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男当兵 正文 第二十九章: 军民关系(1)

好兵海东青 收藏 0 5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76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766.html[/size][/URL] 第二十九章: 军民关系(1) “纪律是块铁,谁碰谁出血,制度是块钢,谁碰谁受伤!”——摘自军营语录 人都有七情六欲。社会上的普通人有,部队里的军人也有,战士中的伙头兵当然不可缺少地也会拥有! 但是,如果不理智、不正当的情欲超越底线、违背道德、破坏军规,为《纪律条令》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766.html


第二十九章: 军民关系(1)


“纪律是块铁,谁碰谁出血,制度是块钢,谁碰谁受伤!”——摘自军营语录

人都有七情六欲。社会上的普通人有,部队里的军人也有,战士中的伙头兵当然不可缺少地也会拥有!

但是,如果不理智、不正当的情欲超越底线、违背道德、破坏军规,为《纪律条令》和军规所不允时,就会演化成为使当事人身败名裂的恶性事件。

可能有些男女私情的发生在地方、民间还比较容易理解,但所有此类违纪事件在部队的出现一经查实,都将要受到纪律的严厉处罚。

就在全校紧急集合考核紧锣密鼓地进行到最终考核阶段时,学兵一大队下辖食堂、也就是我们学员五队、六队的食堂,闹出了一件老兵伙头与校园内家属区一名教员妻子长期通奸的闹剧。

当然,这个事件的发生,同该食堂内部长期管理松懈不无关系。

这名发生不正当男女问题的老兵名叫张文广,是位具有三年军龄的老兵,在五队、六队的食堂担任“上士”(菜买)。该青年表面看起来非常老实本份,完全不同于其他伙头的嚣张和霸道。因此,同我们新兵少有接触。

由于长期在工作过程中接触学校综合服务区菜店里的售货员,常来常往之间,张文广不知怎么就和一位卖菜的女性家属工孽缘暗生,最终,二人突破了不该逾越的情感和道德“雷池”。

和张文广发生不正当二性关系这名家属女工的丈夫,是本校无线电教研室的一名教员。因为夫妻二人长期感情不合,再加上该教员一段时间里被借调到青岛远郊的海航L机场参与飞行部队的一个科研项目,致使“后院”疏于防范、导致色贼借机渗入,这就为二人长时间奸宿提供了可乘之机和方便之门。

食堂管理员在听到几个爱多事的张文广老乡——伙头老兵的报告:“张文广经常在熄灯后的下半夜偷偷离开宿舍,在外滞留一夜、清晨早早返回。”这一严重违纪的情况后,立刻安排心腹人员对其夜间的行踪进行了密切监控和跟踪。

本以为经常利用夜间食堂疏于管理的时段偷偷溜出宿舍的张文广,是跑到沧口城区从事嫖娼、赌博或观看黄色录像等违法行为。结果,不曾想,几位身负“上级使命”的伙头“督察”,却误打误撞地抓住了张文广在学校家属区内与教员家属奸宿的事实。

此类涉及到男女关系的事件历来都是部队管理中最大的忌讳!于是,不敢知情不报的食堂管理员,在张文广本人对自己所作所为供认不讳并写出书面检查的情况下,立即将此事汇报给了学兵一大队的领导。

在部队这个特殊群体里,有二件事情是最有原则底线和最容易令人所不齿的,第一件事,是偷摸盗窃;第二件事,就是男女关系!

学兵一大队领导对张文广所犯严重错误没有姑息,在调查讯问确定其违纪事实无误后,马上将张文广送交学校警通连禁闭室看押,同时,研究报请学校的处理意见。

由于此事实在有损于学兵一大队的对外形象,同时,也涉及到一位在校教员的隐私。因此,事情都发生几天了,一大队所属的几个基层学员队从干部到学员居然对此事都还毫不知情。

正当学员大队方面等待学校上级对此事的批复和最终处理意见的时候,突然,从警通连禁闭室那里传来消息:“张文广在禁闭期间编造理由从禁闭室借故逃跑了!”而且,这已是张文广第二次利用禁闭室看管人员的管理松懈而编造故事偷跑了。

张文广在此时要是真地跑了,学兵大队向地方政府、向学校上级首长都无法交代。万一由此再演化出什么涉及到军地关系的严重和意外事件,那更将是一件不得了的事情。

闻讯之后的学兵大队领导当即组织大队部机关人员、食堂老兵等熟悉张文广的人员分头到校外寻找和对张文广实施抓捕。重点区域是:沧口城区、青岛市区、四方长途车站、青岛火车站和大港码头等处。

而在学校的校园内,大队则安排了与张文广日常有所接触、面孔相对较熟识的五队、六队学员分组到家属宿舍区域、营房附近、农场范围、围墙一带和学校运动场周边进行巡查,反正是全校范围内只要张文广有可能到达和进行隐藏的地方都要仔细搜查。

这是我们这些新兵在此阶段最为热衷的一项任务。其实,能否亲手抓到逃兵张文广、受不受表扬,对爱凑热闹的我们来说并不特别重要。这项活动之所以吸引我们这帮人的原因是:借此难得的机会,终于可以名正言顺地尽情在校园各处遛达、“放风”、抖着膀子在各处闲逛“游览”了。

当然,不该瞎闯的地方还是不能去的,除非你真想给自己找点不自在。

我和全队兄弟故作勤勉地忙活了整整一天,结果,在校内各处的搜捕活动却都以徒劳无功而告终。在全队十数支“抓捕小组”之中,我们九班应该还算得上是小有收获,因为,赵立君和葛秋生二人在靠近西围墙边的灌木丛中瞎转悠时,发现了一件被人丢弃的旧地勤工作服上衣。

正当我们幻想着第二天能够再度停课继续进行搜查行动的时候,当晚八点钟,从警通连那边传来了消息:“身着便服、企图外逃的逃兵张文广,在四方区长途汽车站附近伺机乘坐前往老家的长途汽车时,被警通连纠察队的人员抓获。”

部队解决此类事件,一贯的雷厉风行,特别是对张文广这种乱搞男女关系、严重影响军队声誉的害群之马更是毫不姑息。更何况,他又是一名不服管教、屡次逃跑的惯犯。

第二天的下午,快到中间大休息时间,正在训练场紧张组织训练的四个员班队人员被紧急调回,准备参加张文广的“公审大会”。

气喘吁吁地跑步来到临时布置的会场内列队完毕,我发现,整个学兵一大队的全体人员都已集中在大队部大楼东侧大操场前、五队门前的台阶下了。这其中,不仅是四个员班学员队的全体人员,就连大队所属几个食堂的后勤人员(包括职工)也无一例外地全部着装整齐,列队“恭候”着这位弄得大队领导和纠察队全体都极不开心的“花花太岁”——流氓逃兵张文广。

“公审大会”开始,张文广在警通连纠察队二个身材高大魁梧的纠察押解下,老老实实地低头站立在队伍前的坡顶边上。

只见,他穿着平时很少上身的制式冬季军装,戴着棉帽。此时的他,面色死灰、表情可怜,精神萎顿、脑袋低垂。而在他的脸上,清晰可见的是几块明显瘀伤。

站在排头近距离的我,一看他的这副模样,马上就能够想象得出:肯定是他昨晚被抓到送回禁闭室后,被失职后挨上级狠批、一头气恼的警通连纠察们好好地“关照”过了。

主持“公审大会”的学兵一大队丁副大队长语气十分严肃地发表了近十几分钟的讲话,他历数了张文广的严重违纪经过和在查实后不老实接受管教处理、不认真悔过错误,禁闭期间编造理由、哄骗看守人员二次逃跑等严重违犯军纪的事实。

同时,丁副大队长也告诫我们在场的全体新兵、老“将”要以此事以为戒,加强自我约束和《制度》、《条令》学习,坚决杜绝此类事件在学兵一大队的再度发生。

最后,丁副大队长提高嗓音大声宣布:“现报请上级机关批准,决定给予严重违反军纪的学兵一大队食堂战士张文广:‘开除军籍,押送回原籍,交由所在地人民武装部处理!’”

丁副大队长刚宣布完毕对张文广的处理决定,就看见站在张文广身后左右的二名纠察快步上前,将张文广军服上依旧缀订着的领章及帽徽快速撕下、拿掉!随后,给木呆呆地机械般站立着、一脸哭丧相、好像就要尿裤子的张文广戴上了手铐,带离了会场、、、

利用张文广严重违纪、开除军籍这起典型的事例,我们五队上下借事造势,开展了新一轮“当兵光荣、违纪可耻”的专题教育。经过全体军人大会、中队会、班务会,黑板报宣教、专题演讲等反复几轮的讨论、学习、宣教之后,我们每人又都写了一份“立足军营,遵守军纪,做合格士兵!”的《决心书》。

最后,我的这篇《决心书》易名后几经修改,还被学校政治部宣传科推荐登载上了《人民海军报》。只是,在发表的内容中已经隐去了对张文广事件以及违纪处理一事的描述。之所以这样做,恐怕也是出于维护学校声誉和减少对外不良影响的考虑吧。

常言道:“军爱民、民拥军,军民鱼水深似海!”但是,这里提到的“鱼水情深”,指的是“水乳交融”的无私大爱,可不是“鱼水交欢”的那个小情!因此,作为一名现役军人,同地方老百姓、特别是老百姓中间的女性之间,还是应该时刻保持一定的理智距离。

作为身处闹市间军营中的战士,如何才能妥善处理好与老百姓之间的关系呢?这既需要注意技巧,又需要掌握原则。有时候,不小心做了坏事会违纪,可有时,让我们感到很无奈的是:你助人为乐、多管闲事,做了好事也会导致违纪!

转眼,又是一个星期天晴朗的早上,本来约好同李建国、杨少波、沈捷等几个好兄弟一同去位于学校后勤综合服务区的小饭馆吃顿饺子,从而改善一下生活、好好解馋的我,因为队里临时交办的宣传任务,就没有同他们一道前往。

中午十一点刚过,正当我饥肠辘辘地咽着口水,无限遐想地羡慕他们几个人即将到口美食的时候,突然,李建国和几个本应该正在小餐馆里“打牙祭”的兄弟却慌慌张张地连饭也没吃成就提前跑回来了。

并且,随同他们一道回来的还不光是李建国等兄弟几人,在他们的身后还跟回了一串麻烦的“尾巴”。

这次,几位老乡兼兄弟不仅没有能改善成伙食,还因为多管闲事、抱打不平,引发了一场我们学员队新兵和学校家属子弟之间旷日持久的“战争”!

事情的起因说起来很简单。主要还是源自于我们B市人那根深蒂固的江湖习气——路见不平时,就知道不分青红皂白地闭着眼睛“拔刀相助”!

原来,上午十点刚过,李建国、杨少波、沈捷、马洪涛、杨伟民和甑广灏等六人,告别遗憾中正在忙碌的我后,结伴从队里出发,高高兴兴地一路说笑着前往小饭店,凑钱准备“抬石头”小聚。

到达澡堂后墙处的岔路口时,大家觉得现在就去小餐馆吃饭时间实在太早。同时,考虑到需要到服务社去买些日常需用的生活用品。于是,李建国就安排做事踏实、稳重的马洪涛先到小餐馆去占张台子,以防止大伙买完东西后再转过去时饭店里已没有了座位。

李建国等五人说说笑笑地转到军人服务社门口,正准备抬脚进门。爱好东张西望、无事找事兼怜花惜玉的杨少波突然发现位于服务社门前台阶下那排冬青树丛后的僻静处好像有几个半大男青年正在欺负一个女孩子。他驻足观望之下,隐隐约约地还听到了女孩子的哭泣声。

最爱管闲事、常常无事生非、永远不甘于寂寞的他便叫停了正准备进入军人服务社采购物品的李建国等人。

随后,同样察觉到情况有所异样的几个“热血青年”就转身下了台阶,向冬青树丛后的几个可疑小青年走了过去。

这名被欺负的女孩和几个正在欺负她的男青年年纪相仿,此时,她正哭着坐在地上,嘴角处还流了血。

只见,一个嘴角上咬着个烟头、畅怀穿了件老式缀有铜扣子海军干部毛料校官冬装上衣、头上留着长头发的男青年用脚上穿着的“烧卖”皮鞋的一只脚用力踩在女孩肩颈处进行碾压的同时,嘴里还在不断用青岛话对那女孩叫骂着什么!

见此情形,已经走到近处的李建国等几人快步上前,大声质问道:“哎、哎。怎么回事?你在干什么?为什么要欺负女孩子?赶快住手!”

长发青年闻声后先是一愣,但当他随后看清了走到自己身前说话多事的是几个冬季制式军装上还没有缀订领章帽徽的新兵时,便侧头吐掉嘴里咬着的烟屁股,轻蔑地斜了李建国等人一眼后,不屑地说道:“哼,都哪来的‘新兵蛋子’呀,你们少TMD管爷爷的闲事,给老子快点滚蛋!”

身为新兵、还没佩戴领章帽徽的我们,当前,最反感的就是有人用“新兵蛋子”这个“雅号”来称呼我们。(虽然我们是标准的“菜鸟”新兵,但我们没有“蛋子”!)为此,我们已经非常记仇地教训和惩戒了小土豆以及他的那帮伙头老乡。

现在,听到这个小屁孩般的长发青年开口就管他们叫“新兵蛋子”, 而且,竟然口吐脏话,大家顿时都是怒从心头起、气不打一处来。

不待“大哥”李建国说话,身手敏捷、脾气急躁的沈捷已快步上前,他一把掐住那个出言不逊的长发青年脖颈处,咬着牙问道:“小GRD东西,你刚才喊你爷爷我们什么?”

“哎、、呦呦!快、、快放手。你敢动我,孙子呦,爷爷我刚才叫你们TMD是臭‘新兵蛋子’!你又能怎么样!哎、、呦、、”长发青年张狂之极,显见是平日里嚣张惯了,在沈捷的出手胁迫下居然是毫不示弱。

“嘿嘿,你老太爷我不会对你怎么样,我就是想帮你那个混蛋爸爸教育一下你这个‘小杂碎’!”沈捷说话的同时,已一把将这名身如瘦猴的长发青年左手手腕扭转,反关节用力一拧。

就这一记迅捷到位的擒拿手,被擒拿之下的长发青年立刻就被随势跪在了地上,嘴里不断发出“嗷嗷、嗷嗷——”的痛苦惨叫声。

“还敢不敢骂你爷爷了?还敢不敢欺负人家女孩子了?听不听你老太爷我的话了?我就不相信我治不了你这个不孝顺的家伙!”

动手之后,沈捷心想:等他求饶和认错,也就不想跟他太计较了。看眼前这小青年的衣着打扮,应该就是这大院里的干部子弟。身为新兵的他可不想因此再惹上什么大麻烦。

跪倒在地上额头间已经痛出汗珠的长发青年嘴里虽然不断发出声声惨叫,但碍于二个同伴在侧,人却不肯认输。他在疼痛中依然咬牙切切地对着沈捷继续大喊:“你、你TMD新兵蛋、、、敢动老子,你、你敢不敢放开我,信不信我、我马上整死你!哎呦、哎呦、、哎呦呦、、、”

李建国此时已拉起了坐在地上的那位被欺负的女孩。察见女孩除了嘴角流血外,身体各处并无大碍,他又怕小兄弟沈捷不知轻重地手伤人,实在不愿因此而把这件本就与我们无关的事态搞复杂,就开口让沈捷放手。

沈捷依言放手之后,几个小青年立刻拔脚就跑开了。

但那个遭受了一顿教训的长发青年一边逃走,一边转头对着李建国、沈捷等人咬牙切齿地喊道:“‘新兵蛋子’,有种你们就别跑,在这等着、、我马上就要你们好看、、、”

小青年此时说出的这种大话,属典型的小孩子家家自找台阶“顺坡下驴”的怂话。所以,李建国等人听到后,对此报以冷笑,没再理会。

众人看看女孩没事,也没再问她和几个男孩之间发生矛盾的事因缘由,就让女孩也走了。然后,五个人说笑、议论着这个长发小青年和刚才这件事,先后走进了服务社。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