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啸平川 正文 第九节

霜天雾月 收藏 1 1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1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17.html[/size][/URL] 铁英和柱子小心的贴了上去。那何二麻子摔得七晕八素的,枪早不知道摔哪去了。他挣扎着撑起来,还试图往庄稼地里溜。柱子见状一个飞腿踹上去,将何二踢翻在地上,一步跨在他身上,顺手解下他的裤带,三下五除二的捆了个结实。 铁英在一旁拎着枪冷冷的盯着何二麻子看:“说,什么来路?” 何二被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17.html


铁英和柱子小心的贴了上去。那何二麻子摔得七晕八素的,枪早不知道摔哪去了。他挣扎着撑起来,还试图往庄稼地里溜。柱子见状一个飞腿踹上去,将何二踢翻在地上,一步跨在他身上,顺手解下他的裤带,三下五除二的捆了个结实。

铁英在一旁拎着枪冷冷的盯着何二麻子看:“说,什么来路?”

何二被柱子绑得不能动弹,可嘴里却开始狡辩:“跑。。。。。。跑单帮的,军爷,啊不,那啥,我俩是跑单帮的。。。。。。”

柱子一听他就不老实,抬起一脚踩在他那条伤腿上:“你他妈诓谁呢?跑单帮身上带盒子炮啊?”

“哎呦!军爷轻点嘞。。。。。。”被踩到痛处的何二麻子立即杀猪似地叫唤起来:“真不骗你们啊,我们真的是跑单帮的,这不世道乱嘛,带支枪防身。。。。。。”

何二的话还没说完,忽然路对面的沟里传来了“呜呜”的声音,那只被他掀翻在地上的麻袋也不停的动了起来。铁英心里一惊,冲柱子摆了摆头:“柱子,看看去。”

柱子赶忙跑了过去,解开麻袋一瞧,呆住了。袋子里捆着个被塞住嘴巴的大活人,而且看衣着和他们一样,是个新四军。柱子不认识张寒,一时不知道该干什么,而张寒先是被人打晕装在麻袋里,继而又被何二麻子从车上掀下来给摔醒了,现在好不容易被人从袋子里放出来,眼见面前搭救自己的分明是自己人,可又傻不愣登盯着自己看,一时心里大急,又是摇头又是点头的“呜呜”个不停。

铁英很快反应了过来,连忙提醒看呆了的柱子:“傻愣着干啥?赶紧解开啊!!”柱子这才反应过来,“哦”了一声,手忙脚乱的给张寒松起绑来。

就在铁英和柱子的注意力都被张寒给吸引过去的时候,何二麻子心里着了慌,这下可糊弄不过去了。他悄悄地站了起来,趁铁英不注意,从侧面狠狠的撞向了铁英,一下子把铁英撞翻在地,瘸着一条腿扭头就向田里蹦。

铁英猝不及防之下被撞倒在地上,那边忙于救人的柱子也没能及时反应过来。待到铁英稳住身形的时候,那小子几乎已经冲进青纱帐里了。吃了亏的铁英心中暗火,举枪一瞄,“啪”的一声,得,何二麻子的两条腿全废了。。。。。。

这边激烈的枪声早就惊动了附近村子的民兵。马鸣那里很快接到了民兵的报警,他马上命令王德彪带上侦察队先行前来探查情况,其余部队进入戒备状态。一边的刘馨则显得忧心忡忡,下村的张寒还没回来呢,别不是他遇到什么意外了吧?

等到王德彪带人赶到事发现场时,铁英他们已经重新控制了局面。那委屈了半天的张寒则带着几分惊魂未定,恶狠狠的拿脚死踹着躺在地上的何二麻子,一边踢还一边骂:“让你打我的头,让你打我的头。。。。。。”那废了双腿的何二麻子则蜷着身子躺在地上,一动不动,默默的承受着张寒的怒火。

柱子在一边看着张寒发泄,忍不住劝道:“我说大哥,你是不是先停停,等我给这怂货包扎一下再给你弄,要不这流血都快流死了,咱铁英姐可是要活的呢。。。。。。”

话音未落,之间旁边的青纱帐里冲出几个人,为首的一声大叫:“柱子兄弟!铁英姑娘!哦,张副区长。。。。。。你们没啥事吧?”

来人正是匆匆赶到的王德彪和他的侦察队员们。王德彪与铁英和柱子打过几次交道,彼此已经熟悉了。柱子一看使王德彪来了,禁不住乐了:“嘿嘿,是彪子哥啊。没事,遇到俩奸细,已经被我和铁英收拾了,还留了个活的。。。。。。”

王德彪看着一身新军装的柱子,心里很是开心,他拍了拍柱子的肩膀:“行,挺像回事了啊。”说完扭头走向张寒和铁英,简单的询问了一下情况。当得知张寒被劫的事情后,王德彪也禁不住冒了身冷汗,奶奶的,这还得了,都摸到家门口来劫人了。末了,他拿眼扫了一下地上的何二麻子,对身后的战士说道:“打扫一下战场,带上没死的这厮,准备撤!”

陈家集营部,心急如焚的马鸣等人看到一帮人安然无恙的归来后,终于松了口气。铁英和柱子的出现让马鸣很是意外,当铁英扭捏了半天终于说明来意后,马鸣禁不住乐了:“哈哈,老方这家伙还真是滑头啊,我说铁英姑娘,看来这小子还真挺怵你的。。。。。。”

铁英被马鸣笑的浑身不自在,涨红了脸申辩道:“什么啊?谁怵谁啊?那家伙都吼了人家好几回了。。。。。。”

对于铁英的到来刘馨倒是挺开心,她瞪了马鸣一眼,嗔怪道:“什么叫耍滑头啊?看你说的,我看老方的安排挺合理。来,铁英,别理这帮家伙,一个个都被方文给带坏了。。。。。。”

马鸣自知失言,忙不迭声的道歉:“对对对,安排还是合理的。。。。。。”

待到王德彪把张寒被劫的事情详细讲了一遍之后,大家登时沉默了。这可不是什么好的兆头,敌人已经把爪子伸到根据地里来了,看来防范力量还很薄弱,尤其是侦察队的缺额更是让人伤脑经,敌情动态很难及时把握。

就在大家沉默不语的时候,一边站着的柱子猛地拍了一脑袋:“哎呦,有件事差点给忘了,教导员,营长还让我带了封信给你。”说完从兜里掏出那封信递给了马鸣。

马鸣拆开看了之后,脸上逐渐露出了微笑:“呵呵,彪子,你的事不用愁了,营长那替你解决了,人过两天就到。”

“真的啊?”王德彪闻言不由大喜,方文看上的人一定不会差的。

“当然是真的,今天已经给你送来一个了。”马鸣神秘的笑道。

“啊,谁啊?”大伙被马鸣一下子给弄糊涂了,但转眼就都明白了过来,纷纷拿眼睛看向柱子。

柱子被大伙儿看的背后直发凉:“都看我干啥啊?啥意思啊?”

马鸣阴测测的笑道:“嘿嘿,柱子,你也走不了了,营长也给你找了个好活儿。。。。。。”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