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史第二季

读史第二季(古体):

读史之六

汉高鼓余勇,被围白登山。

军中无李牧,阵前少蒙恬。

英雄识时务,认怂不羞惭。

阏氏颜色好,全凭买路钱。

(据《史记•匈奴列传》记载,刘邦征匈奴,亲率前锋,轻兵冒进,被冒顿单于围困于白登山。刘邦无奈,派人送给冒顿的阏氏(正妻)厚礼。阏氏劝冒顿网开一面,刘邦所部才得南归,与大军汇合。)


读史之七

汉家青史上,计拙是和亲。

实送保护费,虚言嫁美人。

鹰狼难喂饱,天骄岂能驯。

儒生第一策,夷夏即不论。

(唐•戎昱《咏史》云:“汉家青史上,计拙是和亲。社稷依明主,安危托妇人。岂能将玉貌,便拟静胡尘。地下千年骨,谁为辅佐臣。”余以为不然。名为和亲,实为纳贡,并非托命于妇人。所谓“计拙”者,虽交足保护费,而边患犹在也。“明夷夏之辨”为儒家的理论支柱之一,娄敬献策和戎,即知为了参政,原则也可放弃。宋明士大夫之软骨头,渊源久矣。)


读史之八

当年曾被项羽欺,今有戎狄来觊觎。

夫君已死谁做主,妹婿虽在枉情急。

卑辞推却咸猪手,厚币保全五彩鸡。

众家小弟齐解劝,大嫂不必太戚戚。

(吕后当国之时,冒顿单于向其求婚。吕后大怒,欲击匈奴,但群臣中只有樊哙愿意替吕后出气,议遂不行。卑辞厚币敷衍单于了事。)


读史第九

文景颇草草,纷繁事不少。

吴楚怀不逊,匈奴常袭扰。

细柳故垒在,射虎事已渺。

复仇不言迟,惜哉将军老。

(文景之世,务在修养生息,且内部关系调整未毕,不得兴兵向北。然何代无敢战之士?惜哉不遇其时也!)


读史第十

景帝三冤臣,晁错不顾身。

條侯怏怏死,临江苦命人。

喋血吴太子,有弟假温存。

何以为仁圣,一彘最称心。

(汉景帝外宽内深,性格偏狭急躁,多疑残忍。前人言,景帝有三冤臣,曰大夫错,曰临江王荣,曰條侯亚夫。早年为太子时,一棋盘拍死吴王太子的事,还未计算在内。其对待梁孝王的态度,有意无意之间,也和郑庄公相类。然能以刘彻为太子,是独具慧眼呢,还是运气使然?存疑待考。不过其对周亚夫、梁孝王采取行动,都是为继承人考虑的。)


读史第十一

刑余之人中行说,满怀愤恨辞汉阙。

兰花也可任凌虐,枯草更随灰烟灭。

北度关山成燕雀,从此不见汉家月。

羊肉腥膻乳酪酸,胡歌无情北风寒。

弃如敝履无转圜,恩断义绝亦当然。

匈奴粗豪少谋主,国士众人仔细看!

汉家利害掌握中,不惟口舌夸英雄。

铁骑踏破萧关地,奇兵烧却回中宫。

王猛事业从此始,崔浩风流略与同。

负恩薄德两不提,弃人弃民总稀奇。

重耳不赦寺人披,故国反成蒲与狄。

最是汉文失策事,七宝宝刀赠仇敌!

(据《史记•匈奴列传》记载:“老上稽粥单于初立,孝文皇帝复遣宗室女公主为单于阏氏,使宦者燕人中行说(Zhōngháng Yuè)傅公主。说不欲行,汉彊使之。说曰:‘必我行也,为汉患者。’中行说既至,因降单于,单于甚亲幸之。”中行说辅佐了三代单于,“日夜教单于候利害处”,成为汉朝大害。有人言,中行说是“汉奸”第一人,余以为非是。中行说为国家所弃,在政治上和文化上已经是“自由人”,还好意思骂人家是“汉奸”吗?如父母弃婴孩,已是犯罪,将来也没权要求赡养的。豫让“国士众人”之论,亦与此同。中行说的行为,在道德上,无可指责。)


读史第十二

雄才大略汉武皇,应天顺人拓八荒。

匈奴有罪原该死,大宛无辜也遭殃。

军功赢得塞外土,封侯更使后学狂。

谁言华夏唯食草,当初最喜抢牛羊。

(汉武帝外事四夷,非一人之力也。设使民族无开拓之意志与逞勇斗狠之能力,刘彻就是杨广、朱祁镇的前辈,由伟大变为可笑了。人说农耕民族一定爱好和平,较少侵略性,不知从何说起。西有罗马,东有强汉,岂是爱好和平者?封侯事远,至今思之。)


[韵依十三辙。]

本文内容于 2011/8/16 12:41:13 被华夏戎狄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