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632.html


华紫龙暴出了一声冷笑后,就试起来了!

那刑法真是匪夷所思、惨绝人寰的!那真不是人受的!

他让秦莫白的淡然无畏变成了凄厉惨叫!实际上是他生生从秦莫白身上才拧下了三块肉后,秦莫白就已死死的昏过去了!

这次华紫龙就是把一桶盐水浇在了他的身上,再让给他前后架起了火烤着——其实这会那只火盆就一直是在烧着的——以备他之前说过的那一可怕刑法,而这烤着的慢功夫间当然也不会白待着的,对他的刑讯不是一分也不会放松的!

而秦莫白这次也不但是被那水弄醒了过来,还被蛰得伤口更痛,那些盐水流进了他周身那千道密集、皮开肉绽的鞭伤,还有焦烂恐怖的烙伤,尤其惨烈的枪伤,新创出的异常瘆人的三个血洞里,痛得简直无法形容,他竟不由的已是瑟瑟打抖,如秋风中的一片枯叶!

华紫龙又一把揪起了他的头,坏恣的欺负玩弄:“你不是那么能耐么,怎么这才第三块肉就给我装起死来了?!你以为这样就能逃脱了么?”

秦莫白沉默承受着他的一切坏弄,当然也是没有招语。

华紫龙阴鸷的笑了一声后抛开了他的头,继续。所执铁钳又选上了他肋上的一块肉,先堪堪钳住,还慢条斯里的朝他一笑一示意,再使劲一夹!再生生拧了起来!

秦莫白又“啊”的一声大叫,浑身一暴挺,很帅的脸一阵扭曲……

华紫龙正收听着自己这会已是“战功赫赫”的让他发出的那一迭叫声,却还又额外收到了一份——一个女子尖嗓子的叫闹声,混着一阵争闹喧哗声从楼下响了起来,虽然那女子的声音还不是很清楚,可也足够让某些人听得很清楚的了!

华紫龙、屈冥烟、秦莫白、还有老钱都是那某些人中之一。离门近些的老钱竟还微微的摇头苦笑了一下,心道:“这下可有好戏看了。”

而华紫龙的反应就总是表现的那么明显,竟懊恼的都一跺足道:“妈的她竟还跑到这儿来了!”说着就习惯性的一看他哥。他对他哥有种不自觉的似已成本能的依赖性。

屈冥烟却没什么反应和意色,全无表情的依然抽着已不知是第多少根的烟。

老钱便对屈冥烟微一垂首道:“局长我下去看看出了什么事。”

屈冥烟却轻微哼笑了一声,眼都不斜道:“不必了,他们马上就会来报告的。”

果然,随后就有一特务小头目来报告了:“是大小姐死活闹着要上来,我们……我们拦不住她……”

这回屈冥烟还没说话华紫龙便道:“不必顾忌她和我们的关系,公事公办,若她再胡闹你们就用强,赶走她!”

那特务却道:“我们也是想执守职责,对她公办的强制来着,可大小姐说,说这次谁敢拦她她就要拼命,只要我们谁能真的杀了她就行。”

华紫龙又一脚跺得似要把那地都给跺出个大窟窿般!

屈冥烟这才飞了他一眼,似怪他和那地过不去,这会子了倒还有心情对他一谑、只是那表情又一本正经般的:“你脚不疼哦?”

华紫龙还真给劲,一梗脖子一高嗓:“不疼!”心里还一声:“我就不疼!”

而秦莫白这会也紧张了起来,双目早全投向了那外面竟会跑到这里来了的人儿,听她的声音已越吵越凶、越来越近,生怕她就会冲进来了般的,他竟对华紫龙直发出了似紧急又郑重的一语:“请你,给我穿上我的裤子。”

华紫龙竟还愕了一下后才明白了他的意思:“我给你穿个屁,我还要把你这裤衩都全扒光了呢!怎么,你这是怕被我小妹见到了你这副下流样子么?妈的我早都说了你早不需要那份羞耻心了,我们这就是要把你们死共匪的人格和尊严都摧毁!你受不了了就给我招,再少说这种屁话!我家小妹这事也全是由于你、全是你这个死共匪搞出来的,我还没追究你你倒先找到我头上来了呢,而且还是对我提要求!他妈的你还敢对我提要求,你已是我们的阶下囚了还有什么条件对我提要求?!再不说我就扒光了你让你在她面前亮亮!”

秦莫白也再不和他这敌人、混蛋理论什么,只是那双眼犹坚定不移、自具尊严的紧紧盯视着他,虽然那身体是只能任由他作践羞辱了,可那精神就是坚贞自尊、不能辱脏的,就是满含着那种精神的双眼声讨、拷问着他那人本的良心、基本的道德!

华紫龙竟确实感到了他那双目光中虽不具半分能抗争的身体实力、却具有的精神的力量,也被那种声讨、拷问激起了人本的良知,但是那复苏起来的良知却让他对自己很懊恼、对秦莫白更恼火,给他那脸上就又一耳光:“你他妈的少给我来这副样子!你这可恶之尤的死共匪现在就是已落到了我的手里任由我怎样的,你不招我就非要那样对你!”

外面华红莲的声音已副近到楼道右边的楼梯上来了,屈冥烟又忽然道:“给他穿上。”

华紫龙甩头一看他,这次真是大不服气了的,若无属下当面那早对他锵锵上几句的了,纵是会听他的也得给他争个嘴才行!而这会就是属下当面的,并且他也明白,他哥每当在这些属下面前也是在给他留着面子和威严的,不然似刚才那些有逆他意的命令就会很明确的下出来的,所以他又忍了,也是一贯的听从了他哥,只是这次没甘于亲自动手,指挥一属下:“给他穿上!”

那名属下当然是立即应命,提起了秦莫白那也早不成样的裤子,系上了裤带。

华红莲的声音又一次高八度的尖利蹿响,谁都能听出是和外守的那帮特务们已很凶的闹腾上了楼!刚才来报告的那名特务小头目竟对大小姐的刺耳嗓音直缩头,又伸头朝那门外楼道里还很有些惶惶样的探看着。

华紫龙抛开了秦莫白这边,气骂了一声:“妈的!”差点又一跺足间,终于知心疼起了自己那脚的收住了,后就亲自出去对付他家那大小姐、活宝妹妹了!

那名特务这下可真是如得主心骨了般的,“喜颠颠”的紧跟上了他。而华紫龙在这一径中竟再没看过他哥这可是此处最大的领导一眼。

屈莫白也没正看他,任由他那摆得昂首挺胸、“斗志昂扬”的身姿从眼前象阵风般拂了过去,撇嘴笑了一下,他知道华紫龙这是怕他又对那宝贝妹妹有甚心软、照顾情面的行为,可他也知道华紫龙自以为是的这一去也终是没用的,他也是最了解他家那小妹的拗性的人,但是他这个小弟他也是总会顾着给个一定的面子和威严的,一般华紫龙想要自己做什么事时他总是会先让他去做做了的再说,不只是此事,还有经常的,每当在这些属下面前,华紫龙总要大摆出他那第二领导的身份大为做主、大显能干时,他都会让他自己先干着的,都会照顾他的那性气脸面、身分威严,当然华紫龙也确实很聪明和能干,大部分时候还是能主措正确、和他一致的,也不须他示意,而若有相逆时,他不到一定时候不会表示出自己的意思当众扫了他的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