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轻轻松松去爱——短篇小说

白马牧野2011 收藏 3 204
导读:[face=宋体][/face][size=12][/size][center][/center] ——轻轻松松去爱 轻轻松松地去爱 短篇小说 牧野 小D高中毕业后,没参加高考,父亲母亲说,考也没用。考上的像牛角一样稀,考不上的像牛毛一样厚。因为小D的学习成绩平平,班主任叫他猎人。意思说总最后一名——打狼的。毕业前老师家访,老师不无夸奖地说:“你家小D是个好孩子,不惹事,不生非的。学习不好没事儿,将来打工谁都喜欢这样的。蒋介石都说过,任要饭桶不要油桶。油桶固然比饭桶好,但是饭桶好管理,油桶不好管

——轻轻松松去爱

轻轻松松地去爱 短篇小说

牧野

小D高中毕业后,没参加高考,父亲母亲说,考也没用。考上的像牛角一样稀,考不上的像牛毛一样厚。因为小D的学习成绩平平,班主任叫他猎人。意思说总最后一名——打狼的。毕业前老师家访,老师不无夸奖地说:“你家小D是个好孩子,不惹事,不生非的。学习不好没事儿,将来打工谁都喜欢这样的。蒋介石都说过,任要饭桶不要油桶。油桶固然比饭桶好,但是饭桶好管理,油桶不好管理。小D就是那种好管理的孩子。”小D的父母亲想,老师就是老师,话糙理不糙。老师还夸奖地说:“这孩子有女生缘儿,女生都喜欢他,将来找媳妇不愁,你们笑,真的!”小D是讨女生喜欢,眼睛不大,挺有神的;个头高高的,挺拔笔直。时常歪戴帽子,头发从帽沿下露出一撮。女生们都老远打招呼:“毕业了?”“毕业了!”“考哪去?”“那也不考!”“干什么去?”“打工去!”一帮帮的女同学笑呵呵地从身边过去了。小D后边偷偷地骂一句——玩艺儿。

那天父亲说他在佳木斯碰见一个朋友,朋友姓戚,是原医院的戚院长。他问妻子:“你说老戚在哪呢?在富锦办医专呢,培养中医人才,叫小D去吧!”妻子说:“能行吗?别上当受骗!”父亲不悦地说:“骗你个鸟啊?咱不拿钱,交个吃饭钱就行。”小D于是坐火车去富锦。去富锦得到哈尔滨倒车,小D坐在椅子上等车,等车的没几个人。小D朦朦胧胧入梦了。梦见那些同学都走了,有的去了上海;有的去了广州,还有的去西安和新疆;更远的去了边疆和国外。他呼喊他们——玩艺儿!他的兜子动了一下,他醒了。他把帽子又向旁边歪一歪,来人挨他坐下了。他向四外瞅一瞅,不知啥时坐满了人。“对不起!”身边小女生和他打招呼。小D习惯地捋一下头发,那小女生仔细打量他半天,小D怪不好意思的,想学校里的女生都喜欢这样忘情地看他,怎么社会上的女生也这么看他。他转过脸去,那女生用手机不断地和家里人通电话,听意思是哈尔滨市的。

他们上了车才发现,原来他们的座位挨着。小女生的提箱很大,举了半天举不上去。小D想就能摆浪,连个提箱都举不动。过去轻轻把提箱抓过来,按到行李架上。小女生瞅瞅他,笑着说:“刚毕业吧!”小D点点头,用手动一下帽沿。礼节性地问:“出差?”小女生高兴地点点头。小女生美丽极了,特别是那对小酒坑,极像港台影视里的一个名演员。小D心想学校里那么多女生没一个比得上人家的。怎么长的,这么秀气。小女生问他:“您这是。。。。。。”小D想什么您您的不习惯。小D告诉小女生,自己准备学中医。小女生提醒学中医多数被骗的事儿,小D心里想这小女子比自己见识多。她告诉小D,自己叫婉婷。小D说:“我叫小D。”小D和婉婷亲亲热热唠了一路。分手时小D帮婉婷提箱子,一直送到站台口。车快开了,婉婷才恋恋不舍地扔下一句话:“你真好!我们交个朋友吧。”说完白皙的小手握住小D细长的大手。小D想了半天憋出一句话:“如果有缘,我们会相遇的!”

小D在中医专科学校学不到一年,学校被人揭发,黄了。回老家吧,没那么多钱买车票,只够到哈尔滨的。父亲说过,哈尔滨有门婊亲,如果在哈尔滨有困难就去找表哥。小D给表哥打了电话,表哥来接他。表哥在南岗有一家佛兰德洗衣店,洗衣店的老式码边机就是小D家的。舅舅、舅妈很不高兴。蒿市和哈尔滨对比,就是乞丐和富翁对比。舅妈操着大嗓门说:“找工作的人比牛毛多!”舅舅说:“要不到你哥洗衣店去吧!钱少点儿,不过养活你自己没问题。”舅妈还要说是什么,舅舅递给她一个眼色。小D聪明,守铺子家里人即保险又不用多少工资。几个月下来,小D的回头客就不少了。一天,一个女孩子来送衣服洗熨,小D看傻眼了。小女子天仙般的好看,他愣愣地打量着来人。小女子惊讶地问:“你怎么在这呀?”看着小D愣愣的样子,小女子高声说:“我们是朋友,我是婉婷!忘了。。。。。。火车上,手提箱。。。。。。送我到站台。。。。。。”小D“啊呀”一声,脸羞得通红,用手去向后推帽沿。婉婷惊诧地说:“你不是。。。。。。”小D无奈地说:“你说对了。我上当受骗了。没办法到这来打工。”

两个人久别重逢。婉婷说:“晚上我来找你,我做东!”两人高高兴兴又唠了半天。婉婷大小D两岁,在省农业研究所工作。晚上两人在滨江酒家一间高间儿里,狠狠地撮了一顿。第二天、第三天,婉婷一直宴请小D。小D是个好面子的人,哪能让女生请自己。很过意不去。回去和舅妈说预支钱请朋友吃饭,舅妈气哼哼地说:“干了几天,翅膀就硬了。没钱!再说了,你道是你们家那儿,这是哈尔滨!骗子多得是,叫人骗了怎么整?”小D碰了一鼻子灰,便委婉地对婉婷说:“别这样了!破费你许多钱,这种关系我们不清不白的,我爸说过,和女孩子交往要慎重,不要欺骗人家。”婉婷笑说:“我喜欢你!”小D笑问:“你家人喜不喜欢?”婉婷正重地说:“我家人不喜欢你,说哪怕开个小烤串店儿呢!”

小D给家里捎信凑些钱,在农业研究所对面开个烤串店。婉婷每天下班后去帮他照看。一次,婉婷把小D亲亲热热地领回家。母亲说:“长得不错。”父亲说:“孩子本分。就是怕别人瞧不起。”姐夫说:“农民后代。随便在大街上拉一个,都比他强。”姐姐说:“能和你比吗?银行大行长!”一天,婉婷不好意思地说:“我姐夫说,地位相差太悬殊,如果当老板就可以相处下去。”小D沉重地说:“这得慢慢地来!”他们在街角拐弯处,小D狠狠地亲了婉婷,亲得婉婷直叫喊。过后小D说:“我们分手吧!”婉婷伤心地说:“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我等你!”小D向上推了推帽沿,走了。

婉婷又来找小D,烤串店里的人说:“小D走了,去哪不知道,烤肉店儿都没要。”婉婷天天下班后来店门口候着。半年过去了,小D没有信息,一年过去了,小D没有信息。整整三年,婉婷已经二十四岁,家里催她交朋友,婉婷说:“我有朋友!”姐姐问:“谁呀?怎么没见你往家领呢?”婉婷说:“领回来你们不同意呀!”父母说:“这孩子太傻!小青年儿没有不花心的!还恋着他呢,你当真呢?”

终于有一天,小D给婉婷来电话,要她到北京找他,小D到车站去接站。婉婷在站台上东张西望,后边有人抱住了她。婉婷惊恐地回头,一看正是小D,转忧为喜。小D西装革履,风度翩翩。头上那个帽子没了,头发齐耳,真好看。雪白的衬衣,玫瑰色的领带,好一个绅士风度。小D接过提包,边走边说:“怎么样,你姐夫还瞧不起我吗?”婉婷忧郁地说:“我姐夫,别提了。早被抓起来了!”小D嘻嘻讨好地说:“我不会被抓起来的!”坐上小D的轿车时,婉婷高兴地说:“小D,我知道你不会变心的!”小D说:“我时刻都注意你!”“你。。。。。。”婉婷不解。小D神秘地说:“我那个烤肉串儿的朋友,天天盯着你呢!”婉婷幸福地将头歪向小D,说:“小D,你真好!我相信我自己的眼光。”小D微笑着告诉婉婷:“我已经是一个高级化妆师了。常下影视剧组。你也别干了,过来吧,和我搞化妆,很赚钱的。”婉婷摇摇头,又点点头。两人亲热地拉一下手。他们在一个漂亮的小区下了车,四周长满了高大的银杏树。蔷薇和紫罗兰混合着占满了圆圆的花圃。他们走进一座豪华居所,宽敞明亮的落地窗,纸胡的墙壁上有规律的陈设着许多的影视明星们的美人儿头。小D说:“对了,姐夫被抓了是怎么回事?”婉婷笑着说:“你一定记着他说你的话呢!真逗!当他是你的屁,把它放了吧!”小D感慨地说:“色因财起,财因色祸。真农民啊,把一个姐夫欧儿了。”婉婷突然问:“那天你为什么那么亲我?”小D嘻嘻笑说:“让你永远记住我。”婉婷双手吊在小D脖子上,撒娇般地说:“你这双色眼会说话。”小D用嘴唇亲吻婉婷的面颊,低声说:“色吗?”婉婷问:“要我吗?”小D说:“到哈尔滨见你父母后,一定要!”小D说的很坚决。婉婷真诚地说:“小D真好!”小D说:“怎么样?这是我自己的房子!你放心地住吧!”小D把一串钥匙交给了婉婷,自己开车到剧组去过夜。

第二天早晨,小D为婉婷送来早点。小D拥抱着婉婷时问:“考虑的怎么样?我们结婚吧!”婉婷红着脸,羞涩地说:“我看可以!”小D极认真地说:“我们一起回哈尔滨去,直到老人们同意为准!相信小D吧,我们轻轻松松地去爱!”

两个人自信地拥抱在一处。

2010年 9月末牧野于北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