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开末日的秘密 正文 咖啡厅的遭遇

zholroyd 收藏 0 5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76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767.html[/size][/URL] 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王徒步走到了巴士站,焦急地等待着通往市区的巴士。利时咖啡厅坐落在市中心,距离王在郊区的公寓足足有十几公里。他有点抱怨对方为什么把见面的地点定在了人山人海的市中心,要是能够在宁静的郊区多好啊。不过这只是王在心中想想而已,对于这些他没有做主的权利。他就像别人手中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767.html


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王徒步走到了巴士站,焦急地等待着通往市区的巴士。利时咖啡厅坐落在市中心,距离王在郊区的公寓足足有十几公里。他有点抱怨对方为什么把见面的地点定在了人山人海的市中心,要是能够在宁静的郊区多好啊。不过这只是王在心中想想而已,对于这些他没有做主的权利。他就像别人手中的一颗棋子一样,随时被操控着,随时任人摆布。他的一切都不属于自己,这所大学是他们帮他选好的,住宿的公寓也是他们安排的,甚至他暑假从事的工作也是要他们后才行的。对于他们来说,王只有服从的权利,而且是无条件的服从。任何不听从命令的举动都会被视为背叛组织,后果将会是你从人间不声不响地消失掉。加入到这个组织后,王才感觉到它的黑暗和邪恶,与它原先倡导的高尚精神和宗旨南辕北辙。王感到深深地失望了,他一直想离开,可是这根本是不可能的。一失足成千古恨,没有任何选择的王只好放弃了反抗念头,选择了服从。后来由于组织内部发生了权利斗争,王抓住了这个机会和所有人断绝了联系。三年以来,他一直在回避着他们。没想到他们竟然找到了他。一想到这里王就感到后怕,全身颤抖起来。不过今天他们打来的电话让他释然了,该来的总是会来,居然躲不过,那为何不坦然面对?想到这里,王那苍白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他看了看表,已经过去了十五分钟了,巴士怎么还不来。他可不想迟到,那会落人与口实。终于,晚点了足足二十分钟的巴士来了。王踏上了巴士,任由他带领自己驶去未知。

王在距离约定时间五分钟的时候赶到了利时咖啡厅。走到咖啡厅里,一支支蜡烛在昏暗的厅里发出温馨的光亮,让人心里感到温暖和充实。王快速地扫视着咖啡厅里的每一个角落,他的目光最终落在了一名头戴礼帽,身穿西装礼服,拿着报纸坐在窗口旁边的一个男人身上。这座窗口正好坐落在一个昏暗的角落里,是距离咖啡厅门口最远的座位,平时几乎没有什么人会选择在那儿落座。正当王仔细地打量着这位先生的时候,他好像已经意识到了王的来临。那个男人摘下了他的礼帽,向王示意着。两道目光碰在一起的时候,王突然感到一丝寒意,身子不禁地颤抖了一下。不过王很快地从瞬间的慌乱中恢复了过来。这短暂的一幕尽落在了那个男人的眼中,他的嘴边露出一丝耐人寻味的微笑。此时王定了定神,迈起脚步朝着他走去。

王坐在了那人的对面,一直等待着对面的人说话。而对面的人似乎也感觉到了对方的急切,故意地保持着沉默,继续埋头在他的报纸中,就当什么事儿也没发生一样。而王其实也并不在乎对方的来意,电话里的人只要他来到咖啡厅赴约,对赴约后将会发生的事却是只字不提。他心里想着,既然自己已经来了,对方保持着沉默跟自己没有关系,再说拖下去也是对自己有好处的。他让服务生送来了一杯咖啡后便一边品尝着咖啡一杯等候着。就这样,两个人本着沉默是金的态度一直在坐着,一副诺无其事的样子。任由窗外车水马龙,人来人往,但是时间对于他们两来说就像凝固了一样。不知过了多久,终于有人沉不住气了。

王对面的那个男人把报纸放到了一旁,开了金口,“您就是王山先生对吧,你好。”

王山立即礼貌地回答道,“是的先生,不过我还不知道先生的名字。我想我和先生还没见过面吧。”

对方随机彬彬有礼地说道,“王先生的确和我还没见过面,不过我已经通过组织获得了关于您的一切资料。”

话题终于谈到正题上了,王山小心翼翼地试探道,“请问您要的这些关于我资料的目的是什么呢?”

突然对方的态度变得严肃起来,他说,“这些你不必知道。你只需知道从现在起你将听从我的指挥,这是组织的命令。”

“组织,什么组织,我不是已经脱离了你们了吗?你们现在来找我干什么?”王山愤怒地说道。

对方的拳头顿时拽的紧紧的,他平静了一会儿心态后说,“你擅自脱离组织,这是背叛组织的行为。还是老板的开恩,你才能免于惩罚。这次有一项任务是你可以戴罪立功的机会,别不识好歹。”

王山当然明白对方所说的惩罚是什么,不过他早已经把命都豁出去了,他对对方一字一句地说道,“我不怕你们!”

对方好像已经意料到了,他并没有显得更加地愤怒,而是慢条斯理地说道,“这些我知道,不过我还知道你在故乡还有亲人,是你的父亲和弟弟吧。难道你想有一天接到从故乡打来的电话,告诉你令尊大人遭遇到了车祸,或者说是你弟弟遇到了意外。你想看到这些事故发生吗?”他的面孔此时显得格外的狰狞。

王山是一个聪明人,此时此刻怎能不明白这话其中的意思。不过他还是装出一副勃然大怒的样子骂道,“你们这是在要挟我!”

毕竟这副愤怒的面孔是装出来,对方也不是笨蛋,怎能看不出来。对方不仅看出了王的底气明显的不足,更是感觉到了愤怒后边的无奈。这种无可奈何正是他想要的。

此时对方只是冷冷地回到道,“王先生,你是个聪明人,是不是要挟,你说呢?”

组织的人心狠手辣,做事不计后果,这些王山都已经知道了。他必须要保证自己家人的安全。在意识到了自己已经没有了退路后,王顿时软了下来,许久才说出一句,“我选择服从你的命令,但你们同时一定要保证我家人的安全。这个前提你们一定要保证,否则一切免谈。”

对方那冷冷的面容已经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副虚伪的笑容,他说道,“这是当然的,王先生,你的选择是对的。老板对你一直是寄予厚望的,希望你能。。。。”

“废话少说,说吧,你们需要我干些什么?”王山打断了对方的话,摆了摆手后不耐烦地说道。他真想快点离开这个地方。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