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钟 正传补完篇 二十五

海飞龙 收藏 0 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6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62.html[/size][/URL] 二十五 卓衍第二天回到警署,哭丧着脸,这时候她的巡逻搭档汪剑过来,说:“有个人来主动提供信息了,你看有用没?”来的是一个20摸边的女孩,卓衍问她什么事情,那个女孩说:“我叫高玮伦,我知道那个小女孩是谁绑架的!”卓衍说:“那最好了,你说吧?”高玮伦说:“是我的父亲,高科,他以前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62.html


二十五

卓衍第二天回到警署,哭丧着脸,这时候她的巡逻搭档汪剑过来,说:“有个人来主动提供信息了,你看有用没?”来的是一个20摸边的女孩,卓衍问她什么事情,那个女孩说:“我叫高玮伦,我知道那个小女孩是谁绑架的!”卓衍说:“那最好了,你说吧?”高玮伦说:“是我的父亲,高科,他以前曾被陈捷,陈捷以前到我们高中当过教官的,救过我,后来他和他姐姐把他送进了监狱,前段时间他穿了个法律的空子被保释,就想要报复。”卓衍问:“你父亲,你为什么要告发你父亲啊?”高玮伦说:“因为我觉得我父亲做的太不地道了,何况陈教官还救过我!”卓衍点点头,说:“你继续说吧,对了小汪,陈曦队长呢?”汪剑说:“刚才说得到点线索出去了。”高玮伦听到了,说我要去趟洗手间。

陈曦出去是因为得知常涛一个手下在虎泉一带看到了那辆车,但是说不是蓝色的而是红色的。陈曦于是想去过去确认一下再找大队人马过去,以免打草惊蛇。

陈曦换好便装,和常涛的几个手下一起来到发现车的地方,虎泉这地方属于郊区,人并不多,只是有些小工厂和宿舍。她让常涛手下把她带到发现车的地方,原来是一栋两层小楼,她慢慢的摸上去,隔着门看着几个穿黑西服的人站着,里面似乎有个小女孩,她想这肯定是了,掏出手机想报警的时候,背后突然传来惨叫声,再看是一个穿黑西服的人在拿刀砍着常涛的那几个手下,那个人杀人手法太娴熟了,几个小混混完全不是对手,很快倒在了血泊中,当那个人朝陈曦冲来的时候,她果断开枪打中那人胸口,待那人到地以后想先跑到安全地带再报警,当跑过那个倒地的人身边时,那人突然伸出一手,拉着她的脚把她拉到在地,还没等陈曦反应过来,脖子已经被一根细细的钢丝给勒住了,她拼命的想挣脱,可没想到那个人用膝盖死死顶住了她的腰部,这是印度绞杀法,根本就没办法挣脱,武功再好的人也不行。

这时候高科带着几个人走了过来,说:“还认识我吗?”陈曦一下子没认出来,高科说:“拜你和你弟弟所赐,让我吃了几年牢饭,现在我出来是来感谢你们家人的。”陈曦说不出话来,高科使了个眼色,后面的那根钢丝越勒越紧,血已经出来了。陈曦意识渐渐模糊了,当她看见手中的枪还没掉的时候,准备举枪朝高科射击,可是已经晚了,钢丝这时候已经割破了她的气管,她举枪的手无力的垂了下去。

高科说:“没想到这条子行动的这么快,要不是有人报信,差点着了道,快走,我们要重新换位置了。”高科顺手搜出了陈曦的手机带走了。

当常涛赶到时,现场已经没人了,但是当他看到陈曦的遗体时,顿时心疼的差点没晕过去,大喊:“我要报仇!”

消息传到了警署,卓衍做笔录的笔一下子掉在了地上,眼泪夺眶而出,她坐不住了,对汪剑说:“你来做笔录,我出去一下!”

卓衍开车来到陈捷家,发现他的母亲和张筱都在哭泣,陈羿鸣则铁青着脸抽着烟,而陈捷愤怒的打着电话。卓衍眼泪一下也下来了,陈捷打完电话说:“小卓!这事你们警察别掺和了,我刚才打电话,我们部队准许我和我几个战友进行单独行动了。”卓衍说:“不!我要!我要给陈曦姐报仇!”陈捷怒了,说:“你们警察办案束手束脚的,哪里有我们军队麻利呢?再说,姐姐那样身手都….我不想你也跟着送命!懂吗?”

卓衍说:“我不管,你要阻止我我就不认你这个大哥!何况隽隽还是在我手里丢的,我不去,心里不安啊!”

陈捷身上的电话这时候响了,没听几句,陈捷火了,把手机扔出了好远,陈羿鸣问他怎么回事,陈捷说:“陆军方面不同意红狼部队单独行动,妈的,以前直属国防部的时候就没这事了!”陈羿鸣说:“那就先让警察和常涛他们找到下落以后再说吧?”

高科这边,跟着他的一个穿黑西服的人说:“高先生,你们找我们天龙的人只是为了保护你,当然也包括杀人,但是我们刚才为了你杀了一个警察,这是我们公司规定所不允许的,所以我们要走了!”

那个人带着另外3个天龙保镖转身要走,高科抬手一枪,打穿那个带头走的天龙保镖的头,剩下3个人立刻掏出枪来准备火并,高科喊:“你们三个,只要跟着我把事情了结,我会给你们足够的钱躲在海外,警察也抓不到你们,你们组织也找不到你们,要是不干,那你们今天也就会和他一样!”四周一下冲出来很多人端枪对着他们。

那三个天龙的人面面相觑,警察倒还好办,违反公司规定的话躲是躲不成的,天龙就有过一个违反规定的人躲在芬兰一个小镇上都被组织找出来处决了的。可是,要是不干的话,现在就面临着杀身之祸,于是几个人交换了一下眼神说:“我们愿意!”

亲信夏峰说:“现在看来,警察和社团的人都在寻找我们,我们有些被动啊,要不要躲出武汉?”高科说:“现在已经没办法出城了,光绑架人还强点,弄死了个警察,现在肯定城都封了,你们只能跟着我一条路走到黑了,怕吗?”夏峰说:“跟着大哥,我从来就没怕过,只是我觉得你这样为了争一口气,赌上这么大的赌注,是不是有点不划算。我们潜心经营几年,等到摊子做大了慢慢收拾也不是不行啊。”高科说:“夜长梦多,那个臭女警说我是秃子,而她弟弟软硬不吃,我现在这摊子已经是做失败了,我也不想活了,就看下一代了。”

这时候底下的人把陈隽带了上来,撕开蒙眼布,高科强作慈祥的说:“等下让你和你爸爸通电话。”

陈捷的手机响了,一看来电,“不会吧?是姐姐的手机啊!”张筱和卓衍连忙走过去。一接电话声音不对,陈捷厌恶感就上来了:“你是谁?怎么有我姐姐的手机?”高科说:“哼,这个臭娘们以前敢骂我是秃子,她已经付出了代价了,只是可惜天龙的人下手太快,没让我手下兄弟好好享受下!”陈捷说:“我知道你是谁,我不会放过你的!”高科说:“这个不由得你说,有个人的声音你应该会很想听到吧?”说完把手机靠近陈隽的嘴巴,狠狠的打了她一下,陈隽立马哭了,大喊:“爸爸救我啊,我好怕啊!”

陈捷怒火中烧,他竭力保持克制,说:“你到底要怎么样?”高科说:“没怎么,我绑架你女儿不是为钱,就是为了要你的命。”陈捷说:“要我的命,尽量来拿就可以了,抓我女儿做什么!”高科怒道:“少废话!你要就自裁把你的头送过来,要就等着给你女儿收尸!对了,还有你老婆,据我调查,她长的可是很美哦,嘿嘿!”

陈捷说:“你他妈就是个畜生,我告诉你,有什么事情冲我来!你敢动我家人一根毫毛,我会让你死的很难看!”高科说:“哎哟,我好怕呀,你好好想想吧!”说完挂掉了手机。陈捷的拳头狠狠的捶在了桌子上。由于开的是免提,在场的人都听到了,陈捷看着张筱说:“听到了吗?你要尽快离开这里暂时躲到安全点的地方去。”张筱说:“那去哪里啊?”陈捷说:“回你们基地,那里应该比较安全了。”张筱急了,说:“可是隽隽还在他们手上呢!”陈捷说:“你冷静点,你在这里也起不了作用,如果万一一个不小心还又多个人质,他们可是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来的。”卓衍也跟着劝说,好容易才把张筱说动了。

陈捷和卓衍商量了一下,良久,卓衍出门准备去了。陈捷的想法是他亲自护送张筱回基地,如果路上碰到高科的人可以保护一下,而卓衍则出去叫武昌分署巡警组的人来暗中盯梢,顺藤摸瓜。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