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今天是父亲田恩民离开我们23年纪念日(参赛)

tianshuo0825 收藏 47 36249
导读:[face=黑体][/face][size=14][/size] 关于父亲田恩民的经历和故事 我的父亲田恩民,1918年出生,1988年走完了他70岁的人生历程。田恩民出生于官宦人家,祖父田鸣銮,早年投身军旅,毕业于国民政府保定军官学校第一期,在国民党西北军中官至少将。共有四个儿子一个女儿,父亲排行老三,老大田济民,早年毕业于黄埔军校第六期,后在国民党西北军中和军统中任上校。家庭影响和从小生存环境给了父亲深刻的烙印,胆大、聪明、机灵、思维敏捷,虽然个头瘦小,但从小喜欢体育运动,打篮球,短跑、跳高样样

点击查看更多网友的军功章

关于父亲田恩民的经历和故事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田恩民同志1965年照片

我的父亲田恩民,1918年出生,1988年走完了他70岁的人生历程。田恩民出生于官宦人家,祖父田鸣銮,早年投身军旅,毕业于国民政府保定军官学校第一期,在国民党西北军中官至少将。共有四个儿子一个女儿,父亲排行老三,老大田济民,早年毕业于黄埔军校第六期,后在国民党西北军中和军统中任上校。家庭影响和从小生存环境给了父亲深刻的烙印,胆大、聪明、机灵、思维敏捷,虽然个头瘦小,但从小喜欢体育运动,打篮球,短跑、跳高样样不落后。中学时还当过短跑运动员,代表学校参加过太原市的学生运动会并能拿到名次,据他自己说,年轻时就喜欢与人下象棋,可能是受他父亲的影响。小时候在村子里是有名的孩子王,善于搞恶作剧,抱打不平,经常为了小弟兄亲自出马和大户人家子弟打架,不服输不服软。上中学时由于和同学打架违反校规本应被学校开除,可祖父是阎锡山手下人少将教官,学校校长十分为难,只好托人找到祖父托词说:我们这个学校太小,条件也不好,公子能否换一家更好的学校就读……类似这样的事情有两三次,初中二年级时祖父把父亲转到了太原最繁华的地段上的一所私立学校,山西太原成成中学,原因是这所学校就在省政府旁边,大多官员子弟、学校的老师、校长都是北京师范大学毕业的山西籍学生,毕业后回山西创办的私立学校,当时在太原就属于贵族学校,教学质量高,收费昂贵,据史料记载,三十年代成成中学学生一年的学杂费是三十块大洋,而当时一个普通职员一年的工钱也仅仅八到十块大洋,可想确实是贵族学校。由于多次转学或重读,父亲的年龄比同届同学大两岁,在新的学校仍然顽皮,经常搞些恶作剧,学校里的学生大多是有钱人家子弟,穿着也挺讲究,父亲后来回忆说,那时因他虽然祖父在外面军界做事,但家庭人口多,都留在乡下,只有个别的学生还穿家做的布鞋,他就是其中的一个。

每年放假回家大家都乘座火车从太原返家,而父亲则多次号召大家结伴骑自行车回家,并和大家说暑假骑车回家的好处,首先可以一路游山玩水,轻轻松松,当时响应的同学很多,后来真正要放假了,大家纷纷改变了主意,原因是骑车回家中途要在乡下留宿一夜,社会又不安定,学生家长们都不同意自己的孩子骑自行车回家,父亲很不在乎没几个人和他同行,和同学们说,你们谁想跟我走,我保证他安全。一路上没人敢欺负我们,你们要是改主意了,我一个人还是要骑车回家的。据说那次只有两名同学一直坚持,后来三人骑车回洪洞县老家的故事给我们讲了多次。

抗战爆发,太原沦陷,父亲和同学们受到地下党组织的感召,毅然投笔从戎,参加了地下党组织,1937年,周恩来副主席亲自批准山西太原成成中学的在校学生近四百人成立了“太原成成中学抗日义勇队”(后改称太原成成中学师生抗日游击队)后配属八路军120师715团组成大青山支队,于1938年10月挺进绥远地区,父亲于1937年3月在校读书时就参加了党的外围组织“民先队”,1937年10月正式加入共产党组织并率先加入抗日义勇队,1938年挺进大青山时父亲任四连尖刀班班长,担任整个大青山支队2300余人的尖兵侦察任务,率领全班远离主力部队走在前边。

父亲戎马生涯几十年,身经百战,多次出色地完成上级交给的任务。由于父亲的出色表现,抗战时期参加大小战斗不计其数,深受八路军大青山支队姚喆司令员、中共绥蒙区党委高克林书记以及成成中学校长、四支队刘庸如队长的赏识和器重,姚司令员对这几个从学生中成长起来的军事政治指挥员大加赞赏,说田恩民、候作桂、是他在大青山上的“五虎上将”!

至于父亲的生平和经历,直到他去世我才从内蒙古党委组织部门给他的悼词中看到:“田恩民,一九一九年二月出生于山西省洪洞县白石乡。一九三七年三月在山西太原成成中学读书时接受进步思想。参加中华民族抗日先锋队,开始从事革命活动,并加入著名的“山西太原成成中学师生抗日游击队”。同年十月加入中国共产党。从此,把个人命运与民族解放、国家兴亡的革命事业紧紧联系起来。一九三八年八月,田恩民同志随八路军一二0师七一五团和抗日民族战争战地总动员委员会第四游击支队挺进大青山。投身于艰苦卓绝的大青山地区抗日对敌斗争。他先后担任四支队二连政治指导员、骑兵支队三团政治干事、莎县抗日民主政府县长,八路军大青山骑兵支队政治部绥东工作团副团长、绥南北四区区长等职。为开辟大青山抗日游击根据地做出很大贡献。抗日战争胜利后,田恩民同志先后任绥远省龙胜县县大队政治委员、县长,晋绥野战军第八军司令部政治协理员,绥东分区丰凉支队、兴和县大队政治委员等职。为绥远地区的解放和内蒙古自治区的建立做出了重要贡献。全国解放后,为表彰田恩民同志在抗日战争、解放战争中立下的功绩。他被授于中华人民共和国三级独立自由勋章一枚、三级解放勋章一枚。一九五五年被授予上校军衔。 建国后,田恩民同志先后担任中国人民解放军绥蒙军区绥东分区、莎县分区、陕坝分区的作战、保卫、政工科长。一九五四年南京总高级步兵学校学习毕业以后任陆军65军后勤部政治委员等职。一九五九年转业到地方工作,历任内蒙古计量局局长,国防工办主任,内蒙古第二机械局局长、“文革”后期任内蒙古机械局副局长,电子工业局副局长,内蒙古标准计量局党组书记、局长,内蒙古政协第五、第六届常务委员等职。田恩民同志在青年学生时代就勇于追求真理,积极靠近革命,表现出强烈的忧国忧民意识。抗日战争爆发,在我们国家和民族处于生死存亡的危难时刻。他毅然投笔从戎。奔赴抗日第一线,经历了血与火的考验。在整个抗日战争、解放战争中。他立场坚定,旗帜鲜明,顽强勇敢,不怕牺牲;他勇于挑重担。组织观念强,党指向哪里就冲向哪里,哪里有困难就出现在哪里,曾参加过著名的“百团大战”和绥包战役等无数次战斗。在绥南、绥西和绥东广大地区到处都留下他英勇奋战的足迹;为开辟大青山抗日革命根据地,为绥远地区的解放和内蒙古自治区的建立,立下了不朽的功绩。。。。。”

父亲也曾风趣的说起战争年代的故事:坚持大青山的抗日斗争本身就是十分艰难的,因为大青山地区地处高寒地带,环境艰苦,人烟稀少,物资奇缺,日伪军重兵围剿,缺吃少穿,缺医少药,那个艰苦的程度不言喻,据说120师师长贺龙同志十分赞赏成成中学的这帮学生娃娃,说他们这些富家子弟能投身民族抵御外族入侵的斗争,投笔从戎,拿起枪杆子和日本人干是很难得的。曾把四支队例为八路军120师干部预备队,可能是四支队上了大青山开辟绥远以后战事紧张,战场变化多端,贺老总把这支学生军给忘记了,这样一来,我们就一直在那里坚持到全国解放,320个学生到1945年抗战胜利时就已经牺牲的剩下不足80人了。多数同学把尸骨抛在了大青山地区。当时敌强我弱,我们的部队根据上级的指示化整为零,以连排为单位组成一支支小部队,少则十几人,多则上百人不等,穿便衣,叫做“武装工作队”,经常活动在敌占区或敌我拉锯的地区坚持斗争,数不清的同志在斗争中牺牲,有的在和敌人火力冲突的战场上战死,有的受重伤得不到救治而死去,用“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这句话形容一点也不过,多少同志被派出以后没过多久就牺牲了,最艰苦的是绥南地区,1941年绥南地委书记崔岩、组织部长原明、地区专员程仲一同志相继牺牲,绥南地委被敌人包了饺子,全军覆没,我就是在这种情况下,由当时中共绥蒙区党委书记高克林同志亲自谈话,让我放弃我已经开辟的绥西萨县根据地和亲手组织的萨县游击队,到绥南北四区担任区长,收拾残局重新组建抗日游击队的。”

父亲风趣的说:“战争年代我经常在最危险的情况下被领导派去,情况糟糕到领导也估计我很难活着回来,甚至也不打算我能活着回来的时候,可我回来了!第二次同样如此,我不但自己活着回来了,而且带带着几个人,几条枪回来了!第三次,我又回来了,不但自己回来了,而且还带了几十个人,几十条枪回来了……就这样,三次五次,多次,每次我都能活着回来,我的兵也大都活着回来,所以,我的名声在大青山就搞大了,连敌人也怕我,敌人在归绥城门上和旗下营街上到处贴告示悬赏200块大洋要田恩民的人头!呵呵,当时我还嫌少,咱八路军的人头才值200块钱?”

父亲个头只有1.68米,自身目标小,视力极好,枪法准,骑马骑得好,在经历那么多次战斗中居然没有受过一次伤。父亲说:日本鬼子的机关枪一响,就看着身边的战友一个个的连人带马倒了下去,可从来没有一次被敌人打中,他的两次负伤也是因为自己的原因造成的。一次是撤退时上马,慌乱中自己战士的刺刀尖扎到了右耳垂,当时血流不止,没有止血的药,只好从地上抓起一把绵绵细土糊在流血的耳朵上才把血止住了。另一次是自己的战马受惊,一蹄子踏在脚腕上,后来肿得穿不进鞋子,幸亏有乡土医生用中草药治好了,后来父亲的右脚腕上就有了一块青色的静脉曲张。

父亲后来告诉我们不少生存的信条,其中最主要的有他那三个注意事项,就是:一、不戴狐皮帽子;二、不骑白马;三、身上不带金钱。绥远地区属高寒地区,在大青山上冬天零下30-40度是经常的事情,和日军作战经常缴获不少战利品,日本鬼子的狐皮棉帽子非常暖和,黄色呢子狐狸皮帽子,就像我们看电影《苦菜花》里日本鬼子戴的那种皮帽子,八路军缴获了以后,好多指挥员都戴这样的狐皮帽子,结果不少人跟着这种帽子被日军的狙击手打中而失去了生命,因为敌人也十分清楚戴狐皮帽子的都是八路军的军官,父亲说他只戴当地老乡戴得灰色小毡帽,目标小,危险也小。骑白马目标明显容易暴露,特别是夜间极易被敌人射杀,父亲说他只骑铁青马。在化整为零的日子里,部队的活动经费大多数由领导人亲自携带,结果在艰苦的环境中多有我军的干部战士被敌人策反,被策反的人为了到敌人那边领功请赏,常常在夜间部队宿营时悄悄地杀了携带经费的干部,抢走金钱,所以父亲严守这三个信条,才得以虽然身经百战,却都安然无恙。

八年抗战,父亲一直没有离开过大青山。从来没有回过后方,经历了太多的艰难与险阻,从他和他的战友那里我听到了以下故事:

一、在乌素图村给日本鬼子摘杏子吃

大青山边山一带有个靠近归绥城的村子叫乌素图,盛产杏子。百姓种了很多杏树。1939年春夏之交,父亲一次单枪匹马执行侦察任务,把马栓到了僻静的地方,一个人顺着山沟刚好走到一棵挺大的杏树旁,正坐在那休息,忽然不远处山沟口冲出几个骑着高头大马的日本鬼子朝着他的方向过来,父亲说,由于情况突然,这时也已经来不及跑了,只能镇静的坐在那应付眼前的情况。这时,一个鬼子朝着他喊道:“喂!小孩,”并用手指着树上说:“上去!杏子的拿来!快快地!”父亲明白了,原来是鬼子要让他上树摘杏。他暗想,一支手枪,只有几颗子弹,人单力薄,根本干不过这八九个鬼子,更要命的是手枪插在后腰上,只有一层单衣遮盖,万一上树过程中被鬼子看到了枪,那不是瞬间就被鬼子打死,可是眼前这种情况不上树也不行啊……于是,父亲机灵的站起来,假装面带笑容应和着:好好,我上树……说着他面朝鬼子,一边往上爬,一边迅速地把插在后腰带上的驳克枪挪到了前面,趁鬼子在地下捡杏子吃的时间,用前胸紧紧贴住树干把大批的杏子摇下树来,鬼子吃了一阵后要走了,高兴地冲着父亲竖起大姆指说:小孩!好好地……,说完几个鬼子骑着马扬长而去,看着敌人走了,父亲从树上下来,一屁股坐在地上,浑身冷汗,汗水湿透了衣服……那年父亲19岁。

二、紧急中翻跃过两米多的高墙

1939年父亲任绥西萨县抗日民主政府县长,当时是部队选派一批有文化和对敌斗争经验的同志到地方建立抗日的民主政权,父亲被任命为萨县第一任县长,当时由于环境艰苦,我军的工作人员都是马背上办公,县委县政府几个工作人员随时活动在乡下,没有固定的工作场所。一天傍晚,父亲一个人骑马回到了住地,警卫员热情地迎上来说:回来了?快进家,我去安排饭去。说着用手摸了父亲后腰一下,把门一关,把父亲送进他们住的院子。其实父亲那时还不知道,他的警卫员已经被敌人策反叛变了。用手摸了一下父亲后腰是看看父亲是否带着枪。(父亲事后回忆说,说来也真巧,那天我的手枪正好在前面带着)当父亲进屋里的时候,发现屋子套间里两个特务正在严刑拷打房东老乡,这时大门楼上、屋顶也有了人,都站上了手持长枪的伪军,这时父亲急中生智,顺手拿起一根老乡栓牲口的皮绳子,把套间门栓在一起,以防屋里的两个敌人出来,然后在冲出屋子的同时抬手两枪,把两个站在对面墙上的敌人打了下去,瞬间侧身一下子跃过了侧面两米多高的高墙,趁着夜色逃出了村子。村子里的敌人听到了枪声,又骑上马追出来时,父亲凭着他中学时代练就的短跑速度,迅速地消失在夜色中。父亲后来说,好几伙敌人,有骑马的,步兵,沿途追捕他,他整整地跑了一夜,到天蒙蒙亮时,他甩掉了敌人,幸好遇到蒙古游击队队长李森,李森看他把皮袄和帽子都跑丢了,把自己的皮袄给了父亲,又给了父亲几发子弹,这才各奔东西。后来,当了叛徒的那个警卫员,二年后在绥东被我外公范瑞率领的游击队抓获,(外公范瑞可是绥东的风云人物,以后我要专门讲到他)迅速派人通知了父亲,父亲给外公发去电报,电文只有二个字:“杀掉”。(未完待续)

===========================================

铁血网在共青团北京市委员会统筹协调下,依托2011北京青少年社团文化季重点项目平台,隆重开启主题为"军人荣誉"的网上大型征文活动。点击查看活动详情:“庆八一——晒出你的军功章”军人荣誉展示大赛

[活动奖励]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点击查看:美国空军现役A2飞行夹克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点击查看:5900手表

本文内容于 2011/8/23 10:01:50 被小编a13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38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热门评论

这是,原创!!!百度百科上有这位英雄事迹,很惭愧,我是刚刚知道这个人,向这位英雄致敬一下!

1989年8月24 日内蒙古日报第2版发表署名黄厚(原中国人民解放军内蒙古军区司令员)郝秀山(原内蒙古自治区人民政府副主席)姚玉光(原内蒙古自治区农业厅厅长)贺寿琪(原内蒙古军区副参谋长)赛峰(原内蒙古自治区物资局局长)署名文章《忠贞的共产主义战士-----怀念田恩民同志》: 田恩民同志离开我们已经一年了,流逝的岁月不仅没有磨灭田恩民同志忠贞共产主义战士的形象,反而更显出他的许多优秀品质,使我们对他更加崇敬和怀念。一,到最危险的地方去 田恩民同志的一生,是战斗的一生,也是对党无限忠诚的一生。严酷的斗争环境,是挑战,也是机遇,出生入死的战争环境,更展现出他对共产主义的坚定信念和对党的无限忠诚。田恩民同志在中学时投身革命,他思想活跃,追求进步,勇敢正直,又极好相处,是太原成成中学“师生游击队”中一名活跃分子。后来师生游击队在山西吕梁山编为“战动总会四支队”,简称“四支队”,隶属李(井泉)支队,1938年秋,田恩民同志和四支队一起,来到大青山的抗日游击革命根据地,同日寇伪顽展开了艰苦的战斗。 1942年日寇集结重兵向大青山抗日游击根据地发动大扫荡,我主力部队撤至晋绥根据地的偏关县休整,绥南的归凉地区,便成了敌人围攻扫荡的重点。当时,敌伪的防共一师和伪靖安警备队云集在太平庄、黑沙兔、崞县窑子、大榆树、牛家川地区。这股敌人凶残异常,中共绥南地委书记崔明、县长原明,遭到他们的杀害,县大队政治教导员张国靖在战斗中牺牲,不到月余,归凉一区政府和游击队遭到敌人奔袭,全军覆没,区长武凤歧被俘后壮烈牺牲。为了开展绥南的工作,1943年春,中共塞北工委书记高克林找田恩民同志谈话,决定派他去绥南开展工作,田恩民同志当即表示:决不辜负党的人民的重托,坚决完成任务。就这样,田恩民同志放弃了亲手开辟的环境条件较好的萨县,由第一任萨县县长改任四区区长,化名黄化民,投身积极开辟绥南的斗争。他只身入匪穴,挥军战顽敌,在四面受敌的北四区站住了脚,坚持斗争,出色地完成了任务。这是田恩民同志到最危险的地方去,完成的许多任务之一。二,蒙冤而无怨田恩民同志既能经受住和敌人真枪实弹的战争考验,又能经受住革命队伍内部“残酷斗争”、“无情打击”“左”的考验。田恩民同志出身于旧军人家庭,其父是阎锡山手下的少将,就是这个田恩民无法选择、也不应该由他负责的家庭出身,使他终生在接受组织的考验,某些组织一直对他不放心,处处在考验他。哪里危险就派他去哪里。烈火炼真金,战争的艰苦环境,也锻炼了田恩民同志的革命毅力。田恩民同志经受住了艰苦考验。更难能可贵的是:田恩民同志在经受一次又一次的不白之冤后,不仅毫无怨言,反而更加坚定了他对共产主义的信念,更积极地为党工作。1947年三查时,田恩民同志因为家庭出身问题,又遭到“左”倾迫害关了禁闭,姚喆司令员把他要出来的时候,头发长长的,顾不上理,又到前线参加了战斗。1958年浮夸风席卷神州,吹嘘一亩地粮食能打几万斤、十几万斤。有人问当时在某军后勤部当政委的田恩民同志信不信,这个老实人说:“也可能有,也可能没有,反正我没见过。”就是这实事求是的一句真话,结束了多年的军旅生涯,以“右倾”受到处分,以15级转到地方,即使这样,也从未听到过他有一句怨言。三,克已奉公一身清白田恩民同志1937年投身革命,经过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半生戎马,对个人的级别待遇很少计较,1960年转业时才是15级的团级干部。转到地方后,军龄补贴没有了,老伴也没有工作了,家庭负担很重。对此,他从不向组织提出什么要求,更不搞什么不正之风,时时事事以共产党员的高标准要求自己。他身患绝症后,为使老伴有个归宿,省得给组织上增加麻烦,他把孩子们叫到一起,让他们每人每月拿出10块钱,作为老伴的生活费。他不是以革命英雄主义一生为本钱,向组织伸手,向人民伸手,就连他1937年3月抗战前参加革命的一段历史,也是经过别的同志为他力证,才得以组织上的承认,头一天批下来,第二天就悄然长逝了,似乎也期待的只是一公正的评价。这一切,使我们这些活着的战友,热泪难收。

艰辛的抗战历程,是我们所不能体会的。提着脑袋,九死一生,320人到不足80人,,也不知道那些喊“游而不击”的垃圾们是怎么想的。想楼主父亲这些民族英雄致敬!

没有千千玩个像田恩民这样的英雄,就没有今天的新中国。就会像台湾人民一样生活在水深火热中,时时刻刻被官僚权贵们欺压,上不起学买不起房。

4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国产军事战争模拟 新增南极洲地图 核武参战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