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57.html


传说,人至贱则无敌,但贱到这种程度,就真的无药可救了。


当然了,最触动普京和俄罗斯人神经的,是霍多尔科夫斯基一心要出卖俄罗斯的石油利益。


霍多尔科夫斯基对美国的爱,有点明目张胆。他不仅大力主张俄罗斯和美国之间加强能源战略合作,还被一些人视为美国能源集团在俄罗斯的代理人。


“9·11”后,布什政府一直在努力摆脱能源依赖,打击伊拉克是一个方面,使俄罗斯成为美国能源供应基地则是另一方面。也正是基于这种考虑,布什与他很看不起的普京握手言欢了。


也难为小布什了,这么爱恨分明的人,勉强自己和不喜欢的人,又是拥抱,又是嘻嘻哈哈。


但俄罗斯却不甘心被动地成为美国乃至西方的能源供应基地,因此普京政府答应应了OPEC的要求,同意每日削减15万桶的原油出口量,可霍多尔科夫斯基却好像成心和普京作对一样,声称要将其公司的原油产量提高20%。为此,霍多尔科夫斯基还联手其他一批石油巨头,在新产区和新设备方面投入了大笔资金,以促成俄罗斯石油产量的急速增长。


为了对华盛顿表忠心,霍多尔科夫斯基拍着胸脯说,“俄罗斯能够成为美国和欧洲的储油罐。”


霍多尔科夫斯基的“爱国”之举,不仅有态度,更有行动。


让莫斯科生疑并紧张的是,霍氏准备以250 亿美元的价格向美国石油财团出售尤科斯40%的股权,另有13.6%的股票拿出来公开出售,这等于是将尤科斯公司的控股权热情似火地交付给美国财团掌握,换句话说,就是最终让美国人掌握着俄罗斯的能源命脉。


这也是让俄罗斯媒体和战略界非常恐惧的事情:实际上霍多尔科夫斯基卖掉的根本不是尤科斯,因为尤科斯公司的产油量几乎占俄罗斯的1/3,他卖掉的,是俄罗斯很大一部分的财政控制权。


事实上,即便以2003年的标准看,当时油价每桶为23.5美元,俄罗斯石油出口收入占政府财政收入的13—14%。另外还有对石油行业的税收,再加上相关行业,石油部门总共为国家财政带来30—40%的收入。


也就是说,在国家预算收入中尤科斯占 10—15%的比重。相比之下,军费开支也不过占预算的13.5%。这几乎意味着,如果霍多尔科夫斯基的企图得逞,对俄罗斯的支配权将转移到尤科斯新主人的手中,因为支配5—10%的国家财政就是对全国的支配。


当然了,这还是在油价20多美元的时候。换作霍多尔科夫斯基2010年末加刑后上百元的油价,那比例简直就是惊人。


不仅如此,国外持股人(当然是美国了)还会拿关闭尤科斯作威胁,这意味着尤科斯的10万员工将流落街头,而在其他行业为尤科斯公司工作的上万员工也将受到牵连。


这就是说,尤科斯的所有者(也即霍氏的美国爹)手中握有在任何时候制造大规模政治危机的最强有力的杠杆,并可以凭借这个杠杆向克里姆林宫无限制施压。到了那个时候,普京政府再想将尤科斯财产国有化已经来不及了,因为美国将有充分的道德和法律权利以各种方法(包括军事手段)保护本国公民的私有财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