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声称或使用原子弹 志愿军终断其刀

美声称或使用原子弹 毛泽东致电朝鲜对此只字未提


解说:1950年11月的最后一天,正在朝鲜龙源里山地上指挥作战的志愿军38军113师副师长刘海清,猛地拔出了手枪。他所在的团指挥所由于位置选择不当,被对手突破前沿阵地后立即受到威胁。面对迅速包抄过来的联军,有的连队一时陷入慌乱,「撤出了阵地跑得个乱七八糟」。虽然他组织起反击夺回阵地,稳住了阵脚,但被阻击的联军已经趁机冲过去了七八十辆坦克和汽车。就在刘海清和官兵们为此懊恼的时候,远在万里之外的美国首都华盛顿,这一天正弥漫着日益增加的阴郁气氛,不断传来的,关于朝鲜战场局势急剧恶化的电文,如同雪上加霜。


总统杜鲁门说,这是迄今我们所遇到的最糟糕的局势,我们必须面对它及而后的发展。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布雷德利将军告诉他,中国人已经把两只脚都踏进来了。国务卿艾奇逊称,联合国里「我们的朋友中,似乎存在着一片惊慌失措的情况」。很多人在抱怨美国领导地位的破产,他警告说,我们不能孤立地看待朝鲜问题,而必须将其视为苏联在世界范围同我们对抗的一条战线。


因此「我们必须在朝鲜有所行动」,然而就在军方就事先提出或不提出最后通牒,而对中国使用非常规手段的问题,进行秘密探讨的时候,杜鲁门的一句话却触动了欧洲盟友,和许多美国人最为敏感的神经。11月30日,在记者招待会上,杜鲁门说,我们将采取一切步骤,来应付当前的军事形势,包括使用原子弹,并说战场指挥官将负责原子弹的使用,而并非是总统掌握唯一的使用权利。这句话被记者们解读为,那个一贯自行其是的麦克阿瑟有权使用能毁灭人类的核武器。


几分钟后,媒体上吓人的大字标题「我们可能使用原子弹」在国内外引起了轩然大波。尽管1950年11月30日,有关使用核武器的报道已经把世界闹得沸沸扬扬,但北京的毛泽东在这一天给朝鲜战场的电报中对原子弹只字未提,依然平静地发出各项作战指令。请不要提出过冬休息的口号,只在两个战役之间作必要的休息整训,此次作战规模很大,东西两线各国伤亡可能超过四万人,请高岗同志加速对新兵的征集、训练工作,争取于12月中旬有几万人补入部队。


正在战场上紧张作战的中国士兵,也并不知道被称为终极武器的原子弹,已经就在他们身边,他们依然朝着把对手彻底赶出朝鲜的目的而努力。


深陷志愿军包围圈 联军弃千门大炮翻山逃命


这一天黄昏的落日下,在军隅里、凤鸣里、龙源里之间,被围困的联军,受到从四面压上来的志愿军的攻击。更让联军担心的是,夜幕降临了。


牟立善:咱们就是一个是夜战,一个是近战,再一个你避免正面战,再一个咱们靠穿插、迂回、两侧咱们就用这个战术,夜间一下子就短兵相接,他那些炮火发挥不了多大作用。


解说:至此在东西两线,美第8集团军和10军所属的部队,均遭到重创,更让美军担心的是,南下的志愿军42军,正在插向肃川和顺川,如让志愿军实现企图,则将完全封闭美军的路上退路,第8集团军就有可能陷入灭顶之灾。联军知道时间拖下去的后果,沃克将军按照美军宁丢装备不丢人的作战原则果断下令,扔掉不便携带的两千余辆汽车和坦克,上千门大炮,翻山向安州方向撤去。12月1日,6天前西线联军发起的「总进攻」,变为「总退却」。


志愿军司令部正在拍发这份电报的时候,美国华盛顿五角大楼的参谋长联席会议的会议室里,正聚集了一群忧郁的人。他们讨论的议题是自从开展以来,头一次提出的美国是否应该承认战败,和从朝鲜全部撤退的问题。这将成为美军军事史上,第一次没有取胜就撤出的战争,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给出了最后的时间表,在 48小时至72小时的时间里,军事形势将出现「崩溃的局面」。会议最终决定,美国放弃在朝鲜获胜的任何想法,在一条未加确定的停火线的基础上,尽可能达成最好的协议,并撤出战争。


艾奇逊直言不讳地说做出这样的决定,是因为五角大楼对战局「极为悲观」的看法。这意味着美国的战略从麦克阿瑟「横扫整个北朝鲜,统一并解放朝鲜全境」的立场上,发生了大转变,美国将不在朝鲜取胜。


彭德怀亲自撰写嘉奖令 大赞38军「万岁」


解说:西线战役结果是,中国军动歼灭南朝鲜军3个师,重创了美军第2师,给第25师骑兵第一师,土耳其旅以沉重打击。根据美方的战报,第8集团军在两天里,有一万一千人阵亡、负伤、失踪或被俘。前线的消息传来,工作人员注意到,彭德怀的那张以严肃而着称的脸上,开始越来越多地露出笑容。作战处长丁甘如把西线战报的电报搞摆在了彭德怀的面前,40军攻占军隅里后,向安州方向攻击,39军东渡清川江向龙伏里方向攻击,与40军一部协同38军,扫荡青谷里、新仓里,66军击破风舞洞敌阵后,也渡过清川江进至军隅里,50军挺进到博川东南,逼近清川江。42军在新仓里与美军骑兵第一师,继续激战,其中还着重讲到了38军在战役中穿插阻击行动,使西线之敌全线动摇,成溃败之势。


彭德怀一边看一边叫道,打得好,随后他亲自起草电报,传令嘉奖38军。此次战役克服了上次战役中,个别同志某些过多顾虑,发扬了38军优良的战斗作风,尤以113师行动迅速,先敌占领三所里、龙源里、组敌南逃,这份嘉奖电报原稿末尾的一行字,与其他字相比看上去很特别。据当时在场的副司令员洪学智回忆,这行字原本电报稿上没有,就在参谋拿着写好的电报搞,刚走出指挥室时,又突然被彭德怀叫了回来,并把刚签完的电报纸又要了回去,添加上了这样一行字。在场的洪学智和邓华吃惊了,时任志愿军副司令员的洪学智,后来在《抗美援朝战争回忆》一书中,写出了自己当时的心情。

我和邓华谁也没有想到,38军会得到彭总如此高的评价,原以为发一个嘉奖令就行了,没想到彭总竟添了「万岁」两个字,称一个军为「万岁」,这在我军历史上还是第一次。他回忆说,我们原都是13兵团的领导,38群原来是归我们指挥的,我们得谦虚点。


李森生:他说我看你还是不这么写吧,你知道彭总说什么,彭总说胜利就是万岁,发。


解说:这份电报按照彭德怀的要求,发往志愿军各部,并通报全军,上报军委。据说第38军军长梁兴初,在前线接到这份电报的时候,顿时热泪盈眶。


美军十天内南撤三百公里 志愿军收复平壤


「美国历史上路程最长的退却」开始了,10天之内,美军急退300公里,一气退到三八线才收住脚。12月3日,美国记者霍默·比加特和汤姆·兰伯特,作为最后撤离平壤的人员,特地驱车绕城一圈,就在45天前的10月19日,他们跟随着美军部队,开进这座北朝鲜的首都,在麦克阿瑟的感染下,曾兴奋地发出,这场战争已经到了尾声的报道。不料仅一个半月,战局就发生了被整个翻牌的巨大变化。当他俩登上飞机低空飞过这座得而复失的著名城市,看到排成巨龙的卡车对正在亮着前灯,把撤退的部队运往南方时,伤感的兰伯特说了一句话,我们是逃出来的。


这是在美国新闻史上,最富盛名的26张照片之一的《撤退》,真切的表现出了,战场上的美国海军陆战队士兵,在1950年朝鲜冬季作战时,所面临的极度寒冷和抑郁的心情。12月6日上午10时,中国人民志愿军39军116师,收复沦陷了49天的平壤。与此同时,东线志愿军第9兵团,于11月27日黄昏,在冰天雪地的长津湖地区,向美军第10军发起攻击。战至12月14日,中朝方面恢复了元山、兴南地区东海岸沿海港口。


北京的毛泽东终于松了一口气,他给彭德怀发报,「此次西线歼敌两万余,是一个大胜利」,自朝鲜战争开始以来,一直处在焦虑之中的毛泽东,终于有理由高兴一下了,在得知「联合国军」已被迫大规模撤退之后,他兴趣盎然地和一个叫柳亚子的民主人士和起了诗。颜路齐王各命前,多年矛盾廓无边,而今一扫新纪元。最喜诗人高唱至,正和前线捷音联,妙香山上战旗妍。


联军圣诞攻势瓦解 麦克阿瑟不承认自己失败


解说:1950年12月24日,中国军队在朝鲜战场上的第二次战役,以收复了北纬40度线到38线以北,除襄阳外的全部土地,胜利进抵38线的结果而告结束。3天后的12月27日,绰号「猛犬」的美军第8集团军司令沃克中将,在前去嘉奖部队,并给在军种服役的儿子授勋途中,其座车与南朝鲜军队的汽车相撞,当场身亡。而仅在1个多小时前,他在军官食堂吃饭时,还和旁人谈起他认为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像巴顿那样生活的人,居然会死于一次交通事故。


麦克阿瑟挥出的「圣诞节攻势」的战刀,被中国军队出乎意料地砸断了,尽管他斥责「愚昧无知的」记者,分不清什么是记忆高超的撤退,与军队「仓皇溃逃」的区别,但全世界都在这场看似并不势均力敌的中美两国的决斗较量中,重新认识了新中国的力量。


整个西方世界震惊了,美国学者评论道,杜鲁门遇到自内战以来,各界总统从来没有遇到过的难题,国家在分裂,双方整天都在互相谩骂,这种局面不仅瓦解了前方将士计程车气,而且使获取全胜的希望化为乌有,其结果是,绝大多数的美国人要求结束这场战争。特别是那些有儿子参加了这场,不得人心的战争的父母们。


战后,美国学者评论说,麦克阿瑟虽然赞赏了中国人「某些战术上的成功」,但依然不承认自己的失败,他在11月29日发布的新闻公报中,为自己辩解。必须从这样一个观点来看待这个问题。在完全新的情况下,和一个具有强大军事力量的完全新的强国进行一次完全新的战争。


朝鲜半岛战火平息 和平歌声回响在双方阵地


出国第52天的刘海清,在日记中写下了自己内心的期盼,现在形势对我非常有利,我们就抓住这个机会打下去是好的,求得更早的结束朝鲜战争,回到咱们自己的祖国,到那时又是多么高兴和愉快呢,又是多么光荣啊。然而他和所有的志愿军官兵们一样,都没有料到,他们所期盼的战争句号,直到近3年后才被画上。


1953年7月27日,历经两年的朝鲜停战谈判终于达成协议。停火时间即将到来的那一刻,双方阵地上的夜空如同节日灿烂的焰火。有些士兵倒在了最后倒计时里,规定的晚10点停火时间一到,在枪炮的轰鸣声中,震颤了3年多的朝鲜大地,突然回归宁静。有老战士回忆说,他身边有位老排长默默地哭了,他知道我们死不了了,活下来了。


双方士兵走出掩体,享受和平到来的时刻,代替了枪声的歌声,开始回荡在阵地上。美酒代替了往日互射的子弹,但碰瓶子时的祝愿不是平常的祝酒词,而是 「希望我们不要在战场上再见」。礼物成为了难得的纪念,一旦作战任务终止,他们扣动武器扳机的手也会握在一起。在这一时刻,人们很容易想起美利坚民族的一句谚语,「打不过的敌人就是朋友」。


陈忠孝:战争不是你消灭敌人 就是敌人消灭你


签字就要涉及到双方在朝鲜滞留部队的数量,从1953年7月4日开始,38军与两年零九个月前秘密入朝一样,又奉命悄悄地回国。在朝鲜战争近三年的战斗中,38军出国时的45000多人,回国时减少了将近一半,其中6772名官兵,永远长眠在那片异国的土地上,8513名官兵负伤,在即将返国的那一天,志愿军官兵向曾经战斗过的方向,向长眠在那里的,他们认识和不认识的战友,那些有名和无名的牺牲者们深深地鞠躬。当他们抬起头来时,已是泪流满面。


任桂兰(时任军医院卫生员梁兴初夫人):我就哭了,我哭得当时很伤心,梁兴初同志拿出来一个手绢,所谓手绢,也不是很漂亮,就是粗粗的布,就给我擦眼泪,擦眼泪,他说老任那,眼泪不能随便流。


陈忠孝:说实在的,有一段我都很难控制感情。战争,你不消灭敌人,敌人消灭你,你不付出代价,你也消灭不了敌人,就这么想着,有的时候也就自我安慰了。


解说:他们又驶上了压鸭绿江大桥,上次他们离祖国越来越远,现在他们离祖国越来越近。一首《祖国我回来了》的诗歌,让这些军人们心潮澎湃。车过鸭绿江,好像飞一样,祖国我回来了,祖国我的亲娘。但当我欢喜的眼泪,滴在你怀里的时候,我的心却又飞到朝鲜前方。


高润田又来到了开元郊外的古塔旁,挖出了他入朝前轻装时悄悄埋下的东西,那是解放东北、中南的战斗纪念章,他埋下它们时,以为用不了三个月就会回来,没想到一去就是将近三载。走之前是排长的他,现在已经是营级军官,并且荣获了战斗英雄的称号,胸前出现了更多的勋章和军功章,他活着回来了。


陈晓楠:经过这场在清川江边和长津湖畔与「联合国军」的殊死较量,整个战局正如同中共最高决策层期望的那样,发生了巨大的转变。那些活着的中国和联军士兵,终于都走完了长达三年多漫长的战争道路,所有的军人相信都不会忽视在这场战争中,双方军人表现出来的荣誉感和坚韧不拔。但人们也不应该忘记,其中一方在开战初期,还被轻视为绝不敢于参加这场海陆空立体的现代化战争。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