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8月初,日本最大在野党自民党3名议员计划访问“独岛”(日本称“竹岛”)附近的郁陵岛,被韩国拒绝入境。韩国总统特任长官李在五大骂,“(日本)战犯后裔竟然胆敢试探韩国”!李在五所指的“战犯后裔”自民党“领土问题特别委员会”代理委员长新藤义孝众议员,他祖父是二战期间死守硫磺岛陆军大将栗林忠道。近年日本战犯后裔开始“露脸”,前首相安倍晋三外祖父是甲级战犯嫌疑人岸信介。日本奋起党的党首平沼赳夫,曾任运输大臣、通产大臣、经济产业大臣;他是甲级战犯平沼骐一郎的养子。可见盟军“远东国际军事法庭”轻判日本战犯的短视。

1946年4月,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对东条英机等28名甲级战犯起诉。由美、中、英、苏、法、澳、印和菲律宾等同盟国共同任命法官审理,不少西方法官反对死刑。在中国法官梅汝璈据理力争下,才以6票对5票的微弱优势通过对7名日本战犯的死刑判决。由于种种政治妥协,皇室成员都被免于起诉,包括南京大屠杀的直接指挥者皇叔朝香宫鸠彦。

1956年,毛泽东在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上发表《论十大关系》说, “今后社会上的镇反,要少捉少杀”。老毛说; “连被俘的战犯宣统皇帝(作者注:爱新觉罗·溥仪)、康泽(作者注:原国民党中央委员、第十五“绥靖”区中将司令官)这样的人也不杀。不杀他们,不是没有可杀之罪,而是杀了不利。”中共中央遵照毛主席指示,决定对日本战犯宽大处理,各民主党派、工商联和无党派人士代表特别提出的异议在于“不判处一个死刑,也不判一个无期徒刑”,难以平民愤、抚民心。争论最后结果是有权有利,军事法庭根据“不杀少判”的中央精神,在华一千多日本战犯中最后只起诉45人。即使如伪满三江省特务科长岛村三郎在1939年率部射杀抗日武装130多人,抓捕和平居民2595人,一次集体枪杀平民42人,亲手制造“三肇惨案”,又建立秘密杀人场“三岛化学研究所”。他完全认罪,请求判处死刑。但是军事法庭“从国家战略方针、目标出发,综合考虑日本的现状、中日关系的远景”考虑,在1959年提早获释只判了徒刑的岛村三郎,让他回到日本。

本文内容于 2011/8/15 14:06:15 被小编a12编辑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