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唐村 卷二 第二十四章

刘才友 收藏 0 2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09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096.html[/size][/URL] 说起在江南采煤的事情来,章彩云有一肚子话要说,却不知从何说起。也许是时间久了,记忆模糊,过去被岁月漂洗,打磨,改造,变得连她自己也认不出来了。她能想起什么来呢?记得刘翼行刘翼德兄弟是第二批去江南的。第一批,刘翼混在挑选人员,嫌弃兄弟俩一锉而矮,出不到大力,就没让他们去。第二批去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096.html


说起在江南采煤的事情来,章彩云有一肚子话要说,却不知从何说起。也许是时间久了,记忆模糊,过去被岁月漂洗,打磨,改造,变得连她自己也认不出来了。她能想起什么来呢?记得刘翼行刘翼德兄弟是第二批去江南的。第一批,刘翼混在挑选人员,嫌弃兄弟俩一锉而矮,出不到大力,就没让他们去。第二批去了六十多人,由队长刘凤放带队,他的老大前村长刘凤鸣也赫然在列。他们是接到身在江南的刘双月的紧急通知,直接到梅山去炼钢的。原来,挖出了煤之后,又面临着往回运的困难,后来刘双月索性就在江南梅山租借了一处山坡,安上了炼钢炉,从家里又调来一批人来挑煤。

家里劳动力骤然减少,生产主要靠张小兰来抓。张小兰对干农活一窍不通,也不知道怎么分派人手。只好把大权托付给老昌头。目前最头疼的自然是卖棉花了。荒唐村离双水区轧花厂有十几华里路,合作社里又没有板车什么的,只能靠人力挑。可是男劳力都被调到江南炼钢去了,老弱病残撑不了大场子。毛主席说过,妇女能顶半边天,只有妇女和孩子上了。本来沉家洲平原最适合种植水稻,因为地势低洼,又濒临长江,水土肥沃,谁知这一两年,政府号召农民起来种植经济作物棉花,结果排水困难,又有梅雨一下就是一个多月,把棉花烂了一批又一批。尽管如此,荒唐村合作社还是逐年扩大棉花种植地,把水稻种植面积一减再减。这是谁也扭转不了的事,农民们也不管种什么,反正上面怎么安排就怎么种,依赖政府的思想反而越来越重了。或许是种棉花,纺纱,织布,发展工业吧。农业必须跟上工业的步伐,为工业发展作出调整。粮食反而成了可有可无的。随着水稻田的递减,棉花地的递增,可怕的饥饿又要降临了。五九六0六一三年全国性的饥荒,饿死了多少人,已不可考。要说责任,天灾三分,人祸七分啊。有些人想当然地一心图谋经济发展,却忽视最基本的粮食生产,甚至违背自然规律和地域特点,专门干一些吃力不讨好的傻事,还自以为功,沾沾自喜。

章彩云日子更难了。没有老人,两个女儿还太小,需要照顾;每天还要正常出工,像劳力一样挑一百多斤棉花,上午一次,下午一次,虽然她人高马大,但终究是妇人,吃够了苦头。好不容易干完合作社的活,如果有时间,她来不及哄哄孩子,而是一头扎进自留地。不管怎么说,怎不能将田地抛荒吧?而社里大锅饭一天只提供两顿能照见人影的粥。

这日子真是没法过了。可是不过,又能怎么样呢?生死,在农村里是很平常的事情,不会引起多大的注意。这些劳动妇女,还得咬咬牙,活下去,即使没有明天,没有未来。吴五丫终于忍不住,趴在乱草窠里号啕大哭。她实在是受够了,却又不能不继续忍受下去。刘双欢被社长刘双月调到江南炼钢去了,虽然他出不了大力,但认得字,可以记记帐。跟当地煤矿打交道,总要认得字有点学问的人,不然,会被这些工人老大哥瞧不起。然而,这对于从来没有干过重活的五丫来说,让她每天来回走四五十里路都不容易,更何况要挑百把斤棉花?挑几步就歇一会儿,再坚持着走几步。实在不行了,她恨不得在地上爬。她只好喊来十来岁的儿子帮忙来挑,能挑一点也减轻一点负担。她三女两儿,因为养不活,大女儿二女儿都早早地嫁出去了,小女儿才五岁,给人家抱养了。身边只留下两个男孩。这娘儿俩挑起担子来也确实难看,但又没有办法,苦日子也要挨啊。这当儿,谁也顾不上笑话她,因为每个人的肩头都很沉重。

钢炼了一个多月,煤加得老高,火贼旺贼旺的,但是炼钢炉却岿然不动,听不到任何声响。谁也不敢随意打开望望。那些从荒唐村家家户户收上来的铁疙瘩,生锈的刀,铲,锨,锅,铁丝,铁钉,等等,这些家伙还挺顽固的,待在大锅炉里一声不吭。绝不发出刘双月极想听到的像水开时的咕噜咕噜的声响。这个锅炉还是向梅山矿以一天十斤大米的价格租借的,矿山原来是给工人烧热水的,被刘双月看上了,非要租借过来炼钢不可。矿长说不行,用这个炼不了钢。可是刘双月不信,软磨硬泡,借了来。在梅山上挖了个大坑,把锅炉装上去,在底下上煤烧。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