膛线 第一卷 退役 第一章 毕业典礼

海猎潜 收藏 0 2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4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49.html[/size][/URL] 20XX年,11月21日,德国柏林军事学院礼堂…… 礼堂里,座无虚席,整整三千人全部端坐在礼堂内,而在第一排仅仅坐着三个人,三个中国人,三个身穿中国人民解放军三军礼服的中国军人! 经过了六年的留学生活,原本还是莽撞少年的三个中国小伙子已经彻底的成熟了起来,六年的生活里,他们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49.html


20XX年,11月21日,德国柏林军事学院礼堂……

礼堂里,座无虚席,整整三千人全部端坐在礼堂内,而在第一排仅仅坐着三个人,三个中国人,三个身穿中国人民解放军三军礼服的中国军人!

经过了六年的留学生活,原本还是莽撞少年的三个中国小伙子已经彻底的成熟了起来,六年的生活里,他们学到曾经想都想不到的东西,而其中最为重要的还是德国军事概念,包括德国军事单兵作战,坦步协同作战,小组作战,以及国内还没有用到过的,技术兵种协同作战。(这个技术兵种与所知的技术兵种纯属两个概念,至于究竟是什么,后文会说明。)

对于协同作战,更是有了更加深刻的了解。

协同作战:一般是指不同的力量、在不同领域、围绕一个共同的目标一起作战。它包括多级、不同层面的协同。比如说不同国家的军事力量,围绕一个共同的目标一起协同。也可以指不同的军种如陆、海、空的协同;甚至同一军种和同一兵种内的协同。有时也概括为三个层面:战略,战役,战术。

此时三个人就要毕业了,要回到自己的回家,为自己的祖国效力,今天,再次,德国柏林军事学院的将军再此为他们以及他们身后三千德国年轻军官举行盛大的毕业典礼。

白鲸:男,26岁,原陆军南京军区,上尉连长,毕业于中国国防大学,高级指挥系。

于添,男,34岁,原沈阳空第一军,中校营长,优秀的空战教官。

慕容严露:男,31岁,原中国南海舰队,军衔中校,原海军陆战队第一支队队长。

“全体起立……敬礼……”

“同学们好,今天,汉斯将军特意来到这里,来庆祝各位同学的毕业。请大家鼓掌欢迎。”一位学院的主管站在主席台上讲话。

“下面请汉斯将军讲话……”

白鲸在台下已经昏昏欲睡了,要不有边上两位战友看着,估计他已经出溜下去了,而二人对于这个年轻的小战士却是是无可奈何,但是二人都不介意,在六年的相处时间中,三个人已经算是彻底的了解了,虽然说三个人分别来自陆海空三个兵种,而且年龄上相差也不是很大,所以很快就已经打成一片,不因为别的,只是因为在国外,三个人都是中国人,而且都是中国军人,在国内,中国军人,就是一家人,更别说在这异国他乡了。

突然,白鲸,脚下一滑,整个身子就像座椅下面滑去,这是第一排啊,要是就这样下去,那还不趴到主席台上?边上两个人想都没想一人一把,拉着了他。

“嗯?结束了吗?”白鲸有些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轻声问道。

“小白早就跟你说过了,今天这关不好过,你还打游戏,还打到早上,这下好了,有罪受了!我跟你说,人家才刚刚开始,别睡了,你要是在这里睡着了,我们中国军人的脸可要被你丢到姥姥家去了。”慕容严露在一边无奈的训斥着,当然声音小的只有身边的三个人听得见。

“行啦行啦,你们俩是老了,这么唠叨。我不睡了,这么睡觉,脖子痛腰痛。”白鲸喃喃的说道。

就这样,三个人,一个正襟危坐,一个浑浑噩噩,一个东瞧瞧西看看的度过了汉斯将军,那将近讲了两个小时的长篇大论。

“下面友有情,三位中国留学生上台,汉斯将军将亲自为他们办法毕业证书。”那个开始说话的学院主管再次说道。

三个人起立,整理着装,左转,齐步走上主席台。

“说心里话,你们是我最优秀的学生,有时我甚至在想,为什么你们不是德国人,而是来自遥远的东方,虽然你们不能成为我的不下,但是,值得庆幸的是,你们成了我的学生,这样的关系,还是好过前一种,至少,相对于一些事情,你们不会对我有所顾忌。虽然你们毕业了,但是,德国柏林军事学院,特战指挥系永远都是你们的家,希望你们常回来看看。同样我也私人欢迎你们,到我的家里去做客。”汉斯将军在三人面前小声说完之后再次说道:“白鲸,慕容严露,于添,来自中国的三位年轻的军官,在德国柏林军事学院,六年学习期满,准予毕业,特颁于你们三人,优等毕业证书。”当然这话是大声的说的。

三个人对汉斯将军敬礼之后,转身对着下面的三千学员敬礼。

在热烈的掌声中,这次盛大的毕业典礼结束了。

“两位哥哥,这次可真是要回国了,六年了,不知道老师长他们还好不好,哎,我真的有些迫不及待的想现在就飞回去了。”白鲸拿着毕业证书走在柏林军事学院的大路上笑道。

迎面走过来德国同学都一一向他们表示祝贺。

“急什么急啊,机票将军已经帮我们订好了,今晚我们过去吃个便饭,然后回去整理一下,三天后我们回国,不是,小白啊,六年的时间相处,我们虽然彼此了解,但是说真的我看不透你,看不透你在想些什么,想要做什么,所以我感觉作为你的敌人很悲哀,因为他永远都跟不上你的节拍,每一时每一刻,他都活在你给他设计好的世界里。不过,你这样什么都不在乎的学习方法,也是比我们俩这死扣死背的方法要好的多。”于添笑着对白酒说道。

“老大说的对啊,你这样的心性能成为一名合格的军官就已经不错了,而且现在还成了陆军年轻一代里最为出色的军官,而且现在还成了德国柏林军事学院汉斯将军最得意的门生,真不晓得你是怎么做到的。呵呵,不过还好我们是战友,如果有一天我们成为敌人,我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对付你啊。”慕容严露也憨憨的笑道,其实慕容长得白白净净的,如果不是留着板寸光着膀子,而是留着短发穿着裙子,在百米之外,是个人都会觉得慕容肯定是一个美女!!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