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彩猞猁 彤红的火狐狸 第九章

白马牧野2011 收藏 0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4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40.html[/size][/URL] 绝户门和八卦阵破了以后,小老黄头愈觉得这三不管、狐狸信有些蹊跷了。这儿的狐狸能炼就如此仙法,他有些胆怯了。奇怪的是那火狐狸夜来喷吐的火球越来越亮,越近。那蓝幽幽的火球轻飘飘的,按一定的轨迹划着弧,不紧不慢。像是专为他表演似的。想到这,他的脸发烧,心律比以往快多了。嘭嘭的。白天倒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40.html


绝户门和八卦阵破了以后,小老黄头愈觉得这三不管、狐狸信有些蹊跷了。这儿的狐狸能炼就如此仙法,他有些胆怯了。奇怪的是那火狐狸夜来喷吐的火球越来越亮,越近。那蓝幽幽的火球轻飘飘的,按一定的轨迹划着弧,不紧不慢。像是专为他表演似的。想到这,他的脸发烧,心律比以往快多了。嘭嘭的。白天倒没什么异样感觉。晚上出去心里打怵。他终于修复了二十四盘夹子。他不想用更多的夹子。他还找到了西岗子上的火狐狸洞口。趁老乌扎拉不在时用三盘夹子一个套子堵住火狐狸洞口就万无一失了。只要拿住火狐狸,他连这鱼亮子都不进了。偷偷溜走算了。如果再堵不住这洞中的火狐狸,他将金盆洗手,再不杀生害命,更不要说和火狐狸做对儿了。天黑时小老黄头悄悄来到老乌扎拉的迷魂阵。迷魂阵附近有一堆一堆的冰块,都是捞鱼时镩下的冰块。老乌扎拉这备有锹、镐、铁冰镩、捞子什么的。他爬过一道道鱼脊形的冰趟子,绕向西北岗坡。那里有一个三、五百平方的天然大坑,白天他在那找到了火狐狸的洞口。他查明这儿没有狼洞,他不害怕。小老黄头准备在火狐狸出洞前用夹子和套子风住洞口。他划着一根火柴,这时,在他身后不远处一只怪物跳了起来,一阵颤傈后他一屁股坐在了冰冷的地下。那怪物向西北方冲去了,跑进芦苇塘,滑倒后发出沉闷的响声。从那慌乱的响动声中判断那是一只失群的傻狍子。等他的心稍稍缓解了一些,他又点然一根火柴照了照,正是白天选的位址,蹄印是进去的,一点误差没有。听老乌扎拉说浑身彤红,一根杂毛没有。从蹄踪上看致少超过十五、二十年。一次它到葫芦头去喝水,老家伙还喂它鱼了呢。小老黄头下夹子前,特意在夹口上涂些鸡油。多机灵的狐狸也分辩不出鸡油掩盖下的铁锈味。他下完夹子倒退着离开狐狸洞,天衣无缝,真的天衣无缝。路经鱼薄时,脚让冰镩绊了一下,他栽倒了。突然他对老乌扎拉产生一种极强的报复心。他从冰上摸过冰镩走近迷魂阵的葫芦头,用冰镩在葫芦头里乱扎苇薄。苇薄出了几个大洞。然后把冰镩扔得远远的,这几天来的晦气通过一顿无情的发泄消逝了不少。今天柏青起早就去遛苇塘了,回来时筋疲力尽,饭都没吃,倒在炕上便睡过去了。老乌扎拉坐在炕沿边上抽烟。他这几天心情异常烦燥,一望西岗时常是心神不定。有时还长嘘短叹。一次,他对他们两说:“有些事你不信不行,没这狐狸在这镇着,我这鱼亮子都得叫黄鼠狼抬起来;话说回来,没黄鼠狼老鼠就得在这称王称霸。人不说嘛,草给羊吃,羊给人吃,人又种草。。。。。。”他吸了几口烟。“我这辈子呀,一信轮回;二信报应,三信良心。你们不信品吧。。。。。。”说完他又狠狠地吸着烟。烟火像狐狸吐火球一闪一闪的,没外边的大,没外边的蓝。老乌扎拉暗中和小老黄头较着心劲。他知道冰镩是小老黄头扔的,迷魂阵的大洞也是他干的。他这种阴、损、坏,是要遭报应的。他得想办法和他周旋。他说什么不能让他捉到那两只火狐狸。他恨不得悄悄把他掐死,塞进冰窟窿里谁也不知道,叫他活不见人,死不见尸。转念一想与良心不忍。他这天等到半夜也没见火狐狸炼丹。他即刻警觉起来。


清早,小老黄头爬起来时,老乌扎拉早去遛迷魂阵了。啥时走的竟没察觉。他抓紧把柏青叫醒,他说向东走不到五里地,有一块明冰,明冰北边插小红旗地方下的兔套子都是他下的。叫柏青遛完苇塘回来向那边拐几里地,帮他把套子拣回来。小老黄头站在鱼亮子前向西南迷魂阵方向望,见迷魂阵那有个黑影,知道是老乌扎拉,心里踏实了。他疯狂地绕道奔西北大坑。。。。。。太阳泛红了,西北大坑那切都清清楚楚的。芦苇花在半空中像狼尾巴般地摇动着。黑黝黝的蒿草一片连一片。他从大坑口进去直奔火狐狸洞口。草丛里一个大火球。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以为是一种错觉。的确是火狐狸。那两腿间枕着个脑袋。一条腿长拖拖的被一个夹子夹着。旁边还有乌血。他想一棍子打死它,又怕伤了皮子。狐狸这玩艺他领教过,一旦遭了扑获老实着呢。像家养的猫一般顺从。小老黄头用棍子触犯所有的夹子,扔进帆布口袋,抓住火狐狸那只伤腿,倒提着离开大坑。然后向苇塘深处走去。。。。。。


芦苇荡里静极了。太阳已经升起来了,他的高兴情绪难以抑制。他在地上抓一把雪放在手心里,然后用嘴轻轻一吹,将雪花吹到火狐狸身上,雪花立即变成了细小的水珠。抖一抖便从毛尖上滚下去了。将火狐狸提在胸前,像怀里抱着个小火炉似的暖和。“宝哇,真是宝哇!”他欢喜的像个孩子似的,走路抬腿轻飘飘的。他用腰间绳子系一个烈马扣,紧紧将火狐狸捆住。藏进密密的蒲草丛中。然后在三个方向打三个结。一般都藏在打结的附近。虽然这地方不常有人来,他有备无患,怕别人发现。他必须回去一趟,准备几天的干粮,连夜离开这三不管。鱼亮子此时无人,他顾不了许多了。先把酒坛子搬过来,找个空酒瓶子灌满了,举起榆木棍子向酒坛子砸去。挺好看的一个陶泥坛子,“哗”的一声化做碎片,酒也撒了半地。鱼亮子里弥漫着醉人的酒香。他把昨天的玉米面饼子装进帆布口袋,瞅瞅没什么再拿的了,赶紧离开鱼亮子。后边几步就进了芦苇荡,再绕到大西北去。他好不容易找到那片蒲草,但是以经让人践踏得乱七八糟的了。那么冷的天,他的额角浸出许多汗来。让人算计啦?在蒲草外边雪地上发现了一个极轻极轻的脚印。他断定老乌扎拉来过了,这火狐狸让他偷去了。看来“绝户门”“八卦阵”都是这老东西破坏的。要不说“螳螂扑蚕,黄雀在后”呢。。。。。。不行,他拼命也要夺回这宝物。他突然触摸到内衣兜里的一包东西,那是一包氢酸钾铝,老百姓说的八步断肠散。小兜里还有一个“炸子”。凭他这些暗器,凭他的智慧,对付一个山野老朽还是绰绰有余。尽管这狐狸囟是老乌扎拉的天下,他要按排老杂毛后事的。他的心残志不残,他的智慧足可以使这些野人闻风丧胆。他一定把连日来的积怨、羞耻、低下和不可名状的愤恨一并发泄出去。把柏青这呆头呆脑的傻狍子打发走了,遛什么兔套子,他跟本不套那玩艺。拿回兔子也是偷遛别人的。年轻人做梦也别想知道他的妙计。他耐心地等老乌扎拉回来。把屋子整里一下,编一套瞎话说黄鼠狼扒下他的酒坛子。也就是三言两语就遮掩过去了。他万万没有想到,老乌扎拉失算后清醒过来了。他从火狐狸洞口那滩血迹开使寻找,一直寻找到他藏火狐狸的蒲草丛,他把火狐狸腿上的绳子解开,把捆嘴的绳子也打开,抱到迷魂阵附近,那有一个暗坑,不细瞅谁也找不到。他还在里边放几条小鱼儿,那火狐狸冻不着,饿不着,谁也找不着。他又弄些红伤药把火狐狸的伤腿处理好,才离开迷魂阵那。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