父亲到南方旅游回来到哈尔滨,住在哥哥家,两个人又吃又喝,等醒酒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早上啦,孩子已经上学走了。父亲临走时给哥哥扔下三千元钱。还给孩子留下一个价值八千元的小金佛。母老虎有钱,但是,她舍不得花那么多钱买个护佑自己的金佛,两个表姐更没有那样的经济基础,三个女性都暗暗红了眼。见着芙蓉树像乌眼鸡似的,都暗中憋着说不出的一股劲。碍于伯父的脸面,芙蓉树全且忍耐着。


这一天,芙蓉树到浴室冲澡,还没冲完,热水没了,芙蓉树急急忙忙结束洗浴,仓惶地从浴室出来,一看有人关上了水龙头,芙蓉树再也忍耐不住,便冲二表姐喊了起来:“那么坏呢!小心手指头烂掉了!”二表姐竟然豹子般地窜上去,抡圆巴掌,打了芙蓉树一个协和式的嘴巴子。芙蓉树咧开大嘴嚎了起来。伯父在一边竟然一声没知。芙蓉树哭够了,便给父亲打电话,上气不接下气地哭诉:“我表姐打我。。。。。。呜呜呜。。。。。。撵我走。。。。。。呜呜呜。”父亲连夜赶往哈尔滨,到哈尔滨时天快亮了。芙蓉树的父亲平日很有涵养,这回也涵养不住了。早晨吃饭时气愤地问二表姐:“你们有什么仇恨,至于打婷婷,另外,就是管教也轮不到你头上呀!你自小叔叔就疼你,真是白疼了。我吃完这口饭就去找房子去!”哥哥一旁脸像巴掌打过一样红。自我解嘲地说:“小孩子的事,你还真往心里去了!至于吗!”但是,他不说自己的女儿。二表姐被叔父说哭了,哭着说:“叔叔,呜呜呜。。。。。。我错啦!呜呜呜。。。。。。”“行啦!一个巴掌拍不响。一个槽子拴不住两头叫驴。”说着话,站起身来和哥哥招呼没打,气哼哼领着女儿走了。


在学院附近找一家出租房住下啦。由于走的匆忙,芙蓉树过几天后才发现,小金佛拉到伯父家了。她赶紧给伯父伯母打电话问看见床头的小金佛没有?伯父伯母一口同声说没见到,说是不她自己不小心弄丢啦。韩婷婷哭得像泪人似的,那是她父亲从香港特意给她请回来的!她真指望小金佛能保佑她呢。每天她都是看着小金佛温习课程,搂着小棕熊睡觉,现在她感觉六神无主。打电话告诉父母亲,母亲斥责她说:“人说那玩意该你的你就能留住,不该你的你是留不住的,算了吧,等你爸出门再给你请一个。啊。。。。。。我糊了!哈哈哈。。。。。。”那边电话怕地一声撂下了。韩婷婷泪水像断线的珠子噼啪地往下落。


入冬以后,下了一场很大的雪。严寒无情地像鞭子般地抽打哈尔滨,人们都像兔子般冻得出门就跑,小蒜儿般的冲进教师,整个暖气让青年学子挤个水泄不通。芙蓉树也挤进同学中,伸出手嘶嘶哈哈取暖。男同学都把芙蓉树往前让。一个叫雅倩的女同学,长得也很漂亮,芙蓉树是后入学的,足足晚了半个月,之前雅倩被同学们誉为校花,芙蓉树来了后,挤占了雅倩的校花位置,雅倩大有失落的感觉,所以处处看不惯芙蓉树,在同学中给她使绊子,败坏芙蓉树的名誉。看着芙蓉树在同学中的地位越来越巩固,名气越来越大,连老师都讨好她。雅倩开始算计芙蓉树。有几个男同学追求雅倩的,其中有个刁钻的班长叫段逸的,长得一表人才,学习又好,就是坏心眼多,贼臊。见着好看的女同学,就像苍蝇见到血,猫儿见到鱼似的。由于有班长的头衔在那,年岁也比她们大,又有一帮小兄弟前呼后拥的,简直就是黑社会上的帮派。一天,雅倩趴在芙蓉树耳边,神秘的告诉她,自己今天过生日,不少同学都参加,又没有多少钱,又要让面子过得去。学校又没地方,想在婷婷租的楼房里过生日。芙蓉树一听是这么回事,可以呀,于是,便愉快地答应啦。那天晚上真来了不少同学,男男女女将不足四十平的出租屋挤得没有下脚的地方。胡吃海喝一顿后,同学们互相搀扶着,醉薰薰的云烟般地去了。平时段逸能喝酒,今天偷偷少喝不少,假装罪的一塌糊涂。雅倩把段逸留下来,收拾狼藉的屋子,趁着芙蓉树不在时,悄悄地指点段逸:“剩下的事,就看你的啦!”段逸慧意地点点头。过一会雅倩推说有事先走一步,看看芙蓉树也醉得一塌糊涂,暗暗地笑着走了。段逸走向床边,用手推了推快睡过去的芙蓉树,说:“怎么地呀,真睡啦!”见她没动静,色胆包天,竟动手向下脱芙蓉树的裤子。芙蓉树便哽哽着说:“嗯。。。。。。别闹。。。。。。嗯。。。。。。别闹!”段逸疯狂地强行脱下芙蓉树的裤子,光光的胴体在明亮的灯光下一览无余。黑黑的阴毛下边发着尿酸味道的阴唇,诱惑着未尝禁果的男人,半睡半醒的韩婷婷本能地挣扎着,段逸不顾一切脱掉自己的裤子,将硕大的勃起的阳物,笨拙地插向韩婷婷的阴道。韩婷婷突然梦醒过来,还没等段逸得手,一脚蹬出去,不偏不倚,蹬在段逸睾丸上,只听段逸“啊呀”一声,从床上向后狼嚎般地双手捂住裆下,光裸着下身在地下乱滚。房里的事情被外边的蓄谋者听得真真切切。待段逸的小兄弟们冲进出租房时,段逸的睾丸比发情的牛的睾丸还要大。小兄弟们叫一辆救护车,把老大送往医院。大夫说,弄不好一辈子都别想睡女人啦。有人提出,回去找韩婷婷算账,雅倩说:“傻狍子,算账也不能这时候!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这事暂时压了下来。半个多月后,段逸复课了,很多同学担心芙蓉树遭到段逸的算计。芙蓉树不在乎这些,见段逸来上课,竟然走上前和段逸握握手,像没那回事儿似的,说:“段班长,不好意思啊!”段逸脸羞得红红的,在全班同学面前抬不起头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