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时的我们很年轻 正文 第五部分(1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778.html


学生时代趁着假期打零工,一个最大的好处就是,你可以提前见识到复杂的社会、复杂的人际关系、复杂的各路人马。

之前我在北京闯荡的时候,因为是表哥帮忙介绍工作,一起共事的大都是表哥的朋友,还能帮忙照应小老弟,应该说工作起来也并没感觉到有多大压力。但是在剧组中就没有这样的好事了。

首先,通过朋友的介绍进组,和凭借亲戚关系进组有很大不同,中国人的观念是,亲戚永远是可靠的,朋友有时候则是不可靠的。所以,没人照顾你,不欺负你都算你烧高香了。

其次,至少在剧组里打杂的日子里,我觉得隶属于娱乐圈的人群真跟我们不一样。那个时候,我凭借我的观察——当然我的观察不一定对——得出这么一个不成熟的结论,娱乐圈的朋友勿喷哈,只要和娱乐圈挂钩的人,似乎特别圆滑,特别能装。

我那时候之所以有这么一个印象,或者说错觉,是因为和我们一起进组打零工的还有一帮某戏剧学院的在读生,与我们不同,他们都是正经学表演的出身。在片场,他们的任务是饰演各种路人甲、大兵乙、土匪丙、食客丁,他们和那些从社会上召集来的龙套不一样,他们是始终跟组的,在片场以外的地方或拍摄间隙,他们就帮忙干些杂活。我们是偶尔扮龙套,大部分时间是协助其他工作人员工作,诸如搬设备、打扫卫生、传递个命令、送个剧本等。

两方人马一对眼,立刻就能看出他们和我们不一样。

打个比方,我们只要接到命令,立刻跑步前进,能快速完成的任务从来不拖,能自己完成的从来不求别人。并且,不管领导在不在,一样要做到最好,尽善尽美,即使水平有限做不好,至少也是十分努力的。

另一队人马呢,不可否认的是,他们的成绩不错,长得也很帅,并且和剧中的女演员们是师姐跟师弟的关系,看着他们能跟漂亮女演员在一起有说有笑也足以让我们羡慕到死了。只是让他们像我们那样实实惠惠的干活,绝无可能。不过在一种情况下是个例外——领导在不远处站立的情况下,他们比谁都刻苦,甚至比我们都能干。只要领导不在,你就算求他们,他们也不会干活。

有一次,某领导让馨儿召集我们这些打杂人士将音响设备从宾馆的杂物室里搬到道具车上。那音响设备可沉可沉了,龙三那么胖,我那么壮,馨儿在学校的时候那么练健美,我们三个人勉勉强强能把一个箱子抬起来,走出个十五六步就得停下来歇一气。当时大致就是这么一个前提背景。

馨儿先找到了我和龙三,当时我和龙三正在宾馆前台跟女服务员套老乡关系套的正高兴,命令传达到之后立刻就去杂物室门口集合了,馨儿则一路上楼奔往打杂人士的聚居区。记得当时是早晨八点左右,剧组急着将设备装车奔赴片场。我们在门口左等右等也不见人下来,好一阵子终于看到馨儿铁青着脸下楼了。一问才知道,那路人马都还没起床呢,理由是昨晚睡太晚了,馨儿告诉我们,那帮龟孙连门都不给开,有给开门的也说马上到,但馨儿在外头敲了一圈门之后也没有一个人穿好衣服出来集合。

馨儿骂着脏话,我和龙三也憋了一肚子火。最后,领导看到只有我们仨在搬运那么多设备,终于也看不下去了,一路直奔楼上,挨个踹门,这才总算是把这帮大爷全折腾下来。

当然,领导没多说什么,能干到那一步的领导都不是一般人了,懂得权衡利害关系。我们兄弟三人至少目前看起来只是通过关系招来的外来户、门外汉,给我们吃些哑巴亏我们也不能怎么样,没准儿吃亏的时候还得笑着感谢领导给我们吃这么好吃的亏呢;这帮纯学表演的祖宗们才是真正不能得罪的人,你知道人家跟哪个制片人或者导演或者随便什么圈里大腕有什么关系?所以说,话一定要说,事一定要办,但对于人,你不能把人家怎么样。再看那帮已经下楼的大爷,面对馨儿是一张死爹哭妈的臭脸,面对领导则纷纷换成了好孩子乖孩子的面孔,更有甚者不称呼领导的职位,张口就叫“叔叔”,那亲热劲儿就甭提了,我听着都直恶心。

后来馨儿说:“咱就是太老实,太能往自己身上揽活了,其实就算那天咱们也不干活,领导也不敢把咱们怎么样,充其量骂咱一顿呗。那帮学表演的小子就比咱们有经验,能躲就躲了,乐于躲并且善于躲。这样也有好处,最起码的,工作真出了问题,他们这帮不参与的也就没责任啦。”

我说:“那要照你老的意思,就是不干活反倒最好呗?那从整体上来看,事业不就失败了吗?事业失败了,对个体有什么好处?”

龙三说:“话是这么说,大宝你还没看出来吗?即使是领导,有时候也并不是很喜欢只会埋头干活、乐于往自己身上揽活的人。那帮油条虽然不怎么干活,一点儿也不脚踏实地,工作能推则推,能拖则拖,可是人家跟领导的关系也不错。说到底,只埋头干活,嘴不甜,那也白扯。领导喜欢听好听的,有的领导还是顺毛驴,喜欢被拍马屁。不过你也得拍准了,别一巴掌拍马蹄子上,那样的话你自己就悲催了……”

我们三兄弟的对话,体现出了学生时代的打工经历给我们带来的启发和认识。到底是积极的还是消极的?我说不好。我现在上班了,我依然埋头干活,从来不多嘴,领导交给的任务不折不扣去执行去完成,尽善尽美,做错了也没有任何借口,一定及时改正。到现在,我不敢说领导很喜欢我,但我知道领导不讨厌我。

至于圆滑世故,不否认会得到一些甜头,但是,至少说我本人并不提倡那样。

最后要说的是,我说那帮学表演的大学生的故事,没有多余的意思,也没有一棍子打死一船人的倾向。我只是说说我的经历,谈一谈我个人对一些事情的某些不成熟的看法,不一定对。我还要说,哪行哪业、任何国家任何时代,都存在着像那群学表演的大学生一样的人,即使是市场营销专业的学生,天天都被灌输职业道德、职业操守、员工行为准则等,依然存在那样的人。

再看看介绍我们进组的戏剧学院毕业的小沈,就是一个纯粹的、踏踏实实的、本本分分的、刻苦努力的人。跟我们一样,埋头干活,有事就上,往自己身上揽活没二话,领导布置的任务认真负责的完成,即使水平有限做错了,事后所做的也是及时改正,没有任何借口。如果他和我们不一样,我们也不会成为朋友。我们,也不能代表营销行业的全体,营销行业也有偷懒的、投机取巧的;另一路打杂人马,他们也无法代表全体戏剧学院在读生和毕业生。

所以说,别多想,哪里都有坏人,但哪里都是好人比坏人多,并且多得多。要不然,这个世界早就乱套了,也许你就没机会坐在电脑前看我的流水账了,我也没时间在电脑前码字了,因为你我可能早就被肉弹炸零碎了。你说对不?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