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军阀集团 正文 第一卷 第一节 我们在哪?

cdl1985 收藏 1 8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50.html


在1910年的四川大巴山中,有三个人,两个人背着军用背包、一个背着小背包;三人在当中穿着我军新式迷彩服的带领下在走走停停并不断的变更方向;五月的山中:晚上还是比较凉快的,但是在没有道路的山中还要赶路就不怎么舒服了!

陈雨德、陈德华、陈加洋叔侄三人很倒霉,非常的倒霉!首先陈德华作为东南大学的金融类研究生,好不容易在南京飞雨电信集团(杜撰)录取,却因为得罪上司被派到四川山区检查移动发射塔被盗情况。

再者就是陈加洋作为徐州医学院药剂学高才毕业生(当然还是杜撰,O(∩_∩)O~),居然就因为自己粗心让学医的老婆未婚先孕就得到老婆家的药厂当厂长;谁让他兄弟三个的,就被父母让给他岳父岳母了。后来才知道他老婆是故意怀孕的,就是想把他带回家。

最倒霉的就是陈雨德了,作为SJZ陆军指挥学院的步兵科优秀毕业生却被分配到四川深山老林当兵就够倒霉的,当了看守兵就更倒霉了(就是那种说是战备仓库,实际是封存退役武器的仓库的兵)。最惨的是留守的人加起来就八个人,除了他是尉官其他的除了一个新来的士兵就是士官,所有人就是那种遭到排挤或者混日子的。还好都是同病相怜,陈雨德这个班长做的还是比较悠闲的,没有像电视剧中那样动不动就来一个上级检查;于是从陈雨德这个班长到负责八个人伙食的楚勇就拿着五六半自动、五四手枪到山中练练枪法,谁让仓库中堆着满满半仓库的弹药。

今天本来是陈德华跟同事到山顶检查的,却因为同事得了急性阑尾炎一人不敢到山上不得不把陈雨德、陈加洋叫着去检查;谁让这两个人住的地方离他检查的地点不远!检查也就吧了,却遇到地震了;三人被震的头昏眼花,还好移动公司的工程质量不是豆腐渣工程,三人在配置室里度过了地震。等地震结束时三人出来发现发射塔没了,就剩下配置室了;而且环境也变了,原来的一人多高的、稀疏的树木都变成了繁茂的参天大树了。

看到这种情况的三人都傻眼了,最先回过神的时陈雨德,毕竟受打击的次数多了精神也就麻木了;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五四手枪拔出来并上膛。然后叫醒陈德华、陈加洋,叔侄三人简单商量后就收拾东西在指南针的帮助下朝陈雨德的洞库方向搜索前进,也就是陈加洋药厂的方位赶路。也就出现了文中开头的三人赶路的一幕。

一路上看着周围的环境三人走的越来越急,最后就成陈雨德拉着陈加洋、陈德华了,毕竟他是人民军队的一员,虽然是属于被发配的人但是训练还是没落下的。

等三人终于找到陈雨德的驻地时,三人终于安心了,因为三人看到陈加洋媳妇和剩下的五个人都在洞口的陈雨德他们平时出操的水泥空地上发呆。等几个人安定下来时,所有人看着周围的环境都知道肯定发生事情了。因为仓库和药厂通往外面的战备公路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了。于是陈雨德说道:“不管怎么样先跟外面取得联系再说。”几个人都跟这陈雨德到仓库中打军方内部路线,希望能跟外部取得联系,可是随着话筒里传来的连续不断的忙音,所有人都绝望了,最后大家都像失魂一样呆呆的不说话。

看着大家都这样,陈雨德知道现在需要有人给大家带来勇气,于是他站起来说:“不管怎么样我们自己先要有信心,这样才能等到救援队到达我们这,毕竟我们这是**军区战备仓库之一,军区肯定会来救援的;再说了我们现在的生活物资够我们支持20多天的!我们首先要做的就是派人到外面与上级取得联系。”大家都知道这是陈雨德的鼓励话,谁看到现在的环境都知道肯定发生什么自己无法理解的事情了,如果是普通的地震不会把道路都震的没影的;但是陈班长(雨德)说的也对,毕竟自己的还没到山穷水尽的地步。

于是副班长祝福德也说道;“班长说得对,我们应该主动与外界联系;这样明天我跟陈俊一起到外面与上级联系,班长你跟大家把生活物资统计一下,预备长时间支持。”陈雨德反对道:“还是我跟陈俊出去吧,张老三搞统计在行,你先把物资统计一下;老祝你留下来照顾大家。”

第二天一大早,陈雨德跟的陈俊每人带着一个军用指南针、一支八一杠加四个弹夹、一把五四加四个弹夹、、两个急救包、一柄伞兵刀外、一加一把陈俊自制的砍刀和四天的口粮出去了。临走时陈俊想起来在山中可能要用到绳子,就拿了一根据说直径6mm就可以吊起10吨的绳子。

孙雨贵是孙家村有名的猎人,那土枪打得那个叫准啊,基本上在一百米之内绝对指哪打哪。今天孙雨贵跟孙勇、孙雨华、孙忠文已经是在山中的第四天了,打到猎物就只有三只野兔、一只穿山甲时,想想村子里几十口人还要他们打得猎物跟外面换粮食活命,四人都不觉得感到沮丧。就在四人要收拾东西准备回去时,先听到了洋枪的枪声然后又听到野猪的惨叫声;四人心神都一震;对望后都抽出刀朝发出声音地方跑去。

别以为他们是去抢猎物,有看到拿刀跟拿枪的抢东西了吗?他们是经常打猎的人知道,野猪有单个出现的但大部分是以群出现的,就是一家一起出来!所以跑过去帮忙看看能不能帮到忙后分到一两头野猪或者野猪肉。

陈雨德跟陈俊两个人出了山洞所在的山谷后,用指南针照着军用地图朝最近的小镇走去;一路上看到的景色让两个人的心越来越差,看着周围明显是原始森林的模样,两个人知道恐怕他们再也找不到地图上的小镇了!

就在两人心情沮丧时,从树丛中跑出一头野猪看见他们两人就朝他们冲来;幸好两人的枪是上膛的,两人看见野猪朝他们冲过来就朝野猪开枪了,这也是孙雨贵他们听到枪声的原因。由于在他们看来野猪已经是国家二级保护动物了,肯定少了不会出现一群的情况在打死野猪后就放松了,根本没想到还会有野猪,而且是4头一起出现!

在等两人发现时野猪离他们最近的已经不到二十米了,两个人拼命开枪也因为弹夹没子弹打死了2头野猪;也看剩下的野猪就要冲到他们身边时,从树林里冲出4个人形动物把那2头野猪拦住了。因为四人的衣服看起来不像人穿的,再说他们的头发还是辫子的。两人心中都跳了一下,对望一眼后心中都在想:我们这是在哪啊!

再说孙雨贵四人把野猪拦下后就跟野猪斗了起来,只见孙勇和孙雨华两人一下子就把刀一个插进猪肚子还顺势拉了个口子、一个插进猪脖子,两三下就搞定一头猪。孙雨贵和孙忠文两人则没这么厉害了,可能是孙雨贵用惯了土枪,用刀不习惯,他把刀插进猪腿上了;孙忠文则是把刀插进了猪腹部但是没拉出口子;于是发疯的野猪也不管陈雨德他们了,朝着孙忠文就把獠牙插进孙忠文大腿里。

这时的孙忠文发出一声惨叫才把陈雨德和陈俊惊醒,两人看到孙忠文的样子也不管这些看起来像人又不像人的动物目光,拔出伞兵刀就把还在用牙挑着孙忠文的也猪放倒;然后找出急救包就帮孙忠文包扎伤口,由于伤口太大血流不止,陈雨德跟陈俊就对着剩下的三个勉强看出是人的说:“他伤口太大,我们要把他带回去做手术,你们谁跟着来?”

孙雨贵三个人正被陈雨德两人的动作搞的愣住了,等听到他们问话时还没反应过来,反问到:“做啥子?”陈雨德这才听出这些人的口音是四川的口音,这才知道自己还在四川就好,但是也不知道怎么回答三人的提问。孙忠文经过包扎已经回过神了,就替陈雨德回答说:“做手术,就是用线把伤口缝起来!”等他说完却发现那两个穿着花花绿绿衣服的人盯着他看,其中高个的急切的问道:“你知道做手术?你怎么知道的,这里是什么地方?”还没等到他回答,就发现另外的一个人说道:“不管他怎么知道的,但是我知道我们再不帮他缝伤口他就的玩完!”

高个的这才意识到得赶紧救孙忠文于是两人再次朝剩下的三人望去,其中相比之下比较胖的说:“我们听文叔的,他说什么就是什么了!”孙忠文知道如果自己的腿不手术缝合的话,自己可能就活不了,即使活下来,整条腿也要废了;想到后果后他便问道:“两位兄台是西医吗,不知两位的诊金是多少,我等山野粗人一时没有现银,可否以后补上?”

陈雨德听到这句话时心中咯噔一下,知道这个世界跟他们的世界还是有共同点的;他便回答道:“不是我们,是我们的同伴会西医;至于你们的诊金只要你们回答我们几个问题便行了。”没想到孙忠文却说:“不可,我国西医全是出洋留学学得,兄台同伴家中肯定花费不菲,我怎可不付诊金!”

陈雨德刚想拒绝时,陈俊说道:“不管诊金的问题,只要兄台你看着给就好了;但是如果我们还在诊金上来那浪费时间的话,你的腿可能就不保了。”孙忠文想想也是,就不再争执了。

于是两人用陈俊带的绳子做了简易担架,让孙雨贵三人中两人抬着;等要走时却发现孙雨贵等人舍不得野猪,没办法最后只得陈雨德跟孙雨贵抬着孙忠文。孙勇、孙雨华则一人回村子叫人抬野猪一人在这看着野猪。本来他们想人家都救文叔了野猪我们就一头不要了,还是陈俊看到他们望着野猪的眼神说:“我们不要野猪的,我们只是迷路了才碰巧打到而已;再说我们两个人也不好抬的。”加上陈雨德也这么说,他们才真的相信。

一路上陈雨德跟孙忠文聊天中得知,孙忠文还是一个举人因为不满朝廷现状才回家当一个庄稼汉的;由于今年收成不好,跟着族中的三个侄儿一起出来打猎希望能补助族中孤寡。当陈雨德问起现在什么年代时,孙忠文奇怪的看着他说:“现在是宣统元年啊,兄台怎么不知道?”

陈雨德记得宣统元年应该是公元1909年的,这得回去跟大家商量怎么办了,他便对陈俊说:“陈俊,你先回去让岳萌准备一下,我们到了也快点做手术。”

陈俊正在回味孙忠文的话,听到陈雨德的话也知道要回去先跟大家说一下,也就回答道:“好的,我先回去。”说完就走了。

陈雨德这时才对孙忠文说道:“我们是南洋华人,是用公元纪年的;回国是游玩的,不过在山中迷路了。”

孙忠文用奇怪的目光看了看陈雨德后也没说什么,只是在心里嘀咕:“游玩还迷路,看来他们不相信我;也对谁会对陌生人露底啊,毕竟知人知面不知心啊!”这时的孙忠文想起来在官场上那些当面称兄道弟背后却下刀子捅人的同僚了。陈雨德不如实相告引起的不快也消失了。

陈雨德看到孙忠文知道的东西挺多的,就问他一些当今时事。孙忠文告诉陈雨德。他曾经到京师、沈阳、上海、广州等地,知道西医做手术是怎么回事还说就连成都会西医的也不多,要是你们到成都开西医馆肯定会受欢迎的!还说了这里离他们的村子有几十里山路。

陈雨德还在回味他说的年代,根本没注意他说的话。孙忠文还以为陈雨德不想说话也就不说话了。走了一段路程,陈雨德感觉到累了,就问孙雨贵累不累;哪知道孙雨贵根本没感觉回答道:“不累的,先帮我叔做那个什么手的要紧!”

这时才发现古代的人身体的确好过后来人很多,于是也不说什么休息的话了;因为他发现他的目的地就要到了。

在离洞库一里多的小山沟里,祝福德他们已经支好帐篷在等他们了。几人什么话也没说就把孙忠文抬进去。孙雨贵则被留在帐篷外面,他本来还想进去的但被陈雨德拦住了,孙忠文也知道一些西医的规矩也让他在外面等。

大概半个小时后陈加洋就出来了,陈雨德看脸色不怎么还看就让他先去休息了,毕竟他以前也没弄过。这时陈雨德才知道看起来大的吓人的伤口其实并没伤到血管,这也是为什么处理伤口才用半个小时。

等忙完时,陈德华对大家说:“那个受伤的要等伤口闭合后才能回去的,你们怎么处理的?”等听到这话大家才想起来救人后才是大麻烦。于是大家七嘴八舌的讨论,最后还是陈雨德说:“把帐篷先放在这,去找找周围能露营的地方,再把他转移过去。”

杨以军问到:“为什么不把他抬到洞里啊?”张一森张老三敲了一下他头说道:“现在也不知道外面是怎么回事,你就把他带到我们在随后的据点啊,再说了他家里肯定要来人的,洞库被发现怎么办啊,他们再要搬东西你怎么办啊?”

大家觉的也是,毕竟看孙忠文的穿着打扮也不像现代人;于是越好五个小时后回来集中。那时天也要黑了。留下张涛看着孙忠文跟孙雨贵后,其他人都去找地方了。三个多小时后大家都回来了,只有楚勇跟陈俊在离他们洞库五六里地的地方发现一个比较平坦的山谷可以作为宿营地。大家决定明天去看看后就准备晚饭了,今天吃的可全是无污染的、纯天然的野蘑菇跟山鸡之类的野物。

吃过饭,累了一天的陈雨德等人也不管孙忠文跟孙雨贵叔侄的惊奇目光留下陈加洋守夜其他人都爬进睡袋睡觉了。孙雨贵还问孙忠文道:“叔,他们是什么人啊,他们的东西怎么这么怪?”孙忠文也看不懂就回答道:“我也看不出来,估计不是等闲之辈吧。不管他,你我叔侄也没做过昧良心的事怕什么。”说完也睡了。毕竟他失血也不少,半夜孙忠文感觉渴了,就把孙雨贵叫醒让他倒水给他喝,孙雨贵看到今天救叔的那个男人在篝火边再加上没看见有水就问到:“大兄弟,你能给点水吗?”

陈加洋正在打瞌睡,猛然听到声音吓了一跳,看到是那个受伤的同伴就放松了;等听到他要水就说道:“有,你等着。”说完就到他老婆睡的帐篷里拿了水壶给他,看着孙雨贵回去,陈加洋嘀咕道:“让你吓我,我让你睡到明天中午。”他还以为孙雨贵要喝水的,却不知道是孙忠文;幸好的是,孙忠文没全喝完剩下的孙雨贵也喝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