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回忆文革期间贺寿祺叔叔在我们家避难的日子

tianshuo0825 收藏 1 728
导读:[face=黑体][/face][size=12][/size] [img]http://img8.itiexue.net/1352/13529312.jpg[/img] 贺寿祺叔叔1955年授衔时期的照片    敬爱的贺叔叔,您和我爸爸是从小长大的同学、战争年代并肩战斗的战友、又是好朋友,我们这些孩子们,从小都认识您,知道您。有好多小时候的故事,至今还记忆犹新……. 记得三年困难的时候,我爸爸刚从65军转业回来,您经常来我家串门,有时候骑一个破自行车来,有时

回忆文革期间贺寿祺叔叔在我们家避难的日子

贺寿祺叔叔1955年授衔时期的照片

   敬爱的贺叔叔,您和我爸爸是从小长大的同学、战争年代并肩战斗的战友、又是好朋友,我们这些孩子们,从小都认识您,知道您。有好多小时候的故事,至今还记忆犹新…….

记得三年困难的时候,我爸爸刚从65军转业回来,您经常来我家串门,有时候骑一个破自行车来,有时候坐一个部队的美式吉普车来,因为小时候很喜欢汽车,所以,您每次来我家的时候,我都很注意您乘坐的那个旧的吉普车,您和我爸爸一聊就是很长时间,好几个小时,所以,我们几个小孩就能多看一会汽车.(现在看,您那个时候肯定工作不很忙,要不哪有呢么多的时间和爸爸聊天呢),困难时期,您和我爸爸聊起来如何想办法打黄羊解决部队吃饭和改善伙食的事情,我爸爸说可以在草原上打黄羊,我记得.您拖着长长的晋南口音为难的和和爸爸说:打黄羊~~~没有~~~枪~~~~,没有汽~~~~~车……..” 后来,您的这句话被我们几个孩子都学会了,我们经常在家里高兴得用山西晋南口音模仿着您的声音: “打黄羊~~~没有~~~枪~~~~,没有汽~~~~~车……..”当时觉得很好笑,没有汽车,没有枪,一样也没有,拿什么打黄羊?呵呵,真有意思!. 最难忘,文革期间,爸爸和您都受到冲击,有一天,一个漆黑的夜晚,一阵嘈杂把我们从梦中惊醒,因为我们从小家教很严,大人说话,孩子们是不能在跟前的.家里的一些事情,父亲不给我们讲的事情,我们是不敢随意问的,所以,黑惊半夜,家里来了人,我们只能通过门缝看看动静,竖起耳朵,听听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透过窄小的门缝,在昏暗的灯光下,我看到了胡阿姨正在和我的爸爸妈妈神情紧张地说着什么,不只是什么原因,当时的胡阿姨半个脸和嘴唇肿得高高的,事后我们才知道,当时贺叔叔被囚禁在253医院,是胡阿姨和警卫员在半夜偷偷地把您从医院里“偷”了出来,慌乱之间,您连帽子也没有戴,只穿着拖鞋,就跑了出来。胡阿姨当时不慎摔倒才搞成这副悲惨样子的。

一阵喧哗之后,胡阿姨和爸爸妈妈安排完以后就匆匆的走了,屋子里又变得安静了。 第二天一早,当我一觉醒来,发现我对面的空床上躺着一个40多岁的叔叔正在起床,我偷偷得睁开眼睛,仔细的观察着这个住进我房间的叔叔,您是个大脑门儿,头发不多,小个子,穿着白色的衬衣,浅灰色的毛背心、浅色的裤子。(当时我就断定,您穿着的好像全是我爸爸的衣服)为了迅速弄清您的真实的“身份”,趁着您出去洗簌的工夫,我偷偷的掀起您的枕头,我看到在您的枕头下边,还整整齐齐的放着一套草绿色的军装,鲜红的红领章让我准确的断定:您就是那几年经常来我家的,爸爸的战友贺叔叔!后来才知道文革期间,您出任内蒙古军区乌兰察布盟军分区司令员期间受到了造反派和坏人的冲击,不仅行动受到限制,而且人身安全受到了威胁。原来您利用在253医院看病住院(实际上行动已经不自由)的机会,在半夜里突然逃脱,密密的逃到我们家“避难”来了! 文革开始时,爸爸出任自治区国防工业办公室主任兼自治区第二机械工业局(军工军)局长,虽然也已经也程度不同的受到了批判和揪斗,只是还没有限制他的行动自由。可见他所面对的形势也十分严峻。第二天,爸爸给我们几个孩子郑重其事的开了“会”。(记得小时候,凡是正经事情,爸爸都要严肃地对我们宣布家里的一些事情)爸爸说:贺叔叔来我们家避难,要在我们这里住些日子,你们要严格的做好保密,任何人不许说出来,要有大人问的话,就说是山西老家来的亲戚!爸爸悄声地说:孩子们记住了没有?我们齐声向爸爸保证:记住啦!

我记得贺叔叔平时和我住在一个房间里,因为我们家住着一个大杂院,很容易暴露目标,所以,贺叔叔很少出去,最多晚上到厕所去,吃中午饭的时候,总是妈妈把饭送到房间里来,因为那个时候住平房,经常有客人或者是邻居不用打任何招呼,忽然破门而入,加上文革期间呢么乱,生怕被外人看见,贺叔叔从来不和我们一个桌子吃饭。有一天。正当中午开饭的时候家里来了客人,正好爸爸的另外的老战友曹文玉的夫人侯一珍阿姨来和妈妈聊天,也正好就在我家吃饭,妈妈怕暴露了实情,盛了一大盘包子和两碗稀饭送到里屋的房间里,为了掩饰。妈妈还说,我儿子在房间里画画,我给他送进去吃……..侯阿姨当时不置可否,也没有说什么。(事过几年文革结束以后,有一次侯阿姨和妈妈说,当时你说给你儿子端饭,呢么一大盘包子,明明就是两个人的饭,我估计你的房间里面一定还有人……..妈妈这才以实情相告,并说,当时不是不相信你们,实在是被逼得没办法呀!两个人会意的哈哈大笑起来)。

在贺叔叔来我家避难的这段时间里,您经常为我修改作业,也不怎么和我说话,现在想一想,您是我军的高级指挥员,和我一个8,9岁的孩子有什么可说的呢,再加上当时国家也乱套了,各级领导干部都受到了冲击,心情那么不好,好在爸爸每天都从机关带回一些报纸,只能是默默地看报纸,打发时光。这一段让我记忆太深刻了。记得胡阿姨在中间还悄悄的来看过两次您呢。

文革期间,好多老同志被造反派揪斗得无法藏身,也都互相掩护,因为我家当时不集中住在政府大院里,所以,相对来说比较僻静和安全些,当时任内蒙古农牧学院院长兼党委书记的王家驹叔叔也曾经在我家避难一段时间。

现在回想起来,像爸爸和您这样的从小生死与共的战友,经历了那么严酷的战争环境,曾经多次面对敌人的枪口和死亡的威胁。解放以后又遇到了共产党内部的“白色恐怖”,您们之间的这种战斗的友情,作为现在的人是很难理解的。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棒子国特产:女白领下班后玩的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