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捍卫者 正文 第十七章 偷袭

叮格009 收藏 0 1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3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39.html[/size][/URL] 第十七章 偷袭 8个满分。东方战龙和他的天狼在大赛第一天就把人们带入了一个梦境。 这个成绩的确让天狼队员自己都感到有些惶恐不安,吃饭的时候,面对满餐厅投射过来的各种目光,他们竟然象一群做错事的孩子低着头,一个劲儿地往嘴里塞东西,三下五除二把碗里盘里的饭菜一扫而光,然后在众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39.html


第十七章 偷袭

8个满分。东方战龙和他的天狼在大赛第一天就把人们带入了一个梦境。

这个成绩的确让天狼队员自己都感到有些惶恐不安,吃饭的时候,面对满餐厅投射过来的各种目光,他们竟然象一群做错事的孩子低着头,一个劲儿地往嘴里塞东西,三下五除二把碗里盘里的饭菜一扫而光,然后在众目睽睽下匆匆离开。

黄朝东和马晓光见状,建议立即召开队务会调整状态、正视现实。东方战龙同意,但要求给他10分钟的时间,他需要静静地梳理一下,先调整好自己。说白了,从射击场回来到现在他自己都在怀疑这个成绩的真实性。

“统帅部让我转达对你们的祝贺,希望你们再接再厉呀!”钟子奚在电话里说。

“感谢统帅部首长的鼓励,天狼会尽力的。可是……。”

“你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对吧?”

“是的首长,我不知道该怎么向队员们解释。”

“战龙,我告诉你,以前只有你一个捍卫者,现在你们是一群捍卫者,你带领的是一个捍卫者团队,明白吗?你的问题是,你骨子里还没有把他们看成是和自己一样的捍卫者,所以你不相信他们能够创造神奇。这是一个根本性的转换,而你的意识还被惯性思维所牵引,这不行,必须立即跳出来,找到带领捍卫者团队的感觉,懂吗?”

“原来问题在这儿呀!首长就是首长,师傅就是师傅,您这么一点,战龙一下子就豁然开朗啦,嘿嘿。”

“至于对外嘛,目前只提潜能开发,别的概念都不要涉及,这是总部的要求。”

“是!首长。”

和老头子通了话,东方战龙再一看大赛组委会公布的成绩表,感觉完全不同。

作为捍卫者,在一个为一般特战队员设置的比赛项目中得了一个满分,算个屁呀!小菜一碟嘛!有什么不得了呀?别人看着惊讶,觉得不可思议,咱们自己心里可得有数,一定要用捍卫者的标准要求自己,用捍卫者的思维考虑问题。但是,有一点要特别注意,在兄弟参赛队面前,咱们不能以捍卫者自居,更不能提“捍卫者”三个字,要夹着尾巴做人,踏踏实实做事。别人要问起咱们的这个成绩是怎么来的,就只能说是咱们坚持搞潜能开发训练的结果,别的什么也不能说,这是纪律。东方战龙在队务会上一口气说了这番话,哇塞!他感觉自己怎么一下子象变成了政委?!

晕!也就10分钟的时间,这个东方战龙怎么一下子变得这么能说?!队务会上黄朝东、马晓光听得目瞪口呆。

真是拨云见日呵!咱队长这水平,啧啧,想不服都不行。张伟刚等人被东方战龙一番话点拨得神清气爽,打心眼儿里佩服。

东方战龙实在,最后给你来一句:别这样看着我,我可没这水平,我也是刚才部长这么一点拨才明白。部长说了,从现在起,天狼要把自己看成是一个捍卫者团队。来!说完他伸出了自己的右拳,所有人都情不自禁地将右拳向这里顶了过来。

为了祖国!为了天狼!

这是发自捍卫者们肺腑的吼叫,胜过常人3倍以上分贝,响彻营地长空!

从这时起,天狼才正式以捍卫者的姿态出现在后面的赛场上。


想起今天的比赛,伯里克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他坐在营地后面的一个凸起的岩石上,朝远处林间空地上的两个一大一小的锥形的帐篷看去。尽管天色已暗,但他还是依稀地看到了篷布上的五星红旗标志。

天狼的那一声震耳发聩的吼叫,让他感到汗毛倒立。

狼,这回真的来了!一只天狼不可怕,现在可是一群天狼,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他不敢往下想,但又不得不往下想。

谁都知道,再凶猛强悍的雄狮,一旦面对群狼的攻击也只能选择逃命。独步者的霸主时代真的就这么终结了吗?未来战场上真有那么一天,独步者还有胜算吗?西方科技训练及作战模式真的走到了尽头吗?……。

8个满分!他相信这是没有任何水分的、绝对真实的结果。凭着自己对东方文化的了解,这结果恐怕也仅仅算是个起点,那片浩瀚无垠的未知世界,里面充满了无数个“8个满分”,不,比“8个满分”更让人惊讶的神奇。这就是说,天狼一旦进入轨道,接下来会有一连串的神奇在等待着它。他不止一次地和东方战龙探讨过这样的梦想,对潜能开发也一直认同,并邯郸学步似地在小心探索。遗憾的是他无法找到模式,即便是找到了,也无法与五角大楼所固守的现有体系嫁接。这是他的宿命,也是独步者的宿命。东方兄弟呀,大哥真是羡慕死你了,你小子生长在几千年深厚的根基上,绵延不绝的东方文化会让你这条战龙一飞冲天,成为傲视天下的飞龙。而大哥我,生美利坚,就是祖坟冒烟也才几百年,这就他妈的是命。

然而,他不会就这么认输,骨子里他和东方战龙有着一样的秉性,认输不服输,认命不要命,即使最后输了,也不能当孙子。何况,独步者还留着一手。

“干嘛一个人呆在这儿?”土狼菲尼克斯从帐篷里出来,站在伯里克的身后说:“您是不是还在为天狼意外的表现而苦恼?”

“你认为那只是个意外吗?”

“如果不是意外,那我们就当是一场噩梦好了。您总不能老待在噩梦里吧?”

“你想说什么?”

“我是说我们可以让他们也做做噩梦。”土狼的眼神显得有些诡异,“我想他们看上去并不让人觉得讨厌,他们很正常,比赛嘛,有输也有赢,就像下赌注,这再正常不过了。”

“你想用黑匣子?”

“干嘛不试试?”

“你是说今晚?”

“兵者,诡道也。要用,就得让他们防不胜防。这个不用您亲自出手,我带几个人就可以搞定。”

伯里克嗖地一下站起来,一把拽住土狼的领口,恶狠狠地说道:“别他妈给我动这种下三滥的鬼心眼儿!告诉你,黑匣子只能在最后的对抗比赛中使用,现在是比赛间隙,是休战状态,你小子想干什么?至少现在天狼不是我们的敌人,对朋友玩儿阴招,我他妈最恨的就是这种人。”

“我知道您心里装着东方战龙这个兄弟,我承认他人不错,可是头儿,他和他的天狼现在是我们独步者,不,确切地说是我们美利坚的最大威胁。我相信,部长先生一定同意我的看法。”

“你小子少拿部长来压我,上次打小报告的事儿我还没找你算账呢!”

“可我这都是为了您和独步者着想呀。”

“为了我?”伯里克松开手,他并不真想听土狼解释,只是找个台阶下罢了。比赛期间,他不想给队员太大的刺激。再说,土狼的动机也没什么错。

“当然了,您在我土狼的心目中永远是最棒的,是天下第一,特战之王!我害怕看到您输给那个东方小子,不,这样的结果我无法忍受。”

“土狼,你的这份心思让我很感动。不过,我希望你有心思多了解一些东方文化,好好研究一下天狼,你就会知道,他们今天的表现绝不是意外。你听说过印度人是怎么训练武僧的吗?”

“不知道。”

“在寺院里,从传授瑜珈修行法开始了全天的训练,‘使人振奋’的第一声尖叫取代了传统的起床号。武僧们的早餐是比利时的华夫饼干,还有人参茶、安非他明药片。训练项目包括脑力作业、体力作业、精神作业、生物作业和特异功能作业,他们必须掌握意识活动,苦练瑜珈功和格斗术,开发大脑获取更多的学识,懂得利用地球资源。而对心灵学的运用,则使他们有了异乎寻常的手段。知道吗?我从这里感到了什么?当然不是宗教的狂热,我也从未认真地读过圣经,但我从中感到了一种力量,全新的力量,这中间一定有什么奥秘,天狼一定找到了他们自己模式。”

“可我不相信这个,在我看来,那不过是一群无精打采的星相士兵,他们谁也说不出地狱是什么样子,把命运交给这种人?简直不可思议。不,我不相信什么心灵学,精神取代不了物质,特异功能永远只能是诱发好奇心的雕虫小技。如果华盛顿把美元花费在这上面,可就大错特错了。”

“但现在看来,你不认为天狼的训练是卓有成效的吗?”

“我更愿意相信他们在长鞭330电磁突击步枪上面有什么不为认知的改进。”

“好了,我们不讨论这个。回去睡个好觉,明天可是个体力活儿。”

“是,头儿。您也早点休息。”

凌晨1点过,夜空中淅淅沥沥打下了雨点。正是好睡的时候。突击队员的一个最起码的素质,大概就是能够在什么样的环境中都能说睡就睡,说醒就醒。这是一种自控能力,它保证了队员们能够及时的恢复体力,又可以随时调动全身的储备投入战斗。

营地所有的帐篷都关掉了照明器,草坪、林间漆黑一片,帐篷的影子模糊一团,与山的背景融为一体。人们都很珍惜赛前的这段睡眠,营地阒无一声。这也是一种纪律。

有几个黑影在悄然移动,潜行的方式看上去极为专业。

入夜时,天狼队员就呆在窝里没有出来。谁也不知道他们在干什么。当然,绝对不会是在睡觉,因为他们真正的睡眠只需要40分钟就足够了。而他们更多的时间应该是在按照“MVF任务”计划进行训练,以保证明天的10公里武装越野有一个良好的状态。

跟我来——进入空——进入无——进入虚——进入天宇——返照内体——上无极——下无尽——三丹聚气——周天通灵——循环往复……。

思维信号发自天狼首领的深层意识,以生物波传递到7名天狼队员的思维中,只需要3、5分钟,所有人就进入高度入静状态。没有语言,思维却一一相通,宛若一人,彼此之间构成全息交换,知其心、知其形、知其方位,要是到达更高的境界,便可知其相关的一切信息。

这是一个思维场,一个世界,一个宇宙,无形的星系。彩云漫卷,鸟语花香,广厦如林,坦途如带。时而飞天捧月而至,时而神童驾云而来。

打开百会,让自我的宇宙拥抱自然,让能量的紫气进入我的身体,佛,在给力……。

“这帮家伙没有睡觉,像是在练瑜伽。”三个黑影潜伏在天狼队员帐篷附近的草丛里,其中一个说道。

“管他在练什么,我和乔治摸过去,你留在这里监视那个东方小子,一旦有动静,三声猫叫,咱们就撤。”这是土狼的声音。

“知道了。”

两个黑影猫腰摸到了天狼队员的帐篷前,用匕首挑开帐篷两侧的小方形窗帘,两束红线一般的激光交叉投射在两名天狼队员的额头。

沉浸在思维场中的天狼队员忽然看到远方一团云雾由灰变黑,翻卷开来,越变越大,朝这边弥漫过来。顿时,彩云与黑云搅作一团。

平衡被打破了,突如其来的外力把时空冲出一个大洞,万物正疾速地飞向洞中,旋转着,在无底的深渊中坠落,掠过虎群,掠过火海,掠过白骨山,一条条巨蟒扭动粗大的身躯,喷着火舌飞来,缠绕着每一个天狼队员的脖子上,生与死就在一念之间。

雷鸣电闪,天昏地暗,整个星系在崩离。

盘坐在帐篷里安详入静的天狼队员,此时个个脸上痛苦不堪,肌肉痉挛使五官变了形,汗珠挂满额头,身体扭动着,呼吸紊乱,像走火入魔一般。但每个人又像无法摆脱魔力的纠缠,任凭意识脱缰狂奔,想喊又喊不出,想动又动不得,仿佛置身于泥沼中,无力回天。

封闭腔体——封闭腔体——隐约有一个信号慢慢在杂乱的噪声中扩散开来,逐渐变得清晰起来——闭天目——握固——护中门——闸涌泉——缩谷道——体无隙,一遍又一遍,信号传递开,如清澈的泉水冲刷焦枯的土地,燃烧的空气冷却下来。

帐篷里的照明器打开了。

“天狼3!天狼3!”张伟刚呼唤着摊在床上的李道远的代号。

“天狼5,快醒醒!”对面的于松涛也在同时喊着马力的代号。

东方战龙冲了进来,摸了摸二人的脉象,立马叫人将二人的衬衣脱掉,让上体裸露出来,又扶二人坐直。东方战龙运气于掌,在二人的背、肩、后颈、头顶等位置拍打了几下,又点击了几个要穴。只见二人长长舒出一口恶气,睁开了眼睛。

“队长,我们这是……。”李道远刚要问,被东方战龙用手势止住。

“你们几个怎么样?”东方战龙冲着张伟刚几个问道。

“就是觉得象吃了泻药,身上没劲儿。”张伟刚说道。

“感觉有人进来吗?”

众人摇头。

东方战龙上下左右打量了一番,发现李道远和马力的床位正好处于帐篷窗口下方,猜测是有人从窗口做了手脚。直觉告诉他,这很可能是独步者的人用黑匣子干的。但理智又告诉他,“山姆大哥”绝不会干这种偷鸡摸狗的事情。

“天狼1,你现在带领大家进入MVF任务第四节还原练习,做40分钟,我出去看看,这大半夜的到底是谁还这么贪玩儿。”

“要不要再带个人?”张伟刚问道。

“不用。这不是战斗,我想只是一场游戏。对了,灭掉照明器。”

东方战龙走出帐篷,凝神四顾,感觉四周百米之内没有威胁存在,心想那做贼的人已经离开。不过,他知道贼人的心理,完事之后应该有至少半小时以上的兴奋期,不会马上入睡。兴许可以找到什么证据,总之,这事儿不能就这么算了。

东方战龙半蹲下,用意念扫描了一遍通往目标点的路径,然后轻轻一弹,唰——使出了云步漂移。转眼间,他已经蹲在了300米开外的独步者队员的帐篷下。

“今晚的事情不能让毒狼知道,你们几个听见了吗?”

“唉,土狼,你说他们中了黑匣子会怎么样呢?不会闹出人命吧?”

“应该不会,我一看到那家伙脸上抽筋的样子就关了黑匣子,最多6—7秒钟,是安全时限内。嘻嘻,想起那副痛苦样子,真让人开心。”

果然是这帮家伙干的好事!东方战龙确认了自己的判断感到非常愤怒,恨不能冲进帐篷打他个满地找牙。凭他现在5段捍卫者的实力,一个人对付7个独步者队员根本不在话下。但他还是忍住了这股无名火,毕竟,他们是山姆大哥的手下。打狗还得看主人,这是中国千百年来名流侠士一向恪守的民间武德。他也想过直接找伯里克,他相信他的山姆大哥一定会为兄弟做主,当着他的面严厉处罚那几个不听话的坏小子,还他一个公道。但转而又想,这算什么?小娘们儿告刁状,叽叽喳喳讨公道,有意思吗?能确认山姆大哥不知情,这就足够了。再说,咱可是捍卫者,要用捍卫者的标准要求自己,要用捍卫者的思维考虑问题,自己似乎刚刚说过这样的话,咱可不能口是心非,得说到做到,从我做起,从现在做起。想到这里,他只是在心里狠狠地骂了一句:狗日的土狼,老子总有机会让你为今天的行为付出代价!(随便补充:MVF任务文件中没有明确规定捍卫者不准骂脏话)。

一个云步漂移,东方战龙回到了天狼队员的帐篷里,打开了照明器。

“队长,是独步者的人在捣鬼吗?”张伟刚问道。

东方战龙扫一眼全体队员,从一双双饿狼似的眼神中他看出了这帮小子的状态,恢复的还不错。这才不紧不慢地坐在张伟刚的床头,说道:“我只能告诉你们两个字:疑似。”

?!众队员顿时变成对眼儿。

“从现在起,忘掉这件事情,一心准备10公里武装越野。”东方战龙命令道。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