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远的地方有风景,不为人瞩目的地方更有风景。

山东半岛风景很多,五岳至尊的泰山、儒家圣地曲阜孔庙、仙人胜景蓬莱、旅游沿海城市青岛、烟台,这些地方久负盛名,早已成为人们休闲旅游的好去处。但山东有一去处风景独特却鲜为人知,这就是地处山东半岛最东端的成山头。成山头,又称成山角,如果将整个山东半岛比做龙头,那成山头就在龙须的位置。所以,现在那个地方又叫龙须岛。到过山东半岛的人很多,大多到青岛、烟台、威海和蓬莱旅游。但到过成山头的人却很少,这与旅游宣传有很大的关系。其实,在烟台火车站外,每天都有发往龙须岛的班车。龙须岛镇就在成山脚下。

《中国国家地理》杂志组织的“中国选美”活动中,成山头在被评出的中国最美八大海岸中名列第三名。这里三面环海,是山东半岛伸入大海最远的地方。正东方与朝鲜半岛隔海相望。北面与辽东半岛对峙,扼守渤海海面。由于地理位置的重要,在中国地图和分省地图上均可找到它的身影。因此,成山头既是—处国家级风景名胜区,同时也是一处军事要塞,海防最前哨。

到成山头一游,与我凡事认真和钻牛角尖有关,本来青岛、烟台旅游以告段落,准备打道回府。可我突发奇想,要到山东半岛陆地穷尽处看海,在烟台一个小旅馆,老板告诉我,可到成山角一游,那里山海相连,惊涛拍岸,很值得一游。于是第二天一早,整点行装,慕名前往。

烟台东去成山头大约三百多华里,一直沿海岸线的环海公路东行至尽头就到。由于修路的原因,我们乘坐的大巴车却折向东南,经文登,荣成二市,再折沿海岸东北行,终点龙须岛。否则,我也能到福如东海旅游景区一游。文登之名始于秦始皇东巡,公元前219年,秦始皇东巡至海,经此地登东山,召集当地文人为其歌功颂德。因此,东山改名文山或文登山,北齐时设置文登县,1988年改文登市。著名当代作家冯德英的长篇小说《野菜花》、《迎春花》、《山菊花》,其中《山菊花》描写的就是文登发生的抗战前胶东曲折复杂对敌斗争的事件。文登境内道路十分宽敞,双向八车道。一路上,到处可见山坳间的韩国企业以及中外合资企业的厂房林立。荣成境内更是一派崭新景象,新型市镇,新型农村,好象所有建筑都是昨天才竣工一样。沿途现代化别墅群比比皆是。荣成人口近八十万,一路上很少见闲散的人群。整个山东半岛都成了世界加工厂。在这里,我体会到改革开放使中国广大农村发生了多么深刻的变化。

龙须岛是个繁华的渔村,背靠成山,南临荣成海湾,早在一百多年前的甲午中日战争时,日本海盗就首先在荣成湾入侵登上中国大陆。现在,海湾码头上挤满了形态不一的渔船,海面上渔帆点点,很有诗情画意,推开门窗,海面上一股浓重的海腥味扑面而来。

村镇最东端矗立着一座高大的石牌坊,上书篆字“通天门”。意示人间至此已走到了头,再向东就可漂洋过海,到达传说中的海上仙山,天外仙界。二千多年前,秦始皇和汉武帝都先后来到这里,寻找海上仙山上所谓的长生不老药,但都无功而返。据史书载,秦始皇曾在成山射大鱼,汉武帝曾拜成山,观海上日出。

过石坊,购票登山,居高临下,南面的海湾尽收眼底。海上渔船云集,此来彼往,宁静而繁荣。这里盛产鱼虾,同时也是野生候鸟的天堂。每年冬季,北方的天鹅、大雁和野鸭纷纷自东北迁徙至此,在海湾的滩涂湿地上栖息越冬。成千上万只候鸟自成一景,于是,这里又有“东方天鹅湖”的美誉。

景区内有盘山公路直达成山头,同时,也沿海岸线修筑了整齐的石阶步行路,逶迤曲折至成山角。沿石阶路下至悬崖下的海边,踏着海浪弯弯曲曲的地前进。由于千万年海浪的冲刷,拍打,插入海中的山体山脚早已崩塌,陷落海中,临海几乎全是悬崖峭壁。残存的山脚岩体则成为海岸的礁石,涨潮时潜入海水中,落潮又浮于海面之上。石阶路便修筑在悬崖下,礁石间,前方和右侧是望不到边际的大海波涛。如果不是海平面上的朵朵的云相隔,蓝色的天空与蔚蓝色的海洋真是难解难分。有时错将天边的白云做为海岛和堤岸,不由使我想起了四川峨眉山万年寺大殿的楹联:“海到天边云作岸,山登绝顶雪为峰。”

也许是因为几个稀客的到来,今天的天气是格外地好。艳阳高照,白云朵朵。海面上海风习习。俗话说:无风三尺浪。虽然今天微风不振,海浪仍然自远方一排排涌来,最后拍打在脚下的礁石上,岩缝间,贱起一堆堆雪白的浪花,发出阵阵涛声,随之又退了回去,恢复了平静。那岸边的岩石好似一个个赤身裸体的男子汉接收着海浪的洗礼。岩石和海浪又如一对永远相爱的伴侣,迎接着恋人一次次地亲吻。海浪一次又一次拥抱着岸边的岩石,白天如此,晚上亦是如此,永无倦意。

成山头以风大浪高而著称,由于这里三面环海,三方的海浪向这里汇聚。大风时刻怒潮狂涛,巨浪冲天是常有的事。当地民谚:成山头,成山头,十个船工九个愁。稍有风浪,船只便不敢途经成山头外的海面。地理学家称这里是中国的好望角。苏东坡描写长江赤壁的名句:乱石穿云,惊涛裂岸,卷起千堆雪。放在这成山头是再恰当不过了。

现在是退潮时分,海滩上的洼地残留海水中有不少鱼虾在焦急地游动,等待着下一次涨潮的到来,再将它们带回大海。来这里的游客不是很多,对海边的鱼虾贝壳视而不见,成全了这些小生命。据《史记》记载,当年,秦始皇曾在成山头射杀一条大鱼,我想那可能是鲸鱼。想必当初那鲸鱼也因海水退潮而被搁浅在海岸边动弹不得而丢了性命。我曾在大连自然博物馆大厅里,参观到几条陈列的鲸鱼标本。其中一条小须鲸,全长十五米,于1994年发现于大连东庄河市附近海滩上。另一条长达十七米的抹香鲸,近年发现于鸭绿江入海口东港市的浅海中。皆因退潮时不幸搁浅。两处捕鲸点均在成山头北面不远处的辽东海岸。那条抹香鲸的口如同两扇门,腹部可摆入四人对峙的麻将桌。令人叹为观止。

沿海步行数里至成山头的悬崖下,拾级而上,山腰平坦处有近年新建的观景长廊:有秦始皇和汉武帝两组花岗岩群雕像;崖边铸有清代水军雕像,以示这里曾是甲午战的古战场。山上有始皇庙古建筑,绝顶是边防军驻地营房,山坡上数架巨大的环型天线在不停的转动。告诉人们成山头不仅是风景胜地也是海防前哨。

早在明朝初年,这里便已成为海防重地。明初在这里设置成山卫。卫,是明朝京城和军事要地设立的军队编制。一卫可营辖几府之地,下设所。最著名的有天津卫、威海卫、石臼所(今日照市)等。平时屯田,战时打仗。明代,日本倭寇经常入侵我海疆,沿海卫所起到重要使卫海防安宁的作用。

成山头是东距朝鲜、日本最近的大陆点,它地处东经123度线上,正南方是钓鱼岛和宝岛台湾东海岸外的太平洋。站在成山头向南遥望一线,钓鱼岛正好地处祖国的怀抱里。在山头最东北角的入海处,有一座高百米的天然礁石矗立在大海的波涛中,顶端的巨石酷似一位边防哨兵日夜值勤守卫在那里,任凭风吹浪打,望之肃然起敬。

我这次到成山头目的是观海。在这里观海的与众不同之处在于它居高临下,三面凌空。站在高高的山崖之上,三面是一望无际的万顷波涛。海风振衣,举目千里,开我胸襟,壮我胆魄。在这里观海是一种享受,是一种崇高情操的洗礼,站在中华大地这最伸入大海深处的地方,深感背后祖国的强大,前面海疆的辽阔,山河的壮美,宇宙之无穷。最使人心动的是眼前的海波细浪,一排排海浪从天边从浩渺的虚无处涌来,逐渐清晰,逐渐扩大,涌向现实,涌到脚下,永不休止。有时我产生错觉,认为海浪是静止的,而是我在动,在飘,在飞,我已张开双臂向大海深处飞翔。不由使我想起古人的诗文佳句:

白露横江,

水光接天。

纵一苇之所如,

陵万顷之茫然。

浩浩乎,

如凭虚御风,

而不知其所止。

飘飘乎,

如遗世独立,

羽化而登仙。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