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423.html


第二十二回(上)请君入瓮

硝烟弥漫的潍南医院二楼,急中生智和求生本能让羽田和权百能二人携手奋力破窗逃生的同时,一股热浪带来一股巨大的助推力将二人迅速掀出窗外。二人破窗而出身体腾空的一霎间,反应迅捷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的权百能左手抓住羽田的胳膊,右手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从腰上抽出一根细长的皮带缠绕在窗外一株挂满积雪的白杨树杈,借着皮带缠在白杨树上刹那间的借力缓冲,二人在半空一停顿。老鬼子羽田的身手也颇为了得,得到权百能的提携之力,双腿笔直的劈开,双脚分别撑在了白杨树与医院楼墙之间充分缓解了皮带的坠压力,权百能双脚借机在树上蹭蹭点了几下,一招壁虎游墙环抱着白杨树滑落到地面。与此同时羽田双脚一手扑向白杨树也瞬间环抱着白杨树滑落到地面。二人饶是身经百战,但面对这样惊心动魄、突如其来防不胜防的自杀式攻击还是大姑娘坐花轿头一遭,都不由惊出了一身冷汗。权百能和羽田落地的同时向前滚出的同时迅速拔枪在手,二人背对背十分紧张的贴着墙边四处警戒。

清晨,这个时间段向来冷清的北关老棒子酒馆里显得异常热闹。人声嘈杂大呼小叫猜拳划令声彼此起伏。靠近东门的一隅,头戴黑色礼帽特务打扮的阿虎和两个兄弟坐在一张桌子上不动声色的划拳猜令喝酒吃菜,眼睛却不时朝门前进进出出的各色行人瞟去。突然,人群中出现了一个病歪歪脸色苍白无精打采身着一袭黑色长袍的瘦猴,嘴里歪叼着香烟,肩上斜跨着一把盒子炮,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是特务。此人不是别人,正是王八担手下的“猛将”韩二烧包。韩二烧包嘴里歪叼着香烟,完全没有了往日**跋扈不可一世的神采,看看左右没人,径直来到了阿虎的桌子前考里边坐下。阿虎的一个兄弟忙给他斟了一碗酒,韩二烧包看到阿虎的眼神,豪不客气的端起酒碗一口干了,随手抓起盘子里的一块手抓肉往嘴里塞去,阿虎鄙夷的看了他一眼,随后一使眼色,阿虎的两个小兄弟划起了拳来。韩二烧包一通胡吃海塞,打了个饱嗝又往嘴里塞枝烟,阿虎给他利索的点上。韩二烧包狠狠的抽了一口吐个烟圈悄声道:“哎呦我的妈!虎爷,我给你们搞点情报真不容易,差点让小日本给抓住,不过,我还是给您打听出来了。”说完手抓起酒壶开始倒酒。阿虎一听激动地抓住他的手说:“别卖关子了,快说!”

潍南医院二楼走廊,到处是弥漫的硝烟。孙副官狼狈不堪地带着几个军装不整、惊慌失措的手下抱着三八大盖从浓烟滚滚的病房里跌跌撞撞地逃了出来。这时,走廊的楼梯口涌进一队闻声赶来救援的皇协军和日本宪兵冲向硝烟滚滚的病房和孙副官相遇。突然,走廊里的其他病房的门几乎在同一时刻全部打开,十几名医护人员慌慌张张地抬着担架过来赶着抢救伤员。突然,这群医护人员把担架狠狠砸向热锅上蚂蚁般团团乱转做梦也想不到的日本宪兵和皇协军的脑袋上,随后从身上抽出手枪和匕首向毫无心理准备的日本鬼子和皇协军贴身肉搏痛下杀手。有的被刺了个透心凉,有的被抹了脖子,还有的被人用匕首划瞎了双眼,惨叫连天。走廊内狭窄拥挤,无头苍蝇一样的日本鬼子和皇协军顿时连转身的机会都没有,就像割倒的麦子一样哗啦啦倒了一大片,走廊内到处是飞溅的鲜血和漫天的惨叫。这群袭击日本鬼子和皇协军的医护人员是在四个戴口罩的女护士率领下喊打喊杀:“小日本和汉奸特派员听着,今天我们就是来取你们狗命的,这里将成为你们的坟墓。”孙副官趁乱躲进了病房一侧的厕所内。楼梯口很快冲上一群日本鬼子,一位女护士打了一个前滚翻,双手从怀里掏出两把带着骷髅头符号的扑克牌,双手一抖成了两把扑克扇子,双手向前一挥,这些骷髅头扑克牌唰唰之声不绝于耳,伴随着惨叫声响起的是楼梯口的日本鬼子都被扑克牌削中咽喉或眼睛,纷纷倒在楼梯上像西瓜一样骨碌骨碌滚下去,把后面冲上来的日本鬼子也压倒在地。这时,几个身穿白大褂的医生端着冲锋枪用强烈的火舌把楼梯口封住了,压制的前来救援的鬼子抬不起头来,纷纷退缩到楼梯口的射击死角。

二楼几近废墟的医院病房内,一群手持各种强火力武器的“医护人员”仔细翻验了遍地的尸体,始终没有发现羽田和权百能的身影。一位女护士摘下口罩露出俊俏的面容咬牙切齿愤慨道:“这次又便宜了权百能这个狗汉奸和老日本鬼子羽田,再留他们的狗命多活两天,下次一定要杀死他们。”另一位戴口罩的女护士向旁边的几个人招呼道:“你们几个跟我留下掩护,其余的立即撤退!”戴口罩的女护士和其他几个掩护的不断把手榴弹扔到楼梯口,那些拼命往前冲的日本鬼子和皇协军纷纷被炸的鬼哭狼嚎,愣是被阻挡在楼梯口。突然,一发迫击炮弹落在了医院二楼走廊,一股浓烟过后,血肉飞溅,冲在前面的几个杀手都倒在了血泊中。

潍南医院一角,听到接连不断轰隆隆爆炸的炮声、呼喊声,羽田脸上多云转晴的露出开心的笑容。权百能不解的问:“羽田太君,什么事情让你忘掉刚才的一切,变得这么兴奋啊?”羽田看着一脸迷惑的权百能道:“中国有句古话叫请君入瓮,我只不过是活学活用了一次,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权百能顿悟道:“这么说,那些暗算我们的杀手中了我们的计了?”羽田奸笑道:“不错,这次我们虽然九死一生躲过了暗杀,但是我们的收获一定不小,无论这次来的是八路军的特遣队还是支那政府的中统军统,统统都被我们吃定了!”

东关巡访团团部。郑天炮和宋欣怡双双被枪炮声惊醒,宋欣怡胆战心惊的扑到郑天炮的怀里撒娇:“天炮,哪里又打枪呀!我怕!”“不怕!宝贝,有我保护你呢?怕什么?”郑天炮睡眼惺忪的搂着怀里的温香软玉宋欣怡安慰道,说着朝门外喊道:“警卫兵,速让四连长带人去侦察一下到底出了什么事情,城里枪炮声不断,我这个巡访团长居然一点消息也不知道。”“是!”门外站岗的警卫兵领命而去。

北关老棒子酒馆。韩二烧包叼着香烟眼睛斜瞅着外面,一脸无赖相:“我说虎爷,消息我给您带来了;解药您带来了吗?”阿虎一听强忍住笑:“带来了,就在我怀里呢?”说着伸手向怀里摸索了半天,摸出了一颗黑色带有一股一位的黑色药丸在韩二烧包眼前一晃:“看到没!虎爷我是讲信用的人。”韩二烧包点点头,趴到阿虎耳边道:“虎爷!日本人的什么花蜜计划的核心内容就藏在东关慰安所的一间密室里。”阿虎一把撕住韩二烧包的领子:“你不会是瞎编来蒙我的吧?”韩二烧包双手抓着阿虎的手道:“虎爷!我都到了生死攸关的时候,我有几条命敢蒙您!不相信,晚上我带您去走一趟您就知道了。”

潍南医院二楼的走廊,横七竖八的躺满了尸体,那几个满面烟火色的女护士摘下口罩,露出了庐山真面目,原来她们是以蓝月为首的中统四大红颜杀手,蓝月气急败坏道:“我们中计了,一定是我们内部出了奸细。”蓝月检视一下身边的人还下不足十人,都不同程度的受了伤。蓝月黛眉紧蹙的凝视着潍南医院里的伏兵,只见王八担带领的特务连和一群日本鬼子将潍南医院的各个出口全部封锁起来围了个水泄不通。王八担一手持枪一手叼着香烟朝楼上叫嚣道:“楼上的人听着,你们被包围了,现在你们插翅难飞,马上举手投降,皇军是大大地优待俘虏的,顽抗到底的则别怪老子手下不留情!”蓝月冷笑一声,神情悲壮地转身对其他三姐妹道:“傲月、沧月、赛月,你们带领弟兄们突围,我留下来掩护你们!”三人异口同声道:“蓝月姐,我们姐妹们义结金兰时就发过血誓,不求同年同月死,但求同年同月生,我们要死一起死,要走一起走。”蓝月思忖片刻:“姐妹们,我知道你们的脾气和性格,咱们就结网突围吧!其他人掩护,我们结网。”其他的杀手都神情冷漠道:“杀手组愿为党国和组长效力。”几名杀手迅速借楼体做掩护,朝敌人狠狠的打了起来。蓝月几人来到二楼西首一处被炸的坍塌的地方,几人都从腰上摸出了蚕丝飞虎爪,嗖嗖的抡了起来,朝对面的墙上掷去。

义明寺的禅房里,刘婉君一个人正在换衣服。突然,女人天生的第六感直觉,有双眼睛在偷窥她。她下意识的穿上衣服,扫视了一下四周没发现任何异常。她无意间朝屋顶一瞥发现一双贼溜溜的眼睛正死死的盯着她,看得她心里一阵发毛。正在这时,禅房的门响了,那双贼眼识趣的闪开了。刘婉君开门一看,只见一个小和尚垂立门外双手合十道:“刘施主,我给你送早饭来了。”说着,身后一个小和尚端着一个食盒走了进来。小和尚道:“施主请慢用,如有什么事情请直说,我马上为您办。”刘婉君思忖片刻:“我想饭后见一下你们的方丈大师。”“好的!我这就去禀报方丈师傅。”说完,两个小和尚大步流星的走了。

几根蚕丝飞虎爪紧挨着呈品字型结结实实搭在了潍南医院西面的墙上,成为一座蚕丝浮桥。蓝月一马当先,上前抓着上面的两根蚕丝,脚下踩着另外几根蚕丝,迅速朝对面滑去。王八担等人一看,不由惊叹道:“这群女刺客身手不凡啊!弟兄们给我狠狠地打。”

弥漫的硝烟中,蓝月四姐妹在手下的掩护下,像轻盈的燕子一样从蚕丝浮桥上飞过,翻身下墙。姐妹四人刚下墙,旁边的街道上立刻有一群皇协军朝他们扑来。蓝月四人早已体困神乏,弹磬力绝,尢做困兽之斗,惟有蓝月靠着手中的骷髅扑克抵挡着追兵,边打边撤。这群皇协军见蓝月四人弹药罄尽,以为论功受赏的机会来了,个个大呼小叫的抓女八路。眼看四人束手就擒之际。突然,他们遭遇轮攻受伤的机会来了,几颗冒着青烟的手榴弹飞入这群皇协军阵中,炸的这群皇协军晕头转向,旁边冲来两辆三轮摩托车冲到蓝月等人身边,车上坐着几个女子端着冲锋枪朝这群皇协军猛烈扫射大喊:“狗汉奸,金陵女神在此,不要命的就过来。”其中一个女子朝蓝月等人喊道:“快上车!”蓝月几人见半路杀出救星,来不及多想,跳上摩托车一路风驰电掣绝尘而去。这群倒霉催的皇协军听到金陵女神来了,吓得不敢追击,再次轮攻受伤,被日本鬼子当做蓝月等人的炮灰而被迫击炮击中,苦不堪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