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彩猞猁 雪原上的黑狗 第五章

白马牧野2011 收藏 0 1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40.html


小白脸喝过几盅酒后,见秀花不上桌来,自觉没趣。天还没完全黑下来,灯光倒觉得幽暗。想起今天经历的事,真有些后怕。这酒令他增添了不少武勇。他今天更觉得老黑令人敬偎了。他为什么不杀死自己?自己为什么没满足老黑的最后的要求,补上一枪?有时候自己做事自己都找不出个充分的理由。人啊,真是个怪东西。其实当时自己的心态被彻被破坏了。老黑临终嘱咐他对秀花好,他认为老黑真是多余。但得出的结论是老黑才真爱秀花。他认为老黑过于庸俗。老黑没了,老黑留下的黑狗他要


想法处里掉它。能用则用,不能用则吃狗肉。他慢慢地会征服它的。秀花今天似乎对他太冷淡,莫不是看出了什么破绽。。。。。。“秀花!”他想也该安抚一下秀花了。他叫秀花过来陪他喝酒。是这个女人在他遭劫难时给了他温存和全部的爱。今后在一段时间内还需要她这种无私的奉现。


秀花依就向炉子里填劈柴,屋里热哄哄的。秀花的心思全部放到没有回来的老黑身上了。一块块的劈柴投进火炉里,依然有许多星星点点的火花暴亮。她有几次侧身看小白脸,那张白脸仍然平平静静。她想是自己多虑了。突然间,小白脸将举起的酒杯停住了,问:“今天阿黑咋不进屋了?”秀花扭过脸,正庄其势地看他。她想说他几句,心里厌厌的又不想说啥。他几次让她吃饭,秀花终是不肯。小白脸表情阴沉地说:“你不吃孩子还得吃呢!”这句话果然奏效了。秀花像初次入门讨饭的陌生人,端着碗坐在火炉边吃了一碗饭。本来香喷喷的米饭,嚼进去的像是木头渣子。


秀花收拾完碗筷,老黑和阿黑还没回来。小白脸自言自语地说:“死狗,不知跑到哪去了?”说完帖着松北躺那去了。他万万没想到他的命运正掌握在这畜牲手里。秀花知道阿黑去做什么了,她派的。她不说。她想,阿黑会给她带回结果的。或许把老黑给她带回来呢!夜很深了。秀花几次用细棍儿挑动灯花,小白脸几次催她上炕睡觉,她就是不肯。他自己睡下了。秀花心事重重地坐在火炉边,眼睛盯住炉堂,泪水从眼角悄悄地流下来。经火光一晃,透亮透亮的。谁知小白脸突然醒了,他竟然像拖死狗般地将秀花拖上炕去,不管秀花原意不愿意,强行脱光了她的衣服。秀花那眉毛凝得紧紧的。老黑睡了好多年的炕头让野男人占领了,她心里的恶感又增加了许多。往日狂热饱满的感情消逝了。小白脸亲她、啃她,她木然地动也未动,双腿夹得紧紧的。在酒力燥热推动下,小白脸的情绪相当高涨,不择手段地将器物塞进秀花护得死死的暗角。秀花一点兴趣也没有,两眼直直地扭向一边,泪水载着心里的委屈从明亮的大眼里汹涌地流出。老黑在她不高兴时从不侵犯她一点。小白脸强奸了她的意志、信念和人格。


后半夜,外边的门响了几下。像是有什么东西撞门。她想是老黑,是阿黑!她抖抖索索地端灯去看。从偌大的门缝望出去,外边什么也没有。天空像一个深蓝色的大湖,残缺的月亮像被风鼓满了的雪白的帆影,划向遥远的西方。。。。。。白皑皑的雪地上泛着幽幽青光。起风了。风将雪原上清新的气息和逼人的寒冷从门缝吹进来,她打了个寒颤。她真想到外边雪地上走一走,心里会敞亮不少。外边的寒冷泯灭了她走出去的勇气。她又车转身子,龟缩回屋里。


阿黑神不知鬼不觉地回来了。它的目地很简单,就是为死去的主人复仇。高级动物的多疑、猜忌和占有欲造成了不择手段的仇杀,已经毫无保流地传给了低级动物,化作极其简单的报复手段——咬死他。它主人结下的恩怨,将由它重复和演义下去。这是多么残忍和可怕的异化功能。


阿黑用嘴将枪叼了回来,埋在狗窝里边的草下。然后围着草房子转悠。寒风吹动尖尖的房顶,发出可怕的呼啸声。它在寒冷的午夜寻找着复仇的机会。它的肚子饿得咕咕响。跑了八、九十里的雪路,用简单的爪子为主人制造了一座晶莹的坟墓。并且叼着七、八斤重的枪跑回来,体力消耗殆尽。它用爪子又一次扒门,门开处,它窥视到女主人焦急的面庞。女主人心疼地看着阿黑,知道它需要一点残汤或啃剩的骨头甚么的。她看懂了阿黑的心里究竟想着什么,是不想见她。它怕女主人为讨好小白脸告它的秘。以致一起来捉弄它。还是它从那一次就开使厌恶这水性扬花的女人。它悄悄地退走了。它在尽量掩饰起它内心复仇的烈火。


阿黑毕竟是附属于人类的低级动物,第二天,它的简单的动机便被发现了。促成了一场更大的悲剧在雪原上发生。


早晨,秀花悄悄来到狗窝边,阿黑从昏睡中抬起头,竖起两只尖刀般的耳朵,警觉地盯着它的女主人。秀花仔细打量阿黑,肚子瘪瘪的,身上有几道伤口,凝结的血迹留在绒毛上,散发出一股狗的腥气。秀花见它疲惫不堪的样子,心里很不是滋味,进屋取几块带肉的骨头扔 给阿黑,阿黑贪得无厌地嚼着,嘴里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声音是那样清脆。尖利的狗牙钢刀般粉碎着动物的遗骨。秀花看着看着心里一阵阵发冷。自然又想起第一次和小白脸偷情,脸上火燎般的发烫,便悄悄地回屋里去了。小白脸早晨起来后懒得擦枪,随便把子弹袋系在腰间。说出去转转。门一响,阿黑便警觉地竖起耳朵,那样凶猛骠悍。强壮的肌腱迸发着无比的活力。小白脸瞅瞅阿黑,虽然是不屑一顾的畜牲,他也提防着它。他门之间开始就不睦。他突然发现阿黑身上有许多伤口,他立刻警觉起来。昨天晚上他并未见到阿黑,他心里暗自猜度。秀花走出来嘱咐他:“留神点老黑的下落!”说着话眼泪便在眼圈里打转转。“把阿黑带上吧!”她那意思叫啊黑跟去找老黑。小白脸狠狠地说:“这畜牲不通人气,我带它做甚么?”


他还举枪向阿黑描了描。阿黑伏身做出扑捉猎物的动作,并且呲出尖利的白牙。小白脸做事一向是严紧得无懈可击,他看看身边的秀花,又瞪一眼阿黑,转身向雪原深处走去。阿黑眼盯着他一步步走远。。。。。。早晨的阳光泼撒在雪地上,银灿灿的一地白光。天水洗般的湛蓝深邃。几只黑色的乌鸦从远方飞来,留下一串串沙哑的噪鸣,飞过草房顶端,又向远方飞去。。。。。。


小白脸趟着厚厚的积雪,寻着昨日出猎时的足迹走去。意外地发现一串脚印,不是狼的;狼脚印发轻,是在爪前有两个不易察觉的小点。是狗的!一定是阿黑的!它不知不觉的心有些发慌。它但心阿黑发现他的秘密。


过了晌午,他总算找到了那个决斗的现场。可是老黑不见了,到处是狗蹄印。一座雪做的坟茔赫然耸立在面前。。。。。。他胆颤心惊地走过去,将雪踢向一边,露出了黑色的衣角。但是老黑那多浪牌双筒猎枪呢?那枪明明是扔在雪地上的,为什么不见了?他不敢把老黑的脸全露出来,用枪管试验着在雪里寻找。他的心越发慌了,他想这阿黑简直是黑色的精灵。他本想将老黑暴尸雪原喂狼,可是这是谁干的呢?——阿黑!那枪弄哪去了呢。。。。。。他的六神无主。一个智商很高的商人,结果败给了一只狗,那这个人就不佩做人。


小白脸心慌慌地向回走,一路寻找那狗的蹄印。只有一来一回,没有岔开的时候。是这样就好办了。他想事情出来了,不要怕,怕也没用。他要背着秀花除掉阿黑。然后说阿黑和他过意不去,咬他!可能是疯了。没别的办法。时间长了怕出事。想着他拼力向回赶。天角下那苍凉的草房子是他的领地。他的脚步从未感到这样的沉重,身上也从未感到如此劳累和疲惫。绵绵的积雪上,他像一个苍蝇般大小的黑点。慢慢地被远方的洁白溶解掉了。。。。。。


秀花正在门口眺望,她已为小白脸会带来什么好消息。看见的又是那张令人厌恶的毫无血色的面孔。她张嘴想问他什么,她注意到阿黑立在离门不远的地方,两只耳朵像两柄犀利的短剑,两眼像两面镜子似的。完全是临战前的高度警惕。阿黑这时听不听她的话,她都没把握。小白脸知是秀花因没了老黑心情不顺,不去理会她。那阿黑的样子那样令他吃惊和不安。它究竟知道多少?它又想干什么?是老黑的阴魂不散付了狗体了?他慢慢地顺过枪。他不想在秀花面前杀死它。最好到城里或什么地方买一条小狗来取带它。但是这畜牲真要袭击他,他随时可以击毙它。他只是想知道这畜牲要干什么?阿黑警惕地望着他,两眼盯住那移动的手指。从心里上讲,小白脸以经被阿黑的凛然正气震慑住了。阿黑是条烈性的狗,随时都会直接袭击他。阿黑的难测又不只限于此。它用雪埋葬了它的主人,它会把枪偷偷地藏起来。不动声色地观察这个家庭的变化,观察小白脸心态的变化。直到故事传出去后,人们还都说报应。不然的话那狗不会那样聪明、顽强。嫉恶如仇。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