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初出国门,燃烧吧、伊朗巴赫蒂亚里

国大代表 收藏 1 110
导读:原定于五月底伊朗 巴赫蒂亚里水电工程人员进驻工程现场进行资料搜集,因各种原因一推再推,7月9日进入工程现场。 经过3个半小时飞行,在当天下午4:40准时抵达乌鲁木齐国际机场。因托运行李带有洞内所使用的探照灯、地质锤等违禁物品,上飞机过关时颇受波折,所携带的灯具尽被没收,幸好地质锤化整为零,分散在个人的行李中,且用衣物包裹而逃过一劫。历经近5个小时在北京时间近12点抵达德黑兰国际机场。过海关时,接站、出站的人很多,但竟毫无喧哗吵闹,令我们感慨万千。看着伊朗同胞们彼此间以肢体语言相互招呼,大家也不约而同遵守此

原定于五月底伊朗 巴赫蒂亚里水电工程人员进驻工程现场进行资料搜集,因各种原因一推再推,7月9日进入工程现场。

经过3个半小时飞行,在当天下午4:40准时抵达乌鲁木齐国际机场。因托运行李带有洞内所使用的探照灯、地质锤等违禁物品,上飞机过关时颇受波折,所携带的灯具尽被没收,幸好地质锤化整为零,分散在个人的行李中,且用衣物包裹而逃过一劫。历经近5个小时在北京时间近12点抵达德黑兰国际机场。过海关时,接站、出站的人很多,但竟毫无喧哗吵闹,令我们感慨万千。看着伊朗同胞们彼此间以肢体语言相互招呼,大家也不约而同遵守此时此刻的默契。当检验我们的行李时,虽然我们声称是Engineer,得到的答复依然是Open it。曾经培训我们英语的老师说,伊朗人对工程师很尊敬,也许这里是法不藏私。当检查到我们带了很多药品,对方竟要求我们交付200美元。我们找到他们主管人,解释我们是来给你们修建水电工程,在此待的时间要几个月,这些药品都是以备万一,是留给自己用的,才勉强让我们过关。但对随身携带的扑克等却给予没收,并当场撕碎。经一番折腾,等我们入住宾馆时,已经是北京时间凌晨4:30了(当地时间凌晨1点钟)。

第二天我们领略了些异国他乡的街头风景,感觉无论从城市建筑和商品等方面,伊朗首都德黑兰还不如成都市繁华。街区道路比较狭窄,而且街道两旁常常停放有汽车,街面明沟式排水。因为天热,我们早早就回到宾馆。因到火车站有近一个小时路程,我们下午5点钟出发,要了两辆出租车共花费200多元人民币。沿途随处可见一辆摩托车搭载2~3人穿行于汽车之间,每每感到惊心动魄,感叹他们车技的高超。下午7点钟我们坐上开往工地的火车。火车很慢,而且是单轨运行,往往会因为前方来车让路而等上几十分钟。而且在特定时间、特定地点,还要停车做祷告。约500km路程却花费了11个半小时时间,于次日凌晨6:30左右才到达Tang-E-Pang车站。我们的临时驻地就在这里,从这到坝区有一条约两公里的机耕小路。

刚一下车,就感到大地的温暖,阵阵热气扑面而来。这是一个不足百人的小村庄,沿铁路沿线狭长地带密集分布些破旧的民房。两侧的山谷是光秃秃的,几个月来天空一直是万里无云,更别说下雨了。因为干旱、热,用当地人的话说,这个地方是hell of the world(人间地狱),无法种植任何农作物,不适合人类居住。村民主要是做劳工,生活必须品通过这条最初由德国人修建铁路从外地运入。白天大地接受着太阳的烘烤,储存了足够的能量;晚上大地尽情地释放这积聚的热能,人们接受着大地的烘烤。这里家家都装有空调,和我们使用的一样,是在我国八十年代可以看到的那种窗式空调机。这种空调机制冷效果不错,但噪音太大。也许正因为这24小时不间断的轰鸣作响,才可以稍微弱化火车通行时大地的震撼,因为我们的住所距火车道直线距离不足5m。

现场我们六个人住在一个狭小的房间里,其中有人不得不打地铺睡在地上。因为空调无法手工调节,在屋子里竟有些冷。屋子里最令人讨厌的是到处乱飞的苍蝇,却没有蚊子。身在异国他乡,我们感受到伊朗人民火一样的热情,正如这炎热的夏季。虽然语言不通,但他们总是友好地招呼我们,在村子里,去工地的路上,迎接我们总是友好的笑脸,频频的招手。我们的心是温暖的,坦然接受大地的烘烤。

刚进场时,就听说有工作人员有一次差点命丢山谷。因为他们一早上爬上相对高差约500米地方测量作业,为抢工作耽误了下山时间,竟几乎不能在这烈日下走回来。山谷里毫无遮阴之处,大地热的发烫,根本不敢坐下而只能相互搀扶站立休息。他们将随身携带的三瓶共4500ml水全部喝完,每走十几步就必须停下来。幸好有对讲机,组织了些体质好的人到山上去给他们送水,直到晚上7点以后才回到驻地,当地人都说他们创造了一个奇迹。这里午后室外烈日下气温可高达近60度,会感觉到热气透过脚底钻入体内。

为了弘扬中华民族的优良品质,我们在3总的带动下,积极主动融合于当地环境。虽然很不习惯异国的饭菜,但我们做到了绝不浪费。伊朗现场招待所设有食堂,我们跟他们一起搭伙吃饭。这里每餐基本是定量的:早上7点准时开饭,每人一张硬硬的大饼及半杯红茶,外加些奶酪等配料;中午、晚上一般是炒饭或大饼,外配一点点生的白菜等碎片,偶尔会增加些肉类食品。其实可以理解,吃用都是从外地运入,我们也不能太挑剔了,最大的期望是能够填饱肚皮。

保持一个乐观向上的工作热情和健康的体魄在这里倍显重要。因为当地根本没有医院,与外界相通也只有这条单轨铁路线,距最近城镇达65km,所以我们最怕的是生病。刚到驻地时由于火车上空调太凉,杨总已经有些感冒了,加之空调的轰鸣、火车通过时的震动,使本来就睡眠不好的他倍添煎熬。但杨总却能强忍身体的不适,常跟我们一起说笑,带动我们与当地人主动交流。每天晚饭后我们都会出来跟当地居民沟通下,虽然与当地居民交流更多使用肢体语言,有时还各说各话,但这种情景也蛮有意思。我们还跟当地小朋友们做些中国式的游戏,每当看到我们出来,小孩子们时常会不约而同地跑过来跟我们握手,嬉笑之余给我们单调的生活增加些许别样色彩。

抵达后第二天一早天还未亮,我们就徒步到坝址区进行了现场踏勘。一条摇摆晃动的铁索桥是我们进坝址区的必经之路,搭桥木板有许多已经破损断落。要过右岸,则还要通过跨江缆索。因右岸780m高程平硐尚在施工,而控制缆车的伊朗人根本不懂英语,每次过往心怀忐忑,生怕对方没有领会我们的意思。其实杨总有些恐高,第一次过江时竟高歌一首,下缆车后解释说这样可以很好克服恐惧心理。连日来杨总带病带领我们天天去现场,详细给我们解说各种工程地质现象。受他感染,我们工作充满朝气。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9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