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时的我们很年轻 正文 第五部分(12)

步兵生于1987 收藏 1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77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778.html[/size][/URL] 我的剧组打杂生涯和龙套生涯结束了,我回到学校继续当学生。 每次开学,心情都很复杂,感觉还没休息够就又要天天在教室磨板凳了,也没吃够父母做的饭菜;可是又一想,能再次和狐朋狗友们聚在一起,吃吃喝喝、吹吹牛逼、泡泡坛子,也挺好。 并且,我又能见到莹煜了。在火车上我就想,莹煜是不是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778.html


我的剧组打杂生涯和龙套生涯结束了,我回到学校继续当学生。

每次开学,心情都很复杂,感觉还没休息够就又要天天在教室磨板凳了,也没吃够父母做的饭菜;可是又一想,能再次和狐朋狗友们聚在一起,吃吃喝喝、吹吹牛逼、泡泡坛子,也挺好。

并且,我又能见到莹煜了。在火车上我就想,莹煜是不是已经到学校了?

我在沈阳下火车,到大商场给莹煜买了一个礼物,是一个胖乎乎的小肥猪储蓄罐。当时也不知道莹煜喜欢什么,就觉得女孩子差不多能喜欢这种胖乎乎的东西,所以就花钱买了一个。买小肥猪用的钱是我自己挣来的,可不是冲家里要的,这个意义非同寻常。我刘宝文也能凭自己的本事挣钱了,并用挣来的钱给将来的媳妇买了个礼物。

我好像忘了我也应该给爹妈买些礼物,那时候到底咋想的呢?反正现在是绝不会犯那种低级错误了。长大了,上班了,再回家时要是空着手爪子,就算是亲爹亲妈也会挑理的。

我还给莹煜买了一些她喜欢的零食。我想这又是一个令爹妈多心的举动。我甚至都不知道爹妈喜欢吃什么。现在我知道我爸爱吃优质苹果,我妈爱吃什么我仍然不知道。

谈到给父母的礼物,还有一次小误会。记得那是上班后第一次休假,我已下了火车,正在廊坊市内转悠,我想给我妈买些好吃的带回去,但我实在不知道我妈爱吃什么,于是我打电话回家问我妈想吃什么。自从她得了腰间盘突出后,她就很少出门了。结果我妈的回答竟然是我给她买什么她都爱吃。

这时候我忽然想起我帮我妈买的另一个礼物——小巴图。小巴图是一只胖乎乎的小狗,啥品种我还真不知道,我对狗没研究,只知道这种狗永远长不大,能在手里捧着,特可爱。我想让小巴图陪着我妈,给她解解闷,省的她一个人躺在床上养病孤单,我爸还没到退休的年龄,每日朝九晚五的上班也不能在家陪她。我就告诉我妈说我给她买了一只小狗。

结果我妈说:“你知道妈妈不吃狗肉。”

我妈妈的汉姓是关,满族老姓是瓜尔佳,我身上那点儿满族血统就是娘家给的,不过我身份证上是汉族,有个少数民族母亲,我却一辈子没享受过国家为少数民族制定的优惠政策,想想确实挺吃亏,但也比较淡然。在这方面我是很看得开的,我觉得政府再怎么给我照顾,我自己不努力的话也白扯,到了啥时候都是自己努力奋斗最重要。

扯远了,我得说说我妈之所以说那句话,是因为满族人从来不戴狗皮帽子,忌讳吃狗肉,甚至都不打狗。这是一场误会,但也无伤大雅,我妈可能也是在病床上幽默了一把,总之我们后来谈到这件事还忍不住大笑。我妈很喜欢小巴图,像所有儿女不在身边又养了一条狗的老太太一样,她管小巴图叫“老儿子”,我是她大儿子,得,小巴图成了我的小弟了……

总之,念大学那会儿我就没想到要用我自己挣来的钱给父母买些礼物,只想着该给日夜思念的莹煜买礼物。当然,这也算是进步了,以我那典型的独生子品性,我能想起来给旁人买礼物,证明我心里终于容得下其他人了。

当时,坐在城际公交车里,我那个激动啊,我都能想到莹煜看到我给她买的礼物时会是什么样子。虽然我们吵过架,甚至寒假前马上要分开了还吵了一架,没等和好就各回各家了,呃,她回家,我去剧组打工。但是我觉得她应该已经原谅我了,我给她买了一个胖乎乎的小猪储蓄罐,又给她买了一大堆零食,她就算还生我的气也应该消气啦。

我没想到一向好脾气的她会那样对我。

“没回家!没说你去哪儿!手机始终关机!也不上QQ!连春节也没联系我!你知道我多担心吗?!”

原来一向细声细语的莹煜也能喊这么大声,我耳膜都快碎了。当时我一手捧着小肥猪储蓄罐,一手拎着一大袋她爱吃的各种零食,我本人笑容满面。按照我的想法,她应该很高兴。我万万没有想到,她会冲我喊这么大声。

“煜?还生我的气呢?煜啊,你看我给你买的小肥猪,还有,上好佳,喜之郎果冻,沙琪玛,德芙巧克力,营养快线……”

“生气!很生气!”

“煜,别生气了,吃些东西就不生气了。”

我撕开零食包装,开始喂莹煜吃零食。我看得出来莹煜已经消气了,之所以板着脸可能只是想给我一个教训,让我以后别再气她。我确实气她了,我对学习总是心不在焉的,待人总是大大咧咧的,在她面前像个永远长不大的孩子,她要是说我两句,我会一贫到底。有时候我像她弟弟,有时候我像她儿子,而她需要我为她提供一个可以让她依靠的肩膀,她需要我是一个能够给她带来安全感的男人。就这样,矛盾产生了。而似乎也正是这样,矛盾往往会很快化解。

那天,过了没到两个小时,天还没黑呢,我俩就又开始起腻,当然,是看准了整栋教学楼也没多少人。那天是正月十五,那年二月中旬才是年三十。当天下课后,家在本地的都回家吃汤圆了,家不在本地的也都出去快活了。那年正月十五晚上开始下雪,谁也没想到雪能下那么大,我们生在关外也从没见过那么大的雪。到最后教学楼门口被大雪堵得死死的。

我俩紧紧相拥,在教室里过了一夜。不是一般的冷,也不是一般的甜蜜。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