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彩猞猁 彤红的火狐狸 第一章

白马牧野2011 收藏 0 1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4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40.html[/size][/URL] 这鬼地名叫得多气人——狐狸囟,三不管。多野性,多荒蛮!也难怪这么叫,这里的怪人怪事绝透了。三不管地处大星、太来、太康三地的连接点上。是嫩江平原上的百慕大三角区。八百里荒甸子,八百里芦苇沼泽区。在这三不管苇荡偏东南方向有个孤伶伶的小岛,这就是狐狸囟。 晚上,这三不管的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40.html


这鬼地名叫得多气人——狐狸囟,三不管。多野性,多荒蛮!也难怪这么叫,这里的怪人怪事绝透了。三不管地处大星、太来、太康三地的连接点上。是嫩江平原上的百慕大三角区。八百里荒甸子,八百里芦苇沼泽区。在这三不管苇荡偏东南方向有个孤伶伶的小岛,这就是狐狸囟。


晚上,这三不管的狐狸囟西边山岗上,有兰色火球半空中飘来飘去;那是火狐狸在炼丹。低洼苇塘里黄鼠狼“吱呀吱呀”地叫着,肆无忌惮地寻找吃食。时而也有些绿荧荧的光亮闪动,那是野狼在夜幕的掩盖下寻找猎取的对象。够恐怖了。也有些胆小的紫貂、兔子、老鼠、貉子什么的;悄悄地在苇塘里游荡。一有风吹草动,间或是夜鸟扑打翅膀,也便飞快地躲进苇丛里或蒲草丛里,屏住呼吸,或咬住草根,听听没了动静,便撒开腿飞奔起来,撞得苇棵子瑟瑟乱抖。苇塘里,它们是闪电式的部落.。足迹忒多。或深或浅,或疏或密,打印在白皑皑的雪地上。也有黄羊、狍子经常出没。一般晚上很少出来,它们胆子小,喜欢白天活动。拉着浩浩荡荡的队伍,以壮声威。常跑到山岗上窥察动静,其实反成了别人的目标。难怪人们叫它们“傻狍子”。所以它们同伙中常常遭到意想不到的猎扑。那茫茫的芦苇像是密集而柔软的屏障,即便是潜藏着杀机,也是无法窥视到的。它们只会傻呼呼地向远方看,恰恰是问题并不真出现在远处。那些比它们聪明得多了的高级动物,悄悄地借苇丛为掩体,一直运动到它们脚下,最后用猎枪射杀它们。它们就又希哩糊涂地倒下了几只,其余的都成为惊弓之鸟,跑到另一个高岗去窥视。


狐狸囟四周水深,越过深水区便进了密麻麻的芦苇荡里,这岛上的小动物多是结冰后运动上来的。要想离开,必须在冰化前离开,不然的话就得在这呆一个夏天。离三不管二十里外有个新华乡,逢三、六、九有集市,显得挺繁华的。


一入冬,三不管就不象其它季节那样静谧安宁了。这苇塘便成了三县百性刮分的殖民地。四匹健壮的马,长长的马套,拉着冰爬犁,爬犁上压着沉重的大石头,然后挑几个能打斗的壮汉,驾上马爬犁,挑一片片长势好的芦苇区跑马占荒般的划圈,爬犁过后,苇子根一断,齐唰唰地倒下一面子,然后再做上标记;只要划在圈内的,也象开荒占草似的占上了。真有若古代武士征杀的战车那般横冲直撞。这些都必须在苇塘刚一上去人马时做到的。行动一迟缓,就被外县外乡的农民占去。这里常常因为占苇塘、割芦苇打得头破血流。有时死了人,双方便又打官司,从苇塘打到法院。


坐爬犁划圈是危险的。沉重的爬犁一上冰,冰面上下直呼扇,薄薄的冰层发出嘎嘎的怪叫声,令人胆颤心惊。这声音传得很远很远的,好长时间都在空旷的苇塘上空回荡……那些不长芦苇的地方,叫明冰。弄不好连人带车都掉进去了。这明水处也达不到淹死人的程度。待把人打捞上来后,满身都湿透了。小北风一吹,身上象披了硬帮帮的冰凯甲。要生火又得到明冰上去;有时正烤着,火势一旺,冰层撑不住了,人们又象坐冰排似的呼悠一下坐着下去了。够艰难的了。这划圈、占苇塘结速后,接着看苇塘。各自都找腿脚灵活、头脑敏捷的年青人看苇塘。每天在占上的区域内寻视;一直到苇塘能跑重车时才上去人割芦苇。这段时间内,谁家的领地被人占去,那就是看塘人的罪过。隆冬的苇塘一片鹅黄。数不尽的芦苇差次不齐地竖竖着,风吹过瑟瑟发响,像野狼的大尾巴摇动着。偶而这里也有些长腿灰鹳,人们喜欢叫“老等”。并拢两条高高的腿,晃动极尖极长的黄嘴,站在高地上左顾又盼,见有人时也高傲的不与理睬。 在狐狸囟岗顶上有一尖尖顶的草房子,也叫鱼亮子或叫网房子,主人是太康县新华公社吴秘书的老爹。老人是满清旺族乌扎拉氏的后裔,人们唤他老乌扎拉。老乌扎拉个子很矮,脸上布满核桃文。和所有的打鱼人一样,眼腈红红的,虽未老态龙钟,背也驼了。一双机警的小眼睛,像是随时窥视芦苇荡里每一个齐异的响动。分得清水中泛花的是鲢鱼还是鲤鱼。在苇塘里混迹许多年,阅历不浅。其貌不扬,且能看透一些人的心思。好善乐施,爱管闲事。在冬季苇塘的打斗中,人们常来找他评理。逐渐老乌扎拉有了威名。有了事,派人找乌扎拉。乌扎拉不会说什么,只会骂。他听完各自的道理,用他初浅又扑素的认识能力,乱七八糟地混骂一气。谁挨骂的重了些,也就说明是理亏了些,于是相让了,退怯了。双方也都心服口服地去了。一个公社的秘书不大,对于满身苇花子的农民来说,也足有威慑作用。何况老乌扎拉还有杀手剑,管不了的,就从墙上拿下家传的红顶子,虽然光秃秃的没有多少色彩了,到紧要关头挺管用的。百姓哪个不想作黄帝的顺民,也慢说到了什么年代,一听说顶带花翎,即便是年纪小些的农民也知道的。凭红顶子和吴秘书老乌扎拉能镇住三、五百里的地面,三不管狐狸囟地界在他老人家庇护下安然无恙。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