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安阳市公路局咋成了称霸一方的马路杀手和敢死队?

周禄宝 收藏 1 540
导读:安阳市公路局咋成了称霸一方的马路杀手和敢死队? 文/周禄宝 中新网郑州7月30日电 (记者侯伟胜)在夜间开着执法车肆意拦截过往货车;被拦截的大货车无论超载多少,只要缴纳了数千元的“包月费”。近日,不断有司机反映,安阳市公路局流动治超队的执法车经常在夜间鸣着警笛、亮着警灯,公路上拦截过往货车;被拦截的货车只要缴纳了3000到5000元不等的“包月费”,不论超载多少都可以在一定时间内畅通无阻。 每次她悄悄看我的时候,我都在内心里幻想她很爱我。每天,我故意把脑袋从玻璃窗户里探出去,一直望向她出没

安阳市公路局咋成了称霸一方的马路杀手和敢死队?


文/周禄宝


中新网郑州7月30日电 (记者侯伟胜)在夜间开着执法车肆意拦截过往货车;被拦截的大货车无论超载多少,只要缴纳了数千元的“包月费”。近日,不断有司机反映,安阳市公路局流动治超队的执法车经常在夜间鸣着警笛、亮着警灯,公路上拦截过往货车;被拦截的货车只要缴纳了3000到5000元不等的“包月费”,不论超载多少都可以在一定时间内畅通无阻。


每次她悄悄看我的时候,我都在内心里幻想她很爱我。每天,我故意把脑袋从玻璃窗户里探出去,一直望向她出没的门口,偶尔心会忧偶尔心会痛,总觉得这一天没见她或者见她了,都是一种深深的折磨与迷乱。每次他们悄悄过来的时候,我们都会在内心里假装幻想他们没有超载的样子。


每天,我们故意把警觉的脑袋从岗亭里延伸到公路上,一直望向货车出没的道口,偶尔心会动偶尔心会跳,总觉得这一天赚少了或者没赚到银子,都是一种深深浅浅的折磨与迷茫。笔者把前一段关于爱情的句子放在安阳市公路局流动治超队,觉得怎么用都是非法合适的,如同一把把沾满污垢和血汗的钞票,怎么花都是舒心的。


刘若英姐姐有一首关于爱情的歌里唱到“想要问问你敢不敢,像你说的那样爱我”,笔者想轻轻问一声安阳市公路局流动治超队“想要问问你干不干,像你嘴上承诺的那样别不贪?”安阳市公路局流动治超队是一支心黑如锅底脸厚如城墙的“敢死队”,他们拿着人民群众赋予的权利抹杀人民群众给予的信任和热心。不管你超载多少,只要你缴纳足额的“包月费”,本月内任由你超载,这种一竿子捅到底的交易,在当今社会可算是无本的买卖了,属于纯收入。而超载车碾压公路破坏交通设施、跑出去后因为严重超载所犯下的一系列罪行,安阳市公路局流动治超队的全体工作同志是一概不管,这桩交易太划算了,不知道有没有安阳市公路局流动治超队之外的领导干部参与分红?


一条懂事的家犬哪怕是流浪狗,一定有一个品质优良综合素质过硬的好主人。安阳市公路局流动治超队代表的是一个地方、一个权力职能部门的形象,从他们的表现不难看出,其被所属领导的嘴脸有多么丑陋,其整体官场作风有多么贪腐。一个乱咬人的狂犬,能拥有一个道德高尚品德兼并的善良主人吗?显然不可能。安阳市公路局流动治超队在充当马路杀手背后的推手的同时,也充当了一群不要脸的“敢死队”,这种不顾法纪不顾群众利益视国法为空壳的腐败之流,早该受到相关部门的查处,为何偏偏经过媒体曝光以后才政治?值得社会广泛关注和深思。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