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基斯坦三军情报局为何诱使苏军吸食大麻?

夜色无迹 收藏 1 1812
导读:2011年5月2日,美国海军特种部队海豹突击队在巴基斯坦军队全然不觉的情况下,成功地进入巴境内,击毙了藏匿在阿伯塔巴德市一所秘密住宅的恐怖大亨本·拉登。此事发生后,巴国内最大的情报机构——三军情报局立刻被推上了风口浪尖。一方面,美国一些议员指责三军情报局与本·拉登一直有私下联系;另一方面,巴民众批评美军侵犯巴主权,责备三军情报局无能,不但没发现拉登踪迹,还让美军钻了空子。三军情报局现在可谓腹背受敌,处境尴尬。 国中之国 巴三军情报局总部设在首都***堡,戒备严密,岗哨林立。钢筋水泥围墙高达5米,

2011年5月2日,美国海军特种部队海豹突击队在巴基斯坦军队全然不觉的情况下,成功地进入巴境内,击毙了藏匿在阿伯塔巴德市一所秘密住宅的恐怖大亨本·拉登。此事发生后,巴国内最大的情报机构——三军情报局立刻被推上了风口浪尖。一方面,美国一些议员指责三军情报局与本·拉登一直有私下联系;另一方面,巴民众批评美军侵犯巴主权,责备三军情报局无能,不但没发现拉登踪迹,还让美军钻了空子。三军情报局现在可谓腹背受敌,处境尴尬。

国中之国

巴三军情报局总部设在首都***堡,戒备严密,岗哨林立。钢筋水泥围墙高达5米,周围是方圆2公里的军事禁区,十分神秘。

三军情报局在巴基斯坦国内政治中的地位十分重要。巴原来有两个情报局,一个是巴基斯坦国家情报局,另一个是巴基斯坦军事情报局(也就是后来的陆军情报局)。1947年,第一次印巴战争爆发,军事情报局无法协调三军情报,导致参战部队各自为战,结果被印军各个击破。1948年7月14日,巴政府决定成立三军情报局,首任领导人是陆军上校沙希德·哈米德。1965年第二次印巴战争中,三军情报局曾有卓越表现,得到时任总统的阿尤布·汗认可。但1971年的第三次印巴战争,巴战败,丢失了东巴基斯坦(今孟加拉国)。巴新任总统阿里·布托十分恼火,把这归咎于情报失误,使三军情报局发展一度陷于低谷。齐亚·哈克将军政变上台后不久,苏联入侵阿富汗,三军情报局才重新得到重视,并发展到今天的规模。

现在的三军情报局主官级别已经不是当年的上校,而是少将或中将,所扮演的角色也在发生着变化。起初,三军情报局只是搜集、鉴别和分析情报,然后向陆军总部报告。到现在,它名义上隶属总理府,不过,陆军总部始终是其真正的“后台老板”。巴基斯坦陆军最高权力者——陆军参谋长中多人干过三军情报局局长,包括现任陆军参谋长吉亚尼上将。

现在的三军情报局一般由一名陆军中将领衔,3名少将任副局长,分别负责对内情报(包括反间谍情报)、对外情报、情报分析与国际情报合作三大系统,下设二级情报局。其一是联合情报局,负责搜集、整理和分析政治情报,内设专门对付印度的情报行动处;其二是联合反间谍情报局,主要是监视巴驻外机构外交官,并负责中东、南亚、阿富汗和中亚国家情报行动;其三是联合北方情报局,专门负责收集印控克什米尔地区的情报;其四是联合综合情报局,主要是向国外派遣情报行动人员;其五是联合信号情报局,主要收集印巴边境地区信息;其六是联合技术情报局,主要研制情报系统技术手段。此外还有特别部门,负责研究爆破任务及武器使用等。三军情报局是全球人数最多的情报机构之一,拥有大约1万名情报人员,还不包括线人和外围成员。其主要成员均为军人,但也有不少文职官员。

三军情报局招人很有章法。它不仅从军事和准军事部门中招募了大量人员,还从普通民众中挑选。在巴基斯坦,许多贫困家庭的孩子大学毕业后,向往高薪、刺激而稳定的工作,三军情报局对他们很有吸引力。三军情报局招人很严格,所有应招人员要能讲流利英语,或者熟悉伊朗、印度、阿富汗及部落地区的语言和基本情况。考生经初试,通过专家委员会挑选,再由核心部门进行最后考核。该局对考生背景十分重视,坚决不要任何宗教狂热分子。

在三军情报局,优秀人才会得到永久性职务,只要没有叛国和泄密行为,一般可服役到60岁。但少校以上军官很少在局内任职多年,局长则基本上不从内部提拔,而是来自陆军作战指挥系统。这样做是为了避免腐败或结成小团体。三军情报局还有一个专门监督系统,监督情报局军官是否有窃取和泄露国家机密的行为。


骄人的战绩

作为巴最重要的情报机构,三军情报局曾立下不小的功勋。

上个世纪80年代,美国出于对抗苏联的需要,对三军情报局大加扶持。当时,阿富汗反抗苏联入侵的战争打得正酣,三军情报局成立了阿富汗特别行动处,专门收集阿富汗战场情报。大批情报局官员接受中情局特殊训练后,在巴境内开设训练营,由美国出钱出武器弹药,培训那些来自巴基斯坦、阿富汗及其他中东国家,自愿进入阿富汗参加抗苏“圣战”的武装人员,这其中就包括现在的塔利班武装领导人奥马尔,以及一大批“基地”组织骨干。有统计表明,从1983年到1997年,中情局通过三军情报局训练了8.3万多名武装人员。环球人物杂志特约记者曾两次采访过三军情报局负责培训塔利班的伊姆拉上校,他很自豪地说:“在我手下,成千上万的战士茁壮成长,并成为阿富汗塔利班的前身。”伊姆拉人生最辉煌的时候是1990年,当时,他因为训练士兵抗苏有功,受到时任美国总统老布什的赏识,并将一块柏林墙的墙皮送给了伊姆拉。“9·11”之后,伊姆拉仍奔波于塔利班与美国之间。2010年,“巴基斯坦塔利班运动”的马哈苏德部落由于痛恨他与美国的关系,将其骗入部落区无情杀害。

在当年的阿富汗战场,三军情报局找到了用武之地。据说,见阿富汗盛产罂粟,三军情报局就和中情局一起诱使苏军吸食大麻,使其丧失战斗力。以色列因为和中东国家关系很僵,巴基斯坦本来与它从不来往,但通过中情局“撮合”,两家曾一度进行了鲜为人知的接触,把大量苏制武器秘密运到阿富汗,装备抗苏武装。1986年,三军情报局成功策反了亲苏的阿富汗当局一名外交官,许诺他能到伦敦政治避难。作为交换,这位外交官向三军情报局指认了在巴的阿富汗难民中,哪些是为苏联和阿政府工作的情报人员,重创了苏、阿情报系统。苏军撤出阿富汗后,三军情报局支持塔利班建立政权,一度占领了阿富汗96%的领土。

三军情报局的另一个战场是对印作战。印巴两国多年来战事不断,印度情报机构也一直是三军情报局的老对手。印度情报机构经常向巴派间谍,三军情报局也是针锋相对。一次,巴特工经过长期跟踪,发现一名在***堡工作的印籍女教师表现异常。反间谍人员不断深挖,查出此人真正身份是印度情报人员,正利用自己的身份接近巴核工程师。三军情报局经过不懈的努力,成功地将其策反,并由此破获了多起以色列和印度情报机构联合刺探巴基斯坦核机密的案件。

三军情报局与中国军情部门合作也比较密切,2003年,三军情报局曾与中国合作,在巴部落地区击毙“东突厥斯坦***运动”头目艾山·马克苏木。三军情报局与土耳其、沙特阿拉伯、英国的情报机构也始终保持密切合作。

为何陷入尴尬

然而,反恐战争打响后,三军情报局一直处境尴尬。一方面,“9·11”事件后,三军情报局迫于压力,中断了与塔利班的公开合作。当时,美国副国务卿阿米蒂奇十分傲慢地对时任巴总统的穆沙拉夫说:“要么站在美国一边反恐,要么与塔利班联手,那样的话,巴基斯坦将回到‘旧石器时代’(指遭美军轰炸后)”。穆沙拉夫别无选择。而另一方面,塔利班也不给面子。虽然得到三军情报局的支持,但在塔利班看来,是他们打下了阿富汗江山,而且,拉登也是朋友加兄弟,美国则是***世界的敌人。实际上,“9·11”事件之前,沙特王室就曾委托巴方,希望劝说塔利班交出反对沙特王室和美国当局的拉登,三军情报局负责人亲自陪同沙特苏尔丹亲王去喀布尔,与塔利班谈判,塔利班最高领导人奥马尔不但拒绝,还当面羞辱沙特亲王。

在反恐中,三军情报局很不好做。比如,巴阿边界部落地区的哈卡尼部落,在美国看来支持恐怖分子,是个心腹大患,希望置之死地而后快,但巴三军情报局和军方都通过这个部落与塔利班联系,怎么舍得干掉它。因此,美国多年来指望巴军方在部落区剿灭恐怖分子,但迟迟没有结果。英美两国情报机关后来认为,就是巴三军情报局在背后搞小动作,不过,他们也不敢轻易得罪三军情报局,因为这个机构在部落地区以及阿富汗的作用,旁人实在无法取代。美国甚至有人希望白宫默认三军情报局与一些“恐怖组织”之间的秘密联系,但当时的美国中央战区司令、现即将接任中情局局长的彼得雷乌斯坚决反对,他说:“这好像是你必须与坏蛋联系,才能获得有关坏蛋的情报。”

当然,在反恐合作中,三军情报局也要有所“建树”。它曾与中情局联合抓捕700多名恐怖分子,包括“9·11”事件主要嫌犯优素福、利比·阿布以及策划者哈立德·谢赫·穆罕默德。2010年2月,塔利班二号人物巴拉达尔也在巴基斯坦卡拉奇市落网,是由美巴两国特种部队联合突袭抓获的。

10年反恐战争中,三军情报局功大于过,美国也一直公开赞扬三军情报局的贡献,这让巴国内极端势力、塔利班武装和“基地”组织把不少仇记在了三军情报局头上。10年中,100多名巴情报官死于非命,不少人在坐班车或者进入情报局总部时遭遇自杀式袭击。这次美国突袭拉登住所,既不通知三军情报局,事后也不做任何解释,反指责三军情报局做事不力,这让巴民众觉得美国过河拆桥,十分寒心,三军情报局也暂时中断了与中情局的合作。

我认识的4位局长

因为工作关系,我与4位三军情报局局长打过交道。

首先是已经退役了的哈米德·古尔中将。他生于1936年,1987年至1989年期间任三军情报局局长。古尔陆军起家,当过坦克旅长、第一装甲师师长、军长,参加过对印战争,对印度态度一贯强硬。他就任三军情报局之前是陆军情报局长,当年参与指挥阿富汗抗苏战争,帮反苏武装策划过贾拉拉巴德战役,以打击亲苏的阿政府军。不过,那场仗没打赢。古尔本人后来被美国中央情报局通缉,因为美方怀疑他与塔利班有联系。不过,古尔确实与巴宗教派别关系密切,每次我见到他,他总是谈笑风生,温文尔雅,而且,后面跟着一堆追随者。曾经有一次,在美国驻巴高级外交官举办的研讨会上,他连珠炮式的问题给了美国外交官一个下马威。当然,古尔对中国十分友好,有时到中国大使馆做客。

其次是杜拉尼将军,他出生于1941年,1990年到1992年任三军情报局局长。他是巴国内名门望族,是很少几位懂德语的高级将领,曾担任巴驻德国武官、驻沙特大使,是一位将军大使,我们关系很好。杜拉尼举止得体,从不说过头的话,也不做过头的事。有时候,因为他讲话过于含蓄,听得人不知道话里的含义是什么。

再次是吉亚尼将军。他1952年生,职业军人,参加过一次对印战争和一次对印的武装冲突,是现任陆军参谋长。吉亚尼一步步从底层干起来,当过陆军作战部长、旅长、师长、军长,还担任过贝·布

托总理的军事秘书,熟谙政治。他得到前总统穆沙拉夫的提拔,但对穆沙拉夫效忠而不盲从。担任三军情报局局长期间,他对巴基斯坦反恐情报事业做出了不小的贡献。

最后是帕夏将军,现任三军情报局局长。帕夏中将生于1952年, 当过步兵团长、机械化步兵旅旅长、第八步兵师师长、奎达军事学院院长、陆军作战部长,是美国政府和中央情报局看好的人物。因为接的是吉亚尼将军的班,二人是密友。帕夏曾亲自到俾路支省指挥镇压当地民族分裂武装,还曾到塞拉利昂参与过联合国维和行动,做过联合国秘书长军事顾问。他2011年被美国《时代》周刊评为世界上100名最有影响力的人物之一。不过,本·拉登毙命后,帕夏承受的压力不小,并于5月13日请求引咎辞职。他在国民议会发言时称,美国用了高科技手段躲过了巴军队雷达,不过,他承认情报工作有失误,并愿意承担责任。陆军参谋长吉亚尼很快出面劝他留任,总理吉拉尼也极力挽留。但舆论称,帕夏辞职,只是个时间问题。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