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在末日 正文 从难民塑造战士

zholroyd 收藏 0 133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776.html


小王,老李和我打算把布料马上送到难民的手中。他们其中很多人都只穿着一件单衣,不少人衣衫褴褛,有些小孩甚至连一件像样的衣服都没有。早一点把布料送到他们手里,他们就能早点穿上新衣服。这些难民一路走来,靠着乞讨来支撑着。可是在这乱世里,唯有些好心人能够给他们一丁点吃的。至于衣服,那是想都不要想的,毕竟大多数人都是贫苦人,所拥有的衣服就是身上穿的那一件。这些布料也算是我对他们的同情和慰问吧。

当我们走到了难民营里,里面的人马上都围了过来,一直在看着我。今天一整天我都在帮着他们清理营地的卫生,现在又看到我带着一大车的东西来,纷纷好奇地围了过来。

“乡亲们,大家都过得怎么样?你们都看了,这些茅草屋都是新搭建的,要是缺点什么就跟我说。”我问候着。今天忙活了一天了,都没有一句问候话,我觉得有点过意不去。

此时一位老人站了出来,说道,“长官啊,您能收留我们就已经很不错了。我们哪能再向您要东西啊?那我们岂不是不懂规矩了。”老人的话一落音,他身后的人纷纷附和着,看来这位老先生在这些难民里是蛮有威望的。

“老人家说的太客气了。大家来到这里就是我们的客人,我们理应好好的招待大家才是。不过现在是非常时期,物资匮乏,有招待不周的地方还请大家原谅赵某。”我对着那位老先生礼貌地说道。虽然说他在这里只是一位普通的老人,但是从我是来自未来时代的角度来看,他比我的爷爷的爷爷还老。想到这里,敬意油然而生。可是我说的话并没有起到我所预料到的效果,那位老先生脸都白了,他说道,“长官这是哪里话?我们本是逃难的,岂能跟宾客相比,这样太折杀我们了。”

听到这里,我还以为那位老先生认为我说的是客套话,大话,便立马揭开盖住大车的布,然后对着他们说道,“大家来到这里,我们本该尽地主之宜。这些布料虽然少,但还是我们的一点见面礼,请大家收下吧。”那些难民们一见可以领到布料做衣服,纷纷地涌上来抢着,好像来晚了就没有份儿一样。正当我想命令身后的游击队员维持秩序的时候,那位老先生朝着人群大声一喝,然后朝着身后的人说道,“这些布料我们不能收。自古无功不受禄,咱们吃人家的,喝人家的,还占着人家的地方,怎么能再收人家的礼物?咱们虽然是难民,但是不能没骨头。咱不能让人家小瞧了咱们。”我这一听,感到事情一下子变得不可收拾了,这位老人还真是有骨气,有自尊,让人敬佩,不过咱也不能怪人家,毕竟是自己太草率了,让那些难民觉得这些布料与其说是礼物,不如说是施舍。那个老人家是见过世面的,哪能看不出来?这可怎么办呢?这些难民都急需要这些布料,怎么样才能让他们收下这些布料并且又不伤害他们那脆弱的自尊心呢?此时我突然灵机一动,有辙了!

这时我话锋一转,朝着那些难民们问了一个问题,“我想知道你们为什么会来到这里?”话一落音,旁边的人群在没有那个老头的带领下就三言两语地回答了,“我们是逃难来的!”

“我们没有吃的了,鬼子把我们的粮食都征走了。”

“我们那儿歉收,鬼子硬是按照平时的量来征粮。”

“日本人逼得我们没有活路了。”

下边这些人叽叽喳喳地回答着我的问题。虽然答案不尽相同,但是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他们都认为日本人是罪魁祸首。这正是我原来预料到的。

“这些布料是我用我们缴获的日占区发行的联银券来买回的。这些布料大多数是来自日本人所控制的商行。他们掠夺了你们的粮食,现在你们拿回他们的布料,这有什么错?难道不应该吗?”我朝着他们一字一句的解释着。其实日本人发行的货币天天都在贬值,不拿来买东西就是废纸一样。我还真想缴获些日币,那在日占区里属于硬通货,不会和联银券一样贬值。

果不其然,当我的话说完后,那些难民们的答案竟然是惊人地一致,那就是“应该”。一声声“应该”,一声高过一声,看来我把他们的热情都煽动了起来。不过让他们把布料收下还没有达到我的目的。

小王和老李很快地就把布料发了下去。这时我再问了他们一个问题,“你们想回到你们的家乡吗?”这回那热情高涨的人群顿时变得鸦雀无声,他们都低下了头来,气氛顿时变得凝重起来。看来我的问题触及到了他们的伤心事,试问在那个年代,谁愿意离开自己祖宗生活了几百年的土地?只有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他们才会选择背井离乡到那陌生的地方去找一条活路。他们一路饥肠辘辘地走了过来,看着自己的亲人在身旁倒下,可是自己却已经没有了力气把亲人的尸体掩埋。盖上一副草席对于死去的亲人来说已是一种奢求。活着的人所能做到的就是祈祷野兽不会来吃他们亲人的尸首。生活在未来的时空,我本以为这些场景是作者们夸大的,其目的是博取读者们的同情。可是在这里,我真真实实地看到了,这些场景比起书上的描述,只能是有过之而无不及。虽然我知道生活在这个年代的许多人都见过太多的这些场面,都已经变得麻木了,从而选择了视而不见。不过这些场面对于我来说却是震撼的,所以我会尽我所能地帮助他们。可是我知道,我帮助了几百个难民,随后会有几千,几万个难民随之而来,那时候就是小巫见大巫了。或许有一天,我也会看的多了,也会变得麻木起来,在力不从心的情况下也会跟其他人一样视而不见,甚至是驱赶他们。

此时的难民营是异常的安静。这时一个年轻人站了出来,终于打破了这尴尬的沉默,“我们也想打鬼子。我们也想保家卫国。可是我们没有枪支炮弹,根本打不过日本人。”他这样一说,几乎所有人都在附和着。他们都想打鬼子,可是他们没有武器。看到了他们的热情,我明知故问地问道,“你们都想打鬼子?想去和鬼子拼命的举起手来。”我的话刚落音,整个难民营几乎都在一瞬间齐刷刷地把手举了起来。甚至一些七八岁的小孩听到可以打鬼子后都举起了手。看来他们都对日本人的暴行恨之入骨了,就连小孩听到了他们也是咬牙切齿的。我当然不能在沸腾的人群中给他们浇上一盆冷水,这些对于日军恨得牙痒痒的人将会是最好的战士。他们大多数都没了亲人,日本人当然是首当其冲的仇人。他们打鬼子不是为了混口饭吃,而是真真切切地要为自己的亲人报仇。哪有见了仇人不拼命的?这些战士在战场上不会当逃兵,而是勇敢的面对着枪林弹雨。死亡对于他们来说已经没有任何意义。此时此刻,他们生存的唯一意义就是报仇。至于能不能活下来,那是要在死亡中争取的。

这时我把话挑明了,“我的游击队虽小,但是我有七八十条枪,想加入游击队去打鬼子的明天就来报名吧。”那些难民们一听道可以拿枪来打鬼子,顿时变得更高兴了,纷纷三五成群地聚在一起讨论着关于报名的事。而我当然不想扫他们的兴,带着人悄悄地离开了。

“明天在他们后就开始训练吧。”我朝着老李和小王吩咐道,然后我就回去休息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