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时的我们很年轻 正文 第五部分(13)

步兵生于1987 收藏 1 1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77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778.html[/size][/URL] 一直到大三学年结束,馨儿和龙三也一直没钓到马子。不知何时开始,至少在我们那个学校,如果说大学时代没有处过对象,说的文艺一些,就是大学生活不完美,说的直白一些,会被大家集体鄙视。 谁都有虚荣心,哪怕是这种事情,逼到一定份上之后也能导致平时不招灾不惹祸的人失去理智。馨儿和龙三就有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778.html


一直到大三学年结束,馨儿和龙三也一直没钓到马子。不知何时开始,至少在我们那个学校,如果说大学时代没有处过对象,说的文艺一些,就是大学生活不完美,说的直白一些,会被大家集体鄙视。

谁都有虚荣心,哪怕是这种事情,逼到一定份上之后也能导致平时不招灾不惹祸的人失去理智。馨儿和龙三就有些憋不住了,谁也不想遭人鄙视啊,就算这风气不很正,但当大部分人都朝着一个不正确的方向前进时,不正确也就变成了正确。

因此,他们决定,要趁着大学时代最后一年努力上演一次惊天地泣鬼神的黄昏恋。

说到我这两位室友,他们不是没有优点,他们长得不可谓不帅,他们更不是那种闷葫芦性格。他们要是纯学工科的出身,像那种和尚专业,钓不到马子没人怪他们。问题是他们在经管学院,整个学院都是女生多男生少。

在我们营销专业,以二十二比五十九的男女比例来看,专业里应该不乏剩女,但绝不可能存在剩男。谁承想,外学院的一帮学理工科的家伙们竟然把我们这儿的女生都钓走了,很多还是老牛吃嫩草,早在大一的时候老牛就一点儿嫩草没给我们剩。有时候真觉得特别的恨,我都有对象了我也看不过眼,肥水都流到外人田里去了,本专业的男同学真不是一般的衰。

眼看着馨儿和龙三这两个剩男整天憋得狼哇的,我都不敢在他们面前提起莹煜。天天一口锅里搅勺子,一张铺上睡觉,甚至都是同一时间去拉屎,我太了解他们了。就这俩货,别看他们面对莹煜时一口一个“嫂子”这么叫着,可那眼神绝不应该是两个小叔子面对大嫂时该有的。这也就是兄弟,要换个人敢这么看莹煜,我非断了丫挺的子孙根不可!就算没那个能力也要拼死保卫我的爱情,为了不要那顶绿帽子,我宁可连脑袋也一起不要!

对兄弟又不能不管,怎么办?只好帮着想办法啦。

开始的时候找傻强,看看傻强那里有没有合适的人选。后来实地一考察,证明这个做法不是一般的扯淡。就傻强那种和尚专业,能有个女的都不错了,就算有,也被瓜分完毕了,就算长得跟钟馗似的,也都找到如意郎君了。去理学院找对象,你莫不如去寻找属于所谓“宇宙第一强国”自己的历史。

后来找金融系的黑哥,黑哥的反应跟傻强比起来真差了不止一星半点,到傻强那里傻强至少还带着我们逛了一圈,到了黑哥那里,黑哥直接否定:“手头要真有合适的,我们兄弟还留着呢,还能留给你们这帮外来户?”

后来,龙三说:“以前听说中国男女比例失调,我还不信呢,觉得怎么着也能娶个媳妇吧,现在我信了,由不得不信啊,那句话真不是扯淡啊。”

馨儿说:“我就不明白,干嘛要重男轻女呢?光知道儿子能给传宗接代,可也不想想,这世上要都是男的,你更没法传宗接代啊,现在问题已经初步显现了,最起码的,我和龙三就是重男轻女封建思想的受害者。”

我说:“少抱怨两句吧,爱情是自己找来的,不是抱怨来的。你们成了剩男也不能全怪重男轻女思想,你们要是自己早上心,早就有成果了。”

馨儿和龙三异口同声说:“饱汉不知饿汉饥。”

对这俩不领情的货我很生气,但兄弟终归是兄弟,他们的事情我不能不管。最后,只能去找彤彤和秦怡了。

这两位小姑娘可能一直暗恋着傻强,似乎也不太在意馨儿和龙三这档子烂事。她们也没必要在意,不过是淡如水的交情,充其量算朋友的朋友。但是我出面,她们应该帮忙。

那时候她们都在准备考研,整天忙得焦头烂额。我想起来傻强好像也要考研,按说我也应该向朋友们看齐,不过当时真没想过考研的问题。我要想考研,就得跨专业考,考本专业的研究生根本没有可能,就连秦怡也准备考法律呢。我最打怵的就是跨专业考试的加试,据说不是一般的难。对这种事我早就放弃了。

眼下最操心的,是顺利通过剩下的专业课期末考试,尽量得学分,通过毕业论文;业余时间,帮着兄弟关注一下找对象的问题。

有一天,工商系和会计系同在一个楼层上课,我在走廊里堵住两个会计系的大美女。既然是帮别人办事,索性直接入正题,要是我自己办事,我怎么着也得先拐弯抹角一阵子。

“两位姐姐,咨询个问题。你们班级或专业或系里还有剩女吗?”

彤彤和秦怡面面相觑,显然被我问愣了。说起来,她们甚至都不知道我和莹煜那档子事。这怪我俩,在明面上我和莹煜向来很低调,和我熟识的一帮坏小子倒是知道我俩的事情,但像彤彤和秦怡这样大门不出、二门不入、一心只读圣贤书的淑女,真不知道我已经有对象了。我问出那个问题后,彤彤竟然嗔怪地看了我一眼,教训道:“整天让我帮你写作业就算了,现在居然还想打这种坏主意?”

“彤彤姐,你误会啦,不是我要找剩女,是我朋友想找。”

“你朋友?这算什么朋友?你看看你交的那些狐朋狗友。”

“喂,彤彤姐,不能这样说吧。”

“怎么不能这样说?宝文,马上要毕业了,你该有个打算了,到底是想考研还是想就业,不管选哪种,你都得掌握一定的专业知识吧。整天就是这些打算,作业也不好好写,大一大二你这样做还可以理解,可你现在已经大四啦。”

哎呀我去,这就是我的彤彤姐啊。

秦怡咳嗽了一声,显然也要发话,不过时隔多年,我俩的位置早就互换了。当年的我略显自闭,当年的她十分泼辣;现在的我十分之贫嘴,现在的她是笑不露齿的淑女。所以,这次是我先开火:“怡姐姐难道也想给我当指导员?我说过我从小就是个努力学习、热爱劳动、德智体美全面发展的模范少先队员,长大了也是个积极学雷锋做好事、执行五讲四美三热爱的优秀共青团员,也就是党组织目前还看不上我,要不然我早就加入组织成为有理想、有文化、有素质的青年党员了。所以说……”

“宝文啊,一定要听话,彤彤说的没错。”

我晕。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