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捍卫者 正文 第十八章 3000米集结速降

叮格009 收藏 0 7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39.html


第十八章 3000米集结速降

北京。国防大学。

这个被誉为中国军队核心智库和高级人才库的学府,每当国际国内发生与军事有关的重大事件前后,这里都会将星云集。三总部首脑、各路“诸侯”及高级军事研究人员,还包括少数友好国家的军方要员们,在这里围绕时局及焦点、热点问题进行研讨。

墨尔本大赛出人意料的开局形势,诱发了各国军事界长期存在的两种战略观的激烈争论。虽然目前形势尚未明朗,但唇枪舌战却已经在各个层次上达到白热化的程度。对立双方对问题的分析莫衷一是,各抒已见,使争论充满了火药味儿。

这是一个看不见的赛场,它始终伴随着特种作战的发展而不断地向意识深层扩展,影响着各国首脑们的战略决策。

钟子奚本来不想卷入这种争论的漩涡之中,因为在他看来,一切都是无可争辩的,无需白费口舌。或者说,他压根对大赛的开局就不感到特别的吃惊和意外,并且对最后的胜负有充分的把握。所以,他事先向魏明浩首长请假,想“退避三舍”,但魏明浩首长执意要他到会,他不好再推辞,便硬着头皮从玄天寺赶回北京。

研讨会已经开了半天,钟子奚竖起耳朵听了半天。尽管他一言未发,但是谁也没有忽视他的存在,因为,他属于一种战争观、战略观的集中代表,是不少言论指向的靶心,他是以“不可思议的人物”而著称的。

一向对天狼的训练方向和训练手段保留不同看法的几位高级研究员,在上午的发言中措词相当激烈。因为在他们看来,天狼的8个满分,并不能证明就是潜能开发的必然结果,更不能证明现代科技训练及作战模式就此终结。没有长鞭330和鹰眼瞄准镜卓越的技术性能,天狼队员即使有通天的本领,也不可能靠投掷石块打出8个满分。假设天狼在本次大赛所有项目都是满分(谢晚辈吉言,钟子奚心里说。),这也不能成为从根本上改变我军训练及作战模式的依据。潜能开发只能是训练的一种手段,针对少数人,而不能成为一种模式,针对所有人。全军只有一个东方战龙,指望通过潜能开发培养成千上万个东方战龙,这可能吗?恐怕连三岁小孩也不相信。相反,高科技兵器、装备则是可无限复制的,并能被成千上万人所掌握,这已是不争的事实。几百年前,我们的祖先曾经用他们的血肉之躯抗击外敌的坚炮利舰,血淋淋的惨败在向人们昭示了什么?我们难道无视那段悲惨的历史吗?所以,得出的结论是:天狼目前的训练模式不是前进,而是倒退。

处于高层决策圈里的人物大都如此,对问题的争论必须深思熟虑,旗帜鲜明,虽然言辞激烈却极少掺杂个人感情。因为,他们深知自己每一句话的份量,他们的观点将直接影响部队的训练和发展方向,甚至影响未来战争的胜负。

他们执掌着一支百万大军。

这几个言辞激烈的高级研究员都是总参近期脱颖而出的后起之秀,年轻、博学、精力充沛,话语中难免有偏执的成份。钟子奚在他们的心目中是个老古董,不知道从哪里来的,也不知道成天都在干些什么,人们传得倒是很玄,说他有两百来岁,知天知地,无所不能,但他们谁也没有亲眼看见过。

然而,并不是在场的所有人都是持这种看法。多数人是想听听钟子奚的解释之后再作出自己的判断。一来墨尔本的比赛好戏还在后面,现在下结论为时尚早;二来他们对钟子奚的那套训练方法也若明若暗、将信将疑,他们还需要更多的事实来证明孰优孰劣。

魏明浩呢?作为总参1号首长,作为研讨班的轴心人物,他得尽量使自己保持中立。他始终不露声色,使人很难察觉他的内心倾向,扮演这种角色他很在行。常常有这样的事情,一项酝酿很久的方案,只有当他用命令的口吻讲出来的时候,人们才会知道他的思路,而这时候,他已经有了说服任何人的充分理由了。显然,在今天的研讨会上,他心里依然是有数的,但除了钟子奚,没有人知道他是怎么想的。一上午,他一面喝着茶,一面表情轻松地听着,好一派大将风度。

像这样的唇枪舌战,钟子奚经历得多了。打从他出山以来,就没有摆脱过各种言论的攻击,有幸的是,来者多数是善意的,明火执仗的,加之他自己的步子走得较稳妥,没什么把柄,因而风浪总算是闯过来了。他相信这是必然趋势,事实最终要证明走下去是正确的。对于少壮派激烈的言论,他毫不介意,有些话也许根本就没有听进耳朵里去,你讲你的,我做我的,不想听的时候就端坐如石,练起功来,让意念进入到另外一个境界之中,这也叫做“惹不起,躲得起”。

但是,现在他多少得有个交代才行。魏明浩开始点将了。

“一个上午,再加上下午的一个多小时,大家讲得有声有色,要说的差不多都说了,我看咱们的主角也该亮亮相了。钟老前辈,解铃还得系铃人,这个圈儿怎么画得圆,要看你老的功夫了。”魏明浩微笑地看着钟子奚说道。

钟子奚站起身来说道:“我看现在还不是画圈的时候。天狼尚未完成全部训练任务,再过一年,各位会看到一个圆满的句号的。至于眼下的问题,是不是先放一放。刚才,老夫通过遥视看到了墨尔本第二个项目的比赛正在进行,我建议咱们来一点直观的东西,看看卫星实况,那一定会有助于我们进一步的讨论的。”

“看来比赛情况一定令人鼓舞,这是一个很好的建议,好,暂时休会,咱们都到视听中心去,这也叫做边实践、边总结、边提高,哈哈!”魏明浩饶有意味地朝钟子奚笑了笑。钟子奚心领神会,暗露喜悦之色,心想,总算免去了一番口舌。


这边论战未果,那边鏖战正急。

墨累河正好流经2号比赛区域,就在峡谷丛林间乱跳乱窜。河道弯弯曲曲,河面狭窄而又陡险。往日,这里是探险漂流者们云集的理想场所,现在成了各国特种部队的精英们一比高下的舞台。

10公里武装越野比赛的设计有相当高的难度。参赛者在多条复杂的机动线路中,将遇到一连串棘手的问题。首先,必须从5000米的空中运载机上跳下,以最快的速度落到陆上行进的起点,这需要有娴熟的定点降落技巧,还要能够对付峡谷中变幻莫测的气流。然后是负重25公斤的10公里的山路行进,中间要设法两次跨越狂暴的墨累河,翻过一道百米高的断崖,穿过800米的沼泽地,这既需要有速度,又要有足够的耐力。此外,沿途设置了雷区、陷阱和潜伏哨等等。就是说,从起点到终点,比赛的成绩是以时间、机动的隐蔽程度和队员的“伤亡情况”三个方面的指标来综合评价的,其难度可想而知。

墨尔本时间上午9时,笼罩在峡谷中的浓雾还没有散去,比赛准时开始。

分在一个小组的8个参赛队提前到达布罗肯希尔机场待命,他们将按照抽签顺序前后间隔20分钟依次进入赛程。

走过天狼待命点时,伯里克注意到天狼队员中有三个在打瞌睡。他走到东方战龙跟前,一面击掌致意,一面关切地问道:“今天可是个体力活儿,你的人好像无精打采,怎么回事儿?”

“大概是昨晚做噩梦了吧。”东方战龙显得若无其事的样子。

“噩梦?兄弟,当心点儿,别在小河沟里翻船哟!”说完,伯里克带着一行人向独步者的待命点走去。

“祝你们好运!”东方战龙特意恨了一眼跟在后面的土狼。

土狼似乎察觉到东方战龙那意味深长的一眼是在警告他,大概是做贼心虚的缘故。

犀牛3型运载机首先把来自古老的金字塔之国的双峰驼突击队带到2号赛区上空。

大雾弥漫,只听得到嘟嘟嘟的信号声,地面上什么也看不见。从设在起点附近的裁判监视仪上可以看到,一串黑影从高空疾落而下,很快,他们个个脚底喷火,缓冲了降落速度。犹如一串明珠挂在空中。这是他们打开了单兵飞行器。

“太早了,他们对高度没有精确计算,这样落到地面的时间会长得多。”一个裁判担心地说。

裁判长却认为:“他们看不到地面的情况,稳妥些是对的,不然,咱们得先忙着去救人。”

“谁碰上这样的气候都算倒霉,这是运气,但愿该死的美国佬也命该如此,不过他们运气不错,抽了个第三。”

“上帝应该让他们全都挂在树上才好,我看20分钟以内大雾不会散去,美国佬不是很喜欢跳空中芭蕾吗?哈哈。”

伯里克和他的独步者队员做好了登机准备。

“嘿,头儿,看来我们运气不佳呀。”站在伯里克身边的沃尔特望着满天的大雾焦急地说。沃尔特是独步者的老队员,一个十足的老油条。他比伯里克矮半头,但更墩实些。要论长相,他就比伯里克差远了,满脸坑坑疱疱的,看上去很粗糙,但总是给人以信任感。他好像预感到这场大雾会给独步者带来厄运。

“闭上你的嘴,我想你知道现在应该做什么!”伯里克压底嗓门儿训斥道。

“当然,我们该上飞机了。”沃尔特知趣地说道。

“所有的装备都检查过了吗?”

“放心吧,一切程序都已经进行完毕。”

伯里克看看天气,又看手表,恶狠狠地喊道:“登机!”

犀牛3型运载机发出嘟嘟嘟的报时声音,同时,扁平的肚子下面打开了舱门。

独步者员疾步走了进去。犀牛喷出垂直的火焰,腾空而起,很快蹿进了浓雾之中。被穿破的雾幔又缓缓合上了。

机舱里,伯里克站在两排对坐的独步者队员的中间,大声说道:“待会儿出了机舱,在空中尽量让自己放松,这气候并不比咱们在撒哈拉进行模拟训练所遇到的天气更差,眼睛盯着测距仪,不要想别的,你就是一只翱翔的雄鹰,当你看见测距仪的数字闪出900的时候,就按下弹射按钮,单兵飞行器打开的高度正好就是800米,相信你会象激光一样准确跳进落点,都记住了吗?”

“记住了!头儿。”

果然,独步者员在雾中降落一个个象鹰一样显得泰然自若,没有慌忙地在高空中过早地打开单兵飞行器,而是凭借先进的电子测距仪掌握降落的高度,在800米的底空,才打开单兵飞行器。着陆就像一串长了眼睛的炮弹,全部落在离起点最近的圆圈内。

这一段赛程独步者的成绩几乎达到计算机模拟的最好记录,伯里克满意地朝队员们做了一个OK的手势。

“什么他妈的运气,独步者从不相信运气,相信不折不扣的训练,相信自己,记住了吧?这一点我看土狼比你明白,你和他同时进入独步者,都10年了吧?”伯里克一面整理身上的装备,一面对沃尔特说。

“曼内尔在的时候我们就在一起了,时间过得可真快呀!”

“曼内尔,他要在……行了,抓紧行动准备,土狼,集合兄弟们,我去察看路线。”

伯里克跑到附近的一个高处,用望远镜观察着可选择的三条路线。作为指挥官,方向和路线的选择关系到团队的生死存亡,时间再紧迫,这个环节也不能马虎。尽管赛前已经在三维动画沙盘上对三条路线做过反复比较,但实地观察会有更多的细节有待确认,往往一个意想不到的细节就会让你改变事前的决定。这一点,伯里克可谓老谋深算。

1号线最好走,避开了沼泽和雷区,但至少多出2公里,双峰驼突击队现在就奔跑在这条线上。2、3号线距离相差200米,都要穿越沼泽和雷区,但3号线有一个断崖深涧会让所有参赛队望而却步,这是换取节省200米路程必须付出的冒险代价。

“土狼,带一个人担任尖兵,注意速度和行进节奏,3号线,出发。”

“等等,头儿,事先我们不是选定的2号线吗?”

“我象天狼可能会走2号线,我们必须抢到200米的先手,明白吗?”

“土狼明白!”

尖兵很快消失在前面的丛林里。伯里克这才带领独步者本队迅速冲出起点。

走在前面的土狼很快穿越了大约2公里的丛林,到达了那个象征死亡的断崖边,往下一看,深不见底,两面的崖壁如刀削斧劈一般垂直往下,让人看了感到眩晕。尽管土狼不止一次地挑战过类似的断崖险境,甚至尝试过天坑跳伞的冒险滋味,但在眼前的死亡断崖面前,他还是感到了几分畏惧。因为,他必须对另外7个同伴的生命负责。

此刻,他才感到毒狼的冒险决定近乎疯狂。

现在已经没有退路,只能靠上帝保佑。他下意识在眼前画了一个十字,迅速用投掷器将连着强力软绳的龙爪勾抛射到对岸,牢牢挂在巨石上。另一队员默契地将软绳的这头固定在一个碗口粗的树脖上,向他做了一个OK的手势。

他笔式闪光器向后面百米远的丛林发出信号,伯里克和其余5个独步者队员间隔20米朝在这面快速移动。所有人见到断崖都屏住呼吸,将滑扣套在软绳上,眼睛一闭,溜了过去,直到双脚踏实了地面,才松了一口气。

“为了200米,死了2亿个脑细胞,我算服了您啦!”土狼说。

“这就是特战!”伯里克对着死亡断崖冷冷一笑,做了一个飞吻。

穿越雷区和埋伏圈,独步者先进的装备显示出明显的优势。即便是浓雾弥漫,蒿草丛生,他们也能通过戴在头上的光学镜准确地发现每一根细如发丝的红外绊线,从而避开那些讨厌的防步兵地雷。而对付那些智能识别飞雷(通常设置在树上),则用微波探测器就能及时地发现,然后用电子干扰仪,改变地雷的识别程序,让其失灵。剩下的那些潜伏在草丛里的狙击手(比赛使用智能机器人),在独步者的多普勒成像仪里则看得一清二楚,在对方的有效射程之外,就将其消灭。

这样,独步者依靠装备的优势和熟练的技能,创造出让所有参赛队望尘莫及的佳绩:10公里的山路,仅用了52分零7秒。这个成绩让总裁判长都感到咋舌,超过了电脑模拟的最好成绩!

伯里克的心情可想而知,他想,这无疑是一个好兆头。


轮到天狼上场的时候已经是11点10分了,大雾早已散尽。但是峡谷里出现了一股强气流,使走在天狼前面的丹麦雪峰队方寸大乱,落地的队员像秋叶一般七零八落遍地都是,光是收拢团队就比其他队多用了3分多钟。

在终点休息的伯里克从显示板上看到这一幕时,不禁喜形于色,心想:“看来天狼不会总是走好运,上帝保佑,不会有第二次神奇了。”

机舱里,东方战龙两眼一直死死地盯着舱壁上气象监测仪。看来2号区域上空的强气流有增无减,这是天狼从未遇到过的极端恶劣气象。你想创造神奇吗?来吧,挑战呀!东方战龙仿佛看到气象检测仪扯着狞笑的脸在说。

东方战龙闭上双眼,腮帮子上突起两道肌肉,他在咬牙。

“3000米集结降落!”

?!所有队员都瞪大了眼睛,这仅仅是一个概念,听队长说过,可从没练过,队长,有没有搞错?所有队员的眼神仿佛都在发出同样的疑问。

“别紧张兄弟们,你们一定还记得MVF任务文件中提到,捍卫者最突出的特质就是,能想到就能做到。现在你们不是突击队员,是捍卫者。出舱以后,排除杂念,意识和我保持同步,这是成功与否的关键。3000米集结,2500米加速,500米缓冲。都明白了吗?”

“明白!”队员们齐声答道。

“无间隔出舱准备!”

队员起立,一个贴一个站成一列朝向舱门。随着警示灯嘟嘟嘟闪烁起来,东方战龙一声“出舱!”的命令,天狼队员就像多米诺骨牌一样,成串儿飞出舱门。

这是让人惊心动魄的一幕。

在终点休息凉棚里的黄朝东、马晓光和伯里克等一群人全都站着看傻眼了。

东方战龙想干什么?

天狼想干什么?

自杀式空降?魔鬼式俯冲?

3000米,8名天狼战士手拉手形成一个人体连成的圆圈。随着他们背部、腿部喷出的火舌,圆圈变成了一个带着光环的飞轮,并且开始旋转。他们的腿一上翘,圆圈加速俯冲,腿伸直,速度放缓。猛一看,UFO!如此美妙的图形,如此炫丽而富有动感的光环!在强气流中,它就像精灵自由自在地在嬉戏、狂欢,无所畏惧,纵情挥洒。

1000米……500米……100米……50米,哧——!地面卷起环形沙尘,8名天狼战士稳稳落在赛程起点。

裁判忘记了计时,也无需计时,因为这个速度是其他突击队不敢奢望的。

观战队员忘记了比赛,因为,这种空降只能欣赏,谁能比肩?

狗日的东方战龙!搞得咱是心惊胆战。黄朝东、马晓光直看得热泪盈眶,鬼哭狼嚎。

伯里克和他的独步者勇士们这一刻呢,不用说,基本无语。

唉,兄弟呀,你小子这么玩儿,当哥的就只配给你当观众了。人们都说我伯里克是疯子,我看你小子根本就是他妈的魔鬼!

如果说这之前,伯里克对重返霸主宝座还心存一丝侥幸,那么天狼3000米集结空降这一幕彻底让他断了念想。

兄弟,山姆大哥率全体独步者向你和天狼致敬!伯里克对着显示板行了一个军礼。然后旁若无人地坐下,翘起二郎腿,踏踏实实地准备欣赏天狼后面的表演。

所有都心怀猜疑地坐了下来,不时偷看两眼伯里克,心想,毒狼该不会神经错乱吧?

完美的3000米集结空降让天狼士气大振,落地后,他们对着天空发出了一声震耳欲聋的呐喊:天狼万岁!祖国万岁!

东方战龙跑到先前伯里克同样的观察位置,先用望远镜对三条线路进行观察,发现任何一条线路对天狼来说都不具有真正的挑战意义。他知道,天狼眼下的对手已经不是独步者或者任何现有的突击队,天狼的对手只能是自己。他放下望远镜,半蹲下,闭目凝神,用尚未完全打开的天目扫描前方。

一条近乎直线的路线隐隐约约呈现出来,但是这条路线不满了一般突击队无法逾越的各种障碍,如睁眼看,那根本不称其为路,或者说没有路。不过当下,天狼需要的就是这样的挑战,天狼队员虽然还没有练成云步漂移,却已经具有类似轻功行进脚力,完全可以在那些水洼、石林、沼泽地段大显身手。于是,他果断决定天狼独辟蹊径,选择了一条基本成直线的路线。

“这些家伙疯了?!那儿根本不可能步行通过,要不要给他们提示?”一个裁判从监视屏幕上看到天狼的行动,忍不住叫起来。

裁判长闻讯走到屏幕前看了一会儿,也觉得纳闷,说:“他们是不是有点求胜心切,急不择路了?”但转眼之间,裁判长似乎看出些名堂,又说:“别急,我看他们真是一帮不可思议的家伙!他们不需要提示,不需要。”

说话之间,监视屏幕里显示出近似神话的图像:

天狼队员成一路纵队在乱石嶙峋的地段上行走。他们步履轻灵,行走如飞,一会儿跳上巨石,一会儿跃下陡坎,整个队形就像一条贴着地表飞快爬行的蜈蚣。

遇到五六米高的巨石,他们一抬腿就迈过去了,轻松得就像上了一级楼梯,仿佛每个人的脚底都安有弹簧。而且行进速度看上去与普通人步行一样,实际上却要比一般人快两三倍。

当他们行至水洼地,走在前面的人,似乎没有丝毫迟疑,抬脚就往沼泽里踩,却不见下陷的痕迹,就像淌浅水一样噼噼啪啪飞跑而过。

那一个个大活人,简直就变成了一串串人影,毫无重量地飘过水面。不仅如此,天狼穿过雷区和伏击圈的手段更让人瞠目结舌。

那段路正好在密林的斜坡上,天狼队员到达斜坡后,便一个个猴似地离开了地面,自如地在林间树干上腾跃,转眼,无声无息地穿林而过,这使得设置在地面上的一切障碍统统失去了作用。无疑,这也是天狼的秘密武器,连比赛的设计者都是第一次看见,否则,对障碍的设计一定会考虑立体效果。

不等天狼到达终点,总裁判长已经看到了本段赛程的最终结果:

“我看天狼已经不需要什么成绩了,这种比赛对他们来说,玩儿似的。”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