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阳风云录 正文 第八十九章 苏州之行(五)

隐世绝刀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1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19.html[/size][/URL] 到了客栈,诸女都回房间休息去了,至于这些男人则是又要了一些酒菜,七个大男人钻进张云龙和李宏图的房间边喝边聊去了。 酒席间,独孤星对叶建平打趣道:“叶大哥,你刚才不是说疲困体乏吗?这会应该睡觉休息才对,怎么又来和我们吃酒。” 叶建平灌了一碗酒,大笑道:“我老叶酒一下肚就立马精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19.html


到了客栈,诸女都回房间休息去了,至于这些男人则是又要了一些酒菜,七个大男人钻进张云龙和李宏图的房间边喝边聊去了。

酒席间,独孤星对叶建平打趣道:“叶大哥,你刚才不是说疲困体乏吗?这会应该睡觉休息才对,怎么又来和我们吃酒。”

叶建平灌了一碗酒,大笑道:“我老叶酒一下肚就立马精神,还哪能会累!”

众人放声大笑,齐举酒碗共同干了一大杯。

独孤星又问道:“我刚进苏州城的时候听独孤家的人说你们和别人打过一架?”

叶建平喷着酒气,道:“哪是一架啊,是两架,都是幽冥圣域的那帮孙子。”

在独孤星追问下,众人又你一言我一语的将白天的事对独孤星讲了一遍,听的独孤星是吃惊不已。

说到幽冥圣域这个组织时,独孤星更是彷徨,苦笑着戏言道:“一个铁旗盟都还没弄明白呢,现在怎么又出来一个幽冥圣域?这些人该不会是一起的吧!”

张云龙和李宏图等人同时微微一愣,司徒潇潇抢先接口道:“对啊!这两个组织会不会有什么联系呢?”

李宏图叹息一声,道:“不排除这个可能!”

叶建平怒骂道:“他奶奶的,管他们是不是一起的,打一个是打,打两个也是打,来来来,咱们喝酒!”

这顿酒一直喝到半夜,众人离开时都是摇摇晃晃,叶建平甚至是独孤星和司徒潇潇架回房间的。

众人走后,张云龙和李宏图也很快就熟睡了,张云龙在迷迷糊糊中似乎听到有人在喊他,他从床上坐起举头看见李宏图此时正发出轻微的鼾声,张云龙揉了揉发疼的脑袋,以为自己是在做梦,于是倒头又继续睡。

这时刚才那个声音又响起,骂道:“臭小子,是我喊你!怎么又想睡了,是不是喝酒喝多了,你们才喝了那么点就开始糊涂了?”

张云龙忙定了定神,赶紧施展玄功让自己的意识达到最佳状态,这才听出确实有人在喊他,听出这个声音并不是李宏图的,是他的救命恩人醉仙普化存老前辈的。

这时那个声音又响起,道:“臭小子,赶紧出来见我,我在后院的凉亭那里等你!”

张云龙出了房门,纵身便跃上房顶,借着星光果然看见在后院不远处有一个凉亭,张云龙脚尖轻点径直向凉亭的方向掠去,可是到了凉亭并没有看见醉老的影子。

张云龙低声喊道:“醉老,你身在何处?晚辈到了!”

只听亭中传出声音“你这小子,看来是真的喝多了,我不是在亭内吗,这么大一个活人你竟然没有发现,妄你现在也算是一个当世高手。”

张云龙一阵恶汗,定睛向亭内看去,确实没有发现任何人,再往上一瞧,好嘛!一个黑乎乎的人影正坐在凉亭上面的横梁上。张云龙赶忙恭敬的拱手说道:“晚辈张云龙拜见醉老!”

普化存纵身从亭上跃下,笑眯眯的说道:“臭小子,没想到你进步的如此神速,功夫又精甚不少啊!”

张云龙憨笑一声,道:“多亏前辈们的细心栽培才有云龙今天的本领。”

普化存怪笑道:“那都是你自己的造化,和我们这些老头子无关。”

张云龙小心翼翼的问道:“醉老这么晚叫晚辈出来有什么事情吗?”

普化存阴阴一笑,道:“我老头子请你看戏啊!”

张云龙非常迷惑,用一双充满疑问的眼神盯着普化存。

普化存笑骂道:“别用这种杀死人的眼神看着我,小心我老头子打你。”

说完普化存拉着张云龙一纵身便出了后院,施展逍遥游化作一阵清风在街道上疾行,不多时便来到官驿门口。

张云龙抬头看看,脑中满是问号,低声向普化存问道:“醉老,我们深更半夜来这种地方做什么?”普化存嘴角上扬,传音给张云龙道:“臭小子,不要说话!小心声音太大就没戏看了。”张云龙也有样学样,传音追问道:“这里能有什么戏啊?”

普化存一副不耐烦的表情,继续道:“一会你跟紧我就行,少说废话,我说有戏看就是有戏看。”

说完,普化存脚尖轻点,摇摇晃晃的落在房顶,张云龙也不敢停留,紧随普化存其后飞身而上,此时普化存正悠闲的躺着,抱着酒葫芦咕咚咕咚的猛灌,看的张云龙那叫一个郁闷,心中暗道:“老爷子不会在拿我寻开心吧,深更半夜不睡觉,跑这种破地方胡闹。”想归想,张云龙也不敢再多问,只好学着普化存样子躺下数星星。

大约半个时辰过后,从东南方向传来破风之声,随后便是两道人影向驿站内的一个房间内蹑足前行,普化存却是一动未动,只是施展玄功将自己和张云龙的气息牢牢的锁在三尺之内。

时间不长屋内便传出打斗声,张云龙紧张的问道:“醉老,下面打起来了,我们要不要下去看看?”

普化存却像是没听到一样,依旧闭着眼睛,一口接一口的喝着酒。张云龙看普化存的意思也只好耐着性子在上面静观其变。

听见响声,其他房间跑出数十名官兵,领头的是一名身披战甲的军官,这些人大喊大叫着朝着刚才那两个黑衣人钻进去的房间聚拢,军官沉声喊道:“何方毛贼,竟然敢来盗取官家之物,不要脑袋了吗!”

只听一个黑衣人冷声说道:“狗屁官家之物,现在东西在老子手中就是老子的,识相的赶紧让开,否则别怪我让你们血溅当场。”

领头的军官怒道:“好大的胆子,今天一个也别想跑,来人!把这里围住,抓住他们重重有赏,死活不论。”

黑衣人大笑一声,道:“就凭你们这些虾兵蟹将也敢拦老子的路,真是不识好歹!今天就让你们见识见识。”说道这里,黑衣人对旁边的同伴使个眼色,两人同时向外攻去,杀得官兵们哭爹喊娘。

只听那个军官不停得喊道:“放箭!放箭!射死他们!”

可是这些冷箭对于两个黑衣人来说简直就是玩具一般,两人手中兵器来回挥舞,将身体护的是水泄不通,那名军官大吼一声,抡起手中长枪就朝一个黑衣人直刺过去,黑衣人发出一声冷笑,手中宝剑轻轻一架,那名军官便连连倒退,而且手腕发麻,险些连长枪都握不住,军官心中暗暗害怕,自己连一招都没有使出,就吃了大亏,那他这一帮手下不就如案板上的肉一样。

就在这时,从驿站之外传来一声冷笑,道:“就凭你们这种角色也想打龙丹的主意,就不怕因此丧命吗?”

两名黑衣人停下脚步,寻声望去却没有发现任何人,只得高喊道:“究竟是哪路朋友,何不出来说话,如果也对此物有兴趣,那我们就各凭本事。”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