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彩猞猁 雪原上的黑狗 第五章

白马牧野2011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4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40.html[/size][/URL] 傍晚时分,秀花做好了饭菜,将小木桌摆在东屋炕头上。两只老式的兰瓷碗,两双筷子。在嫩江大平原上,男人吃饭或喝酒时,有外人在场,女人很少上桌的。锡壶里的酒烫得滚热。一般的猎人有三件东西动不得,猎枪、酒壶、老婆。男人有酒便忘了许多愁苦和劳累。睡了老婆也会忘了愁苦和劳累。炉火旺旺的,屋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40.html


傍晚时分,秀花做好了饭菜,将小木桌摆在东屋炕头上。两只老式的兰瓷碗,两双筷子。在嫩江大平原上,男人吃饭或喝酒时,有外人在场,女人很少上桌的。锡壶里的酒烫得滚热。一般的猎人有三件东西动不得,猎枪、酒壶、老婆。男人有酒便忘了许多愁苦和劳累。睡了老婆也会忘了愁苦和劳累。炉火旺旺的,屋里暖暖和和的。每年头场雪后出猎,都会打来许多兔子,头一场雪是兔子的剋星。猎回多少猎物她并不看重,关键是他们哥俩之间能消除隔阂。那比多打几个兔子强多少倍。秀花这样想着。屋里飘荡着浓浓的肉香。这肉香也只有出自秀花之手,她顿肉的特点是放些肉桂大料之外多放生姜和辣椒、大酱。这味道就特别。如果打来黄羊、狼什么的大生物,她将骨头敲碎后再煮,骨头里有许多骨髓油都漂了出来,香味独特。


她和老黑在这过许多年,虽说孤寂,自然风光的陶冶,独特的猎人之家的感受,产生了多少乐趣。这种平静的生活已成为遥远的过去。连吃饭都传出一股火药味。听说是原始社会就是女人说了算。这个家如果她说了算,她宁可让他们俩分开东一处西一处的,她付出些幸苦两头跑着侍俸他们。


老黑是个散惯了的人,一爱上打猎这一行,就决定离家远远的。秀花父亲有病,没钱买药。经人介召嫁给了老黑。他们岁数差了些。老黑倒觉得委屈了秀花,爱她爱得不得了。结婚这些年,不曾有一次放下脸子。秀花心里有数。小白脸给了她老黑不曾给过的乐趣。她的眼前又开辟了一个从不知晓的花花绿绿的世界。夹在两个男人中间的女人就是玩火。小松北出生以后,她虽然欣喜若狂,但是那毕竟是小白脸的骨血。老黑该不会干出一些傻勾当?最后她还是断定,老黑不是那种心胸狭矮的小人。只要有她在,小白脸真像尊敬兄长般尊敬他,这个家庭会很好地维持下去的。近一个时期,她发现小白脸心太狠,就怕他往下赶。她虽然没文化,嘴笨,说不透彻,他们男人也都听得懂。昨天晚上她嘴上没说,心中不快。她想,兄弟之间,来到这个世上就是一种缘份。她在心中祈悼,这场大雪把以往的恩怨统统埋掉。


突然,一阵奶里奶气的哭声从西屋传来。她反身跑回西屋,小松北把尿被踢散花了。一股淡淡的尿骚味扑鼻而来,直接诱发着秀花心里那股挚着的母爱。她将孩子抱起,小心地放在臂弯里,然后再在那白白的满是奶光子味的小脸蛋上“啧啧”地亲两口。用力过了些,孩子哭声倒大了。似乎反对那种没轻没重的母爱。秀花的心碎了,急急忙忙闪出两个大乳房。摸一个塞进孩子的小嘴里。用手轻轻地托着,挤着。一股人世的甘霖向幼小的生命灌溉着。哭声立刻就堵住了。


西屋烧得一样暖和。她是想,他们喝酒时老黑不见孩子心里好受些。小白脸也喜欢这样做。他是想孩子在这屋,秀花自然就在这屋里呆的时间多一些。不论她去哪屋睡,都会升出许多酸醋来,总会有一个男人一宿都泡在酸醋缸中。


小白脸回来了,见阿黑一声不响地趴在扫得发黑的地上,像个守门神似的。见是小白脸,突然站起来,弓一下腰,把懒劲完全形象的体现出来了。它没见到老黑,两只耳朵竖起来,两只明亮的眼里闪烁着困惑的光亮。舌头像一块细长的红布自嘴里颤微微地垂下来。小白脸警觉地握紧了枪把。枪其实在他肩上抗着。枪尖上挑着老黑的战利品。他今天见阿黑机敏的眼神有些打怵。


秀花从玻璃窗向外张望,这一切看得清清楚楚。老黑呢?老黑为什么没回来?他想放下孩子出去看看,小松北紧紧咬住奶头不放。她不忍心断下奶去忙别的事情。她不知怎的心跳得慌!见小白脸和阿黑对峙的瞬间,感觉有一种不好的预兆袭来。小白脸走进西屋,将头上的帽子摘下来搕一搕,扔到炕头上。然后将枪移下来,把兔子摘下挂到外屋柱子上,枪挂在西屋北墙上。秀花问:“老黑呢?”小白脸一边解子弹袋一边瞅秀花,把子弹放好后,接过过孩子,并没马上回答。秀花急了眼。“我问你,老黑呢?”小白脸不耐烦地说:“老黑!老黑!就知道一个老黑!人家远走高飞了!”他说完这话时,悄悄偷看秀花面部表情变化。秀花茫然地向窗外望去,洁白晶莹的雪地上泼下了桔黄色的夕照。雪原已开使了浑黄的迷朦。在这孤寂乏味的雪国里,感觉到活人的虚无和多余。少掉一个老黑,似乎少掉了生活的一部份。一种难以遏制的失落感压迫着她,她不能没有老黑,她欠老黑的太多太多。


“不行!我得找他去!”


秀花说着话就要往外走。小白脸轻蔑地一笑,说:“你上哪找他去?他的心早就不在这个家上面了。别让狼把你再吃了!”


秀花脚步犹豫了一下,停住了。在这种时候,女人的作用太渺小了。小白脸见秀花让他说住了,又顺水推舟地说:“昨天晚上,他的心思你还没看透?他再在这里呆下去就是多余的了。”


“我没说他是多余的呀!”秀花翻弄小白脸一眼。她心里此时特别烦他。


小白脸奸笑了笑,说:“男人的心思女人永远也猜不到。”


秀花听这样故意挑起事非的话很不顺耳。心里更烦了,她恨不抽他一个耳光。口里随便说了出来。“你的心思我也猜不出来。。。。。。”


小白脸心里也不高兴了。脸上仍作笑模笑样的。在秀花知道老黑“让狼吃了”之前,得稳住她;不然的话这女人会真正看透他的心思。小白脸棉里藏针地说:“你不要把我和老黑放在一起比好不好?”秀花故意地仔细瞅一瞅他。心想,你比老黑强啊?你就是那玩艺比他强。论作人你比不上老黑一个犄角。老黑也不是没有缺点,在她看来,老黑没有生育能力不该瞒着她。这回出走只正心里憋着事,不管怎样不该瞒着她。莫非自己做的太使他伤心了。可是没想一想,她也是个女人哪。。。。。。也是小白脸逼人太甚。。。。。。


小白脸看秀花心神不定的样子,接过松北。孩子吃一阵子奶又去无忧无虑地睡觉。他轻轻地在孩子额头上吻一口,然后放在东屋炕头上。他回身叫秀花:“吃吧!”秀花默默地走过来,给小白脸端上一碗鸡块炖土豆,又捞出几块淹制的黄羊排骨。小白脸把过酒壶,坐在老黑往日坐的位置上,咕噜噜地啁几口,稳定一下慌恐的心情。秀花本想说小白脸几句,失去老黑心里不是滋味,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她把炉盖打开后,将一段段木劈柴添向炉里。劈柴都是老黑劈的,大小匀称,晒得干干的。劈柴一投进炉里时,冒许多淡蓝色的生烟,屋里肉香的气息中又增添了些许发辣的味道。一会儿,那火便旺了起来,有些木节和树皮的小结子燃爆出星星点点的火花。火光透过炉盖口映在秀花秀美的脸上,红朴朴的非常好看。然而,秀花心中确是十分冰冷。


秀花瞅瞅小白脸,小白脸正双手捧着一块骨头,嘴从上边尽力地向下撕扯肉。那贪婪的眼里只有那块骨头和那壶烧酒。看他没个吃样,她从心里厌恶他了。她站起身向屋外边走去。小白脸叫她:“秀花,你怎么还不来吃饭呢?”秀花走在外屋时不冷不热地挖口一句:“你吃不就行了吗!”


阿黑在雪堆边狼一样来回蹿着,秀花出来时,它威然地站在那,眼光里充满疑虑和不安。令她琢摸不透。冷风吹到脸上,她打了个寒颤。脸上出现一种奇痒,是那种偷情后被人觉察到的羞愧之痒。她突然想起她和小白脸的初次,就是这双眼睛,这样地望着她。她真有些悔恨当初。她向远望,天比刚才又暗了许多。远方已经是一片铅灰色的迷濛。阿黑又开始在雪地上跑来跑去。嗅嗅这,嗅嗅那。最后站在秀花跟前。她在心里默默地说:“阿黑,你的主人呢?去吧,找你的主人去吧!”她在阿黑头上轻轻地拍两下。指一指他们出发时的方向。用手捋顺一下那黑缎子般的皮毛。它虽说是“狼青”的后裔,但是其颜色是完全的纯黑。阿黑向远方望了望,似乎稳定一下情绪,思考一下追寻主人的方向和距离。然后腰一弓一刹,向雪原深处,像一只黑色的箭,向着洁白的远方射去。。。。。。


这雪地上的脚印只有老黑和小白脸两人的,阿黑无须分辨,只按着脚印追赶就行。雪花在它爪下翻飞着。阿黑用它强健的四肢在雪地里蹿上蹿下,一条黑色的线条在雪原里上上下下起伏跳荡。。。。。。穿过树林、山岗,荆棘丛。一缕缕黑色的绒毛挂在了荆棘丛上。有几处刺进肉里,流出了蚯蚓般细小的血流。


月亮升起来了。雪原上的灰色迷蒙渐退渐远。懔然的青光洒在雪地上,雪地上是那样铅灰色的银白。这给阿黑寻找主人倒提共了方便。这最低级的动物,能用最高尚的使命感驱使自己前进,那力量是那样大。终于在一块雪地里找到了它的主人老黑。老黑死了,两眼无情地凝视它生活过的这片天地。天上是残缺的浩月,地上是绵绵白雪。阿黑嗅嗅他的鼻子,舔舔他的手。嗅嗅满是火药味的枪口。然后用爪像小孩子打雪仗般地向老黑身上刨雪。黑色的躯体被一团雪雾包围着,一会儿,一个雪做的坟冢堆起来了。雪坟。这个杀生无数,又倒在枪口下的猎人被洁白的大雪淹没了。。。。。。阿黑又做了一项令人百思不得其解的壮举,在老黑那不甚大的雪坟上,抬起一条后腿,斜着呲一泼发黄的狗尿。亮晶晶的黄色细流,在月光下呲向老黑。这些都做完了后,阿黑双爪搭在雪坟上,凄厉无比地干嚎三声。不像哭,不像喊,像对污浊的被大雪淹埋掉的一切悲壮地鸣唱。声音格外凄楚苍凉。声音在雪原上荡漾,经久不息。后来人们听说这故事后,才说,那回是有过三声奇特的狼嚎。


阿黑用嘴叼着多浪牌猎枪,找好平衡。向那所老黑住过的孤单单的小草房奔去。身子上下翻飞,是一种复仇产生的暴发力。一片片洁白的雪浪花在月光下抒展着。一条黑色的弧线在雪原上跳荡。。。。。。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