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情书

lwq001 收藏 0 104
导读:佛学爱好者的情书      颦儿女士芳鉴:   以下文字无误地宣说了我对你的胜义爱慕心,请你先安住在空明双融、无缘离戏的境界中少许放松而阅读,然后观修应如何给予我答复。谢谢,请开始念诵。   如是我说:由于前世的缘分成熟,今生我们会遇了,在此,我不得不如实地告诉你:第一眼见到你,我的第六意识便在无明的推动下,对你生起了强烈的贪爱。你的眼、耳、鼻、舌、身,无一不是我贪爱的对境。虽然从教理上说,你和所有的人一样,只是四大五蕴的假合,是现而无自性的。你那美丽的外表,只是一层虚幻的画皮,你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佛学爱好者的情书




颦儿女士芳鉴:


以下文字无误地宣说了我对你的胜义爱慕心,请你先安住在空明双融、无缘离戏的境界中少许放松而阅读,然后观修应如何给予我答复。谢谢,请开始念诵。


如是我说:由于前世的缘分成熟,今生我们会遇了,在此,我不得不如实地告诉你:第一眼见到你,我的第六意识便在无明的推动下,对你生起了强烈的贪爱。你的眼、耳、鼻、舌、身,无一不是我贪爱的对境。虽然从教理上说,你和所有的人一样,只是四大五蕴的假合,是现而无自性的。你那美丽的外表,只是一层虚幻的画皮,你那让我一见之下,心即狂乱的色身,也只是一个三十六种不净物充满的移动厕所。所谓的“你”,只是一种名言的假立,是虚妄分别的遍计所执,但我实在无法做到不取于相,如如不动,无法遣除对你的非理作意。虽然我没有见到过你的“父母未生时面目”,但只凭你现世的报身,已经足以使我忘失正念。


自从认识你以后,我的心里再没有任何器情世界的万法,而完全成了你的领地。只有一个你,无二亦无三。在我心里,你就是一切,在我眼中,一切也都是你。因为你,我终于悟到了“一即一切,一切即一”的华严境界。


每当看到你的秀发在风大中飞舞的时候,我总是觉得它舞动的是那么教人欢喜踊跃,身心悦意,禁不住让我涕泪悲泣、叹未曾有。其实我知道,那根本不是风动,也不是头发动,而我的心在动。


偶尔,会有一个非常稀有难得的机会,你对我破颜一笑,点点头,打个招呼,那个时候,我觉得真比得到满三千大千世界的七宝还要珍贵。不,百分不及一,千分不及一,百千俱胝那由他分、迦罗分、算分、数分、喻分、优波尼沙陀分亦不及一,何以故,以本人发自肺腑地喜欢你故,以喜欢你胜过世出世间一切故。


女菩萨,于意云何?你知道求不得是一种非常折磨人的苦苦吗?一念相思一念苦,念念相思念念苦。我真的很希望能够和你如理如法地于一切时同集会,成为你不共的眷属,按世间人的说法,也就是结婚做夫妻。为此,我愿意尽力成办一切利你的事业,尽于未来一切劫,身口意业,无有疲厌;我愿意给你一切广大的供养,羊车、鹿车、大白牛车,种种诸藏,无量无边,随汝所欲,皆当与汝。只是我不知道,最后万法归你,你归何人?归我,还是归其他有缘的众生?


虽然未来的你不一定可得,也许只是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如阳焰、如水月,无法拥有,可是我却怎么也无法遮止对你的情执。对你的那份相思绵绵密密恒无尽,念念相续,无有间断。只觉得看山山是你,看水水是你,吃饭饭是你,喝茶茶是你。触目所及:郁郁黄花,无非你貌,青青翠竹,尽是你身。想你真的想到了专注一缘,功夫成片,若一日,若二日,若三日,若四日,若五日,若六日,若七日,一心不乱。


有时候,我会轻声地问自己:大修行人也堕情网否,看来真的是不昧情网。


记得有一次,我在操场上想你,眼根忽然看到你从西边向我走来,与宿舍舍友三四人俱。我激动的肉团心似乎要从身根中脱离,刹那间,妄想纷飞,犹如空花,乱起乱灭。我不由得想:如何是菩萨西来意?难道你真的要来接引我去往丘比特的净土吗?想不到的是,你看都没看我,径直从我身边走过,走到教室前面一棵新移栽的大柏树前面停住,指指点点地评价起来,原来你的西来意只是庭前柏子树!那一刻,我只觉得云驶月运、舟行岸移、一霎时天旋地转,继而如同火来逼身,苦痛切己,仿佛从兜率内院一下子到了地藏王菩萨的地盘。


我不知道为什么此生会遇到你,因为我没有宿命通;我不知道你心里到底有没有我,因为我没有他心通;我不知道当我想你的时候你在干什么,因为我没有天眼通;我不知道当你在宣说妙音的时候是否也会提到我,因为我没有天耳通;我做不到在想你的时候就飞到你身边去看你,因为我没有神足通;我更不知道,未来我们会有一个什么样的结局,因为甚深微细的因果道理只有全知的佛陀才能够完全了知。


也许我对你这一份尽虚空、遍法界不能容纳的深情,最后只是一个磨砖作镜的结局;也许我这番龙女献宝般的表白,换来的只是你一声如据地狮子般的棒喝。但我发心如初。我的信念是:将此深心奉给你,是则名为真爱情。


当然了,我也知道,作为一个佛弟子,写这封信来向你表达已经落于下乘了。所谓开口便错,动念即乖,无话恰恰说,说话恰恰无。如同释迦拈花,迦叶微笑,不着一字,却尽得风流。只是,毕竟这是我第一次喜欢一个人,缺乏串习,境界不够,还不能完全用圆教的方式来表诠我的密意,不能以心印心。更何况,恋爱一事,千圣不传,我不得不悬崖撒手,自肯承当,想来想去,还是用教下的方式把这份心意向你合盘托出吧,是该许我亲见龙潭还是该痛下辣棒,唯君择之。


最后,祈请明幻阿阇梨及诸传承上师,祈请十方三世一切诸佛菩萨,金刚护法神祈加被护佑,愿法界情人都成眷属,愿我心事悉得成就。阿弥陀佛。


申毅 和南




儒学爱好者的回信




申毅学兄雅鉴


顷接手书,曷胜惊讶,一则以喜,一则以惑。


对于一个女孩子来说,有信自男生来,不亦乐乎,这便是“喜”的原因。何况学兄惠书文采锦绣,意正心诚,发乎情、止乎礼,字里行间,怨而不怒、哀而不伤,温柔敦厚之韵让人顿起荡气回肠之感。所谓“人不知而暗恋,不亦君子乎”,学兄这份弥纶天地的真情,足以让小女子动容。


现代社会士人的择偶标准,用亚圣孟子的话来说就是:德才不如相貌,相貌不如身份。诗曰“公主凤凰,君子好逑”,妾虽不敏,却还有一点自知之明,小女子不过是蒲柳之姿,小家女儿,貌不过中人,身出于寒微,并非所谓的凤凰女,不知何以竟使学兄生此投桃之心。弦歌雅意,阳春白雪,小女子下里巴人,闻之怎能无惑。难道真的是情人眼里出西施,仁者见之谓之仁、智者见之谓之智,萝卜青菜、各有所爱吗?


然则据实而论,青青子衿,悠悠我心,学兄的信中的感情实于我心有戚戚焉,我还记得我们第一次相见时的情景,那心情,真是“既见君子,胡云不喜”。只是,小女子另有一言,不能不明告于学兄。那就是,不告而娶,非礼也,终身大事,一定要有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而现在我们正在读大学,父母必不能同意,所以我觉得痒序之中,还是不宜有西厢之事。


再则,学兄岂不闻乎:大学之道,在四六级,在考研,在准备工作。这些都是重要而又难办的事,任重而道远,学生不可以不努力。现在我正在准备考公务员,你也知道,竞争很激烈。我又没有在政府工作的父亲,可以帮我“经纶”出99分的成绩,所以我只能靠自己。虽然很难,但必须面对。饭碗所在,心之所安,虽千万人,吾考也。


在这种情况下,我只能辜负学兄的雅意了。因为:爱,我所欲也;饭碗,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舍爱而取饭碗者也。


相信学兄也会理解,这就是目前的现实,我们这些没有背景、没有后台、没有财富的社会底层人家儿女不得不这样选择。孟子云:吾岂不珍惜爱情哉?吾不得已也。其实有很多底层人家的姐妹为了生活不得不出卖自己的身体,而我只是暂缓了自己爱情的开始,与她们相比,我已经有一种深深的“天降幸运于斯人”的快乐了。只是对于这个冠以“社会主义”之名的社会来讲,这种快乐未免搞笑,未免沉重。底层人民百事哀,悠悠苍天,曷有其极。


呜呼,天行贱,社会以两极而分化;国势非,公仆皆厚俸而多贪。更兼权富不仁,以百姓为刍狗,学者不仁,以名利为爹妈。底层百姓,哀哀无告。民工子女无教育可得,矿工生命常填于沟壑。物价日涨,平民乏佐餐之菜,房市坚挺,居者多“先富”之人。幼无所安,老无所依,鳏寡孤独废疾者皆无所养,任其自生自灭。资本强势,黑恶猖獗;官商互助,黑白结义。一饭万金者非耕作之农;数栋房产者无建筑之工。贫者乘公交犹觉奢侈,富者开宝马尚嫌跌份。无罪者可被判无期,富士康竟十三连跳。真是,月儿弯弯照九州,几家欢乐几家愁。几家万金养条狗,几家无奈跳高楼。甚者,男老板以女员工为玩物,多少兽行;掌权者为资本家而豢养,寒尽民心。严重污染环境者,都享纯净生活;无钱过排放日子者,饱受污染之苦。工人阶级为领导阶级,对照现实,可为笑谈;党的宗旨乃全心为民,扪心自问,能不愧死?国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党为先进生产力之代表,洋洋乎在百姓之上,不在其左右,还要让底层民众“毋不敬”,让弱势群体“作顺民”,真是盛德大业,和谐其至矣乎!


《易》曰,积善必有余庆,积不善必有余殃;一阴一阳之谓道,亢龙有悔,无往不复。《书》曰,天道好还;天视自我民视,天听自我民听。孟子说:得道多助,失道寡助;上视下如草芥,下视上如寇仇;吊民伐罪,闻逐一夫,未 闻弑 君。俗话讲:不得其平则鸣。所谓祸患常积于忽微,国运总决于民心。不平到极点,难免会有人忍无可忍,无须再忍,提三尺,起芒砀,斩尽不平享太平。这也是理所必至,事所固然也。不用追述太远,只要看看六十年前即可,1949年,不就“钟山风雨起仓皇,雄鸡一唱天下白”了吗。殷鉴不远,在上个世纪,后人哀之而不鉴之,就不怕使后人复哀后人吗?载舟覆舟,古今一例,谁敢保证“天翻地覆慨而慷”之事必不复现于将来?


当然,为政在人。当道者能以仁者之心,行爱人之政,民饥己饥,民溺己溺;己所不欲,勿施于民;进而治吏不治民,务实不务虚,则国势必能够与时俱进,社会才真得科学发展也。不然等到大势已成,不可逆转之时,因失亡羊补牢之机,则一切举措,尽成画蛇添足之举。纵有经纶之才,亦无回天之力了。相信当道者英明、伟大、光荣、正确,但愿我这些话只是杞人忧天倾,海客谈瀛洲吧。


学兄,你是学佛的,这很好,我觉得,对于社会世道来讲,文化、宗教的力量更为持久和深入,仅仅靠政治是很无力的。儒、释、道、耶、回,皆历数千年犹传承不断,教化不绝,再看看这数千年里,古今中外的多少帝王将相、盛世强国都已经烟消云散了。真是“时人看中外政治史,如梦中相似”,谁说往事并不如烟呢。


英明神武如我太祖武皇帝,提红缨枪,起湘赣边,建军强党,抗日灭顽。终赢得:工农三千,横扫幽燕之地,红旗百万,广开人民之天。剿匪镇反、抗美援朝,奠定内外安稳环境;五年计划,三大改造,打造经济腾飞基础。人大、政协、区域自治,完善国家各项制度,鸣放、辩论、大字报等,赋予人民完全权力。开天辟地以来,以工农为主的广大人民,真正做到了经济上有保障,政治上有地位。人民有完全之权,贪官无容身之地,人民可以斗争造反,公仆谁敢胡作非为。人民衷心拥护政府,党员真能深入群众。我太祖武皇帝,筚路蓝缕,于一片废墟上开展伟大建设;雄才大略,于重重包围中实现大国崛起。其天纵圣智、文治武功可谓极生民以来未有之盛,然而,最后又能如何呢?果然是“走资派就在党内”;“我死后有人翻案”!


想我太祖武皇帝,因恨天公方愦愦,欲凭赤手拯元元,一怒而安天下,为的是消灭人剥削人,人欺负人,有人做老爷,有人做马牛的不平等、不合理的旧社会,建立一个没有剥削,没有压迫,人人平等,人人都是人的新世界。谁料到好景不长,转眼又是一番天翻地覆,看来要挽救社会,政治的力量甚不足恃。怪不得孔老夫子常说,时乎,时乎,不再来。真是人亡政息,人走茶凉啊。


其实,太祖武皇帝已经预料到了这个结局,他早在上世纪50年代就对留苏的学生做过这样的预言,他说:世界是我们的,也是你们这些小儿辈的,但归根结底还是那帮孙子的。他还曾不止一次地说过,他死后会有人翻案,翻案不得人心。如今,30多年的历史表明,太祖的预言是精准的,果然有人翻案,也不得人心,只是得了那些权贵和“先富起来”的一批人的心,无疑,他们占不到十三亿人中的多数,因此得他们的心算不上得民心,恰恰相反,是失民心。可惜的是,十三亿中的大多数只是“沉默的大多数”,只有彷徨,缺少呐喊,更没有几个人出来“鸣鼓而攻之”,怪不得曾经多次接见过红卫兵的太祖爷,如今在水晶棺里再也懒得睁眼看看这些来来往往的“人民”。


小女子虽为女流,但耻为“芙蓉”、“阿娇”无羞无愧之举,愿继圣贤志士自立立人之志。我不能舍弃我的责任,独善其身,乘桴浮于海,更不能降身辱志,觍颜“吾从众”。我只能明知不可为而为之,所以,我要考公务员,要进政府、入党,让党和政府中有一个——当然,最好是多一个真正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之人。这就是我毕生的追求和信念,造次必于是,颠沛必于是。三军可夺帅也,小女子不可夺志。


子还曾经曰过,德不孤,必有邻。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只要符合大多人的利益,也许会螺旋式上升,波浪式前进,但终归是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我相信未来。


如果等我考上了公务员,届时学兄还能如此这般“专注一缘”,我们再来谈婚论嫁不迟,不知学兄以为如何?


愿相会于贫民重获翻身时。


即颂暑安。


华颦儿 手肃




本期博客思考题:


1. 你的同学中,有人能够写出这样的情书么?


2. 孔和尚贴这两封情书,另有什么深意?


3. 你觉得这两位今后还会有缘吗?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