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男当兵 正文 第二十九章: 军民关系(2)

好兵海东青 收藏 0 14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76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766.html[/size][/URL] 第二十九章: 军民关系(2) 大伙买好各自选购好所需物品,说说笑笑地正要迈脚走出服务社大门, 正在这时候,突然间发现:服务社的门口一下子堵上了十几个十七、八岁的小青年。而为首的一人正是刚才被沈捷小小教训后又放走的那个长发青年。跟随在他身后的众人手中有小半数拿着铁锨、扁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766.html


第二十九章: 军民关系(2)


大伙买好各自选购好所需物品,说说笑笑地正要迈脚走出服务社大门,

正在这时候,突然间发现:服务社的门口一下子堵上了十几个十七、八岁的小青年。而为首的一人正是刚才被沈捷小小教训后又放走的那个长发青年。跟随在他身后的众人手中有小半数拿着铁锨、扁担、钢管和木棍,更多的人则是在双手中操着砖块!显见,这些人都是由长发青年招呼来帮手打架的。

见此情形,李建国也不禁心中一凛:来得还真快,这都是那里来的小屁孩呢?

“你们几个‘新兵蛋子’都给老子我跪下,喊上一百声爷爷,我就会放你们一条生路。”长发青年见有帮手在侧壮胆、愈加地有恃无恐起来,所以,便张狂十足地开口说话。

他自信地以为:这么一番恐吓之后,迫于眼前我众敌寡的形势,眼前的几个新兵就会像软蛋一样、俯首贴耳地任凭他来摆布。

身为B市“大哥”、生性傲气的李建国怎可能向这帮“毛都没有长齐”的小孩低头服软。

面对眼前形势,他很快估量了敌我的双方力量,清楚知道:说废话是没有任何的意义了。于是,他快速地同杨伟民等人交换了一下眼色。随后,只听见李建国大呼一声:“取——腰带!”

这是日常队列训练前进行准备时的标准口令和动作,大家都练习了有千百次,其熟练程度可想而知。

听到李建国发出的这声“取腰带”口令,这边的每个人均条件反射般地双手快速而准确地向腰间一抄、一拍、一带,双手左右一展。顷刻之间,众人手中便多了一条钢头红革的军用武装带。

穿冬装时,新兵们裤袢上使用的是内腰带。但在队列训练时,还要将武装带束腰外扎在腰际的四、五衣扣之间。于是,从换穿冬装开始,直到入伍训练结束,为了随时备用,我们日常除睡觉以外,都是把武装带按平时外扎时的松紧度松垮地吊扣在棉衣里的腰胯上。

今天,这训练中随时备用的军用武装带终于发挥它额外的功用了!(据说,九十年代初期,武警部队还专门据此武装带的特点创立了成套路的警用“皮带术”。只可惜,我们没学上!)

见众兄弟腰带在手,李建国随即大喊一声:“打!”

五条好汉闻令,便跳将起来疾速向着堵在门口的众小青年发起猛攻!

此刻,堵在服务社门口显摆逞威的这群小青年心中正想:这下胜卷在握了,就等着看这几个新兵的笑话吧!他们绝没想到人数和“武器”处于绝对劣势的几个“新兵蛋子”会突然间对他们主动发难!

猝不及防中,只听“噼噼、啪啪、哎呦——”的声响和叫喊声响起,站在最前面指手划脚、最招风的那名长发青年的脸上和头上已经实实在在地连续挨上了李建国和甑广灏二记铁腰带头。

服务社门口处的空间不是很开阔,二侧又都摆放着玻璃柜台,近二十个人拥堵在这狭小的空间里动起手来,小青年们手里的铁锨、扁担和木棍这些长件“武器”根本就无法发挥和施展。同时,身为家属子弟的他们又因为害怕砸到柜台,因此,他们手中的砖块在使用时也有所忌惮。

另外,眼前这帮半大年纪的小家伙本来就都是有胆而无技,哪里是对面这五个吃了二个多月大灶、憋了一肚子的邪火、荷尔蒙分泌极度旺盛、时时处处都盼望着发泄一番的二地“打架精英”的敌手。

开战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就有七、八个小青年的头上、脸上和身上被呼啸而下的武装带打中,挂了花、破了皮!

在李建国等人迅猛突发的攻势之下,这帮由临时乌合的“八旗子弟”所组成的防线便彻底崩溃了。在他们纷纷抱头闪躲之际,服务社的门口已被李建国等人冲出了一条通道。

这是个极为难得且稍纵即逝的机会,五个人当下没有敢有片刻的停顿和犹豫,手中的武装带继续翻飞、呼啸,脚下在快步疾行,转眼的功夫就都闯出了服务社的大门。

由于这拨小青年大多被打出并退守拥堵在了服务社的门西侧,所以,出门之后本来想向西冲向大澡堂方向的李建国他们,就只能转而朝东再向北奔向热闹的后勤综合服务区,再折返从冷库路口的一条小径返回队里。

在队前脚步较快的杨伟民带领下,五个人快速通过一片营建荒地,向着员班学员队营区的方向狂奔。

此时,提前到了小饭馆里正在占台的马洪涛听到门外有人发出:“新兵打架了,快叫纠察!”的叫喊后,有种强烈直觉的他心知不好,马上走出小饭馆的大门观瞧。结果,正好看到李建国他们五人从小餐馆门前的巷口快速跑过、、、

再说在服务社门口处,遭到措手不及一番狂乱打击后的这帮小青年,在稍微停顿和大脑有点发懵之后,马上就都反应了过来。他们各自操着手中的“家伙”、瞪着发红的眼睛,紧随在李建国等人身后五六十米处,高声叫骂着,拼命不舍地追赶几个逃离的新兵!

也就是几分钟的时间,气喘吁吁的李建国等人就已跑到了学兵一大队营区前的操场上。

这时,他们天真地以为:已经到了我们自己的地盘上,这帮小青年还有胆子敢跟来吗?由于这样想,心里便稍稍松了口气,快速奔跑的脚步随之也放缓了一点。

没曾想,杨伟民带有点侥幸地回头一望,却吃惊地发现:十几个“愣头小子”根本没有一丝停止脚步放弃追赶的想法,还在快速地向五个人身前所在的方向逼近!

这帮不知死活的小鬼,也太TMD嚣张了吧!难道他们不知道员班学员队是个“藏龙卧虎”、“危机四伏”的所在吗!还当真是他大爷的“初生牛犊不怕虎”不成?

于是,不敢盲目恋战、生怕吃亏的李建国等人继续发足狂奔。众人快步通过操场,一刻不停地下了土坡。在冲进五队的大门之后,又快步跑上了三楼。

来到李建国他们一中队所在的三楼,途经自己班寝室门口的时侯,李建国伸头冲着屋里的兄弟们高声叫了一嗓子:“弟兄们,打架了!都过来操家伙,跟我下楼干仗!”说完,就脚步不停地赶到了位于三楼西侧的大队部天台上,开始取一中队平时使用的铁锨、镐把等劳动工具,准备下楼一搏、、、

再说此时的五队楼下,十几个小青年尾随在李建国等人之后,在相差了不过二、三十秒的时间后,便也追进了五队大门。

在进入一楼的走道之后,他们发现被自己追逐的五个新兵已经踪影全无。于是,心有不甘的他们便不知深浅、不管死活地分别闯入到一楼我们二中队所属的几个寝室中,自顾自地开始了搜寻。

在大门口担任小值日的二个责任心极强的山东兵首先跟这帮贸然闯入的小青年发生了冲突。这里是军营重地,哪能允许社会上的闲杂人员想进就进、胡乱瞎搞,更何况他们还是肆无忌惮地携带着凶器,横冲直闯、一副目中无人的样子!

此时,二边人的脾气都可谓不小,几句充满火药味的话还没说完,双方便由吵嚷发展到了相互推搡、继而,动手开打。

而此刻在我们九班的寝室里,正在写信的刘畅和锻炼俯卧撑的曾宏伟等人看见三个社会青年突然毫无征兆地拿着凶器、目露凶光地冲入寝室里。便在惊诧之余上前质问道:“哎、、哎,你们是干什么的?怎么能随便进入我们的营房,赶快出去!”

没想到,这几个大模大样闯进九班寝室的年轻人居然是毫不理会他们二人的口头警告,而且,还出言不逊地对拦阻他们的刘畅等人恶言相向。

见来人口吐脏字、张狂至极,怒不可遏的刘畅、曾宏伟和吴志杰三人便各操起腰带和方凳,同进入屋中的三个小青年打在了一起。很快,就有一个小青年的头上被打破了、、、

与此同时,一楼其它几个寝室中的新兵以及小值日,也都开始向这群不明身份的“来犯者”展开了回击。四下一起动手,加上李建国等人此时也拿着工具及时地从三楼冲了下来加入战团。一时间,五队大门内的通道里,在三、四十个新兵合力一起围攻之下,十几个小青年在无力招架之余,便头破血流地被打出回到了学员五队的大门外。

再次遭受痛击并被打出大门外的一帮小青年,眼见伙伴中又多了五、六个伤员,心中的愤恨更是达到了极点。他们商量了一下,便在长发青年的带领下,开始抄起楼前地面花坛边的砖块猛砸五队大楼向北一侧几个寝室窗户上的玻璃。

很快,一楼就有十多块的窗户玻璃应声被打碎。

已经将“来犯之敌”从营区中驱出,呆在大楼走道里固守并不明白事情起因、议论纷纷的众人,本不愿将事情搞大,更希望这帮不明身份的小青年在稍受惩戒之后能够知难而退。却没曾想到:他们这帮“小屁孩”根本就是不知天高地厚的“给脸不要脸”!居然还敢砸我们的窗户玻璃?

见此情形,所有新兵的情绪都开始激动和狂躁了起来,原先没有来得及动手的人看见自己班寝室的玻璃无来由地被人砸碎,当下也都怒火中烧。于是,在肖小军、刘畅等人的吆喝之下,大伙各自抄起家伙、一窝蜂式地就又冲出了大门。

这一次,可不再会有人对这群小青年手下留情了。

与此同时,隔壁学员六队那边的兄弟队学员看见有社会上不明身份的人员过来五队闹事,同样憋了二个多月、有力气没处发泄的他们,也抄起家伙冲过来加入战团帮衬,从侧面攻击“敌人”。

短暂的一场交锋之后,深入一大队营区的十几个小青年中便有三人被打倒受擒,而其余人全都狼狈不堪地一阵鼠蹿、做了鸟兽散!

把三个“俘虏”抓进一楼正对大门杨伟民班所在的大房间班里,见他们中还有人嘴里还不干不净地乱叫和乱骂,李建国更是气不打一处来。同时,保持着理性的他也怕气愤中的众人“乱拳打死人”,就吩咐大伙挨个地把这三个小子都给按趴在地上,褪掉裤子露出屁股,用武装带对准他们的光屁股猛打!

这“皮带炒肉丝”的力度果然是不同凡响,也就是几十皮带狠狠地照着嫩屁股打下去之后,几个硬装大个的“愣头青”就都变老实了,全没了一点起初的张狂气焰,也开始不顾形象地哭爹喊娘且涕泪满面地服软求饶了。

正当李建国带着一群兄弟在楼下打得解气、教训得起劲的时候,正在二楼队部里关着房门看电视,负责周日全队值班的一中队王指导员,接到了校务部一个值班参谋打过来的电话。

电话中,该值班参谋宣称:有离休老教员向他们反映,学员五队的新兵因故集体殴打学校的家属子弟。在他联系一大队的大队部值班电话无人接听后,这名该参谋便直接将电话打到了学员五队,让队里的值班干部查实一下此事。

当时,身为铁杆球迷的王指导员眼前电视里的足球赛直播正看得起劲。于是,放下电话的他就开始“大懒支小懒”、吩咐正在他身后办公桌上刻着宣传材料蜡纸钢板的我,到楼上、楼下的二个中队各班,汇同各区队值班班长清点一下所属人员,看看是否有到服务社购物未归或有我队学员参与冲突事件的发生。

在三楼一中队的辖区巡看了一圈,在未发现什么异常情况后,我又来到二中队所在的一楼。脚步刚接近杨伟民他们十三班所在的103大寝室门口,就听到了里面传出的皮带“噼啪、噼啪——”声和“哎呦、哎呦——”的惨叫嚎哭声。

推门进入,只见李建国和杨伟民二人各自带领本班的一大帮人,人手一条武装带,正在教训趴在地上哭爹喊娘的三个地方小青年。

把他们二人悄声招呼到门外,我大概询问了一下事情发生的简单经过。然后,有点担心对他俩说:“建国兄、老杨,这件事情现在麻烦惹大了!你们抓的这几个‘臭小子’是咱学校的家属子弟,他们的家长已经将此事报告了校务部值班员。刚才,学校军务科那边也已打来电话要求队里查证。我看,已经教训得差不多了,就赶紧把他们都放掉吧,以免惹出什么麻烦事来。”

见李建国听后有所犹豫,气愤难平的杨伟民似乎还想再说点什么,却被我急迫地打断:“老杨,别说了。这帮GRD小屁孩之所以敢如此猖狂,就是仗着自己是学校的干部家属子弟,平日里没有人和他们较真、计较。

这件事情现在出了,如果再给闹大了,不论我们兄弟有理无理,继续闹下去、闹大了,搞到学校领导那里,对咱队里来说都会是个麻烦。”

经我这么往深处一提醒,李建国和杨伟民二人也无话可说了。他俩都清楚,既然队里干部也为难,那就肯定是惹了个麻烦,不管起因是什么,最终吃亏的都是我们新兵。说不好,还会给自己和参与此事的众兄弟招来是非。

但是,现在人已经给抓起来了,不想出个好办法、找出个合适的台阶,就这样随便就把人给放掉,一定会让人觉得我们开始心虚,肯定会为今后留下更多的麻烦和难以善后的“尾巴”。

思量再三之后,我才草草地想出一计。于是,凑到耳朵边低声跟李建国二人把自己的这个想法向他们交待了一下。

李建国听罢,无奈地对杨伟民说:“好吧,杨子。我们就按李冰说的办法搞,现在,也只能如此了!TNND,真是便宜这帮狗东西了!”

、、、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