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这三个女人让我对爱情彻底死心了

393003583 收藏 11 14481
导读:

折腾了这么久,我发现我对某件事的耐力还真是“执迷不悟”。每当闲暇之余我老是喜欢胡思乱想,这是我唯一的消遣。在现实当中我没有至高无上的权利,只有在自己的世界中我才会成为无所不能的君主,我喜欢权利带来的快感。但梦想很丰满,现实确实太骨感,这个世界对艺术家的需求是极其有限的,我想大多数人都不喜欢骨感的“艺术”,当然我也是其中的一份子。有时候真的觉得自己特别无能特别无奈,唉,谁叫自己没一个叫李刚的老爸。

我想我应该和某些人划清界限了,天天这样盯着,不被气死也被郁闷死。如果你问是哪些人,那么我会很厚颜无耻的告诉你,就是那些让我想响应上帝召唤的女人们,少年维克多的烦恼应该和我说再见了,除非那个你情我愿的人出现。

我最大的爱好就是回顾自己的“悲剧”爱情史,而且会回顾得极其详细,会对每一种可能做出推演,当然上述这一切都是在放马后炮,都是在天马行空的YY。我也会总结教训,但好像没什么用,因为用现实的炮弹去攻击罗曼提克的阵地,那是绝对没有什么效果的。现在我身边的女人大多数是不愁吃喝的,现实对他们来说还只是一个书上的词汇,所以她们对爱情还会有幼稚的幻想,虽然他们会用现实的外表来包装自己以彰显自己的成熟,但这绝对是画虎不像就是病猫,每当需要选择时她们的幻想往往会占据上风。在完事之后还往往会用符合我口味的词汇“安慰”一下我这个失败者,方佛她们会坚定不移的执行“日内瓦公约”,对我这个并不是战俘的战俘负责。每当这个时候我都会恶相胆生,干掉她,然后把那个信奉罗曼提克的同类痛扁一顿。只要一看到“军火库报表”,我立马就英雄气短了,就我那几条破枪还不够对手开胃的。最后我会愤恨的走开,这其中往往会有“那一对”的藐视,虽然他们不会表露出来,但那种胜利者的狂妄姿态不是一般人隐藏得了的。他们应该庆幸只看到我的“背影”,要是他们敢站在我面前清点战果的话,那绝对会把人类最原始的力量激发出来,至于后果有多糟糕我想象不出来,但有一点是肯定的,那就是我真的要去见上帝了。

说道上帝,我要将他老人家在我身上的恶作剧一律抖出来,不带这么折磨人的。

这老头最大的爱好就是将我喜爱的女人放在我的头上,最最可恶的就是往往还是放在我拿个竹竿都捅不到的高度,你说可恶不。我曾试图改变这种状况,但结果我只能说“你懂的”,除了放了几颗烟雾弹以外,连人家皮都没碰到。空口无凭,下面我就倾述一下他老人家“罄竹难书”的“罪行”。

一号行动

要说起她的故事那还真是历史悠久,严格来说从我对男女之事有认识开始,就对她图谋不轨了。她也算是我的发小吧,因为我悲剧的童年都是在她的陪伴下度过的,在那段艰难的时期里只有两个人会让我感到真正的快乐,一个就是我的母亲,还有一个就是她了。母亲给我家的感觉给我母爱,而她给我的就是包容和接纳,可能是因为成绩不好再加上性格怪癖的原因,在我读小学时我没有一个朋友。只有她愿意和我说话,愿意和我一起学习,虽然她的成绩也不怎么样。有时我会在写作业的时候转过身去,趴在她的课桌上一起写作业,当然前提是我必须忍受其他人近乎欣赏动物的目光,令我吃惊的是她也能忍受这种目光。当然我可不是写作业这么简单,在这其中我会她愉快的聊天,将自己在家里所受的闷气全部发泄出来,那时上学成了我最快乐的事。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升学以后就再没她的消息了,那段时间心里总是空荡荡的,仿佛少了什么东西,我知道我离不开她了,她已经成了我避风的港湾,虽然她不知道。我开始打听关于她的一切消息,但一个单纯的孩子这样做的效果可想而知。在我身边的同学一个个都开始“初恋时”,我还是老老实实的念书,当然任然会情不自禁的想起她。时间就这样一天天过去,我的欲望逐渐形成了,我开始培养自己的关系网,也有了几个肯为我拼命的朋友,我开始动用他们寻找她的蛛丝马迹关于她的一切。功夫不负有心人,我找到她了但是她离我千里之外的另一个地方,我开始不惜一切代价进攻,当然一个不成熟的人是说不出什么好话的无非就是那几句,但结果“你懂的”。我开始嫉恨她了,我将心里的那个避风港摧毁了。各种内外因素的作用我开始痛恨除母亲的以外的非血缘关系的女人,这直接导致了我比较极端性格的养成。我以为我和她的故事就结束了,但上帝这老混蛋开始出来搅局了。她主动加了我的Q号,加就加呗,我是一种无所谓的态度,但令人吃惊的是她开始主动和我有一句没一句的聊天,甚至把她手机号也告诉了我,我不知道这种状态有多久,反正挺长的。直到有一天我知道她有男友了,这下我可真急了,我又开始收集那小子的情报,并且我开始挖墙脚啥手段都用尽了,但她依然无动于衷可有一点值得欣慰的是,她没有对我的某些极端行为表示厌恶而是不厌其烦的说服我,就像以前一样当我的垃圾桶,这么一整我彻底投降了。

我一直没胆量去见她也对她的家庭情况一无所知,直到去年过年时我鼓起勇气把她约了出来,这一下我是彻底死心了。本来在见她的头几天我做了充足的准备打算做最后的努力,但当我见到她的那一刻我惊呆了,我永远忘不了她是怎么出现在我眼前的,那一刻我觉她是天下最美的女人,她冲我笑了笑,那一瞬间我的所有防线全部崩溃了,还好有一点理智提醒我该行动了,我努力使自己的嘴角咧开。我以为过一会就好了,谁知道我的噩梦才刚开始,我不知道把手放哪里,不知道怎么走路了,准备好的台词还有行动计划全部抛到了太平洋里,我们就这样尴尬的走着,最后我将她拉到了咖啡厅。我就以这种极不自然的状态开始了交流,她不时看手机和窗外的动作提醒我她对今天的约会很不满意,我开始努力从的嘴里掏出我想要的东西,她告诉了我她的一切情况。在我整理出所有情报时,我死心了,她完全就是一个集万千宠爱与一身的女人,她更适合呆在象牙塔里享受公主一般的生活。就这样我极其失落的走开了,我把她在我身边的一切痕迹都抹掉了,如果有一天我成为人上人,我会用最大的物资基础将她接到我为她打造的象牙塔里。

二号行动

要说起这个女人啊,哎哟喂,那可是牢不可破的大西洋堡垒,那个软哦,玩太极的高手。

我和她一起共事算起来也那么几年了,长得虽然不好看,但是心眼好性格也开朗,最难能可贵的是心里藏不住什么事相当耿直。经过长期的观察,这人不错是个可以过日子的人,而且我和她条件也差不多勉强够得着,至少不用我拿竹竿去捅。于是我开始试探他,不知这人是怎么地,开始和我玩太极了。这下可完了,我往前跑她也跑而且是带着微笑的跑,更奇怪的是她比我跑得快。最后我实在是受不了这种消耗战,因为除了和她斗智斗勇之外还有一大堆事等着我去完成。最后我干脆来个决战,本来想用物极必反这一招,谁知道“物极”是做到了但“必反”却没完成,还搞得我像霸王硬上弓一样的流氓,我和他是彻底决裂了。直到最近我才知道我和她闹掰的主要原因是他父母不允许她谈恋爱,大爷的,你早说啊。害得我现在和她就像仇人一样,我对她还是挺愧疚的,因为用那种极端的方法几乎没有人会承受得了,我还是伤了她了,现在我看见她我都躲着走。我的第二次进攻就以这种赔了夫人又折兵的方式悲剧的结束了。

三号行动

我和她认识的时间极其短暂,是在车上认识的。我本来在车上就不喜欢和人聊天。但这人怪啊,主动找你聊天不说还特他妈热情,好像你就是她亲爹一样,我就这样用极少的词汇应着。到目的地了,下车了我想我们就此别过吧,谁知道她主动要我电话号码,我想白送的猎物不要白不要,我就把电话给她了。谁他妈知道更搞笑的还在后面,这人主动约我逛街,想在回想起来她是在试探我。当然我也想了解一下她是个什么样的人,就这样我们各心怀鬼胎的上街了,她套我的情报,我掏她的情报。最后我的结论是欣喜若狂啊,这人是一富二代加官二代,我的老天爷啊我相信她的背景会成为我飞黄腾达的跳板,我暗暗下决心一定要把她搞到手,当然我对她说的话持怀疑态度但令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金钱和权利的诱惑让我有点丧失理智,我又开始行动了,不过这一次已经没有纯真充满了铜臭味。我开始用各种不是理由的理由约她出来,通过接触我发现这人真的有点令我讨厌,她喜欢在不经意间透露出她的优越感,我在她面前就好像是一贱民,她好像认为自己真的无所不能。当然我每次在她面前都是阿谀奉承,大爷的,你以为你他妈谁啊,离开你那个黄金窝你他妈什么也不是。我他妈不是为了老子的理想我才懒得和你这种靠着阴魂的蛀虫打交道,他以一副向上帝发誓的表情告诉我说她暂时不想谈恋爱,好,你是大爷听你的。我开始无事献殷勤,每天挖空心思编几条短信,对她嘘寒问暖挖空心思讨好她,就差叫她是我再生父母了。直到我和她在一次“约会”她不经意的说出“其实平常我不是太喜欢和男生出来”。哟呵,言外之意无非是给我面子或者是说“从我身边滚开”,经过思考过后我发现第一条是明显不成立的,因为我们的关系还没好到无话不说的地步,那么只剩下第二条了。大爷的,你还真以为自己是贵族啊,你他妈无非就是一政治加经济暴发户,有那个必要装高雅吗?为了飞黄腾达我忍了,脸皮厚不吃亏,我对自己的耐力是很有信心的我就不相信你的心是钢板做的,时间是我最好的武器。可后来我发现自己的这一想法是多么的愚蠢,这完全就是一个用华丽的外衣来装饰自己“谎言”的女人。就这样磨了好几个月,直到有一天逛她空间时我发现居然变成情侣空间了,我开始动用自己的大脑想尽一切办法搞清处她的那一位到底是何方神圣。结果我发现,他妈的,原来你的铜臭味比我还重啊,你不是不想谈恋爱吗?你不是向往纯洁爱情吗?你不是挺高雅吗?怎么找这么一人,初中没读完当了两年兵复原后靠他老妈爬到了总代理的位置,这完全就和这女人是一路货色。我开始换个马甲和那小子斗智斗勇,本来就是抱着恶作剧的心态整整他就行了,发泄一下,谁知道被逮住了。唉,我的运气怎么这么背哦。逮着就逮着吧,我开始厚着脸皮将一大堆言不由衷的好话送给她们,我想这事就这么结了吧,谁知更无语的还在后面。那小子开始得理不饶人了,开始以一个胜利者的姿态书写我的历史,可能是当时心情比较低落开始时没和他计较什么,我一步步的往后退。谁知道那王八蛋越说越来劲了,什么话都说出来了,这下我火了。开始针尖对麦芒在我们的对话中充满了火药味,可是更令我歇斯底里的导火索还在后面。她开始参与了不是劝架是火上浇油,他们现在站在同一条战线上开始对我展开进攻,老子当时就想拿起电话叫人把她们废了。可是我知道我这样做我将付出怎样的代价,最后我不得不败下阵来忍受他们的穷追猛打,从那一刻开始他们在我心中就和折磨画上了等号,我发誓总有一天你们会对今天的愚蠢行为付出沉重的代价。

通过上帝这么一整,我是对爱情和女人彻底死心了,没有了对这个所谓人世间最美好事物的幻想,现在我的脑子里与这个东西沾点边的就只有性了,剩下的一律是怎样让自己往上爬,现在我整天想这个我渴望站在上面,希望这次上帝不会再辜负我的心吧。

不去想这些东西后,我喜欢上了现在的生活,虽然很平淡但是很充实,每天我都会从那些他人不屑的书本上获得一些东西,因为我知道我的老爸不叫李刚,要想出人头地就必须有一块响亮的敲门砖,虽然这个敲门砖不会给我带来我渴望的东西,但我相信它会让我尽快的融入这个社会,它就像一架运输机将我空投到敌军的后方,剩下的就靠我自己了,是生是死,这一切的答案都在我剩下的生命中。这可能就叫麻木吧,我想上帝一定想将我打造成纯正的人类机器是机器不是人,没有感情没有理想只有一个用于计算交换比的公式,将身边的一切都简化为一个又一个数字,在这个公式中正确与错误相对的就是“朋友”与敌人,这就叫做命运吧。

本文内容于 2011/9/16 17:14:13 被月圆之夜的狼人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