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美援朝美俘为何心归中国 拒绝回国?

kamkwongho 收藏 7 9444
导读:[size=16]温纳瑞斯在战俘营待了将近3年,与志愿军朝夕相处。后来谈起战俘营生活,温纳瑞斯对志愿军充满感激和敬佩之情。他说:「我所以由敌人变为中国人民的朋友,我所以要留在中国,首先是由于志愿军。志愿军善待俘虏,把我们当朋友、当兄弟,教我们认识真理,热爱和平。」他回忆道:「1950年志愿军入朝作战,美国依仗他们的空中优势对志愿军进行『空中绞杀』战,狂轰滥炸交通运输线。中国物资运不上来,河水都结冰了,志愿军还穿不上棉衣,有的穿草鞋打仗。但志愿军却想办法保证战俘穿得暖和,战俘们棉衣、棉帽、棉鞋、棉手套,又新又

温纳瑞斯在战俘营待了将近3年,与志愿军朝夕相处。后来谈起战俘营生活,温纳瑞斯对志愿军充满感激和敬佩之情。他说:「我所以由敌人变为中国人民的朋友,我所以要留在中国,首先是由于志愿军。志愿军善待俘虏,把我们当朋友、当兄弟,教我们认识真理,热爱和平。」他回忆道:「1950年志愿军入朝作战,美国依仗他们的空中优势对志愿军进行『空中绞杀』战,狂轰滥炸交通运输线。中国物资运不上来,河水都结冰了,志愿军还穿不上棉衣,有的穿草鞋打仗。但志愿军却想办法保证战俘穿得暖和,战俘们棉衣、棉帽、棉鞋、棉手套,又新又厚。战俘的伙房与志愿军的伙房离得不远,志愿军在那边吃玉米、高粱窝窝头和炒面,战俘们在这边却吃大米、白面、肉。美国飞机来轰炸,志愿军首先把战俘转到安全的地方,自己在野外站岗放哨。有一天,一辆马车冒着飞机的轰炸向战俘营飞跑,来到战俘营停下了,没人下来。我们跑过去看,只见满车战俘生活物资,赶车的志愿军战士满身是血,倒在车上死了。战俘们哭了,脱下帽子致哀。」



抗美援朝期间,中国人民志愿军俘获了成千上万的「联合国军」士兵。1953年7月,有21名被中国军队俘获的美军战俘和1名英军战俘宣布拒绝遣返回自己的国家,而是选择到中国生活居住。事件公开后,世界舆论一片哗然。后来,这22名战俘中有一名叫詹姆斯·乔治·温纳瑞斯的美军战俘一直留在了中国,在山东省济南市生活了50年,人们都习惯称他为「老温」。2004年,温纳瑞斯在山东济南去世,享年82岁。中国红十字会等单位先后给他敬献了花圈。


被俘时初次感受中方的温和态度


入伍后参加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美国青年詹姆斯·乔治·温纳瑞斯,在太平洋上当了5年兵后,复员回到了美国。


不料,二战结束后,美国又爆发了经济危机,到处都是工人罢工。温纳瑞斯先是找了家电影院当服务员,后又当过炼钢工人、纺纱工人、建筑工人、饭店酒吧的服务员,并不断失业。为了生活,温纳瑞斯又跑到离家两千多公里远的加利福尼亚州一家汽车制造厂里当工人。这时,朝鲜战争爆发。在生活极为困难的情况下,温纳瑞斯只得再次报名去当兵。当时,温纳瑞斯想与政府签合同,要求只在国内当兵。但美国政府规定:当兵一定要去东方,到朝鲜战场去当补充兵。


这年9月6日,温纳瑞斯第二次穿上了军装,两个月后去了朝鲜,时年28岁。温纳瑞斯同大批的美军一起,被派到38度线以北的平壤地区。


1950年11月底,美军发动「圣诞节结束朝鲜战争的总攻势」。中国人民志愿军将「联合国军」和南朝鲜李承晚军队引诱到预定地区后,发起了第二次战役,「联合国军」和南朝鲜军队战败四处溃逃。


当时朝鲜的冬天特别冷,达到零下42℃。11月27日,美军部队开始后撤,道路泥泞,志愿军切断了美军的后路。温纳瑞斯亲眼看到联合国军中土耳其士兵被志愿军打得败下阵来,整个军队士气低落。


凌晨两点多钟,突然,一阵志愿军冲锋号猛然响起,划破夜空。温纳瑞斯和几名士兵躲进一辆坦克后,害怕得浑身直发抖。


天快亮的时候,温纳瑞斯和一名墨西哥籍计程车兵爬到一个深山的山洞里藏身。山洞里的冷气几乎要把他们冻死,可他们又担心成为叫中国人的俘虏而被枪杀。因为当官的一直告诫他们说,一旦被志愿军俘虏就意味着必死无疑。


挨到下午4点半的时候,温纳瑞斯听到附近有人说话,探身一看,发现一队志愿军押着几百名联合国军战俘,在附近的一所民房周围坐了下来。这时,他看到一个志愿军拿着一大捆钱送给朝鲜老百姓,买了一些白菜、大米、猪肉和辣椒等吃的东西,做给俘虏吃。亲眼看到如此真切的情景,温纳瑞斯很不理解,感到不可思议:世界上哪有这么好的军队?这些东西去拿去抢不就行了吗,根本用不着花钱买。眼前发生的事和美军的宣传截然不同,美军的宣传给温纳瑞斯等造成的印象是:志愿军要用共产主义征服全世界,让他们当奴隶。


看到这些后,温纳瑞斯逐渐打消了顾虑和害怕。于是,如释重负的他和那个墨西哥籍计程车兵把枪扔掉,爬出山洞,举着手下山向志愿军投降。这时,一名高个子志愿军军官用英语对他们说:「你们要是投降,就坐下。」然后,他还给了温纳瑞斯等一人一支香烟。他告诉温纳瑞斯:「你们不要怕,我们会待你们很好,等停战和平以后,我们要将你们送回家。战争的责任不是你们,而是美国一小撮搞政治的人。」听了这番话,温纳瑞斯的心里就更没什么可怕的了。


之后,志愿军带温纳瑞斯等到附近村庄农户取暖,找饭吃。吃完后,志愿军还掏出钞票付给那个朝鲜老百姓。这些事,温纳瑞斯等都觉得很新鲜,感到志愿军和别的部队不一样,这就是温纳瑞斯对志愿军的第一印象。


随后,温纳瑞斯同大批战俘一起随志愿军跑了三个月,主要是为了躲避美国飞机轰炸。最后,温纳瑞斯等被送到鸭绿江畔的一个朝鲜碧潼第五战俘营安定了下来。此时,温纳瑞斯来到朝鲜才一个多月。这些俘虏中有美国兵、英国兵、德国兵、希腊兵、比利时兵、加拿大兵和土耳其兵、印度兵等,分别来自十几个国家。本文摘自《党史文苑》,作者:孟红,原题:《揭秘:抗美援朝美国战俘为何心归中国拒绝回国?》


在战俘营里倍感中方人性化管理带来的温暖


一提起战俘营,人们往往会想到恶劣的生活条件,阴森寒冷的牢房,战俘们在看守的皮鞭和刺刀监督下从事着沉重的劳役,稍有不顺从,等待着他们的将是打骂刑罚甚至于被杀害。虐杀战俘,可以说是人类自有战争以来的伴生物,一直被视为战胜者理应享有的特权,是向交战对手报复泄愤的一种本能行为和消灭后患的特殊手段,也是各国人民和新闻媒体关注的热点。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和第二次世界大战中,都有大量战俘惨死在虐待、苦役、酷刑、活埋和集体枪杀的暴力之下。比如臭名昭着的奥斯威辛战俘营、扎达鲍斯捷尔集中营、圣费南多俘虏营和奉天俘虏收容所,都是战俘的屠宰场。就连前苏共中央政治局也曾集体作出决议,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制造过血腥屠杀21800多名被俘波兰军官的「卡廷森林惨案」和相关血案。


然而,回忆起在战俘营的那些日子,温纳瑞斯则说,他的战俘生活并不像一般人所想像的那样充满了耻辱、打骂和体罚,相反,而是充满了快乐和友爱:志愿军不让战俘干活,也不搜他们的口袋。至于金表等贵重物品,则由管理人员统一登记、管理,等遣返时还给他们。对那些犯了错误的战俘,管理人员也从不打骂,而是采用教育沟通的方法,最多关关禁闭,但决不超过一周。俘虏营没有铁丝网,更没有当时一些美国媒体说的「密布的电网」。昔日战场上的敌人变成了朋友。因此,温纳瑞斯认为,他的被俘对他来说并不是一种耻辱,而是他人生中的「解放」,正是战俘营的两年半时光使他逐渐获得了真理,有了真正的人生理想。


战俘营是在极端艰苦的环境里、冒着美军飞机不断轰炸袭扰的情况下建立起来的。尽管供应补给紧张,前方战士一把炒米一把雪,但在战俘营里战俘们的生活仍然不断得到改善。生活步入正轨后,志愿军俘虏管理部门定出了俘虏的伙食标准:每人每天粮食875克,白面、大米替换了初期的玉米、高粱;食油50克,肉50克,鱼50克,蛋50克,白糖25克。普通灶每人每天伙食费1545元(人民币旧币),轻病号灶2313元,重病号灶3634元。这个伙食标准相当于志愿军团以上干部的中、小灶标准,比志愿军一般干部、战士的伙食标准高出很多。为了照顾俘虏们的生活习惯,还特地从中国运去面包烤箱。信奉***教的俘虏,在生活上则另有特别照顾。


温纳瑞斯等一来到战俘营,志愿军管理人员就发给他们每人一支钢笔、一叠信纸和信封,让他们给家里写信,并保证一定帮他们把信寄到各自国家的亲人手中。温纳瑞斯非常喜欢那支中国造的黑色大钢笔。


提起往事,温纳瑞斯曾回忆道:「说到写信,有一件事让我永远也忘不了。一名美国兵名叫荷兰,当别人写信的时候,他坐在旁边流泪,原来他是个文盲,不会写信,看到别人写家信,他也想家,心里很痛苦。第二天,来了几名志愿军,把他所有的东西都拿走了,人也不见了。大家都感到很纳闷,以为他会发生什么可怕的事。后来我们知道了,他去了俘虏营附近的一个志愿军的驻地。过了三四个月,他回来了,他会写信了。原来,志愿军单独为他补习了几个月的文化课,教他学习文化。我在美国演讲时讲了这件事,好多美国老人都掉了泪。」


直到战俘营生活结束,温纳瑞斯的裤袋里还有一颗留下来的子弹。志愿军把收集在一起的手表发还给大家。温纳瑞斯记得发给他们表的时候,有一只手表不见了,志愿军就用等值的钱给了这个士兵,这个美国兵就用这些钱买了许多食品请大家共享,欢庆朝鲜停战和平。



朝鲜的冬天特别冷,常常达到零下42℃。志愿军为温纳瑞斯等配发了棉衣棉被、棉毯棉帽、毛毯和棉手套,住的炕也烧得暖烘烘的。他们的伙食比志愿军还好,每天都能吃上鲜面包、鸡蛋和肉。在战俘营,吃饭讲究民主,志愿军让他们选择自己的炊事员来做西餐。志愿军还尊重不同国家、不同民族、不同肤色与不同的宗教习惯,提供了充足的牛羊肉给他们吃。他们在战俘营能过好几种节,如美国的圣诞节、感恩节,英国的加冕节,土耳其的古尔邦节、开斋节等。过圣诞节和春节的时候,一连几天战俘营都处在节日气氛之中。


在战俘营,志愿军从来都不管温纳瑞斯等叫战俘,而称「同学」「学员」「朋友」,非常尊重他们的人格。除了平日学习生活外,还每天组织他们开展各种各样的体育活动,增强他们的体质。夏天,他们可以在鸭绿江中游泳;冬天,他们可以在鸭绿江上滑冰。战俘营里各种球都有,图书阅览室的书刊也十分丰富。温纳瑞斯后来曾回忆:「一次过圣诞节,我扮成圣诞老人,脸上粘上了白胡子,穿上了红色的衣帽,用麻袋装满礼品,到另一个战俘营去送圣诞礼物。我记得很清楚,当我们赶到那儿时正好是圣诞前夜的12点钟,那里的战俘非常吃惊和激动,全部站起来热烈鼓掌,我回来时已经凌晨两点了,兴奋得几乎一夜没睡着。」


长期的战地生活和因为想家带来的思想压力,使不少战俘的健康出现了问题。这一情况经过层层上报,最后到了周恩来总理那里。周总理亲自批示:要加强战俘的营养,采取急救措施。于是,一批高水平的医生从中国各地来到碧潼,在这里建起了专门的战俘总医院。


谈起俘虏营的那段生活,温纳瑞斯后来回忆说:「我在战俘营度过了两年零八个月的时间。在这些日子里,深深为中国人民志愿军的行动、言论所感动。记得到了战俘营后,由于美军实施空中『绞杀战』封锁志愿军交通运输线,企图阻止中朝军队的反击,这给前线部队和对战俘的物资供应都带来极大的困难,志愿军战士每天都在吃玉米、高粱、咸菜。我们这些吃惯了牛肉、面包、奶酪、巧克力的美国战俘,开始都担心会受罪。然而,我们的担心是多余的,在俘虏营我们生活得非常好。志愿军组织车辆冒着美国飞机的轰炸,从国内运来大米、面粉、肉类为我们改善生活。志愿军还组织我们开展文体活动,为我们建立了俱乐部、图书阅览室,买来萨克斯管、吉他、钢琴等乐器以及国际象棋、篮球和橄榄球等体育用品。每半月都有机动放映组为我们放演中国或朝鲜拍摄的电影。几乎每个星期六,我们都会组织长达两小时的晚会,演出我们自己排练的节目。丰富多彩的生活,让我们淡化了对家乡的思念。」


「时间长了,我们和志愿军战士建立了深厚的感情。一次,朝鲜群众给看管我们的一位志愿军战士送了一个红苹果,这位战士见我目不转睛地盯着苹果,知道我想吃水果,便把这个苹果送到了我手中。还有一名志愿军战士领到了一支钢笔,他舍不得用,得知我喜欢钢笔时,便送给了我。这支钢笔至今我还保存着。我抽烟很厉害,不少志愿军战士把自己节省下来的烟送给我抽。可以说,我在俘虏营的那段生活,是非常快乐的,我深信这支军队是一支文明的军队,是一支仁慈的军队,是一支得人心的军队。」


1952年11月15日至11月26日,在管理人员的精心安排下,在碧潼举行了一场别开生面的战俘奥运会。选手来自北朝鲜各地战俘营的500多名战俘,他们身着统一的服装,扛着各种旗帜,排着整齐的队伍走进运动场。「奥运圣火」点燃之后,各种比赛激烈角逐。比赛项目很丰富,跨栏、跳高、篮球、排球、足球、拳击、游泳、跳水等一应俱全。在战俘营内举办奥林匹克运动会,堪称世界战俘史上的奇迹。


从志愿军战俘营成立之日起,就不断有国际知名人士、外国社会团体的领导人和新闻记者前来参观访问。他们亲眼看到,在志愿军战俘营,没有铁丝网,没有狼狗,没有炮楼碉堡,除了战俘营大门口有两个卫兵站岗值勤外,没有大批荷枪实弹的军警到处巡查监视。这里,志愿军对所有战俘均不分国籍,不分种族,不分肤色,不分宗教信仰,一视同仁,平等对待。1952年5月,著名的国际和平人士、斯大林奖金获得者、英国的莫妮卡·费尔顿夫人,在廖承志的陪同下到战俘营考察,并多次同战俘座谈。她感叹地说:「简直是奇迹!这哪里是战俘营,分明是一所国际大学校!」她回国后,着文盛赞我军对战俘的人道主义精神。


「它是我人生的转折点。若没它,我就不可能留在中国」



在战俘营里,中国人民志愿军俘虏管理人员发扬我军优待俘虏的传统工作作风,严格执行《日内瓦战俘公约》,待战俘如兄弟一般。中国人民讲和平、讲人道的博大胸怀感化了包括温纳瑞斯在内的无数战俘,使他们的思想发生了很大转变。


温纳瑞斯在战俘营待了将近3年,与志愿军朝夕相处。后来谈起战俘营生活,温纳瑞斯对志愿军充满感激和敬佩之情。他说:「我所以由敌人变为中国人民的朋友,我所以要留在中国,首先是由于志愿军。志愿军善待俘虏,把我们当朋友、当兄弟,教我们认识真理,热爱和平。」他回忆道:「1950年志愿军入朝作战,美国依仗他们的空中优势对志愿军进行『空中绞杀』战,狂轰滥炸交通运输线。中国物资运不上来,河水都结冰了,志愿军还穿不上棉衣,有的穿草鞋打仗。但志愿军却想办法保证战俘穿得暖和,战俘们棉衣、棉帽、棉鞋、棉手套,又新又厚。战俘的伙房与志愿军的伙房离得不远,志愿军在那边吃玉米、高粱窝窝头和炒面,战俘们在这边却吃大米、白面、肉。美国飞机来轰炸,志愿军首先把战俘转到安全的地方,自己在野外站岗放哨。有一天,一辆马车冒着飞机的轰炸向战俘营飞跑,来到战俘营停下了,没人下来。我们跑过去看,只见满车战俘生活物资,赶车的志愿军战士满身是血,倒在车上死了。战俘们哭了,脱下帽子致哀。」


温纳瑞斯还回忆说:「还有一件事我忘不了:一个黑人战俘得了一种病,吃不下东西,瘦得皮包骨头,志愿军给他买来两只山羊供他喝鲜奶。后来这个小伙子恢复了健康。遣返时胖乎乎的,他自己说他比被俘时重了17磅。有的战俘不识字,看见其他战俘写家信就难过得流泪,志愿军就帮他们写家信,教他们英语单词。有的战俘病了,志愿军干部就一次次去看望,医生们也精心治疗。我问他们为什么这样对待俘虏,他们说:『你们拿着武器时是敌人,放下武器就是朋友。你们大部分人是穷苦人出身,是我们的阶级兄弟。』这使我想起另外一件事:被俘前,我们的营房走廊里躺着两个自己的伤员,腿上流着血,呻吟着。我叫军医去看,军医走过去照他们的腿上猛踢,两个伤员疼得嗷嗷叫。我问医生为什么踢他们,他说他们是胆小鬼,不愿上战场,故意把自己的腿打伤。我至今还很同情那两个美国同胞,他们肯定是被逼当兵的。人都有良心,志愿军这样对待我们,我们能不感动吗?志愿军战士都有明确的作战目的,那就是为解放受压迫的人民而战,所以他们比别的军队更伟大、更勇敢。他们在冰天雪地里穿着草鞋打仗,不叫一声苦,对老百姓却是那样爱护。我亲眼看见一个战士把自己的棉袄、棉鞋脱给一个衣不遮体的朝鲜老太太。」


温纳瑞斯就是通过这一件件小事认识了中国军队,认识了中国人民,生成了向往中国的念头。


在战俘营,志愿军对战俘进行政治教育,教他们认识战争是什么、战争给人民带来了什么、帝国主义为什么要发动战争等问题,用大量的事实揭露和控诉美帝国主义的战争罪行和侵略本质,宣传中朝人民反对侵略的正义性和取得的辉煌战绩。温纳瑞斯接受教育快,很快成为学习的积极分子。他靠拢志愿军,发言积极,经常做那些思想低沉、情绪不安的俘虏的工作。


美俘反动军官痛恨他,捎信给温纳瑞斯:再与志愿军靠近就杀死你!一个叫「大孩子」的美俘军官直截了当地对温纳瑞斯说:「今后你如果不再和志愿军接触,我们回去给你请功,嘉奖你;如果你再当共党的积极分子,回去后,我们叫军事法庭审判你!」温纳瑞斯横下一条心说:「随你们的便,这里的美国人不会跟你们的,中国人民志愿军不会让你们胡作非为!」他继续当他的积极分子,继续做那些沉闷不安战俘的工作。战俘们有志愿军做后盾,摆脱了美俘反动军官的控制,和温纳瑞斯一起,反对战争,要求和平,情绪一天天高涨起来。


回忆战俘营的这段岁月,温纳瑞斯感慨地说:「那段生活对我来说真是太重要了。它是我人生的转折点。如果没有那段生活,我就不可能留在中国,也就没有我今天的安定幸福生活。所以,每年的11月28日这一天,我都与家人或朋友喝酒庆贺。这天是我被俘的日子,也是我获得解放的日子。」


毫不动摇地选择留在中国


1953年7月,朝鲜停战协定签字。按照协定,双方交换战俘。当志愿军要遣返战俘的时候,战俘营中有22名俘虏拒绝遣返,要求留在中国。事关重大,为使他们慎重地作出选择,志愿军动员他们随遣返战俘先到「三八」线附近的开城,由中国遣返委员会管理。他们在开城从9月一直待到12月31日。


21名美国战俘拒绝遣返,使美国感到大丢面子。美国一方面派牧师和神甫做他们灵魂的工作,一方面放他们父母的录音,还以回国后年薪6万美元相许,引诱他们回美国去。他们甚至还制造谎言和骗局,说温纳瑞斯父亲病逝,日本东京有印度人赠给温纳瑞斯的一大笔存款,等他领取;一家美国公司经理和一个美国女郎寄来聘书和照片,要温回去当副经理,做新郎……但这一切手段和骗局都无济于事,22名战俘态度很坚决,郑重向中国红十字会写出申请,强烈要求留在中国,跟中国人民一起从事社会主义建设。他们终于留了下来。22名战俘自愿要求留在中国的消息震动了美国朝野,那个在朝鲜战场上输得精光的麦克阿瑟大骂他们是叛徒、变节分子。


22名战俘来到了中国。在中国红十字会的安排下,他们参观了工厂和农村,又在太原学习了一年的政治和中国历史。这一年多的参观、学习,时间虽不长,但他们的感受却很深。中国人民翻身当家做主人,改变祖国一穷二白面貌,奋发建设社会主义的精神风貌深深地感染了他们。温纳瑞斯说:「这时,我开始向往社会主义,真心实意愿意参加中国的社会主义建设。」


1954年,太原学习结束以后,红十字会给了他们四种选择:(1)去农村;(2)去工厂;(3)上大学;(4)赋闲。


温纳瑞斯是工人家庭出身,对工人有感情,他就毅然选择了工厂,被分到济南造纸厂……


温纳瑞斯在中国度过了将近半个世纪的人生,先后在工厂当工人达27年,在北京上过人民大学,后来又在山东大学任教多年,几十年来得到了中国政府和人民的关怀和帮助。无论是中国的三年自然灾害,还是「文化大革命」的十年动乱,都丝毫没有动摇过他扎根中国的信念和信心。他说:「世界上哪个国家能完全没有动乱?几十年来我亲眼看到了中国健康力量的强大,看到了社会主义社会人与人之间的本质关系,更看到了社会主义强大的生命力。因此,我更加信赖共产党,更加热爱中国人民。」

4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