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打工子弟校被迫关门 校长办学16年年年负债

编外一首长 收藏 0 155
导读:8月10日上午,刚刚下过一场雨的北京城碧空如洗,7岁的小男孩傅童宇的心情和天气一样明媚:“我要上学了,我要成为一名小学生了!” 这天是海淀区绿园小学开学的日子,小童宇和妈妈兴高采烈地来到学校准备报名,却发现校门上了锁链,门口的黑板上写着一则通知:“各位家长您好:据海淀教委令,我校今天不开学、不发书,请家长本周五(8月12日)上午8点到校开家长会。” “学校不办了我的娃咋办?” 小童宇和妈妈从紧锁的校门缝隙中进入学校,原本应当书声琅琅的校园此时空空荡荡,一些家长和孩子陆陆续续进来打探情况,又
近期热点 换一换

8月10日上午,刚刚下过一场雨的北京城碧空如洗,7岁的小男孩傅童宇的心情和天气一样明媚:“我要上学了,我要成为一名小学生了!”


这天是海淀区绿园小学开学的日子,小童宇和妈妈兴高采烈地来到学校准备报名,却发现校门上了锁链,门口的黑板上写着一则通知:“各位家长您好:据海淀教委令,我校今天不开学、不发书,请家长本周五(8月12日)上午8点到校开家长会。”


“学校不办了我的娃咋办?”


小童宇和妈妈从紧锁的校门缝隙中进入学校,原本应当书声琅琅的校园此时空空荡荡,一些家长和孩子陆陆续续进来打探情况,又不甘心地离去。


“这学校可不能关啊,要是学校关了咱孩子怎么办?”小童宇的妈妈沙女士有些无助,不知怎么办好。沙女士和丈夫从河北保定农村来北京打工10多年了,丈夫在一家物业公司做维修,她干保洁,两人月收入加起来有三四千元。小童宇一直跟着他们在北京生活,今年到了入学的年龄,沙女士和丈夫犯起了愁。


“最早想的是公办学校,今年6月份先后去肖家河小学和上地中心小学报名,还没走到校门口就看见了长长的报名队伍,听说名额很紧张,我们就没敢想。”沙女士说,他们一家就租住在树村的平房里,走路到这个绿园小学就几分钟,听说这家小学的教学质量不错,而且专收农民工子弟,就想着在这上学了,可没想到这所学校办不下去了。


“万一在北京没学上,我们只能把孩子送回老家了。”沙女士说着眼圈有些泛红。一旁的小童宇之前还兴奋地念着小黑板上认识的汉字,这时仿佛听懂了大人的对话,低着头不再吭声。


从湖北农村来北京打工的徐德财也愁眉紧锁,女儿徐紫荷今年8岁,一直在绿园小学读书,开学就该念三年级了。“我今天休息,特意带孩子来看看,学校不办了我的娃咋办?”徐德财说,他打听过附近的公办小学,比如清河5小、肖家河小学等,都说名额满了。徐紫荷是个腼腆的小姑娘,她告诉记者自己很喜欢上学,很喜欢北京,经过一个暑假,她也很想念班上的70多个同学。


“绿园小学的教学质量好。今年六年级小升初的92个学生里,有53个通过了中国地质大学附中的考试,还有33个孩子被八一中学录取了,我们都信得过校长。只要学校开学,咱孩子就在这上。”来自河南的一位学生家长说。


打工子弟学校的艰难办学路


8月12日上午,绿园小学召开最后一次家长会,主要是向那些已缴纳学费的家长退还学费。


绿园小学为何办不下去了呢?


这所学校地处城乡结合部,位于海淀区海淀乡树村小清河路北侧,校舍由三排简易的仓库库房改造而成,仓库用木板做隔断,分成学前中班、学前大班及小学一至六年级共14个班。其中一至六年级的学生686名,学前班学生近200名,招收的全部是农民工子弟。


校长张晓虎介绍说,小学校舍租用的是树村林业大队的公房,从2005年起一年一签租约。今年春季开学后的安全检查中,相关部门认为学校存在安全隐患,不符合办学条件,张晓虎就和亲戚朋友借了25万元,添置了消防器材,装了17台空调,安了暖气,更换了门窗,改了电线线路。


翻新校舍后,张晓虎松了一口气。可到了6月底,学生们放暑假了,他突然接到树村村委会和林业大队通知,告诉他合同到期,不能再租赁这里当校舍了。张晓虎一下子就懵了,打工子弟学校的暑假都很短,原计划8月10日开学,这短短的一个月时间上哪儿找新校舍去呢?


张晓虎不是第一次遭遇这样的事儿。从1995年来北京办打工子弟学校至今,绿园学校被迫搬了好几次家。


张晓虎原本是个乡村教师,当时村里不少人举家到北京种菜谋生,孩子上学成了问题。应这些家长的请求,1995年末24岁的张晓虎来到北京,借了些钱,在中国农业大学大墙外用砖头、木板搭建了个简易房。经过3年的发展,慕名而来的孩子越来越多,1999年春天,张晓虎借钱在原地建了5间五六十平方米的大教室,但那年7月有关机构说要搞开发,一分钱不给就强拆了学校,张晓虎从此负债十多万。


“后来大队书记把一处闲置的院子暂时租给我当学校,但也就租了一个学期,算是过渡。”张晓虎回忆说,2000年春节后,他又在上地建材城附近找了个地方,继续办学校。可没安稳几年,上地建材城周边拆迁,张晓虎又一次搬家,租到了现在的校园。


2006年,北京市大规模地清理打工子弟学校时,绿园学校也曾面临关停命运。张晓虎说:“作为一个办学者,农民工的孩子能享受到更好的教育,这也是我们的心愿,我第一个响应分流。”但最终因为公办学校接收能力有限,学生无法分流,绿园学校得以继续存在。


“张校长真是个办学的人,一些学生家里穷就不收学费,收上来的钱也基本花在了房租和老师工资上,有余钱就翻新学校设备。”绿园小学副校长刘明望告诉记者,张晓虎办学16年却年年负债。据了解,绿园小学一学期的学费加上书本费等,总共800元,在北京市打工子弟学校中算是收费比较低廉的。


张晓虎告诉记者,学校频繁搬家给他带来不少的债务。“最早借钱建学校,想着能长期干下去,谁想到搬一次家就得维修校舍、购置设备。”此外,为了方便孩子上学,张晓虎买了几辆中巴车免费接送,“这个花钱最厉害,修车、油钱都挺贵的。”


绿园小学办学16年,却一直属于“未经批准的流动人员自办学校。”张晓虎很无奈:“我也想办‘办学许可证’呀,可那个标准太高了,海淀区20多所打工子弟学校基本上都没有证。”


据了解,北京市对打工子弟学校的审批要求是要达到《北京市中小学校办学条件标准》的“基本标准”,如校园面积至少要达到15000平方米,校舍总使用面积至少3587平方米,其中体育场地应当满足相应学校规模所需的至少200米环形跑道等。张晓虎说,这些标准有的公办学校也很难达到,何况是打工子弟学校。


虽然办学艰难,张晓虎却忘不了孩子们一双双渴求知识的眼睛。这些支撑着张晓虎继续把打工子弟学校办下去。但眼下这个坎让他迈不过去。


为什么不再续签合同?记者在树村村委会采访时,一位工作人员表示,收回校舍是为了搞新农村建设,有别的用途。


8月11日,张晓虎已经准备处理校园里的物品了。“这些课桌椅是去年底新买的,100元一套,如今卖给收破烂的价格是8元一套。还有新添置的空调,柜机4600元一台,挂机3500元一台,回收的人报价1000元,卖了真可惜,可我又没地方存放十几台空调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