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49.html


毕业典礼结束了,这就已经说明,白鲸等人在德国的留学生生活已经结束了,现在等待着他们的有两个选择,第一,留在德国继续进修。第二,回到祖国好好带国家的兵,好好的做自己的军人。

三个人出了白鲸之外,两个人都想要在德国继续进修,一方面有将军这个后台在这边,去哪里深造都是可以的,而且两个人的成绩也是很优异的,不论是在德国国内的军事院校,亦或是在德国一些基层的部队,通过将军的关系都是可以做到的。

但是对于白鲸来说,他不想呆在这里,虽然说白鲸的德语完全没有问题,但是毕竟说德语没有说国语舒服。而且在德国的六年之内,白鲸已经把德国柏林军事学院读书馆里面关于军事的书籍看的差不多了,还有,白鲸是同时在学几门课程,而不是向着其他两位专攻一门的,所以就成就而言,白鲸比之两个人前者为天,后者为地。

再者说出来六年多了,也想家了,即使有条件再去深造,白鲸也不想留下了,心里记挂着家里人,总想要回去看看,毕竟这里不是自己的家。

“怎么样,你们两个想好了没有?”白鲸一边整理东西,一边看着两个人。

“我们还是决定留下来,同样我们也希望你也能留下来,你还年轻,不像我们,你在这里在奋斗几年,回去一样会赋予重任,而我们,如果就这样回去了,估计还是会在原来的位置,所以我们还是想继续进修一下。两年,两年之后就回去。”于添有些尴尬的说道,毕竟开始他是同一回国的,但是现在突然反戈也总有些尴尬。

“呵呵,你们喜欢就留下吧,我还是回去,不行我这个人恋家,在这边都已经六年了,我要回去,在外面即使再好,也不是家。老人说的好,金窝银窝比不上自己的狗窝,更何况我那还不是狗窝呢!两位老哥,既然这样,那我就自己回去了,你们需要我帮你们带话或者带点什么东西吗?尽管说。”白鲸笑道。

其实白鲸的话,已经让两个人的脸颊有些发烫,是啊,人家说的对啊,虽然这里的环境,技术,装备都是国内没有办法比拟的,但是那里终究还是自己的家,落叶归根,狐死首丘,这点道理没有谁都不明白,但是放在他们的身上,总是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行啦,没有什么不好意思,求知是每一个人都有欲望,只是表现在不同的时间段而已,相信国内的那些大佬会同意你们继续留在这里的,毕竟你们俩这样的人才是不可多得的,而且,你们俩这个年龄,在这里继续深造可能会是最好的选择,毕竟国内现在的军队大部分都是年轻军官,你们回去只怕还要适应一阵,但是多学个几年再回去,估计会直接分到高等部队了。”白鲸说完,自己的心里有着一些抑制不住的失落,毕竟他们两个人一个空战教官出至第一军空降特种兵,另一个是海军陆战队,都是国内的高等部队,回去就可以委以重任,但是自己呢,自己只是一个基层出来的小毛孩子,到这里深造只不过是一是运气好导致,这次回去还不一定怎么样呢。

其他两个人,自然明白白鲸到底在想些什么,同时走到白鲸的身边,笑着拍着他的肩膀说道:“放心啦,来的时候,我们俩就在想,这第三个人会是什么人,但是当你出现的时候,我们都吃了一惊,毕竟你的年龄也太小了,但是当我们的领导跟我们说明你的经历之后我们觉得,你名副其实你有这个资格,所以即使你现在回到基层,相信上方领导一定会重用你的,部队虽然说黑暗,但是对于你这样的有本事的军官,也黑不了拿去,所以,一定要对自己有信息,别忘了,你现在可是一个特战教官。”于添笑呵呵的说道。

“对啊,你是特战教官啊,就国内那些什么军官,虽然说是科班毕业,但是他们受到的教育跟你是无法比的,先不说文化上,你小子精通六国外语,又是高级指挥系博士,再说体能,泰拳,柳腿劈挂,缠丝擒拿手,洪拳,特种格斗,这些就应可以说少有敌手了,他们凭什么不重用你?如果这样还得不到重用,那我只好说,部队已经不适合我们了,除了离开,别无他法。”慕容同样笑呵呵的说道。其实有些话,他其实是在对自己说。

“呵呵,我没有事情的,只不过我有些难过罢了,毕竟我们相处了六年的时间,冷不丁的要离开,真有些舍不得。”白鲸压制住内心的忐忑强笑道。

“行啦,你自己都说我们相处了六年,我们彼此都很了解,所以你不用瞒我们。对自己要有信心。”于添笑道。

“好了不说了,我也该走了,你们就不要送我了,我自己走,免得到时候我在哭出来,那我保持了多年的形象可就毁了。”白鲸笑道。

“哈哈,你小子。我还真想看你哭的样子,相信我们会终身难忘的。”慕容笑呵呵的说道,不过眼圈已经红了,面对着生活在一起六年的战友,突然的分别还是让三个人有些措手不及。

“行啦,两位哥哥,小弟走了,两年后,你们回去了,我给你们摆宴接风,当然我混的好才行,不然我想我只能卖血了。”白鲸笑呵呵的说道。

说罢,白鲸提起自己的箱子以及其他的一些东西,转身走出了宿舍,到了宿舍楼前见到了等候已久的校车,这是学院特意安排的,派车送白鲸去机场,然后直接回国。

汉斯将军已经站在车旁了,看见白鲸走过来,热情的迎了上去:“白鲸,我真的希望你可以留下来,但是我不会强求你,毕竟人各有志,不过,如果你回来,我们的大门随时为你敞开,一会我还有一个会,就不送你过去了。有空多回来看看,别忘了这边还有一个大伯。”说完汉斯将军郑重的对着白鲸敬了一个军礼,之后于白鲸来了一个男人式的拥抱。

“将军,我会回来的,我一定会回来,只要我还活着。”白鲸也笑着说道,说完,打开车门,便要上车。

“白鲸……”汉斯将军叫道。

“将军,还有事吗?”白鲸问道。

“我能知道你的真实姓名吗?我想,白鲸只是你的代号吧?”汉斯将军问道。

“将军,我是一名军人,而且我是一名战士,从我扛起枪的那一天开始,我的姓名就已经不重要了,白鲸既是我,我就是白鲸。”白鲸笑了笑,钻上了车。

“为什么我国就没有如此优秀的战士?……”汉斯有些无奈的看着离去的汽车,转身离开。

白鲸走了,到了柏林机场,拿着学院准备好的机票登机离开,到达北京之后,再次登机返回南京。

说是两年之后在于于添,慕容严露二人相见,但是,三人这样一别就是整整三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