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军阀集团 正文 第二节 何去何从

cdl1985 收藏 481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5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50.html[/size][/URL] 第三天早上,在心事的作用下所有人都早早的起来了;在昨天做手术的地方九个人坐在离帐篷十几米远的地方,沉默的望着四周的茂密的原始森林。最后还是陈雨德打开话题说道:“现在不管发生什么事,我们都要振作起来;过去经常听说有人郁闷的要自杀,我可不想我们当中有人走上这样的路!”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50.html


第三天早上,在心事的作用下所有人都早早的起来了;在昨天做手术的地方九个人坐在离帐篷十几米远的地方,沉默的望着四周的茂密的原始森林。最后还是陈雨德打开话题说道:“现在不管发生什么事,我们都要振作起来;过去经常听说有人郁闷的要自杀,我可不想我们当中有人走上这样的路!”

祝福德本来还郁闷的心情被陈雨德的话惊醒了,想到现在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可不能就有人想不开,于是答话说:“班长的话是对的,我们不能先自己先乱阵脚;现在最重要的是要搞清楚我们所处的年代。我发现从班长他们救的人的穿着和外形,我们可能遇到时空乱流了!”

听祝福德说到时空乱流这个词时,所有人都盯着他,祝福德看到大家的目光就知道要解释了。但是他也是偶尔在网上看到过,他也无法说清楚就简单的说道:“所谓的时空乱流就是说我们可能回到过去或者到达未来。从班长他们救的人和我们现在的环境来看,我们是回到过去的几率大!”

祝福德刚说完张一森救答话说:“你说的是真是假啊,如果是真的我们还能回去吗?”楚勇也问道:“真的是这样的话,那我们要回去的话还要多长时间啊?”最后张涛也问道:“老祝,你可不能开玩笑啊,我可是要回去结婚的!”

祝福德被他们问得也不知道怎么回答了,就在他想着怎么回答时,陈德华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说道:“祝副班长说的可能是真的,但是现在我们最重要的是自己亲眼看看外面的世界,才能知道我们的处境!”

“不管我们现在是处在什么时间、地点,首先要做的就是保护自己和我们洞库里的东西,要是被发现了我们就有危险了!”原来沉默不语的张涛说道。这时陈雨德他们才意识到他们的身份是当兵的,他们看护的可是军火!

这时陈雨德才想起来他救的人完全是一个包袱,毕竟是现代社会长大的杀了下不了手,不杀又不能保证孙忠文和孙雨贵能保守秘密!他实在不知道怎么处置就问道:“那他们两个怎么办,要不要这样。”说着好用手在脖子上划了一下。岳萌看到陈雨德要杀人了,便大声的对着陈雨德说道:“你干嘛啊,那是人不是你们平常打猎打到的猎物想杀就杀!”

所有人都被岳萌的声音吓了一跳,再看看孙忠文睡的帐篷没反应才呼出口气!听到岳萌这么说,大部分人也觉得这样处置不妥,便劝陈雨德放弃了这疯狂的念头!还在睡觉的孙忠文叔侄还不知道他们从鬼门关走了一圈。也许有人要问孙忠文两人怎么可能睡的这么死?这就要说了,陈加洋是搞药剂的,昨晚在孙忠文叔侄喝的水里加了后市的安眠药,古人的抗药性肯定是没现代人好的!

“不管我们遇到的是时空乱流还是其他什么事情,我们现在最应该做的就是找一个比较开放的镇子或者直接到最近的县城去打探情况,这样有助与我们做出最好的决定。”从昨天到今天一句话没说的杨以军插嘴道。新兵蔡克操也赞同的说道:“是啊,按照救的那两个人说的话现在应该是清朝的,我们没有辫子贸然出去是不行的。”

听到小蔡的话所有人才想起来,清朝可是有“留发不留头,留头不留发”的口号的!女的不碍事,可男的就倒霉了!

时间就在十一个人的讨论中慢慢流失了,还是陈加洋提醒说孙忠文叔侄就要醒了;才做出一个临时决定:

1、先把孙忠文两人送回去,顺便摸清他们的底必要时可灭口(岳萌强烈反对,最后大家以:我们自己安全为借口决定)。

2、派两人到最近的城镇,打听现在社会的状况,以便为将来的出路准备。

3、留下的人立刻准备在昨天找好的宿营地建立工事,为将来保证洞库不被发现做准备。

4、立刻清点洞库的物资,以便为将来准备。

5、立刻检查附近山头,看是否有人,顺便找找有没有他们那个时代遗留的物品。

6、立刻把洞库中所有的书籍、报纸、期刊、电子产品统一保存,防止泄密。

7、所有人的统一口径,防止孙忠文叔侄套话!

看着这些写在纸上的决定,所有人都沉默的坐着,还是陈雨德想起来这张纸可不能被孙忠文看到,他可是认识字的;虽然简体字他不认识,可不是所有汉字都是改变的!他拿出打火机把纸点着说:“这些事我们记在心里就好了,不要留下痕迹!现在我们分分人手做事情!”所有人想想用纸的确容易留下痕迹,也就把刚才的决定在脑子里想了一下,加深印象。陈雨德接着说道:“从孙忠文的口音来看我们还是在四川境内,就不知道具体方位,出去的人也要打听一下。”

祝福德接着说道:“我跟小蔡出去打探消息,因为我们俩的四川话说的是我们当中最好的。”

“那陈班长跟我、张涛、杨以军出去侦查地形吧!”张一森接嘴道。

陈德华也说:“我跟加洋、岳萌就不拖后腿了,就留在这里帮楚勇、陈俊清点物资了。”众人也觉得说的有理,毕竟他们不是军人外出的话身体素质肯定受不了。

最后所有人都有任务了,陈雨德才想起来要先把孙忠文叔侄送回去就说道:“我跟祝福德先把孙忠文送回去,你们准备一下我们回来就行动!老祝,我们回去取点装备再送他们。”说完就走向孙忠文在的帐篷。其他人也都起来做自己的事了。

虽然大家决定送孙忠文叔侄回去,但是在陈雨德心中根本就没想让他们活着回去;先前救人只是习惯使然,等他回过味时就决定灭口了!于是他在说完话后就拉着祝福德回洞库取装备了。

在回洞库的路上他对祝福德说道:“我不打算让孙忠文叔侄回去,等半路上灭口!你同不同意?”祝福德听到他的话一点也不吃惊的说道:“我就知道你会这么做的,老实说我也不知道怎么办;他们虽然不是我们那个时代的人,可他们终究是中国人啊;感情上我不同意、理智上你的做法又是对的,我真的不知道!”

陈雨德听了祝福德的话也不知道说什么了,两个人都一声不吭的走着路。回到洞库时,祝福德想想又对陈雨德说:“班长,你看这样行吗,等我们到孙忠文的村子时,看看情况再决定;说不定我们还要用着他们的!”其实陈雨德心里也不好受,毕竟受“军队是人民的军队,人”,“人民的利益高于一切那么多年”教育这么多年。陈雨德最后叹了一口气说:“到时候再说吧!”

两个人讨论归讨论,手上的动作一点也没停,都在收拾装备。防止再遇到野猪之类的大型野兽,也是为灭口做准备陈雨德把八一杠放下,又从仓库中组装了一挺五六班用轻机枪,还多带了两个弹鼓;祝福德看到他这样带装备也猜到他的想法了,踌躇着多带了几个弹夹还帮他带了两个弹鼓。等陈雨德收拾好东西看到祝福德带的东西也知道他知道自己心里的想法了,也就没说什么。等两个人收拾好到临时的营地时,孙忠文跟孙雨贵已经醒了,陈加洋正在帮孙忠文换药跟绷带。等换好后陈雨德对孙忠文说:“不好意思啊,兄台我们还有事情要做的,只能把你送回家修养!”孙忠文也知道人家不想让他知道太多的事情,也就顺水推舟的说:“没关系,山野之人耽误诸位做事了。剩下的伤我自己还是有把握治好的的!”

这时陈加洋过来说道:“这位兄弟,你的伤恢复的不错很快就能好的;还有就是缝伤口的线你不必在意到时间它会自动脱落的,在伤口未好钱不要沾水。”孙忠文点点头表示知道了,同时还对陈加洋说道:“谢谢大夫提醒,我记住了。”他对着众人抱拳说道:“谢谢诸位,本人无法报答诸位的救命之恩,但本人在此立誓:如若诸位需要本人之处,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看着孙忠文说话的样子,陈雨德知道想杀他灭口一定不能让大家知道。他看了看祝福德,祝福德看了看他俩人都没有说话。这时孙雨贵说道:“叔,要回去快点啊;村里的人不知道有多着急了。”陈雨德也接口道:“时间不早了,我们还是走吧!”于是陈雨德和孙雨贵抬着孙忠文,祝福德在前面开路就走了。一路上因为陈雨德和祝福德都有心事,对孙忠文叔侄的问话有一句没一句的应答着。

不得不说在山里走路对一个出门就用汽车的平原上长大的人来说是一个艰难的事。这不,才走了大概六七里路陈雨德跟祝福就累的受不了了。最后还是孙忠文看出来了就说:“兄台,我看你们累了,还是先休息然后让我自己走吧?”陈雨德知道自己跟祝福德的确累了,也就对祝福德说:“老祝,休息一会吧。顺便把事情做一下!”

祝福德听到这句话时心里一紧,知道陈雨德还是要灭口,他脑子里也蒙了。就在陈雨德还在等祝福德的回答时,忽然听到一句:“文叔,看到你没事真的太好了!”陈雨德朝着声音的方向看去发现有几个人朝他们边跑边喊,陈雨德知道他现在没法下手了,下手也要等到那几个人到了在下手,也就悄悄的把子弹上膛,保险也打开了。

等那几个山民到了时,才发现他们看上去赶了很长的路一样浑身都湿透了;陈雨德也偷偷的运动到合适的位置,就在他准备开枪时一只手按住他的扳机;他转过头才知道祝福德不知道什么时候到他身边了。祝福德看着他说:“听听他们说的话,我们将来的出路有了。”陈雨德这才注意的听,从他们的对话中知道孙忠文的村子受到土匪威胁了;陈雨德想想也是,如果这次把那些土匪全消灭,他们就可以暂时留在村子里,这样的话说不定还可以把他们的户籍解决掉。

于是他拉着祝福德走过去插嘴道:“孙兄,有什么我们可以帮忙的?”孙忠文正在为土匪的事烦心,再说他也不想把陈雨德他们牵连就说道:“没事,只是些土匪,我们自己能够解决的;大不了每个月多交点粮食跟银两。再说你们救了我已经麻烦了。”祝福德看到孙忠文不想说,就能对他说:“孙兄,你不必担心我们;区区一些土匪我们还是不放在眼里的,再说了我们有洋枪的。”孙雨贵早就对陈雨德他们的洋枪眼热了,但他知道一杆洋枪的价钱也是很大的就没像陈雨德他们提起。这时看到陈雨德他们想帮忙也就说道:“叔,陈兄弟他们有洋枪再加上附近村子的青壮可以把那些土匪赶跑的;这样我们就不会再受欺负了!”陈雨德也加油的说:“是啊,孙兄不必为我们担心的。”

孙忠文看了看孙雨贵等人有看了看陈雨德跟祝福德,叹了一口去说:“罢了罢了,为了乡亲我再厚颜相求了陈兄了。”说完他就向陈雨德、祝福德解说起这些土匪。原来所谓的土匪包括三部分一部分是那些被淘汰的官兵、还有就是官逼民反的类型、也有一部分是地主恶霸招的那些地痞流氓。 这三部分土匪经常为地盘争斗,每次都有死伤,于是都开始拉人上山;土匪也不知道从那知道孙雨贵的枪法好就要拉着去还可以少收三成保护金,还说如果不去就灭了村子。

本来孙雨贵为了乡亲已经答应去的却没想到土匪还让他们送姑娘上山,这下捅了马蜂窝了;附近几个村子只有孙忠文读过书还做过官,大家都把他当主心骨了,都让他拿主意。孙忠文本来是准备今天跟土匪谈判的,却受伤没赶上,土匪以为他们不肯也不听孙勇、孙雨华解释就回去了,土匪还说要灭了村子。

听了孙忠文的叙说,陈雨德、祝福德也有点懵了,感情他们救人救出事了。陈雨德先回过神对孙忠文说道:“孙兄,你不必介怀;昨天若不是你们相救我们肯定受伤,还可能丧命。这次土匪的事可以说也有我们的原因,我们会帮你们的!”祝福德也说道:“是啊,现在最重要的是告诉我们土匪的数量和他们的装备怎么样就是有多少条枪,还有就是他们到达村子的时间?”

这时后来的一个青年说道:“那些土匪大概有一百多人,就不知道来多少人,快枪也就十几条,剩下的是火铳跟大刀。他们到村子大概还要四天。”听完青年说的话,陈雨德跟祝福相互望了望,俩人在心里都在说:土匪装备挺好的啊。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清末的四川虽然有制造局,但是只能生产简单的单发枪和部分子弹,就是这样的枪基本上被新军十七镇用了,流落民间的非常少。在这伙百十人土匪就有十几条快枪就很不错了。这说明这伙土匪不是背后有人撑腰就是一方豪强的私兵。这就要俩人好好思量了。

陈雨德、祝福德想了想既然答应人家帮忙了就的帮啊,于是祝福德问道:“从这到你们村子大概要多长时间?”还是刚才的青年回答说道:“半天时间,我们是起早来的。”陈雨德这时把祝福德拉到旁边说:“老祝,我们带的弹药不够,人手也不够的,还是先让张一森他们一起吧。这样正好把我们都带出来,将来好让孙忠文帮我们把户籍搞定。”祝福德想想也是就同意了。

孙忠文看到陈雨德俩人到旁边说话还以为他们不肯帮忙了,正着急就看到俩人回来了,只听到陈雨德说道:“孙兄,土匪人多就靠我们两人肯定不行,我想回去叫上剩下的人,顺便补充弹药,你能不能让这些年轻人包我们背弹药?”孙忠文本来以为他们不愿意帮忙,现在人家愿意帮忙了只要青年人出力气那有什么不行的,孙忠文就对那几个年轻人说道:“你们几个先帮恩公他们去搬东西,搬东西时要小心。”说完又对陈雨德说道:“诸位的恩德,孙家村跟附近村民末齿难忘请手我一拜。”说着就要起来下拜,陈雨德连忙按住他说道:“孙兄不必这样,我们也是适逢其会吧了,再说区区土匪我们还是能对付的,当然这要村子的青壮帮忙!”

孙忠文听到要人帮忙就把刚才说话的年轻人拉过来对陈雨德说:“这是小侄孙雨堂,会一些武艺,有事尽可吩咐他做!”陈雨德听到年轻人会武艺就问:“不知村子里会武艺的人多不多?”孙雨堂没等孙忠文说就回答说:“山里人都会一点的,防身用啊!”陈雨德这才想起现在可不是后世,在后世“有事找警察”都是常识了,武艺只剩下锻炼身体了;但是在现在别说警察就是联防队员都没有的年代武艺可是防身的最好手段。听了孙雨堂的话,陈雨德就说:“那村子可以有几人能跟土匪打斗的?”

孙雨堂听到这话还以为陈雨德怕人少就在心中嘀咕:“刚才还说是区区土匪,现在就担心人手不够了!”但是他可不敢说出来;他还等着这些人的快枪对付土匪的快抢呢!他就回答说:“一二十人还是可以的,再加上别的村子大概有六七十人上下。”陈雨德跟祝福德一听有这么多人不用他们全出动土匪也能消灭,最不济也能打散了。陈雨德刚开口祝福德先说话了,说道:“好的,那我们先去搬点弹药。”他说完就拉着陈雨德往回走,边走便回头对孙忠文说:“孙兄,请你让这些年轻人跟我们回去搬点弹药,我们两人背不了太多!”

孙忠文听到这话就对刚才的几个人说:“还傻站着干啥子,快点去啥!雨堂啊,对人家尊重一点,知道吗!”孙雨堂听到孙忠文的话就对几个人说道:“阿贵留下照顾叔,其他人跟我去背东西。”说完就跟着陈雨德、祝福德走了,其他人一看也就跟着去了。孙忠文看着陈雨德俩人走远才念念有词的说:“这下,村子以后就安宁了;陈兄利用你们实在是迫不得已,等事情了结我定向俩位赔罪!”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8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