崛起1927 第一卷 风起太行 第三章 雪中基地(上)

13712735473 收藏 1 4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5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56.html[/size][/URL] 第三章 雪中基地(上) 毕海波是在连长朱军少尉大分贝的叫喊声中清醒过来的,摇了摇还显得昏沉沉的脑袋,放眼望去,一间不大的房间内,横七竖 八的躺着三四十个人形动物,不对,应该是大多数还处于昏迷或半昏迷状态的战友们,此时的连长同志正弯着腰、揣着粗气挨个的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56.html


第三章 雪中基地(上)


毕海波是在连长朱军少尉大分贝的叫喊声中清醒过来的,摇了摇还显得昏沉沉的脑袋,放眼望去,一间不大的房间内,横七竖


八的躺着三四十个人形动物,不对,应该是大多数还处于昏迷或半昏迷状态的战友们,此时的连长同志正弯着腰、揣着粗气挨个的


踢醒他们,至少在毕海波的眼中连长大人此时就好像在拿地上的战友们在练习踢沙包,因为他亲眼看见至少二十余位同袍们的屁股


和连长大人脚上的07式作战靴有过非常亲密的接触。看着在小房间内不断转移作战的连长大人,毕海波不仅对这些难兄难弟们抱以


万分的同情以及对自己提前清醒过来的庆幸,至少不用被连长大人当成沙包狂揍吧。


回想起之前发生的事,只记得基地突然间地动山摇,应该、大概、可能是地震吧,记得当时场面一片混乱,自己和身边的大多


数1连战友们在连长的带领下,撒开脚丫子向最近的基地宿舍奔去,因为那里才是整个基地最最结实的避风所,结果一股脑全挤进这


间位于宿舍1层的小房间内;躲进这间小房间之后,地面的震动感觉越来越强烈,同时整个基地好似遭到了8级龙卷风的侵袭,只听


到大风卷起的石块或其它东西频繁的撞击在钢筋混凝土铸成的墙壁上,发出一阵“咚咚.....” 的撞击声,令人毛骨悚然,然后自


己就在地震的恐惧和巨大的噪声中晕了过去;想来其他人也是这么个样。


此时,房间内的大多数士兵都在他们连长大人野蛮的铁蹄下清醒了过来;


“额日他先人的,这鬼天气咋突然变得这么冷里啊?”一声明显带着陕西方言的声音突然在房间中响起,立刻盖过了其他乱七八


糟的杂音,因为大家也在这位陕西冷哇喊叫的同时发现了这个异常奇怪的问题,现在可是7月份啊,况且每个人身上都穿着厚实的野


战作训服,外面套着装满弹夹的战术背心,在7月份这种动则30度高温的天气下,不汗流浃背才怪呢,怎么会感觉到冷呢,而且显然


不只是一个人有这种感觉,这从大家脸上的表情就可以看得出。


刚刚冷静下来的连长朱军和连副毕海波立马看向了对方,都从对方的眼神中发现了一丝不寻常;靠在窗户下的毕海波少尉收回


眼神,伸了伸有些冻的僵硬的大腿,一只手扶住冰冷的钢筋混凝土墙面,摇摇晃晃的站起身来,将头伸向那扇长约40厘米,宽不到


20厘米的小窗口,这一瞧,直接使毕海波的脑袋当场当机,差点让刚刚苏醒过来的毕海波少尉再次回归睡眠状态。


只见入眼之间的群山白茫茫的一片,雪花纷纷扬扬的从天上飘落下来,基地四周好像拉起了白色的帐篷,变得银装素裹;山头


上真的是雪吗?在7月中旬就下雪,这他妈也太扯了吧;这里可不是西伯利亚啊;毕海波第一次有点儿不相信自己的眼睛,用手使劲


揉了下眼睛,睁开双眼,仍然白茫茫一片。


“**,你个贼老天,开什么国际玩笑,人家窦娥6月飞霜,你他娘就玩7月飞雪啊。”先是地震,然后是龙卷风,现在又换成大


雪,让一连串怪怪异事件折腾的有点神经质的副连长同志终于忍不住骂娘了。房间内的其他人听到副连长同志的叫骂声,顿时脸色


大变,没有一个人觉得好笑,他们也感觉到自己可能遇到大麻烦了。


当毕海波将头伸向窗外的一刹那,朱军少尉就感到不妙了,等毕海波骂完那句堪称经典的国骂,朱军的脑袋已经来的窗口处,就


差把整个脑袋都塞进那不大的窗口之间;当他看到外面白雪覆盖中的整个基地,即使以经作好思想准备的朱军少尉都感觉一阵头皮


发麻。


“海波,看好兄弟们,不要乱跑,我去找赵上校和其他人。”朱军一边让人搬开顶在房间铁门上的档杆一边朝毕海波少尉叮嘱


道。


“行,明白,你快去看看其他人怎么样了,这里我看着;噢、对了,赶快搞点棉衣送过来,我看这气温肯定都在零度左右了,


不要兄弟们没挂在地震和龙卷风手上,到头来栽在这场大雪手上,那人可就丢大发了。”毕海波少尉搓着冻得有点僵硬的双手手提醒


道。


“OK,这事我来搞定,20分钟内送过来,那我就先闪了。”说完,迅速消失在茫茫的大雪之中。


走出房间,来到外面冰天雪地的训练场,便感觉一阵凛冽的寒风迎面吹来,只身着单薄作训服外加战术背心的朱军少尉立马感到一


阵寒风刺骨,暴露在外面的脸和鼻子就像用刀割的一样冻得难受,实实在在的感受了一把:“寒风凛冽,侵人肌骨。”的感觉。


放眼望去,原本以绿色为主体涂装成迷彩色的基地建筑与四周原本绿油油的大山都变成了白茫茫的一片,在地震与龙卷风中留


下的痕迹基本都被大雪所掩盖;而脚下的积雪少说也有10厘米厚,一脚踩下去,发出“莎莎”的响声;想来这场大雪已经下了数个


时辰了,难道我们昏睡了几个时辰吗?想到眼下最要紧的事朱军不得不暂时压下心中的疑问;向着基地守备宿舍快步走去,因为当


时主席台旁边不到100米的地方就是守备宿舍区,想来灾难来临之前那些老大们都躲进那里去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