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民族沉沦与崛起的标志性战争——1840年鸦片战争—1950年朝鲜战争的回忆与思考


2010 姚有志


今年是鸦片战争爆发170周年,朝鲜战争爆发60周年。鸦片战争是中国近代史的起点,此后,中国逐渐陷入半殖民地、半封建的苦难深渊;抗美援朝的胜利则确保了年轻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巍然屹立于世界的东方。今年6月29日,本报曾组织了“朝鲜战争:60年后的纪念与反思”特别策划,全面回顾了这场伟大的世纪之战。今天,在重温抗美援朝给中华民族带来的荣耀与尊严之际,我们再次约请相关专家,将反思的目光投向170年前的鸦片战争。鸦片战争与朝鲜战争,迥然不同的结局,从不同的侧面深刻地改变了中国的命运,而从历史的对比与思考中,我们将获得宝贵的教益。

中国近代以来发生过许多惨烈悲壮的战争,如1840年的第一次鸦片战争、1860年的第二次鸦片战争、1900年的八国联军入侵、1940年前后的抗日战争,以及1950年的朝鲜战争等。而这其中最有典型意义的是第一次鸦片战争和朝鲜战争。前者是中华民族走向衰败、陷入沉沦的标志,而后者恰恰是中华民族在世界之林开始崛起的标志。

鸦片战争败得一塌糊涂

1840年至1842年的鸦片战争,屈屈几千英军两度对经济总量世界排名第一、拥有80万大军的清王朝进行扫荡性攻击,头一年从广州湾打到天津卫,第二年又从珠江口打到长江口,迫使清政府签订了中国历史上第一个不平等条约——《中英南京条约》。从此,帝国主义的阴云笼罩中华大地,中华民族走向了沉沦。

抗美援朝战争胜得痛快淋漓

当历史的车轮驶入100多年后,中华民族再度面临世界上最强的帝国主义国家的咄咄逼人。抗美援朝战争中,中国人民志愿军以“全无敌”的大无畏气概,经过230多次重要的战役和战斗,歼敌71万余人,把以美军为首的“联合国军”打得落花流水,打出了国威军威,打出了新中国的国际地位,也打出了之后半个多世纪的相对和平时期。而正是这场在特殊时间、特殊地点与特殊对手打的特殊战争,深刻改变了此后的世界战略格局,新中国正是通过这场战争奠定和赢得了举足轻重的国际地位。抗美援朝战争不仅捍卫了新中国的国家安全和尊严,也为新中国的生存和发展谋得了宝贵的外部条件。从此,中华民族走上了崛起之路。

“联合国军”三任司令谈朝鲜战争

在朝鲜战争中,以美军为首的“联合国军”更换了三任司令。首任司令麦克阿瑟,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在太平洋打败日军的世界名将,著名的美国西点军校就是以麦克阿瑟的形象为象征的。在中国人民志愿军尚未入朝之际,麦克阿瑟曾狂妄地说:“中国军队是亚洲的乌合之众,只要中国人参战,我将让只靠步枪作战的中国人尸横遍野,将整个战场变为屠场。坦率地说,我是多么盼望中国参战啊!”当他指挥的军队在同中国人民志愿军的较量中屡次受挫,他自己被解职后懊丧地改口道:“必须从这样一个观点来看待这个问题,在完全新的情况下,和一个具有强大军事力量的、完全新的强国进行一场完全新的战争。”

“联合国军”第二任司令李奇微,也是一位二战名将,他在朝鲜战争中找到了中国人民志愿军的软肋,即“七天攻势”,曾给中国人民志愿军制造了不少麻烦。但对朝鲜战争的总体评价,他有这样一段话:“中国人是勇士,他们常常不顾伤亡地发动进攻,韩国军队在中国军队打击下损失惨重,往往对中国军队有非常大的畏惧心理,几乎把这些人看成天兵天将。中国军队突然出现在韩国军队的阵地上,总是把许多韩国士兵吓得头也不回地飞快逃命。他们只有一个念头,逃得离中国军队越远越好。”他认为,韩国军队患上了严重的“恐中症”。

“联合国军”第三任司令克拉克,是在朝鲜战争停战谈判协议上签字的美军司令官,他说:“韩战对我来说是40年戎马生涯的结束。这是我军旅生涯经历的最高职位,但这是一个没有光彩的职位。在执行政府的训令中,我获得了一次不值得羡慕的荣誉,那就是我成了历史上签订没有胜利的停战条约的第一位美国陆军司令官。我感到一种失望和痛苦。我想,我的前任麦克阿瑟和李奇微两位将军一定具有同感。”

经济力与军力不一定成正比

一个国家的军力要以经济力量为基础和依托,但是国家的经济力与军力并不必然成正比关系。鸦片战争时期,中国的经济总量占世界经济总量的三分之一,可清政府的80万大军竟被英国屈屈几千军队打得落花流水。甲午中日战争时期,经济总量相当于日本的五六倍,武器装备也不算落后的清王朝,却败给了中国人从来看不起的日本,北洋水师全军覆没。《马关条约》中国支付了巨额战争赔款并割让了台湾。1900年八国联军进犯天津和北京,10万清军及义和团,却阻挡不了不足2万人的八国联军的进犯。1901年9月7日签订的《辛丑条约》,清政府被迫接受6.7亿两白银(连本带息9.8亿两)的巨额赔款。抗美援朝战争时期,新中国满目疮痍,百废待兴。20世纪的战争是机械化战争,机械化战争就是“打钢铁”,美国1950年的钢铁产量是8785万吨,而新中国的钢铁产量仅60万吨,不足美国的零头。机械化战争就是打装备,美军是世界上武器装备现代化程度最高的军队,一个陆军师编有坦克和装甲车180多辆,重型火炮近800门,而我军最初入朝的6个军没有一辆坦克,一个军才拥有火炮500门左右,且多为口径小、射程近的便携式火炮。美军拥有全部的制空权和制海权,各式军用飞机达3万余架,而应朝鲜战争需要刚刚组建的人民空军仅有60架飞机!可是我们英雄的志愿军硬是靠手中落后的武器装备将武装到牙齿的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赶过了三八线。而在现代社会中,富甲天下的科威特不正是被伊拉克在一夜之间占领的吗?

民族与军队的精气神是第一战斗力

决定战争胜负的是人不是物。民族和军队的精气神永远是立国之魂,强军之本。在一定物质条件的基础上,凭精神因素可以弥补武器装备的不足,可以导演出有声有色、威武雄壮的战争活剧。抗美援朝战争中,中国军队的物质条件和武器装备始终处于劣势。美国人“打钢铁”气势汹汹,中国人打士气一往无前,战争结局是“士气”战胜了“钢铁”。战争是力量的抗衡,也是智慧的较量,更是意志胆识和牺牲精神的比拼。面对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和国家集团,面对人类战争史上优劣最为悬殊的对决,毛泽东主席以大无畏气概,以“战略上藐视敌人,战术上重视敌人”的科学精神,把中国军民的积极性和优势调动、发挥得淋漓尽致,把美国军队的优势压缩到狭小的空间。毛泽东主席认为,中国军队气多钢少,美国军队钢多气少;中国军队机智勇敢,灵活机动,且善于近战、夜战、山地战和白刃战,而这是美军的弱项;中国军队吃苦耐劳,不怕牺牲,而美军吃苦性差,作战主要依赖火力。就凭这几点,中国人民志愿军就能够扬长避短,打败侵略者!气壮山河的朝鲜战争,创造了一个经济、技术落后的国家打败一个经济、技术发达国家集团的奇迹。两年零九个月的抗美援朝战争,中国人民志愿军在5亿中国人民的全力保障与支援下,浴血奋战,英勇杀敌,打出了中国人的血性,打出了中国人的尊严,打出了中国人的威势和豪迈。在三千里的广阔战场上,中国军人威风八面,用手榴弹加步枪的主战装备,创造了战场奇迹。

中华民族的全面振兴需要外部刺激

正如拿破仑对妄图用武力敲开中国通商大门的英国使者阿美士德所说的那样:“中国并不软弱,它只不过是一只睡眠中的狮子。以今天看来,狮子睡着了连苍蝇都敢落到它的脸上叫几声。战争会把这只东亚睡狮惊醒,中国一旦被惊醒,世界会为之震动。”1840年鸦片战争,成为中华民族沉沦的标志。而20世纪30年代开始的中国抗日战争,成为中华民族沉睡百年后开始觉醒的转折。这种转折,表现在两个方面。其一,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和中国人民解放军军歌,都诞生于抗日烽火年代。正如国歌《义勇军进行曲》中所写“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才有了觉醒的意识,才有了一支“背负着民族的希望”的不可战胜的军队。军队历来是民族精神的晴雨表。其二,抗日战争时期,是毛泽东思想,尤其是毛泽东军事思想形成和完善的最重要时期。抗日战争时期,是毛泽东的创作高峰时期,《论持久战》和《抗日游击战争的战略问题》这些经典著作以及100多篇小文章都是在这一时期完成的。抗日战争时期,也是毛泽东思想形成并进入实践的重要时期。外部长久而深痛的刺激,使现代中国走上觉醒的道路,当代中国仍然需要外部刺激,使中华民族保持警醒,从而走上持续崛起的征途。

要始终保持对战争的高度警惕

一部人类文明史,就是一部战争与和平的演义史。1988年3月14日的南沙海战,成为20世纪以来中国对外战争的收关之战。20多年来,我们的国家没有受到战火的灼伤,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已进入“无敌国之患”的太平盛世。我们的人民渴望和平,我们的国家和军队必须为这种和平的维持付出更多的努力,必须对破坏这种和平的战争保持更高度的警惕。战争的爆发向来具有突发性,抗美援朝战争就是中国人民在意图修复战争创伤时,被人强加到头上的。实际上,战争之火从来没有在地球上熄灭过,中国面临的战争威胁也从来没有消逝过。军事力量是国家物质力量和精神力量的综合表现,是民族精神的睛雨表和综合国力的前哨。在战争根源和战争动因依然存在的当今世界,你若放松戒备,战争就随时会找上门来。世界只相信实力,不相信眼泪,妥协和屈服从来不是回避战争、保障和平的正确道路。只有随时保持打赢战争的强大实力和昂扬精神,国家安全和发展的核心利益才能从根本上得到保证。

朝鲜战争在世界历史上的意义和影响

齐德学

朝鲜战争发生在冷战初期的1950—1953年,是冷战中的热战,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第一场国际性局部战争,秘密和公开参加这场战争的有20个国家和地区,另有5个国家直接为“联合国军”派出战场服务。朝鲜战争参战国之多在以往战争史上仅次于两次世界大战,外国有学者称这场战争是小型的第三次世界大战。


这场战争也成了现代局部战争的开端,充分表现了现代局部战争的基本特点:一是战争目的的有限性和战争规模、战争手段的可控性。美国虽握有原子弹,但没有在战场上使用,战争范围始终控制在朝鲜境内。二是战争的政治性更加突出,军事行动受到国际政治、外交等因素的严重制约。当时国际上对立的两大政治阵营严重影响了这场战争。三是战争有大国的参与或有大国的背景。朝鲜战争爆发本身就有美苏两个大国的背景,美国直接参加了这场战争成为主要一方;苏联秘密派出空军参战,在政治上、道义上公开站在朝鲜和中国一边,并为朝鲜和中国提供了尽可能的武器装备和其他战争物资支援。四是战争结局的妥协性。朝鲜战争不是以一方彻底胜利、另一方彻底失败而告结束的,而是在战争形成相持局面的情况下,通过停战谈判达成停战协定结束的。这种战争结局的妥协性创下了现代局部战争的一个先例。五是战争的激烈程度高,物资消耗量大。战争的激烈程度不亚于两次世界大战。六是战争是新式武器装备的试验场。朝鲜战争中,除未使用原子弹以外,当时所有的新式武器都在战争中投入使用。因此,自这场战争以后,世界上许多国家开始重视局部战争研究,并调整军事战略,虽然世界大战的危险依然存在,但此后世界上爆发的战争都是局部战争。


朝鲜战争还出现了世界战争史上许多第一次,诸如这是美国第一次打着联合国旗号进行的一场战争,美国历史上第一次没有取得胜利的战争,世界战争史上喷气式战斗机第一次参加空战,美苏两国历史上第一次空军交战,世界战争史上第一次使用直升机机降作战等等。


这场战争在世界历史上具有重要影响。


第一,极大地提高了新中国的国际地位。新中国成立之初,百废待举,困难重重,在国家安全受到威胁、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处境危急请求中国出动军队进行支援的情况下,中共中央毅然决策,组成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保家卫国”,这一举动本身就在国际上产生巨大影响,尤其中国人民志愿军依靠落后的武器装备,打败了完全现代化装备的美国军队,极大地震动了全世界,不仅美国而且整个世界包括当时的社会主义国家都不得不对中国刮目相看。中国人民志愿军在朝鲜战场上打出了中国人民军队的国际威望,打出了新中国的国际威望。美国人沃尔特·G.赫姆斯在20世纪60年代著有带着美国陆军官方性质的《朝鲜战争中的美国陆军——停战谈判的帐篷和战斗前线》一书中评论朝鲜战争时说:“在远东,从朝鲜战争中出现了两个比过去越来越强大的国家。其一便是韩国……另一个在战争中提高了地位的国家是中国。从中国人在整个朝鲜战争期间所显示出来的强大攻势和防御能力中,美国及其盟国已经清楚地看出,中国已成为一个可怕的敌人,它再也不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时的那个软弱无能的国家了。由于中国有取之不尽的人力资源和坚强有力的领导,因此它也在朝鲜战场上赢得了自己的声誉,而且看来会成为远东与西太平洋地区共产党的领袖。”从此美国不敢再轻视中国人民,在亚洲和国际事务中不得不把中国摆到适当位置。20世纪60年代越南战争中美国地面部队未敢越过北纬17°线,1971年中国恢复在联合国的合法席位,1972年美国第47届总统理查德·尼克松访华,1979年美国同中国建立外交关系,以至于今天中国在国际社会中发挥重大作用等,都有中国人民取得抗美援朝战争胜利这个重要因素的影响。


第二,打破了美国不可战胜的神话。美国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后资本主义世界经济上和军事上最强大的国家,然而在朝鲜战争中,在经济贫穷、军队武器装备落后的中国人民和朝鲜人民面前,却碰得头破血流,遭到了惨重失败。美国人自己也承认这场战争是美国自独立战争以来历史上第一次没有胜利班师的战争。这场战争的结果表明,为了维护国家安全,为了维护世界和平,即便是弱国也能打败强国,装备劣势的军队也能打败具有优势现代化装备的军队。这不仅对中国具有“恐美病”的人是极大的教育,而且对亚洲和世界人民反对帝国主义和殖民主义的民族解放斗争也是极大的鼓舞,影响了20世纪60年代亚非拉地区风起云涌的民族民主革命运动。


第三,中国人民抗美援朝战争的胜利维护了东北亚地区的长期和平。中国人民抗美援朝战争的胜利,不但保卫了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保卫了中国的国家安全,极大地鼓舞激发了中国人民的爱国热情,有力促进了新中国成立初期国民经济恢复的顺利完成,为中国进行建设争取了长期的和平环境,而且使东北亚地区保持了自朝鲜停战以来近60年的长期和平环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