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复兴而战——光明降临之后 第四卷 垂直入侵 第三十四章 大盐湖(5)

赤色风铃 收藏 1 4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5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56.html[/size][/URL] “南柯,你觉得这些家伙到底想干些什么?”在确认所有战斗机器人都已经被突击队的火力逼退到一百码外之后,苏离忧掀开了动力装甲的面罩,对李南柯问道。她的装甲内的单兵无线电已经在不久前的轰炸中损坏了,“我觉得这些该死的家伙大概和‘天国’远征军不是一伙的。”她将一个10发反器材狙击步枪弹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56.html


“南柯,你觉得这些家伙到底想干些什么?”在确认所有战斗机器人都已经被突击队的火力逼退到一百码外之后,苏离忧掀开了动力装甲的面罩,对李南柯问道。她的装甲内的单兵无线电已经在不久前的轰炸中损坏了,“我觉得这些该死的家伙大概和‘天国’远征军不是一伙的。”她将一个10发反器材狙击步枪弹夹在头盔上敲了敲,把塞在里面的盐末和沙尘清除出去,“战斗机器人也在攻击他们。”


“是啊,但他们和我们也不是一伙的。”李南柯无奈地耸了耸肩。当然,由于他全身上下都包裹在外骨骼动力装甲里,苏离忧看不到这个动作,“而且无论这些混蛋到底和谁是一伙的,他们都已经成功地把我们的计划给搅黄了。”


苏离忧重重地哼了一声,算是不情不愿地表示了同意——确实,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天堂过河卒”行动的成功概率都已经微小得可以忽略不计(尽管李南柯在行动开始前就是这么认为的)。当他们刚遭到空袭、与这些乘直升机出现的家伙交上火时,苏离忧曾经认为这些家伙是“天国”远征军的“新曙光”盟友们,或者是远征军派来的其他盟友。这个猜测相当合情合理:不说别的,光从这些不速之客们携带了不少显然是专门用于对付外骨骼动力装甲的反坦克导弹和串联战斗部火箭筒这一点,就能看出他们的目的何在了——毕竟,一支普通的共和国卫队空中突击连可不会装备这些玩意。


但是,接下来发生的一切却推翻了他们之前的猜想——当数十台战斗机器人被一队“信使”轻型喷气式运输机空投到龙门岭东坡后,这群不速之客也像他们一样遭到了攻击,而且情况比他们更加狼狈——一开始,这些突然冒出来搅局的家伙立即撤到了过去大盐湖南岸上的一处丘陵上,并在竖起一面白旗的同时在无线电公共频道中宣称无意与“天国”远征军交战。可惜的是,那些战斗机器人对此似乎一点都不领情。在短短的几分钟里,几架撤离稍慢的“输送者”就被“湿婆”战斗机器人装备的小口径电磁炮全数击落,那些在撤退时掉队的共和国卫队士兵也被战斗机器人就地缴械。但饶是如此,这些家伙仍然极力避免与战斗机器人交火,反倒是继续一个劲地朝着李南柯他们所在的龙门岭西坡开火。在突击队损失的六套动力装甲中,有一套就是他们的战果——当然,使用那套装甲的坎贝尔中士也是这次战斗至今为止唯一的一名阵亡者。


——但李南柯相信,倒霉的坎贝尔大概不是最后一名阵亡者。


“军士长,又有两架‘信使’出现了!”一个紧张而沙哑的声音在李南柯的耳机里吼叫着。当然,现在所有人的声音都是紧张而沙哑的,而这二者都能卓有成效地将每个人声音的特点抹消殆尽,就像磨石磨平浮雕一样。除了苏离忧稍显镇定的声音外,他现在完全无法分辨是谁在说话,“西南方向!航向……”


该死!李南柯木愣愣地转过头去,目睹着这两架有着令人过目不忘的诡异菱形机翼的无人驾驶飞行器高速掠过彤云密布的天空、沿着一条抛物线丢下一连串的淡银色小球。他知道,每个小球的出现都代表着这一带会多出来一个相当难缠的战斗机器人。不过,这一新情况倒并没有让他的恐惧增加多少——这四周的战斗机器人已经够多了,被一百只老虎包围与被一百一十只老虎包围的差别,有时候是小得可以忽略不计的。


“见鬼!谁还有机关炮弹?”另一个声音问道,“20毫米机关炮弹,谁有?”


“我还剩下一个弹鼓。”


“该死的,我也没了。有谁能帮帮拉里吗?金,你来帮我……”


“先他妈的帮你自己吧……”


随着时间的推移,李南柯发现公共通讯频道中的声音似乎正在以几何级数疯狂增长——与之相伴的则是越来越少的弹药、越来越多的伤亡和越来越歇斯底里的咒骂声。在西南方曾经是湖岸的地方,那些彻底破坏了他们的计划的共和国卫队士兵们正试图徒步撤离交战区。但一队战斗机器人在短短几分钟内就从两侧包围了他们——没有任何人或是地面交通工具能够在平坦的地形上与转化成球形的“湿婆神”移动得更快,甚至大多数人类制造的飞行器也做不到这一点。接下来的战斗持续时间甚至比这更短。尽管携带了足以击毁战斗机器人的反装甲火箭筒和反坦克导弹,但那些只有FAD-56战斗服的共和国卫队士兵们根本无法用这些射速缓慢的武器对高速移动、极为灵活的目标造成威胁。勉强能称之为战斗的交火只进行了短短几十枚,接着,这帮人就非常识趣地放下了武器,排成整齐队形,自觉地朝着盐湖城废墟的方向走去——李南柯只能由衷地祈祷他们在半路上被一轮榴弹炮弹炸死。


当然,这个“好消息”现在已经不能为手足无措的李南柯带来哪怕些许安慰感了:这只是意味着会有更多的战斗机器人投入对他们的围攻中、为他们摇摇欲坠的环形防线造成更大的压力。他们还能守多长时间?十分钟?二十分钟?半个小时?该死的,继续守下去又能有什么意义?只要到不了一公里外的穿梭机起降场,哪怕他们能在这座秃岭上困守一整天都是毫无意义的。


看来我的预感一点都没错,这档子破事果然讨不得好去。李南柯给自己的反器材狙击步枪装上了最后一个10发弹夹。不过这样也好,至少一切很快就会结束了。


——而且是在地球表面上结束。无论如何,我们犯不着跑到另一个行星上去送命,这总算是件好事。



“罗翔将军,对于我的这次突然到访为您的工作带来的不便,我感到由衷的歉意。但我希望您能花上几分钟时间听我冒昧一言——这也许对我们的共同事业会有所帮助。”


雷格斯.威利斯上将脸上挂着的微笑让罗翔感到了一股不由自主的厌憎感。他从前只和这位海军中将见过几面,并在旧金山废墟与他呆过一阵,两人之间算不得很熟悉——不过,他倒是听说过这位名声在外的海军上将的不少传闻,而其中的大多数都不怎么正面。在长安基地流传的各种传言中,不少有关已经身亡的前海军大将君岫寒的故事都会顺便提到威利斯几句——在这些故事中,阿尔法舰队司令被描述成与海军大将形影不离的一条哈巴狗,一只如同中世纪弄臣般的应声虫。像一台可笑的留声机一样不停地赞同海军总司令的每一个看法。不过,与其他评价相比,这些还算是比较好的。


——但罗翔很清楚,威利斯绝不是哈巴狗或是应声虫,或者说,他过去只是看上去像那样。实际上,这个家伙比表面上要危险得多,而且还相当聪明。任何真正把他当成无足轻重的家伙的人都会发现,这和将一枚诡雷攥在手心里没什么区别。


“共同事业?”罗翔撇了撇嘴,“恕我冒昧,上将同志,我不大清楚您指的是什么‘共同事业?向外星人投降的共同事业吗?”


威利斯摇了摇头,突然换上了一副坚毅无比的表情,和过去经常出现在长安基地街头宣传画上的那些“革命军勇士”的标准表情倒是一般无二。可惜的是,这表情放在威利斯那张瘦长得活像是某种啮齿动物的脸上,还是不免会产生不少黑色幽默的元素。“我们共同的事业,”这位已经没有半条舰艇的海军上将同志义正词严地说道,“当然是每一个复兴社会主义者所追求的事业——为人类文明的伟大复兴而战!”


“嚯,真是精彩,要不要来点掌声?”罗翔戏谑地笑了笑,“我还不知道,原来唆使友军官兵朝自己人开火可以收到复兴人类文明的奇效呐。感谢您为我上了一课。”


一丝几乎无法察觉的惊愕突然出现在了威利斯的脸上,但这表情只持续了短短的一瞬,就被他惯有的谦恭的镇定所取代了。“我相信您和紧急状态委员会的大多数委员们都会理解的,罗翔同志。”


看来这个家伙比看上去还要聪明些。罗翔抖空了手中已经燃尽的烟斗,将最后一丝带着风引草那有着神奇镇定效果的淡绿色烟雾从牙缝中挤出。见鬼,这家伙在行动前一定已经预计到了一切可能发生的情况——无论它们发生的可能性有多么小。“我恐怕无法理解某些行动——特别是那些我事前已经声明过绝不会赞成的。”


“一切声明都必须随着客观环境变化作出不同的理解,”威利斯仍然微笑着,“事实已经摆在了我们眼前——明白无误的事实!只有睁眼瞎才会企图否认我们面对的这一切。我相信您不会认识不到我们目前的处境。”


罗翔的嘴角动了动:“我很清楚,我们目前正遭遇前所未有的危机。在这种极端情况下,必须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对抗外星入侵者。”


“如果这就是您的想法,那就太遗憾了,”威利斯摇了摇头,“我原以为,您在大湾基地的地下基地里与姬紫宸小姐会面时能够明白更多东西。”


什么?这个混蛋怎么可能知道他曾经在旧金山废墟与姬紫宸见过面?罗翔下意识地攥紧了拳头,然后又赶紧松了开来——不能让你的对手看出你的紧张,否则他们就会毫不留情地步步紧逼,这是尤苏拉教授曾经反复教导过他的一点。但是,他的呼吸和心跳仍然变快了不少,无数疑问开始出现在他的脑海中。这家伙绝不可能是乱猜的,直到目前为止,无论是北美邦联还是神圣联盟共和国的档案中都认定姬紫宸已经死在了密歇根(当然,那确实一点也不假),除了他和文迪因施泰格的少数亲信外,大概没有几个地球人知道这回事。很显然,文迪因施泰格不会告诉他这件事,“新曙光”组织更是和他们没什么往来。那可不可能是“天国”远征军直接与威利斯上将、或是其他与他有关联的人……


“我必须承认,我不太清楚当时你们的谈话内容,”威利斯又笑了笑,不过这个看上去颇为勉强的笑容简直是把“撒谎”这个词直接写在了脸上,“但我相信,您应该不会忘记姬紫宸小姐当时对您说过的那些——我们必须找准主要矛盾,并……”


“目前的主要矛盾是我们与‘天国’入侵者之间的矛盾,我们必须使用一切可行的方式与他们战斗到底。”罗翔打断了他的话,“您有什么疑问吗?上将同志?”


“当然有!”雷格斯.威利斯终于露出了一丝怒容,“我们——真正的复兴社会党人的真正敌人并不是‘天国’的那支所谓的远征军,而是那些被你们称为‘盟友’、签订那份该死的停火协定的家伙!是他们,而不是你一直试图对抗的外星人无时无刻不在策划着消灭我们!”


“那份该死的停火协定?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份协定的签署也得到了你的赞成,威利斯中将。”罗翔伸出一根食指,“对吗?”


威利斯中将的手枪枪口抵在了他伸出的食指上:“你说对了——不过,我现在已经不再赞成这份协定了。而且我认为,您也应该重新考虑对这份协定以及我们与那些该死的叛乱分子之间的关系。”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