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荡杀 第五卷 第十章 意料之外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0.html


或许,在这里的中日两国众人都是认为事情就会这么结束了,但是,就在此时,在这里的发生了一点点的意外在里面了。

这个意外是来自那些被枪毙的要钱不要命的中国人而来的,因为,也许是那些中国奉军众人枪毙一名要钱不要命的中国人的时候,可能是没有对准他们的要害打过去,所以,其中有一名要钱不要命的中国人是没有立即气绝身亡,他的鼻息之间尚有余息,而恰恰就是要钱不要命的中国人他还是有所动作的。

在这里的中日两方的所有人马都是看见了那名要钱不要命的中国人的动作以后,他们都是认为这名要钱不要命的中国人是要做出反抗的动作出来,不过,即使如此,在这里的中日人物都是怕也不怕,他们都是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那名要钱不要命中了子弹尚未气绝身亡的中国人还会做出什么动作出来,这点,在这里的所有人马都是拭目以待。

本来,在这里的所有人马都是以为那名要钱不要命的中国人是要做出绝地反击,拉一个垫背想杀死己方众人什么的,可是,在这里的所有人马都是料错了,那名要钱不要命的中国人是把手伸进了自己的衣兜里面去,缓缓的掏了半天,也是挪动了半天,最后,他是自己的怀里面是掏出了一样东西来了。

在这里的所有人马都是以为那名要钱不要命的中国人会掏出炸弹之类的东西,想来一个同归于尽,结果,大出所有中国人的意料之外的是,那名即将毙命的中国人是从身上掏出了一块方糖,其余的就什么也没有了。

方糖亦称半方糖,是用细晶粒精制砂糖为原料压制成的半方块状(即立方体的一半)的高级糖产品,在国外已有多年的历史。

在这里的所有人马是看见这里以后,他们有点百思不得其解,奇怪为什么这个中国人身上会有这个玩意,也奇怪为什么这个中国人在临死之前要掏出这个玩意,他这么做到底是有什么含义在里面,这些疑问是在这里的所有人马都是不明白的事情。

最后,很快的,在这里的所有人马都是听见了那个要钱不要命的中国人临死之前说出了这些话语,是顿时把在这里的所有人马的心中的疑惑是顿时全部释疑了,道:“孩子,这块方糖本来是买回家给你吃,然后,再多给你一定零用钱,让你买更多好吃的!原谅我,这些我是都做不到了!”

当这名中国人是说完这些话语以后,他是顿时气绝身亡,至此,他的生命和其他要钱不要命的中国人一样是走到了终点了!

在这里的所有人马都听见这个中国人临死之前说的话语以后,他们忽然是陷入了一阵沉默之中,所有人都是一句话也不说了,然后,在这里是有许许多的人马都是看着梁中国,希望他梁中国是能够给一个说法出来。

梁中国是看见这里以后,他的脸上是一点反应也没有,他最大的反应就是愣了愣,然后,他是微微闭了闭眼睛,是只言片语也没有说出来,最后,梁中国是长长的吸了一口气,淡然道:“戚军长,你说这些被枪毙的中国人的尸体应该怎么处理呀!?”

戚九赢军长是看了梁中国一眼,然后,前者是沉吟,道:“梁中国,你是认为应该怎么处理这些中国人的尸体?”

梁中国断然道:“戚军长,这些要钱不要命被枪毙的中国人是罪大恶极,我建议让他们的尸体是曝尸三日再说!”

戚九赢军长是听了梁中国的话语以后,前者是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以后,前者皱眉的问梁中国,道:“梁中国,我们有必要做事情,做的这么绝吗?”

梁中国是对戚九赢军长建议,道:“戚军长,你可以听说过,商鞅立木建信的故事吗?”

变法的条令已准备就绪,还没公布,担心百姓不相信自己,于是(命人)在都城南门前放置一根高三丈的木头,招募(能)搬到北门的人,给予十两黄金。百姓看到后对此感到奇怪,没有人敢去搬木头。(商鞅)又说“能搬木头的人赏五十两黄金”有一个人搬了木头,就给了他五十两黄金,用来表明没有欺骗(百姓)。最后颁布了那法令。

商鞅变法令颁布了一年,秦国百姓前往国都控诉新法使民不便的数以千计。这时太子也触犯了法律,公孙鞅说:“新法不能顺利施行,就在于上层人士带头违犯。太子是国君的继承人,不能施以刑罚,便将他的老师公子虔处刑,将另一个老师公孙贾脸上刺字,以示惩戒。”第二天,秦国人听说此事,都遵从了法令。新法施行十年,秦国出现路不拾遗、山无盗贼的太平景象,百姓勇于为国作战,不敢再行私斗,乡野城镇都得到了治理。这时,那些当初说新法不便的人中,有些又来说新法好,公孙鞅说:“这些人都是乱法的刁民!”把他们全部驱逐到边疆去住。此后老百再也不敢议论变法的是非了。

戚九赢军长也是听过这个故事的,他是听见梁中国的方法以后,前者是想来想以后,他也是决定是使用梁中国的这个方法是试一试了,看看效果再说,再说了,现在奉天保卫战是才刚刚结束,戚九赢军长不敢肯定奉天城内是不是还有残留的像杜月笙或者是敌人的奸细间谍里面,他也想来一些以儆效尤的方法在里面,看看效果如何,于是,戚九赢军长就同意了梁中国的方法了。

兵贵神速,既然,戚九赢军长是同意梁中国的方法了,那么,戚九赢军长是立即叫自己的士兵行动起来,去执行命令,那些中国奉军众人是得到命令以后,他们是立即执行起来,他们是把那些被枪毙的要钱不要命的中国人的尸体给拾起来,或者拖起来,或者是背起来,再或者说是扛起来,把他们的尸体是全部离开了这里,一个不留!

就这样,经过在这里的中国奉军众人的迅速的行动以后,那些被枪毙要钱不要命的中国人的尸体是全部很快的就消失在这里了,在地上是留下来了一滩又一滩的他们的血迹,和破碎的方糖了!

原本,那个临死之前掏出方糖的中国人手里面是握着一块完好无损的方糖,可是,在中国奉军众人是处理他们尸体的时候,几位中国奉军众人是把那块方糖给踩碎了,踩成了稀巴烂,顿时那块方糖是被弄得四分五裂了!

“嗨!”,盛樱是看见这里以后,她是忍不住长长的叹了一口气了,一副心有不忍的样子,盛樱的眼睛是在那块被肢解的方糖上面停留了一会儿以后,她的注意力就是移开了。

说实话,对于盛樱戚九赢军长对她的身份也是知道甚少,几乎是到了零的地步了,甚至,盛樱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都是一些未知之数,故此,戚九赢军长是对盛樱这个日本女子是极为不放心,一副很想把盛樱给轰走的样子,只不过是处于礼貌和外交上面的争端才没有这么做的。

不过,戚九赢军长是想马上要让自己的士兵是在奉天进行一场大搜城了,所以,戚九赢军长是决定让梁中国是把盛樱给带走,不要让盛樱待在这里,以免是多生事端了。

戚九赢军长道:“梁中国,今天就辛苦你了,也太麻烦你了,这样吧,这里也没有你的事情了,你就安安心心带这位盛樱去奉天附近好好的玩一玩吧!”

梁中国道:“好的!”

说完,梁中国就对盛樱小姐,道:“盛樱小姐,走吧,接下来,你就自己交给我吧,你的一切就由我来负责就行了!”

盛樱可不是一个傻瓜女子,她是一下子就听出这是戚九赢军长是在下逐客令,盛樱可是一个识趣之人,既然,戚九赢军长是不欢迎自己,那么,盛樱也会死皮赖脸的赖在这里,做一个令人讨厌之人了,而且,自己也不是没有人要,她盛樱还是有人要的,那就是梁中国。

既然,梁中国是要带自己去游玩一番,那么,盛樱也是却之不恭,她是欣然道:“好!戚九赢军长,那好,那我就跟梁中国走了!”

梁中国是想了想以后,他是决定得的自己反正待在这里也没有别的什么重要的事情要做,于是,他梁中国,道:“戚军长,那我告辞了!”

戚九赢军长是微微一颔首,道:“好!梁中国,我们就此别过,告辞!”

梁中国亦道:“戚军长!告诉了!”

戚九赢军长这回是对盛樱道:“盛樱姑娘,这下子,我派人是专门来伺候你,你应该不会向你们的日本领事馆,或者说是外交部有关人员是提出抗议和诉讼了吧?”

盛樱是对戚九赢军长是露出了一个甜甜笑容以后,道:“戚军长,你既然这么识趣,那么,我自然也是不能胡作非为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