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史第一季

华夏戎狄 收藏 2 67
导读:[size=16][color=#FF0000]读史第一季[/color](古体): 读史之一 冷眼楚汉两相争,英雄不过逐利行。 股票成灰悲韩信,护食中箭叹刘生。 泥水自污萧丞相,留侯佯慕遗世情。 喜鹊乌鸦皆议论,独缺枭鸟叫一声。 (吾观汉初诸人,皆以保住“胜利果实”为第一要务。韩信之怨望,刘邦之辛苦,萧何之伪贪鄙,张良之假清高,令人莞尔。史迁云:“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信矣。) 读史之二 亡秦灭楚终称雄,亭长心思似祖龙。 咬牙切齿刑白马,慷慨悲凉唱大风。 领袖南

读史第一季(古体):

读史之一

冷眼楚汉两相争,英雄不过逐利行。

股票成灰悲韩信,护食中箭叹刘生。

泥水自污萧丞相,留侯佯慕遗世情。

喜鹊乌鸦皆议论,独缺枭鸟叫一声。

(吾观汉初诸人,皆以保住“胜利果实”为第一要务。韩信之怨望,刘邦之辛苦,萧何之伪贪鄙,张良之假清高,令人莞尔。史迁云:“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信矣。)


读史之二

亡秦灭楚终称雄,亭长心思似祖龙。

咬牙切齿刑白马,慷慨悲凉唱大风。

领袖南军周勃事,运筹帷幄数陈平。

血酬独能承帝业,当初雍齿最有功。

(刘邦虽贪婪,亦能审时度势,推恩功臣。三王虽死,而雍齿得侯,使诸将知血酬可以兑现。白马之盟,实盟列侯之“宪法权力”,完成刘氏与功臣之利益捆绑。故曰,安刘氏者,以雍齿为先。)


读史之三

王侯本无种,将相起闾间。

流氓兴汉业,竖子覆秦天。

殷民顽劣甚,楚卒更难缠。

可怜骊山土,不解一愤然。

(时儒教未兴,下民不耐欺压,更不认同“劳力者治於人”之宿命。但凡有机会,即拔剑而起。呜呼,民族之勃兴,岂非“造反有理”之功耶?)


读史之四

兴亡天下事,得失寸心知。

法家为镜鉴,孔丘亦非时。

黄老竟有成,王霸杂用之。

民是倔毛驴,皮鞭不可恃。

(黄老清静无为何也?少剥削一点是也。王霸道杂用之何也?偶尔露峥嵘罢了。这是与当时的民族性相关的。统治者岂不多欲?可是知道百姓不太好惹,只好忍着算了。)


读史之五

死人死马相枕籍,武皇开边意未已。

闾左荒疏壮士少,田间草盛豆苗稀。

大将逃亡娇儿死,老来忧愤不堪提。

一纸轮台真解事,拣选霍光两相宜。

(汉武帝穷兵黩武,社会到了崩溃的边缘。能改弦更张,亡羊补牢,实是家国之幸。然其心路历程,当极尽坎坷。轮台诏开罪己诏之先河,以武帝之性格,做起来是,要多难,有多难。霍光是霍去病的异母弟,选他监国摄政,对于军功集团有了交代。霍光沉稳持重,选他执政,对于民众的和平呼声,也有了交代。这就是“两相宜”。)

[韵依十三辙。]

本文内容于 2011/8/16 12:46:59 被华夏戎狄编辑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